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二部分 第八章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0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在便签纸上写下“N.B.,四点四十分”之后,波洛打开门,把卡伯里上校留给他的勤务兵叫了进来。这是个聪明的人,英语说得很流利。波洛让他去请卡罗尔·博因顿小姐过来。

女孩走进房间后,他很有兴趣地打量着她。只见她一头栗色头发,长颈上优雅的头颅微微倾斜,线条优美的双手神经质地抖动着。

他说:“请坐,小姐。”

她顺从地坐了下来,面无血色且毫无表情。波洛先是机械地表达了自己的同情,而女孩脸上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只是听着。

“可否请你说一说,小姐,事情发生的那天下午,你都做了些什么?”

她立刻做了回答,快得几乎让人怀疑是事先排练好的。

“吃完午饭,大家都出去散步了。我回到营地——”

波洛打断了她。“等一等,你回营地之前,你们所有人都在一起吗?”

“不是。大部分时间,我和我哥哥雷蒙德以及金小姐在一起。后来就是我自己溜达了。”

“谢谢。刚才你说你回到营地,你记得大概是几点钟吗?”

“我想是五点十分。”

波洛写下了“C.B.,五点十分”。

“后来呢?”

“我母亲还坐在那儿没动。我过去跟她说了两句话,然后就回自己的帐篷了。”

“你还记得你们都说了些什么吗?”

鲲 # 弩 # 小 # 说 # w ww # ku n Nu # co m

“我说天气很热,想去休息一下。我母亲说她就坐在那儿。就这些。”

“她的神态跟平常有什么不一样吗?”

“没有。至少是——”

她迟疑地打住了,瞪着波洛。

“从我的脸上你得不到答案吧,小姐。”波洛静静地说。

“我正在回忆呢。当时,我几乎没怎么注意,但是现在想起来……”

“怎么了?”

卡罗尔慢吞吞地说道:“没错,她的脸色很古怪——脸非常红,比平时红多了。”

“也许她受了什么刺激?”波洛提示道。

“刺激?”她瞪着他。

“没错。比如,跟某个阿拉伯仆人吵过架。”

“哦,”她面露喜色,“没错,有可能。”

“她没有提起这件事吗?”

“没有,完全没有。”

波洛继续问道:“后来你做了什么,小姐?”

“我回自己的帐篷躺了半小时左右,然后去了大帐篷。我哥哥和嫂子在那儿看书。”

“你干了些什么呢?”

“哦,我缝了点东西,之后看杂志。”

“在去大帐篷的路上,你跟你母亲说过话吗?”

“没有。我直接去了,都没往她那边看。”

“然后呢?”

“我一直在大帐篷里,直到——金小姐通知我们她死了。”

“这就是你知道的全部,小姐?”

“是的。”

波洛的身子往前探了探,仍是先前的语气,轻松得就像是在闲聊。

“你有什么感觉,小姐?”

“我有什么感觉?”

“是的。当你知道你母亲——抱歉,是你的继母,对吧——当你知道她死了,你有什么感觉?”

她瞪着他。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我想你知道。”

她垂下眼帘,不确定地说:

“这——是个很大的冲击。”

“真的吗?”

她的脸一下子红了。她无助地凝望着他。他看到了她眼中的恐惧。

“真的让你受到了这么大的冲击吗,小姐?你记不记得你跟你哥哥在耶路撒冷的一个晚上有过一次谈话?”

这句话正中要害,他看到她的脸上又失去了血色。

“你知道这件事?”她轻声说道。

“是的,我知道。”

“你怎么知道的——怎么可能?”

“我无意中听见了你们谈话的某些内容。”

“哦。”卡罗尔·博因顿的脸埋在双手中间,啜泣起来,震得桌子直抖。

赫尔克里·波洛等了一会儿,然后平静地说:

“你们正计划一起置你们的继母于死地。”

卡罗尔断断续续地抽泣着。“那晚,我们疯了——疯了!”

“也许吧。”

“你不可能理解我们处在什么情况之下,”她直起身,把垂落在脸上的头发拂到脑后,“这听上去很荒唐,在美国的时候,情况还没那么糟——但是这次的旅行却让我们感受更深了。”

“什么感受更深了?”现在,他的语气既和善又充满同情。

“我们这些人跟别人不同。我们——我们已经绝望了。而且,还有金妮。”

“金妮?”

“我妹妹。你还没见过她。她越来越——呃,古怪了。母亲搞得她的病情更严重了。她自己好像没意识到。我们,雷和我,都很担心她会发疯。而且我们知道娜丁也是这么想的。这让我们更加担心了,因为娜丁懂得疾病、护理这一类的事。”

“哦。那后来怎么了?”

“在耶路撒冷那晚,我们的情绪爆发了!雷实在忍不住了,我们俩都很激动。我们觉得那样去计划,的确——的确是正确的。母亲——母亲她不正常。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但杀人,有时候是非常正确——甚至是高尚的!”

波洛缓缓地点了点头。“是的,我知道好多人都这样想,这已经被历史证明了。”

“这就是我和雷的感觉——那天晚上……”她一手打在桌子上,“但我们并没有真的采取行动。当然没做!第二天早上,我们觉得整件事都显得那么荒谬、可笑——哦,还有邪恶!是真的,真的,波洛先生,母亲就是死于心脏病,雷和我跟她的死没有关系。”

波洛平静地说:“你可否对我发誓——以你希望死后得到拯救的灵魂——博因顿夫人并不是死于你们之手?”

她抬起头,声音变得坚定而低沉:

“我用我希望得到拯救的灵魂发誓:我从未伤害过她……”

波洛往后一靠。

“好了,”他说,“这样就行了。”

两人陷入了沉默。之后,波洛沉思着拧着自己那修剪整齐的胡子,问道:“你们的计划究竟是什么?”

“计划?”

“是啊,你和你哥哥肯定制订过计划。”

他暗自计算着时间,看她多久才回答这个问题。一秒,两秒,三秒。

“我们没计划。”终于,卡罗尔说,“我们没想那么多。”

赫尔克里·波洛站起身。

“好了,小姐,可否请你哥哥来我这儿一下?”

卡罗尔站起来,迟疑着。

“波洛先生,你——你相信我的话吧?”

“我说过不相信吗?”波洛问。

“没说过,可是……”她没再往下说。

他说:“你能让你哥哥来这儿一趟吗?”

“好的。”

她缓缓地向门口走去,快到时停了下来,又激动地转过身。

“我跟你说过真相了——我说过了!”

赫尔克里·波洛没说话。

卡罗尔·博因顿缓步走出了房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