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十三章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0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赫尔克里·波洛接过约克郡警察局莫顿督察的名片,挑起眉毛,说道:

“请他进来,乔治,请他进来。端些——警察一般喜欢喝什么?”

“我想应该是啤酒,先生。”

“太可怕了!但多有英国特色啊。那就端啤酒来。”

莫顿督察进来,直接进入主题。

“我必须来伦敦一趟,”他说,“而且我有你的地址,波洛先生。周四死因审判那天,我很意外地看到了你。”

“你看见我了?”

“是的,很惊讶——而且,我必须说,很感兴趣。你应该已经不记得我了,但我对你的印象很深刻。处理潘本的那个案子时见过你。”

“嗯,你也参与那个案子了?”

“我只是个无足轻重的小人物。已经过去很久了,但我没有忘记你。”

“你那天一眼就认出我了?”

“并不困难,先生。”莫顿督察微微一笑,“你的外貌——很特别。”

他打量着波洛完美的衣着,视线最后落在他那卷翘的胡须上。

“有可能,有可能。”波洛得意地说。

“我好奇的是,你为什么会在那里。这一类的案件——抢劫、袭击——通常很难引起你的兴趣。”

“这只是一起普通的暴力犯罪吗?”

“这正是让我怀疑的地方。”

“你从一开始就很怀疑,不是吗?”

“没错,波洛先生。这个案件有些很不寻常的特点。案发后,我们按照惯常的流程处理,找了一两个人问话,每个人对自己在案发时的行踪都交代得令人满意。并不是你口中那种‘普通’的犯罪案,波洛先生——这一点我们很确定。警察署长也同意。有人蓄意使它看上去像一般的入室抢劫。那个叫吉尔克里斯的女人就有嫌疑,但似乎没有任何犯罪动机——她与被害人没有感情嫌隙,兰斯科内特夫人也许有点儿精神不正常——或者说‘单纯’,如果你想这么说的话,但她们二人只是单纯的主仆关系,并不存在某种狂热的同性情谊。像吉尔克里斯特小姐这种人附近多得是,通常不会是杀人犯。”

🌲 鲲#弩#小#说# ku n Nu # co m

他稍作停顿。

“因此看起来我们似乎得从别的地方入手。我来是想问你能否帮助我们。你到那里去肯定是有原因的,波洛先生。”

“是的,是有原因。”

“你有——情报?”

“称不上是你口中的情报。都不足以当作证据。”

“但可以当作——线索?”

“是的。”

“你瞧,波洛先生,案情调查已经有了一定的进展。”

他把下了毒的婚礼蛋糕的情况详细告诉波洛。

波洛深吸了一口气。

“聪明——是的,真聪明……我之前让恩特威斯尔先生留心吉尔克里斯特小姐。说她有可能会受到攻击。但我必须承认,我没想到会用下毒这种方法。我本猜想是重复斧头杀人的把戏。我只是认为,她一个人在夜深以后走进人迹罕至的小巷,实在不是什么明智之举。”

“可你为什么预测她会受到攻击?波洛先生,我想,你应该告诉我。”

波洛缓缓地点了点头。

“好,我告诉你,恩特威斯尔先生不会告诉你,因为他是个律师,不喜欢在假设的基础上谈论这种事情,或是基于一个死去妇人的性格得来的推断,再或是基于几句不负责任的言辞而做的猜测。但他应该不会反对我告诉你——正相反,他应该会觉得如释重负。他不想让自己显得愚蠢或被人认为是在胡思乱想,但他想让你知道一些可能——仅仅是可能——的事实。”

乔治端着一大杯啤酒进来,波洛停住了。

“喝点儿东西休息休息吧,督察先生。不要推辞,我坚持你先把酒喝了,我们再谈。”

“你不喝吗?”

“我不喝啤酒。不过我会喝一杯肉桂糖浆——我注意到,你们英国人不太喜欢这东西。”

莫顿督察感激地看着那杯啤酒。

波洛优雅地啜饮手中那杯深紫色的液体,说:

“这一切,都从葬礼开始。或者,再确切一点儿,是从葬礼之后。”

佐以各种手势,他生动地复述了恩特威斯尔先生告诉他的事,得益于他充满感染力的天性,整个事件被润色后,几乎让人觉得赫尔克里·波洛本人当时就在现场。

莫顿督察的头脑非常清晰,他听过一遍后立刻抓住了自己关注的几个突出的重点。

“这么说,阿伯内西先生有可能被人下了毒?”

“有这种可能。”

“而尸体已经被火化了,所有没有任何证据证实这一点?”

“正是如此。”

莫顿督察反复琢磨。

“有意思。什么都没给我们留下。也就是说,这使得理查德·阿伯内西的死失去了调查价值。因为只是单纯地浪费时间。”

“是的。”

“但那些人——那些在场的人——那些听到科拉·兰斯科内特说那句话的人,其中之一可能想到她也许会再次说出来,而且可能说得更详细。”

“毫无疑问她肯定会这么做。督察,正如你所说,那些人正是如此。你现在应该明白我为什么会去参加死因审判,会对这个案子感兴趣——因为,从始至终,我只对事件当中的人感兴趣。”

“之后是吉尔克里斯特小姐受到了攻击——”

“这一切都有迹可循。理查德·阿伯内西去了小别墅。他与科拉聊过,也许当时他提到了一个确切的人名,唯一有可能知道或偷听到的人就是吉尔克里斯特小姐。让科拉永远闭嘴之后,凶手也许还不安心。另一个女人知道些什么吗——哪怕只是一个细节?当然了,如果凶手明智的话,就会放手不管。但凶手很少明智,督察先生。这对我们来说很幸运。他们苦思冥想,觉得不确定,想确保一切都不出差池——没有半点儿差池。如此一来,到最后正如你说的,反倒露出了马脚。”

莫顿督察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微笑。

波洛继续说:

“企图让吉尔克里斯特小姐也永远闭嘴,这是凶手犯的一个错误。到目前为止,你调查的是两起案件。蛋糕的卡片上可能有笔迹,可惜包装纸已经被烧掉了。”

“是的,不然我就可以确定是不是通过邮寄送去小别墅的了。”

“听你这么说,你有理由认为答案是否定的?”

“只是根据邮差的想法——他不能确定。如果包裹像过去一样,是通过村子里的邮局派送的,那么邮局的女局长十有八九会注意到,可现如今,邮件都是由凯恩斯集市的卡车直接派送的,而且可想而知,那个负责投递的年轻人每次要开一大圈,派送各种各样的东西。他记得当天送到小别墅的只有信件,没有包裹——但他不能确定。事实上,他正在烦恼感情方面的事,别的事情都无暇顾及。我测试过他记忆的准确度,一点儿也不可靠。我认为很奇怪,如果包裹的确是他派送的,为什么没有任何人注意到,直到那个——叫什么来着——格思里先生——离开之后,才被吉尔克里斯特小姐发现——”

“啊,格思里先生。”

莫顿督察笑了。

“没错,波洛先生。我们正在调查他。毕竟,想要冒充兰斯科内特夫人的朋友非常容易,不是吗?班克斯夫人根本看不出真假。他有可能丢下那个小包裹,你知道。要是想伪装成通过邮寄送来的也很容易。只要把邮票放在灯上熏脏,就可以伪造出一个以假乱真的邮戳来。

他停了停,然后补充道:

“而且还有其他可能性。”

波洛点点头。

“你认为——”

“乔治·克罗斯菲尔德先生去过那里——不过是第二天的事了。他原本打算参加葬礼,路上引擎却出了点儿小故障。有关于他的信息吗,波洛先生?”

“知道一点儿,但还不够。”

“是吗?据我所知,有不少人对阿伯内西先生的遗嘱很感兴趣,我希望这不代表每个人都有必要调查一番。”

“我搜集了一些资料,可以供你使用。很显然,我没有权力问询这些人。事实上,我不亲自问询才是明智之举。”

“我打算自己慢慢调查。你绝不希望太早就打草惊蛇,但只要决定出击,就一定要得手。”

“很好的技巧,那么,继续你的例行调查——动用你手下的人力物力。虽然有些慢,但很实际。而我——”

“波洛先生,你怎么样?”

“而我,我要北上。正如我刚才说的,我只对事件当中的人感兴趣。是的——做一点儿伪装——我就北上。”

“我打算,”赫尔克里·波洛补充道,“为外籍难民购买一幢乡下庄园做避难所。我代表‘U.N.A.R.C.O.’。”

“什么是‘U.N.A.R.C.O.’?”

“联合国国际难民援助组织。听起来还不错,你不觉得吗?”

莫顿督察笑了起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