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一部分 第三章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0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莎拉离开后,杰拉德医生在原地多待了一会儿。他走向桌子,捡起最新的一份晨报,坐到了离博因顿一家大约几码外的一把椅子上翻阅着。这家人勾起了他的好奇心。

最初,他是被那个英国姑娘对这个美国家庭的兴趣打动了。一开始,他断然认为那个姑娘只是对那家里的某一个人有兴趣罢了。但是现在,这普通的一家人中有些事情触动了他,触动了他作为研究学者心里更为深切和专业的兴趣。他意识到,其中确实是有些什么可以被归到精神研究领域里的。

在报纸的伪装下,他小心地观察着他们。一开始,最令人感兴趣的是那位吸引了英国姑娘的年轻男孩。没错,杰拉德想,绝对是能吸引莎拉的类型。莎拉·金拥有力量——她的神经平稳均衡,头脑冷静锐利,意志也很坚韧。杰拉德判断那个男孩是那种敏感,腼腆、容易接受暗示的类型。他以精神学家的视角审视着这个男孩。此刻,显而易见的是,他的精神高度紧张。杰拉德医生很想知道原因。他很困惑。为何一个理应心理状态良好的年轻男子,在国外放松旅行的时候,会处于如此一种精神状态,紧绷到时刻能够崩溃的临界点呢?

医生的注意力转向家族里的其他人。栗色头发的女孩想来是雷蒙德的妹妹。一望便知,他们是同一血统:骨架玲珑,体型良好,五官端正富有美感。他们的手同样修长,形状优美,下巴线条一样的干净利落,还有那类似的头形,修长的脖颈。而这女孩……同样的紧张。她也显得十分亢奋,过于发亮的眼神里藏着深深的黑暗。当她张口说话的时候,语速极快,几乎喘不过气。她似乎时刻警觉着,枕戈待旦——无法放松。

“而且她也在害怕。”杰拉德断言,“是的,她害怕!”

他听到了一些对话的片段——非常正常普通的谈话。

🐕 鲲·弩*小·说·k u n n u · c om

“我们或许可以去所罗门的马厩看看。”

“妈妈能受得了吗?”

“上午去看看哭墙?”

“寺庙,当然好——他们管它叫奥马尔的莫斯科[1]。我不知道为什么。”

[1]在英语里,莫斯科与清真寺(Mosque)发音相近。

“当然会这样称呼啊,那是个清真寺啊,雷诺克斯。”

非常普通常见的游客谈话。然而不知为何,杰拉德医生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觉得自己听到的这些对话片段都带着不真实的感觉。如同伪装——就像是平静的湖面下藏着一些盘旋回转的暗流——隐藏得太深而无法诉诸言语……

他从报纸后面扫了一眼。

雷诺克斯?那应该是哥哥。他身上有着类似的家族特征,但有很大不同。雷诺克斯看起来没有那么紧张,杰拉德想,的确没那么神经质。但是,他也有些古怪。他身上没有像其他两人那么明显的肢体紧绷感。他懒洋洋地坐在那里。杰拉德满怀疑惑,他回忆起自己曾在医院里看到的一些坐着的病人。“他很累——是的,饱受折磨后的疲劳。他的眼神——那眼神就像是受伤的狗,抑或生病的马——如同野兽一般隐忍着伤痛……这很奇怪啊……从身体上来看,他并无异样……然而毫无疑问,他绝对是经受了长时间的痛苦折磨——心理上的折磨。而现在他不再受其折磨了——只是麻木的隐忍——等待,我想,就像是等着最后一槌落下……最后的什么?我是怎么幻想出这一切的?不对,这男人是在等待着什么,等着最后末日的到来。就像是得了癌症的人躺着等死,感谢镇痛剂让自己多少得到了解脱……”

雷诺克斯·博因顿站起身,拾起老夫人掉在地上的一个毛线球。

“给你,妈妈。”

“谢谢。”

这位身材臃肿、面无表情的老夫人在编织些什么?又厚又重的什么东西。杰拉德想,给某家救济院编的手套?这幻想让他笑了起来。

他的注意力转到了家族里较为年轻的成员身上——发色金红的姑娘。她看起来只有十七岁。皮肤干干净净,和她的金红色头发相得益彰。虽然有些过于瘦弱,但脸庞十分秀美。她还在自顾自地微笑——对着虚空。那微笑里有些让人好奇的东西,离这家旅馆、离耶路撒冷非常非常的遥远……这让杰拉德想起了什么。此刻回忆席卷而来,如同闪电。那是一种奇妙的微笑,仿佛从雅典卫城的少女唇边荡漾出来——遥不可及,几乎非人间所有……这一微笑似有魔力,那优雅的恬静让他有些发怔。

紧接着,杰拉德医生注意到了她的手,顿时大惊失色。她的手放在桌下,她的家人看不到。但杰拉德医生从自己坐的地方可以清楚地看到。在她的膝头,她的双手正——正在撕扯——把一块精致的手帕扯成碎片。

这让他直接愣在了那里。

那淡然美妙的微笑——那恬静的姿态——还有那双急切地破坏的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