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一卷 这只小猪待在家里 · 4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0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你的意思是说,他的死亡虽然不是他亲自动的手,却是由于他自己的行为造成的?”

“是的,也许这是个有点儿怪异的想法。不过毕竟有因有果,你明白吧。”

赫尔克里·波洛说:“布莱克先生,你是否曾经考虑过,谋杀的原因几乎总是要靠研究被害人才能得知呢?”

“我确实没有考虑过,不过我想我明白你的意思。”

波洛说:“只有先确切地搞清楚被害人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才有可能弄明白罪案发生时的情形。”

他又补充道:“这就是我在探求,同时也是你和你弟弟给予我很多帮助的问题——重建埃米亚斯·克雷尔这个人。”

梅瑞迪斯·布莱克忽视了这句话的主要内容,他的注意力单单被一个词吸引住了。他迅速说道:“菲利普?”

“是的。”

“你也已经和他谈过了?”

“当然。”

梅瑞迪斯·布莱克尖刻地说道:“你应该先来找我的。”

波洛微微一笑,做了个礼貌的手势。

“如果按照长幼有序的规矩来说,确实如此,”他说,“我知道你是哥哥,但你要理解,你弟弟就住在伦敦附近,对我来说先拜访他比较方便。”

梅瑞迪斯·布莱克仍然皱着眉头,心神不宁地扭曲着嘴唇,然后重复道:“你应该先来找我的。”

这一次波洛没有回答,他等待着。没一会儿梅瑞迪斯·布莱克就继续说道:“菲利普,”他说,“怀有偏见。”

“是吗?”

“实话实说,他的偏见很深,而且向来如此。”他惴惴不安地瞟了波洛一眼,“他肯定会极尽所能地说卡罗琳坏话的。”

“这很要紧吗,尤其是在过了这么久之后?”

梅瑞迪斯·布莱克猛地长叹一声。

“我知道。我忘了已经过了那么久,所有事情都过去了。卡罗琳再也不会受到伤害了。尽管如此,我还是不愿意让你留下一个错误的印象。”

“那你觉得你弟弟可能会给我一个错误的印象吗?”

“坦率地讲,是的。要知道,他和卡罗琳之间——怎么说呢?——一直都有点儿水火不容。”

“为什么呢?”

这个问题看起来激怒了布莱克。他说:“为什么?我怎么知道为什么?事实如此。菲利普一有机会就找她的碴儿。我觉得在埃米亚斯娶她的时候他就很生气。有一年多的时间他都躲他们两人远远的。埃米亚斯可几乎是他最好的朋友啊。我猜这就是真正的原因所在。他觉得没有哪个女人好到能配得上他。而且他可能还觉得卡罗琳的出现会破坏他们之间的友情。”

鲲|弩|小|说|ww w |k u n n u | co M|

“那么是这样吗?”

“不,当然不是。埃米亚斯依然很喜欢菲利普,从始至终都是。他总是挖苦他,说他掉到钱眼儿里去了,不光办了个公司,还变得很市侩。菲利普倒不在意。他听完顶多也就是一笑了之,还说埃米亚斯有他这么个体面的朋友终究是件好事。”

“你弟弟对埃尔莎·格里尔这件事有什么反应呢?”

“你知道吗,我发现这个很难说清楚。他的态度真的不太明朗。我想他很生埃米亚斯的气,觉得他在为了一个女孩儿犯傻。他不止一次地告诉埃米亚斯这样行不通,说他最终会后悔的。然而同时我还有一种感觉,没错,一种很明确的感觉,觉得他看见卡罗琳的那种失落,心里又会有点儿窃喜。”

波洛眉头一挑,说道:“他真是这样想的?”

“哦,别误会我的意思。我只能说我相信他心里有这种感觉。我不知道他自己是否意识到了这种想法。菲利普和我截然不同,不过你知道,同胞之间还是会有某种联系的。兄弟中的一个人常常会知道另一个人在想些什么。”

“那悲剧发生之后呢?”

梅瑞迪斯·布莱克摇摇头。一阵痛苦的抽搐划过他的脸庞,他说道:“可怜的菲尔[3]。他伤心欲绝,被这个消息打垮了。你知道的,他一直都很忠于埃米亚斯。我想,也许有一些个人崇拜的因素在里面。埃米亚斯·克雷尔和我同岁,菲利普比我们小两岁。他一直都崇拜埃米亚斯。没错,这对他来说是个沉重的打击。因此他才会——才会那么强烈地指责卡罗琳。”

“那么,至少他没有产生任何怀疑?”

[3]菲利普的昵称。

梅瑞迪斯·布莱克说:“我们所有人都毫不怀疑……”

一阵沉默。接着布莱克以一种软弱之人的哀怨口吻不耐烦地说道:“事情都过去了,大家本来都忘记了,可是现在你又来了,把这些事都翻出来……”

“不是我,是卡罗琳·克雷尔。”

梅瑞迪斯瞪大了眼睛看着他:“卡罗琳?你是什么意思?”

波洛看着他,说道:“是卡罗琳·克雷尔二世。”

梅瑞迪斯的表情轻松下来。

“啊,是那个孩子。小卡拉。我刚才误解了你的意思。”

“你以为我指的是原本的那个卡罗琳·克雷尔吗?你以为她会——怎么说呢——死不瞑目?”

梅瑞迪斯·布莱克打了个激灵。

“别再说了,老兄。”

“你知道她写了一封信给她的女儿吗?那是她最后写下的话,信里说自己是无辜的。”

梅瑞迪斯盯着他,带着难以置信的语气说道:“卡罗琳是这么写的?”

“是的。”

波洛顿了一下,接着说道:“让你很吃惊吗?”

“如果你见过她在法庭上的样子,你也会吃惊的。那是个可怜的、被人围捕却又毫无还手之力的人。甚至连挣扎都不挣扎一下。”

“一个失败主义者?”

“不,不,她不是那样的人。我想,是因为知道自己杀死了她所爱的男人吧,我觉得是这样。”

“你现在并不那么确定了,是吗?”

“临死之前,她还那么郑重地写下了这样的话。”

波洛提醒他说:“也许只是个善意的谎言。”

“也许吧,”但是梅瑞迪斯有些将信将疑,“不过这可不像——不像是卡罗琳……”

赫尔克里·波洛点点头。卡拉·勒马钱特也这么说过。卡拉有的只是她儿时难以磨灭的印象,但梅瑞迪斯·布莱克是非常了解卡罗琳的。这也是波洛得到的第一份证据,能够支持卡拉所持有的信念。

梅瑞迪斯·布莱克抬眼看着他,慢吞吞地说道:“假如——假如卡罗琳是清白的——那这整件事也太离谱了!我想不出来还有什么其他的可能……”

他猛然间转向波洛。

“那你呢?你是怎么想的?”

又是一阵沉默。

“到现在为止,”波洛最终开口了,“我还什么都没想。我只是在收集各种印象。卡罗琳·克雷尔是什么样子,埃米亚斯·克雷尔是什么样子,其他当时在场的人又分别是什么样子,在那两天之中究竟发生了什么。这就是我所需要的——不辞辛苦地逐一回顾所有事实。你弟弟已经要帮我做这件事情了,他会根据他的回忆,把当时发生的事情写下来寄给我。”

梅瑞迪斯·布莱克尖刻地说:“别指望从他那里得到太多的东西。菲利普是个大忙人。很多事情一旦过去他也就忘记了,很可能他所记得的事情都是错的呢。”

“当然,肯定会有出入。这个我想到了。”

“我告诉你吧——”梅瑞迪斯突然停下来,稍微有点儿脸红地继续说道,“如果你愿意,我……我也可以写。我是说,这可以作为一种对照和参考,对吗?”

赫尔克里·波洛亲切地说道:“那可太有价值了,这是个绝好的主意!”

“好吧,我写。我还有一些以前的日记。不过我得提醒你,”他有些尴尬地笑笑,“我的文笔可不太好,甚至有时候拼写都会出错。你……你不会抱太高的期望吧?”

“啊,我需要的不是文风和文体。只要把你记得的每件事如实地写下来就可以了。每个人都说了什么,他们看起来是什么样子——只要把发生的事写下来就行。不要去想它是否和这件事有关系。可以说,所有这些都有助于我了解当时的那种氛围。”

“好吧,我懂你的意思。要凭空想象出从未见过的人或者从未到过的地方,一定是很难的。”

波洛点点头。

“还有一件事我想要请求你。奥尔德伯里的庄园是和这里相邻的,对吧?我有没有可能去那里,亲眼看看悲剧发生的地方呢?”

梅瑞迪斯·布莱克慢条斯理地说道:“我马上就可以带你过去。不过当然啦,那里现在变化很大。”

“那里没有被盖满了房子吧?”

“没有,谢天谢地,还不至于那么糟糕。不过那儿现在是一家旅社之类的,被一个什么社团买下来了。到夏天的时候会有成群结队的年轻人来这里。当然了,所有的屋子都被分隔成了小房间,地面也做了很大的改动。”

“你不得不通过解释来帮我重现了。”

“我会尽力而为的。我希望你能看看它以前的样子,那是我所知道的最漂亮的庄园了。”

他带路从落地窗穿出去,开始沿着草坪的斜坡向下走。

“是谁负责把它卖出去的?”

“是代表孩子的遗嘱执行人。克雷尔的所有东西都归那个孩子继承。他死前没有立遗嘱,所以我猜想应该是自动地分给他的妻子和孩子。而卡罗琳的遗嘱也把她的所有东西都留给了孩子。”

“什么都没给她同母异父的妹妹吗?”

“安吉拉自己有一笔钱,是她爸爸留给她的。”

波洛点点头。“我明白了。”

然后他忽然叫出声来。

“你这是把我带到哪儿了?前面可是海边了呀!”

“啊,我得给你解释一下我们这里的地形。你马上就能亲眼看见。你瞧,这儿有一条流向内陆的小溪,他们叫它骆驼溪,看起来就像个河口一样,但其实不是,那就是大海。要到奥尔德伯里的话,如果从陆路走,你得一直往内陆去,绕过这条溪。但是我们两家之间最近的路是从这条溪最窄的地方划船过去。奥尔德伯里就在对面——喏,穿过这片树林你就能看见那栋房子。”

他们来到一小块海滩上。正对面是一片郁郁葱葱的海岬,一栋白色的房子在树林的上方若隐若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