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一卷 这只小猪一无所有 · 2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0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威廉姆斯小姐稍作停歇后接着说道:“一个女孩子到了这个阶段以后,上学对她来说就很有帮助了。她需要来自其他思维方式的刺激,需要学会群体生活中那些有益的行为准则,从而帮助她很好地立足于社会。我不能说安吉拉的家庭条件很理想。首要的一点是克雷尔太太很溺爱她,她只要提出来,克雷尔太太就会有求必应。结果就使得安吉拉觉得她是最重要的,可以随意支配她姐姐的时间,应该随时得到她姐姐的关注。正是这种心态造成了她时常和克雷尔先生发生冲突。克雷尔先生自然也会认为他才是最重要的,而且怎么想也就怎么做了。他真的非常喜欢这个女孩儿,他们相处得很不错,时不时嘻嘻哈哈地拌拌嘴,但克雷尔先生有时还是会突然很反感克雷尔太太一心只想着安吉拉的态度。跟所有男人一样,他也是个被宠坏了的孩子,希望所有人都能围着他转。所以他和安吉拉有时也会真的大吵大闹,而克雷尔太太十有八九都是站在安吉拉一边的。这时候他就会勃然大怒。要是反过来的话,克雷尔太太支持他,安吉拉又会火冒三丈。在这种情况下安吉拉就会变得特别孩子气,总要搞一些恶作剧来整他。他有个习惯,喝酒或者饮料的时候喜欢一饮而尽。有一次她就在他的饮料里放了一大把盐,结果一杯下肚就令他呕吐不止,闹得他憋了一肚子火,还发不出来。不过真正让事情变得不可收拾的,是那次她把好多鼻涕虫放在了他床上,而他对鼻涕虫可是极其讨厌啊。最终他怒不可遏,不容分说地要把这姑娘送到学校去。他说他再也忍受不了这些无聊的恶作剧了。这一来安吉拉觉得极其沮丧,尽管实际上有那么一两次,她也曾表示过想去寄宿学校的愿望,但事到临头了,她还是做出一副满腹委屈和牢骚的样子。克雷尔太太不想让她去,不过最后还是被说服了,我想这主要得益于我对她的劝导。我给她指出,这样做是为了安吉拉的利益着想,而且我真的认为这会给这个姑娘带来很大的好处。于是他们最后就决定在秋季学期开学的时候把她送到赫尔斯顿——南海岸一家很好的学校——去学习。只是克雷尔太太在那个暑假中还是一直为这件事闷闷不乐,而安吉拉也是一想起来就对克雷尔先生心怀不满。你也明白,波洛先生,这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不过它还是给那个夏天发生的所有其他事情带来了一种潜在的影响。”

波洛说:“你是指——埃尔莎·格里尔?”

威廉姆斯小姐尖刻地说道:“完全正确。”说完这句话她就缄口不言了。

“你对埃尔莎·格里尔有什么看法?”

“我对她什么看法都没有。就是个完全不讲道德的年轻女人而已。”

“她太年轻了。”

“已经足够大到该懂点儿事了。我看她找不出任何借口,一点儿都找不着。”

“我想,她是爱上他了——”

威廉姆斯小姐对这句话嗤之以鼻,她插嘴道:“确实是爱上他了。波洛先生,我真希望无论有什么样的感情,我们都能把它控制在一个比较得体的范围内。这样我们肯定也就能控制我们的行为了。而那个姑娘实在是一点儿道德观念都没有。她丝毫不顾忌克雷尔先生是个有妇之夫,完全不知羞耻,还摆出一副泰然自若、不为所动的样子。也许她从小就没什么家教吧,这也是我能替她找到的唯一的理由。”

“克雷尔先生的死对她肯定是个巨大的打击吧?”

“哦,那是一定的。不过那也是她自作自受。我还不至于说到了能够容忍谋杀的地步,但尽管如此,波洛先生,要说有哪个女人快被逼疯了的话,那就非卡罗琳·克雷尔莫属了。坦白地讲,有时候我都想亲手把那两个人杀掉。波洛先生,他居然把那姑娘带到他妻子面前来炫耀,让她对那姑娘的傲慢无礼忍气吞声——她真是傲慢无礼啊,而他则听之任之。真该死,埃米亚斯·克雷尔这是罪有应得。没有哪个男人这样对待自己妻子还能落得个逍遥自在的。他的死是应得的报应。”

赫尔克里·波洛说:“你很看重……”

这个小老太太用那双不屈不挠的灰眼睛看着他,说道:“我极其看重婚姻关系。如果婚姻关系得不到尊重和维护,那么这个国家都会堕落。克雷尔太太是个全心奉献、忠贞不渝的妻子。而她的丈夫却故意无视她,把情妇带到家里来。要我说,他就是罪有应得。是他迫使她到最后忍无可忍,而我呢,绝不会因为她的所作所为而对她有所责备。”

波洛缓缓地说道:“他是做得很过分,这一点我承认。但是别忘了,他还是个杰出的艺术家啊。”

威廉姆斯小姐很不屑地哼了一声。

“哦,可不是吗,我知道。现如今这都可以当作借口。艺术家!简直都快成了各种生活放荡、酗酒无度、打架斗殴、偷情通奸的理由了。归根结底,克雷尔先生算是哪门子的艺术家?他的画也许能被人欣赏,流行上几年,但是绝对长久不了。为什么?因为他甚至都不会画画!他那个透视画法糟糕透顶!连人体的结构都画得不对。波洛先生,这些其实我也略知一二。我小时候在佛罗伦萨学过一段时间绘画,对于任何一个了解并欣赏那些绘画大师们的人来说,克雷尔先生的这些涂鸦作品真是显得可笑至极。就是在画布上随意泼上几种颜料——没有什么结构可言——也没有仔细去画过。不,”她摇着头,“别想让我赞赏克雷尔先生的作品。”

“他有两幅作品可是在泰特美术馆展出啊。”波洛提醒她说。

威廉姆斯小姐抽了抽鼻子。

“也许吧。我相信爱泼斯坦先生[2]的一尊雕像也在那儿展览。”

[2]雅各布·爱泼斯坦(Jacob Epstein18801959),生于美国的英国雕塑家,先锋现代雕塑的推广者,有大量引起争议、挑战禁忌的作品。

听到威廉姆斯小姐的口气,波洛明白这件事也就到此为止了。于是他放弃了关于艺术的话题。

他说:“克雷尔太太发现尸体的时候,你和她在一起吧?”

“是的。午饭以后我和她一起从屋子里出来往下走。安吉拉游完泳之后把她的套头毛衣落在了海滩上,要不然就是落在船上了。她对自己的东西总是这么丢三落四。我和克雷尔太太在巴特利花园的门口分开,但她几乎是立刻就把我叫回去了。我相信克雷尔先生那时已经死了一个多小时了。他就那样四肢伸开地躺在画架旁的长椅上。”

“这个发现是不是让她特别难过?”

“你这么问究竟是什么意思,波洛先生?”

“我是在问你当时的印象。”

“啊,我明白了。没错,我看她当时神情恍惚、失魂落魄的。她打发我去给医生打电话。毕竟,我们还不能特别肯定他是不是死了,也许只是僵直症发作了呢。”

“她说有这种可能了吗?”

“我不记得了。”

“那么你去打电话了?”

威廉姆斯小姐的声音冷冰冰的,毫不客气。

“我走到半路上碰见了梅瑞迪斯·布莱克先生,我把这个差事托付给他以后,马上又回到克雷尔太太身边去了。要知道,我觉得在这种场合下她也许会突然晕过去的,而男人处理这个可不在行。”

“那她晕过去了吗?”

威廉姆斯小姐干巴巴地说:“克雷尔太太的自制力很强。这一点跟格里尔小姐截然不同,她的情绪异常激动,弄得场面很不愉快。”

“怎么个不愉快法儿?”

“她想要打克雷尔太太。”

“你的意思是说,她意识到了克雷尔太太应该对克雷尔先生的死负责吗?”

威廉姆斯小姐想了一下。

“不,她很难确定这个。当时还没有人起这种可怕的疑心呢。格里尔小姐只是大声尖叫着:‘都是你干的好事,卡罗琳。你杀了他,都是你的错。’实际上她并没有说‘是你毒死了他’,不过我认为毫无疑问她心里就是这么想的。”

“那克雷尔太太呢?”

威廉姆斯小姐不安地挪动了一下。

“我们一定要那么言不由衷吗,波洛先生?我没法告诉你克雷尔太太当时真实的感觉和想法,她会不会对自己所做的事感到恐惧——”

“看起来像是这样吗?”

“不,不,我不能说像这样。目瞪口呆,是的,我想她是吓坏了。没错,我确定,她吓坏了。但那是再自然不过的反应了。”

赫尔克里·波洛并不满意地说道:“是,也许那很自然……对于丈夫的死因,她对别人是怎么说的呢?”

“自杀。从一开始她就无比确信地说,肯定是自杀。”

“她私下里跟你也是这么说的吗,还是她又提出了其他的看法?”

“没有。她——她一直努力要给我留下一定是自杀的印象。”

威廉姆斯小姐的声音听上去有些尴尬。

“那你又是怎么说的呢?”

“说真的,波洛先生,我怎么说很重要吗?”

“是的,我觉得很重要。”

“我看不出有什么理由——”

不过仿佛被他充满期待的沉默催眠了一般,她有些不情愿地说道:“我想我说的是:‘当然,克雷尔太太。肯定是自杀。’”

“你相信自己说的话吗?”

威廉姆斯小姐抬起头,坚定地说:“不,我不相信。但请你理解,波洛先生,你可以这么认为,我是完完全全站在克雷尔太太这一边的。我同情的是她,而不是警方。”

“那你是愿意看到她被宣判无罪喽?”

威廉姆斯小姐倔强地说:“是的,我愿意。”

波洛说道:“那么你现在也会同情她女儿的感受吧?”

“我十分同情卡拉。”

“我想让你为我写一份悲剧发生时的详细情况,你会反对吗?”

“你是说给她看的?”

“是的。”

威廉姆斯小姐缓慢地说道:“不,我不会反对的。她已经下定决心要调查这件事了,对吗?”

“没错。我敢说她要是不知道真相也许更好——”

威廉姆斯小姐打断了他的话:“不。直面现实才是更好的。通过篡改事实来逃避痛苦是没有用的。卡拉刚知道这个事实的时候已经经受过一次打击了,现在她想要知道这起悲剧发生的来龙去脉。在我看来这是一个勇敢的年轻姑娘应该采取的正确态度。一旦她知道了全部的真相,她就能够重新把它们忘掉,继续过她自己的生活。”

“也许你说得对。”波洛说。

“我确信我是对的。”

“但你知道吗,事情还不止是这样。她不但想要知道,还想要证明她母亲是清白的。”

威廉姆斯小姐说:“可怜的孩子。”

“这就是你的想法,对吗?”

威廉姆斯小姐说:“我现在明白为什么你说她要是从来都不知道就更好了。不过尽管如此,我还是觉得现在这样是最好的。想要证明母亲的清白是人之常情,从你对她的描述来看,尽管实际揭示出来的真相可能很残酷,卡拉也有足够的勇气去接受,而不会畏缩不前。”

“你那么确定这就是事实真相吗?”

“我没明白你的意思。”

“你连一丁点儿能让你相信克雷尔太太是无辜的漏洞都看不出来吗?”

“我觉得从来都没有人认真地考虑过这种可能性。”

“而她自己仍然坚持自杀的说法?”

威廉姆斯小姐不动声色地说道:“这个可怜的女人总得说点儿什么吧。”

“你知道克雷尔太太在临死前给女儿留了一封信,并且在信里面郑重地发誓说她是无辜的吗?”

威廉姆斯小姐瞪大了眼睛。

“她这么做可就大错特错了。”她尖厉地说。

“你这么认为?”

“是的,我就是这么想的。哦,我敢说你跟大多数男人一样都是感情用事的人——”

波洛愤愤不平地打断她:“我不是个感情用事的人。”

“但这分明就是感情泛滥。为什么要在这么庄重的时刻写下这个,写下一个谎言?想让孩子免受痛苦?是的,很多女人可能会这么做。但我绝想不到克雷尔太太会这样。她是个既勇敢又诚实的女人。我觉得告诉女儿不要去瞎想,倒更像是她会做的事情。”

波洛略带愠怒地说道:“卡罗琳·克雷尔写下的也许是实情,这种可能性你连想都不愿意想吗?”

“当然不会!”

“而你仍然声称你很爱她?”

“我就是爱她。我对她有着深厚的感情,也有深深的同情。”

“好,那么——”

威廉姆斯小姐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着他。

“波洛先生,你不明白。都过了这么久了,我现在再说这些已经无所谓了。我碰巧知道卡罗琳·克雷尔是有罪的,你懂吗?”

“什么?”

“这是真的。当时我把自己知道的事情隐瞒下来,到底对不对,我也没有把握,不过我还是隐瞒下来了。但你必须相信我,这是千真万确的。我知道卡罗琳·克雷尔是有罪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