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五章 · 2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0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2

 

布丁烤糊了。克里斯托扬了扬眉毛,格尔达急忙道歉。

“对不起,亲爱的。我真不明白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全都是我的错。上面的给我,你们吃下面的。”

布丁会烤糊,是因为他,约翰·克里斯托,平白无故地在诊室里呆坐了一刻钟,想着亨莉埃塔和格雷伯特夫人,让自己沉浸在那荒谬的对圣·米格尔的怀旧情绪之中。要说错,都是他的错。格尔达像个傻子似的试图承担责任,疯了一般想要自己吃掉烤糊了的部分。她为什么总要把自己弄成个烈士?为什么特伦斯要那样慢吞吞的、兴趣盎然地注视着他?为什么,哦,为什么齐娜要不停地吸鼻子?为什么他们都那么该死的让人恼火?

他的愤怒降临到了齐娜头上。

“你为什么不能擤一下鼻子?”

“我想她有一点儿感冒了,亲爱的。”

“不,她没有,你总觉得他们感冒了!其实她一点儿毛病都没有。”

格尔达叹了口气。她完全不能理解,为什么一个成天忙于治疗他人病痛的医生,对自己家人的健康却如此漠不关心。他总对任何生病的说法嗤之以鼻。

“我在午饭前打了八个喷嚏。”齐娜郑重地说。

“不过是天气热引起的喷嚏而已!”约翰说。

鲲*弩*小*说* 🐱 … K u n N u … c om

“天气并不热,”特伦斯说,“大厅里的温度计显示只有五十五度[3]。”

[3]指华氏五十五度,相当于摄氏十三度。

约翰站起身来。“你们吃完了吗?很好,我们准备动身吧。你能出发了吗,格尔达?”

“稍等片刻,约翰。我还得装一点儿东西进去。”

“这些事你早就应该做完了。你整个上午都在干什么?”

他怒气冲冲地走出了餐厅。格尔达也匆匆走进她的卧室。她急切地希望能加快速度,结果手脚却更慢。但为什么她不能早点儿准备好呢?约翰他自己的手提箱早已经装好放在大厅里了。究竟为什么——

齐娜走到他面前,手里攥着一把黏糊糊的纸牌。

“我给你算个命好吗,爸爸?我知道怎么算哦。我已经给妈妈、特里、刘易斯、简还有厨师算过啦。”

“好的。”

他在心里盘算着,不知道格尔达还需要多长时间。他想离开这栋糟糕的房子,这条糟糕的街道,以及这座充满了疼痛病人的城市。他想要贴近树林和湿润的树叶——还有露西·安格卡特尔身上那种优雅的疏离气质,她总能让人感觉她甚至并非切实存在。

齐娜正在郑重其事地发牌。

“中间的是你,爸爸,红桃K。被算命的人总是红桃K。然后,其他的牌都要背面向上发。两张在你的左边,两张在你的右边,还有一张在你的头上——那是能控制你的人;一张在你的脚下——你能控制它。还有这张——盖住你!”

“现在,”齐娜深吸了一口气,“我们把它们翻过来。你右边的是方块Q——十分亲密。”

亨莉埃塔。他想,一下子被齐娜那肃穆的神情逗笑了。

“旁边的是梅花J——一个安静的年轻男子。

“你左边的是黑桃8——他是一个秘密的敌人。你有秘密的敌人吗,父亲?”

“据我所知没有。”

“再旁边是黑桃Q——那是一个年纪要大得多的女士。”

“安格卡特尔夫人。”他说。

“现在这张是在你头顶的、对你有控制力的人——红桃Q。”

薇罗尼卡,他想,薇罗尼卡!接着又想,我真是一个笨蛋!薇罗尼卡现在对我没有任何意义。

“这张是在你脚下的、你能控制的人——梅花Q。”

格尔达匆匆走进屋里。

“现在我已经完全准备好了,约翰。”

“哦,等等,妈妈,等等,我正在为爸爸算命。只剩最后一张牌了,爸爸——这是最重要的一张,盖住你的那一张。”

齐娜那小小的、粘粘的手指把它翻了过来。她倒吸了一口气。

“哦——是黑桃A!这通常意味着死亡,但是——”

“你的母亲,”约翰说,“在驶出伦敦的路上可能要撞到人了。走吧,格尔达。再见,你们两个,乖乖的,要听话。”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