鲲弩小说

第一部分 第一章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0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献给理查德和米莱尔·马洛克夫妇

谨以此书纪念佩特拉[1]之旅

[1]佩特拉,约旦著名古城遗址,位于约旦首都安曼以南二百五十公里处。希腊语意为“岩石”。

 


1

 

“你明白的,不是吗?她必须得死!”

这句质问飘进寂静的夜,像是在那里悬浮了片刻,紧接着便越飘越远,消失在死海之中。

赫尔克里·波洛正抓着窗户把手,愣了片刻。他皱了皱眉,最后还是坚决地关上了窗户,这样就可以杜绝那些伤人的夜间凉气了!赫尔克里·波洛从小就懂得,外面的空气还是留在外面的好,尤其是夜晚的凉气更是有害健康。

他拉上窗帘,严整地遮住窗户,走向床边,脸上浮现笑意。“你明白的,不是吗?她必须死!”对于赫尔克里·波洛这位侦探来说,在耶路撒冷的第一个晚上就听到这么一句话,着实有些引他心生好奇。

“显然,无论我走到哪儿,犯罪这码事总是缠着我!”他喃喃自语,脸上的笑意未曾消减。他还记起了之前听来的小说家安东尼·特罗洛普的一件事。

当时特罗洛普正乘船穿越大西洋,听到两个乘客在讨论自己某部小说最新的连载情节。

“很好看,”其中一个人说,“但是他得把那个烦人的老太婆干掉。”

小说家眉开眼笑地跟那两个人打招呼:“先生们,乐意之至啊!我现在就去把她干掉!”

赫尔克里·波洛想知道,自己刚才听到的那些话是在什么情况下冒出来的。或许是关于一场戏,抑或一本书的讨论?他思索着,笑意犹在唇边。“说不定哪天这席话再被想起,恐怕就带着不吉利的意思了。”

他回忆起那个嗓音,里面的焦虑和紧张——发着抖,像是道出了心里绷紧了的思绪。是个男人的声音——或者是个男孩……

赫尔克里·波洛关上床头灯。“下次再听到我应该能认出来……”他这样想着。

2

 

雷蒙德和卡罗尔·博因顿两人将胳膊肘支在窗台上,头靠头依偎着,凝视着深邃幽蓝的夜空。雷蒙德紧张地又说了一遍之前的话:“你明白的,不是吗?她必须得死!”

卡罗尔·博因顿不安地动了动,她开口说话,嗓音深沉而粗糙。“这太可怕了……”

“再可怕也比不过现在!”

“我想也是……”

雷蒙德情绪激动。“不能再这样继续下去了——不能……我们必须做点什么……除此之外我们别无他法……”卡罗尔也开口了——但她的话里充满不确定,她自己也明白。“如果我们能设法逃走……”

“我们逃不掉的。”声音空洞而绝望,“卡罗尔,你知道我们逃不掉的……”

女孩颤抖着。

“我知道,雷——我知道。”

他突然爆发出一阵急促而痛苦的大笑。“人们会说我们疯了——就连出去走走都不行——”

卡罗尔缓缓道:“也许我们是疯了。”

“我说也是。是的。我们是疯了。无论如何我们很快就会……这也难怪,我们眼下正在冷静地盘算,无比冷血地筹划着杀死自己的母亲!”

卡罗尔尖叫。“她不是我们的母亲!”

“是啊,她不是。”

沉默了一会儿,雷蒙德接着说了下去,语气仿佛大局已定。“你也同意,是吧,卡罗尔?”

卡罗尔稳稳地答话:“我觉得她应该死——是的……”然后她突然爆发了,“她是个疯子……我坚信她是个疯子……她——她如果还有理智的话,不会这么虐待我们!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一直在说:‘不能再这么下去了!’而事实是一切从未改变!我们说‘她总会死的’——但是她一直活得好好的!我不觉得她会死,除非——”

雷蒙德冷静地接下去:“除非我们杀了她……”

“是的。”

她扶着窗台的手紧紧地攥了起来。

她的哥哥继续往下说,以一种冷酷而确凿无疑的语气,只是偶尔的颤音透露出他内心深藏的激动。“我们之中总得有个人去做这件事,你明白吗?雷诺克斯要照顾娜丁,我们也不能让金妮来做这件事情啊。”

卡罗尔浑身发抖。“可怜的金妮……我好害怕……”

“我知道。事情越来越糟了,对吧?这就是为什么越早动手越好——要赶在她再也忍不下去了之前。”

卡罗尔突然站了起来,把散在前额的发梢往后面捋了捋。“雷,”她说,“你不觉得这样做有什么不对,是吗?”

他用同样算得上是毫无波澜的语气回答:“没什么不对的。我想这就像是杀死一条疯狗——一条在人世造孽的疯狗。想阻止它,这是唯一的法子。”

卡罗尔喃喃道:“但是他们——他们依然会把我们送上刑椅……我是说我们没法解释她怎么……这听起来简直像天方夜谭……这,你明白吗,这依然不过是我们脑子里的幻想!”

雷蒙德说:“没有人会知道的。我有个计划。我已经全部计划好了。保证万无一失。”

卡罗尔猛然转身。“雷——不知道怎的——你不一样了。你怎么了……是谁把那个念头塞进了你脑子里?”

“你怎么会觉得我有什么不对劲?”

“因为……雷,是因为火车上的那个女孩吗?”

“不,当然不是——怎么会是为她呢?哦,卡罗尔,别胡思乱想了,让我们继续讨论——讨论——”

“讨论你的计划?你真觉得那是个好主意吗?”

“是。我觉得是……我们得等待一个合适的机会,当然。之后——如果事情顺利的话——我们便会获得自由——我们所有人。”

“自由?”卡罗尔叹了口气。她抬头仰望群星。突然,她全身战栗,声泪俱下。

“卡罗尔,你怎么了?”

她近乎崩溃地抽泣着。“这夜色,这湛蓝的夜空,还有这群星——是这么的可爱。如果我们可以融入其中……如果我们能够像其他人那样,而不是现在这样——性情乖戾,大错特错。”

“只要她死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你确定吗?已经太迟了吧!我们在旁人眼中,已经是性情古怪了吧?”

“不,不,不。”

“我觉得——”

“卡罗尔,如果你不想——”

她推开他满怀安抚的臂膀。“不。我和你一起——我一定和你一起!为了其他人——特别是金妮。我们必须拯救金妮!”

雷蒙德愣了愣。“那么——我们应该继续?”

“是的!”

“好。我这就把我的计划告诉你……”

他低头凑到她耳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