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二部分 第九章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0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雷蒙德·博因顿走进房间的时候,波洛注意到了兄妹之间的相似之处。

他的表情严肃,似乎有所准备。他一屁股坐在椅子里,严肃地盯着波洛,说:“怎么了?”

波洛温和地说:“你妹妹告诉你了?”

🐏 鲲*弩*小*说ww w_k u n n u_c o m _

雷蒙德点点头。“是的,她让我过来时跟我说了。我当然知道你的怀疑是有道理的。如果那晚听到我们的谈话,再加上后来继母突然去世,整件事是很可疑。我只能向你保证,那次谈话是——夜晚的疯狂!那时候,我们处于一种不堪忍受的重压之下,杀死我继母这种异想天开的计划是——哦,该怎么说——想个办法发泄郁积的情绪!”

赫尔克里·波洛慢慢低下头,说:

“这个,”他说,“有可能。”

“早上的时候,当然了,这一切都显得——非常荒谬。我对你发誓,波洛先生,此后我再也没这么想过。”

波洛没说话。

雷蒙德飞快地说:

“哦,没错,我知道这话说起来容易。我不敢指望你能相信我的片面之词,但是,请你想一想实际情况吧。快六点的时候,我跟我母亲说过话,那时候她还好好地活着。我回到自己的帐篷里梳洗一番之后,便去了大帐篷找其他人了。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和卡罗尔都没离开过。所有人都能清清楚楚地看到我们。你要明白,波洛先生,我母亲是自然死亡——死于心脏病——没有其他原因!周围都是仆人,来来回回地走动着。如果你认为还有别的原因,真是荒唐之至。”

波洛平静地说道:“你知道吗,博因顿先生,金小姐六点半的时候检查了尸体,她认为死亡时间至少在一个半小时以前,而且很有可能是两个小时。”

雷蒙德看着他,目瞪口呆。

“是莎拉说的吗?”他喘着粗气说。

波洛点了点头。“现在,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但是——这不可能!”

“这是金小姐的证词。而现在,你却跟我说,在金小姐检查尸体前四十分钟,你母亲还活得好好的。”

雷蒙德说:“事实就是这样。”

“小心你的言辞,雷蒙德先生。”

“莎拉肯定弄错了!肯定有些因素她没有考虑在内。比如岩石反射热什么的。我可以向你保证,波洛先生,快到六点的时候,我母亲还活着,我还跟她说过话。”

波洛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雷蒙德热切地向前靠了靠。

“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波洛先生,但是请你公平地看待这件事。你也许先入为主了,但你应该看到事物的本质。你生活在犯罪的氛围之中,每一起突然死亡在你看来都有可能是犯罪。你不应该依赖自己的感觉,你没意识到这个吗?每天都会死人——尤其是心脏病患者——这种死亡其实很自然。”

波洛叹了口气。“你是在指导我该怎样工作吗?”

“不,当然不是了。但是,我觉得你确实有偏见——因为那次倒霉的对话。其实,除了我和卡罗尔之间那次倒霉的、歇斯底里的对话,我母亲的死,再没什么值得怀疑的了。”

波洛摇了摇头。“你错了,”他说,“还有别的事。杰拉德医生药箱里的一些毒药被人拿走了。”

“毒药?”雷蒙德盯着他,“毒药?”他把椅子往后推了推,看上去惊呆了,“你就是因为这个才有所怀疑的?”

波洛等了一两分钟,然后平静地、几乎是冷淡地说道:“你们的计划不一样,是吧?”

“哦,是的。”雷蒙德机械地回答道,“这就是为什么——这让一切都变了……我——我搞不懂了。”

“你们的计划是什么?”

“我们的计划?是——”

雷蒙德忽然打住了,眼睛里闪现出警惕、戒备的神色。

“我想,”他说,“我没什么要说的了。”

“悉听尊便。”波洛说。

他看着这个年轻人走出房间。

他拉过便笺纸,用整齐的小字写下了最后一项:“R.B.,五点五十分。”

然后,他拿出一张大纸写了起来。写完之后,他歪着脑袋靠在椅背上,看着自己的工作成果陷入了沉思。纸上写着:

 

博因顿家和杰弗逊·柯普离开营地  三点零五分(约)

杰拉德医生和莎拉·金离开营地  三点十五分(约)

爵士夫人和皮尔斯小姐离开营地  四点十五分

杰拉德医生回到营地  四点二十分(约)

雷诺克斯·博因顿回到营地  四点三十五分

娜丁·博因顿回到营地,跟博因顿夫人说话  四点四十分

娜丁·博因顿离开婆婆去大帐篷  四点五十分(约)

卡罗尔·博因顿回到营地  五点十分

爵士夫人、皮尔斯小姐和杰弗逊·柯普回到营地  五点四十分

雷蒙德·博因顿回到营地  五点五十分

莎拉·金回到营地  六点

发现尸体  六点三十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