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二部分 第六章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0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雷诺克斯·博因顿脚步迅速而坚定地走进房间。如果杰拉德医生在这儿,一定会为这个人的变化而感到吃惊。那副漠不关心的神态消失殆尽。他的神情很警觉——尽管一眼就能看出来他很紧张。他的眼睛快速地转来转去,扫视着房间。

“早上好,博因顿先生。”波洛站起身,隆重地低头致意。而雷诺克斯则有些笨拙地回了礼。

“非常感谢你答应过来见我。”波洛说。

雷诺克斯·博因顿犹豫着说:“呃,卡伯里上校说这样做比较好,所以他建议我来,说是例行公事。”

“博因顿先生,请坐。”

雷诺克斯坐在了爵士夫人刚刚坐过的椅子上。波洛继续用聊天的语气说道:

“恐怕,这件事让你非常震惊吧?”

“是的。当然了。哦,不,也许不是……我们一直都知道母亲的心脏有问题。”

鲲`弩-小`说 Ww w # K u n N u # c o m

“在这种情形下,还让她进行一次艰苦的旅行,似乎不太明智吧?”

雷诺克斯·博因顿抬起头,语调中含有一种带着悲伤的尊严。

“波——波洛先生,是我母亲决定的。只要她决定了,我们反对也没用。”

说最后几个字的时候,他深吸一口气,脸色忽然变得异常苍白。

“我很明白,”波洛承认道,“上了年纪的女人有时候会很固执。”

雷诺克斯烦躁地说:

“叫我们来这儿问话是为了什么,这是我想知道的。为什么会需要这种例行公事?”

“也许你并不知道,博因顿先生, 在意外以及突然死亡这种案件中,这种手续都是必需的。”

雷诺克斯尖声问道:“你说‘意外死亡’是什么意思?”

波洛耸耸肩。

“总有需要考虑的问题:自然死亡,还是自杀。”

“自杀?”雷诺克斯·博因顿呆住了。

波洛温和地说:

“当然了,关于这些可能性你知道得非常清楚,但卡伯里上校却蒙在鼓里。他需要做个决定,是否应该进行调查——尸检或者其他方法。恰好我在这里,对这类事情比较有经验,所以他想让我做个调查,在这件事上给他一些建议。当然,如果有可能,他自然不希望给你们带来麻烦。”

雷诺克斯·博因顿愤愤地说:“我要发电报给耶路撒冷的美国领事馆。”

波洛不置可否地说:“当然,你有权这么做。”

接着,是一阵沉默。之后,波洛摊开双手,说道:

“要是你拒绝回答我的问题——”

雷诺克斯·博因顿赶紧说道:“不是的。只是……好像……没那个必要。”

“我明白,我完全了解。但是这一切都很简单,真的。就像他们说的,其实就是例行公事。那么,在你母亲去世的那天下午,博因顿先生,你离开佩特拉的营地去散步了,是吗?”

“是的,我们都去了——除了母亲和小妹。”

“那时候你母亲是坐在洞穴的门口吗?”

“是的,就在洞口外面。她每天下午都坐在那儿。”

“唔。你们是什么时候出发的?”

“我想大概是三点刚过。”

“你几点回营地的?”

“我真的说不上来是几点——也许是四点或五点。”

“你们出去了一两个小时?”

“是的——我想大概是。”

“你回来的路上遇到什么人了吗?”

“我什么?”

“你碰见什么人了吗?比如,坐在岩石上的两位女士?”

“不知道。我想是碰到过。”

“也许是你太专心思考了,没有注意到?”

“是的。”

“回到营地之后,你跟你母亲说过话吗?”

“是的,说过。”

“她没有抱怨说感觉不舒服吗?”

“没有,她看上去挺不错的。”

“可否请你告诉我,你们说了些什么?”

雷诺克斯沉默了片刻。

“她说我回来得很快,我说是的。”他再次停顿,努力回想,“我说天气真热。她——她问我时间——说她的腕表停了。我从她手腕上取下手表,上了弦,对好时间,又帮她戴好。”

波洛礼貌地打断了他的话。

“那是几点?”

“嗯?”雷诺克斯问道。

“你对表的时候是几点?”

“哦,是——是四点二十五分。”

“所以,你知道自己究竟是几点回到营地的了!”波洛轻声说道。

雷诺克斯的脸红了。

“是的,我太蠢了!抱歉,波洛先生,我一直都迷迷糊糊的,担心——”

波洛飞快地接过话茬儿:“啊,我明白——非常理解。这件事让人心烦意乱。后来发生了什么?”

“我问母亲需要些什么,要不要喝点茶或咖啡。她说不要。之后我去了大帐篷。四周好像没有仆人,但我找到一些苏打水喝了。我很口渴。我坐在那儿看了几张旧的《星期六晚邮报》,之后打了个盹儿。”

“后来,你妻子过来找你了?”

“是的,没过多久她就来了。”

“你母亲去世之前,你又见过她没有?”

“没有。”

“你跟她说话的时候,她有没有不安或者烦躁?”

“没有,跟平时一样。”

“没有说起哪个仆人给她惹了麻烦或者让她生气吗?”

雷诺克斯睁大了眼。

“没有,她完全没提过。”

“你所能告诉我的就是这些了吗?”

“是的,恐怕是。”

“谢谢你,博因顿先生。”

波洛点点头,表示会面结束了。雷诺克斯好像不怎么愿意离开,他站在门口迟疑了片刻。“呃——没别的事了吗?”

“没有了。请让你的妻子来一趟,可以吗?”

雷诺克斯缓步走出房间。波洛在一旁的便签纸上写道:“L.B.,下午四点三十五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