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十六章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0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乔治·克罗斯菲尔德看见一个女人的背影消失在一家店铺的门廊里,犹豫着停下了脚步。他对自己点了点头,追了上去。

那是一间双拼门面的店铺——一家停止营业的商店。玻璃橱窗里空空荡荡。店门紧闭,乔治上前敲门。一个戴着眼镜、表情麻木的年轻人打开门,等着乔治。

“不好意思,”乔治说,“不过我想我的表妹刚走进去。”

年轻人退后一步,乔治走进去。

“嗨,苏珊。”他说。

苏珊正拿着一把尺子,站在一个包装箱上,听到声音后好奇地转过身。

“嗨,乔治。你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

“我刚看到你的背影,确定一定是你。”

“真聪明。我想每个人的背影都不相同。”

“比脸好认。脸上只要加一把胡子,再在脸颊上涂些东西,即使面对面也很难认出来——可一转身,你就得当心了。”

“我会记住的。我现在没空写下来,你帮我记住好吗?七英尺十五英寸。”

“没问题。这是什么尺寸,书架?”

“不,是个小隔间。八英尺九英寸……三英尺七英寸……”

刚才那个戴眼镜的年轻人一直坐立不安,他略带歉意地轻轻咳嗽了一声。

“不好意思打断你,班克斯夫人,如果你还打算在这里待一段时间的话——”

“是的,我的确要,”苏珊说,“你可以把钥匙留下,我走的时候会把门锁好,然后顺路把钥匙送到你公司去,这样行吗?”

“可以,谢谢你。如果不是今天上午我们缺人手——”

苏珊点点头,接受他这句说了一半的道歉,年轻人立刻走了出去。

“真高兴我们摆脱了他,”苏珊说,“这些房屋经纪人可真烦人,他们总是在我心算的时候唠叨个不停。”

“啊,”乔治说,“空店铺里的谋杀。路过的人若是看见玻璃橱窗里陈列着一具美女的尸体,该多刺激啊。他们肯定会瞪大了眼睛,像金鱼一样。”

“你没有任何理由杀我,乔治。”

“哦,我可以分到舅舅留给你的那份遗产的四分之一。要是一个人爱财如命,这绝对足以构成谋杀你的理由。”

苏珊放下手中的尺子,转过身去看着乔治,眼睛眯成一条缝。

“你看上去完全变了一个人,乔治。这实在是——太神奇了。”

“变了?怎么变了?”

“就像那句广告。这个人和你刚才在次页看到的是同一个人,可现在他吃了阿品顿健康盐。”

她在另一个包装箱上坐下来,点了一支香烟。

“你一定很需要理查德叔叔的那份遗产吧,乔治?”

“如今没人能诚实地说自己不爱钱。”

乔治的语气很轻松。

苏珊说:“你当时深陷困境,对吗?”

“和你没关系,不是吗,苏珊?”

“我只是好奇。”

“你打算把这间店面租下来做生意?”

“我打算把这整幢楼都买下来。”

“连带所有房间?”

“没错。楼上两层是公寓。空着的一层和这间店面属于同一个人。另一层有人住,我打算付钱让他们离开。”

“有钱真好,不是吗,苏珊?”

乔治的语气有些不怀好意,但苏珊只是深吸了一口气,说道:

“就我个人而言,简直太棒了!祈祷总算灵验了。”

“祈祷老亲戚都死光?”

苏珊没理会他。

“这地方正合适。首先,是在施工严谨的年代建造的。我可以把楼上作为住宅的部分好好改造一下。模压天花板非常可爱,房间的布局也非常漂亮。楼下这部分已经都打通了,我打算彻底翻新一下。”

“打算做什么?服装生意?”

“不,美容行业。草药提取物,面霜!”

“全套?”

“和以前一样,全套包办。这样才赚钱,这个行业一向赚钱。只需给产品加入一些特色,我肯定能做到。”

乔治赞赏地看着表妹。他喜欢她的面部轮廓,大方的嘴形,充满光泽的肤色。合在一起,构成了一张生动的面孔。他在苏珊身上看到了那种奇特的、无法形容的气质,那是成功的气质。

“嗯,”他说,“看样子,你已经万事俱备了,苏珊。按你这个计划,一定能收回成本并且做出些成绩的。”

“这个地段很合适,刚好在主商业街旁,而且店门口就可以停车。”

乔治再次点了点头。

“没错,苏珊,你会成功的。这个计划你想了很久了吧?”

“一年多了。”

“你为什么不对老理查德提出来?他没准儿会资助你。”

“我已经提过了。”

“他认为不可行?我很好奇为什么。我原以为,他应该很容易在你身上发现和他自己一样的气质。”

苏珊没有回答。乔治的脑海里闪过一个人影,一个身材瘦高、眼神狐疑、焦虑的年轻人的身影。

“那——他叫什么来着——格雷格——打算怎么参与?”他问,“这么说,他不打算继续给人发药片和药粉了?”

“当然了。我们会在后面建一个实验室。我们的面霜和美容产品会使用自己的配方。”

乔治强忍住笑意。他本来想说:“这么一来,小宝贝就有玩具了。”但他没说出来。身为表哥,他丝毫不介意开一两个恶劣的玩笑,但他总有种不安的感觉,苏珊对待她丈夫的感情很特别,谈及那人的时候一定要分外小心,否则会有引发爆炸的危险。他怀疑,就像在葬礼当天一样,怀疑那个奇怪的家伙,格雷格。那家伙总让人觉得有些不寻常。外表那么平凡——可某些方面,却正相反……

他再次看向苏珊,神情从容,得意扬扬。

“你真是深得阿伯内西家族的真传,”他说,“所有家人中唯一的一个。对老理查德来说,一定非常遗憾你是个女人。你要是个男孩,我保证他一定会把所有财产都留给你。”

苏珊慢慢回答:“没错,我想也是。”

她停顿了一下,继续说:

“他不喜欢格雷格,你知道……”

“啊,”乔治挑起眉毛,“那是他眼拙。”

“没错。”

“唉,算了。总而言之,现在一切都很顺利——都按照计划进行。”

说完这句话后,他惊讶地发现了一个事实,这句话用在苏珊身上再合适不过了。

当下这个想法让他有些不自在。

他不喜欢女人如此近乎冷血得能干。

他改变了话题:

“对了,你收到海伦的信了吗?关于恩德比?”

“是的,今天早晨收到的。你呢?”

“我也是。你会去吗?”

“格雷格和我打算下个周末去——如果大家也都方便的话。海伦好像希望我们都能聚在那里。”

乔治狡黠地笑起来。

“否则有人也许会挑走更值钱的物件?”

苏珊也笑了。

“哦,我想应该会有相应的估价。不过遗嘱认证的估价比市场上低很多。再说,我确实想收藏几件家族财富奠基人的遗物。我想,在这里摆一两件维多利亚时代既荒谬又迷人的标本,应该很有趣。把它们慎重地利用起来!那个年代的风潮如今又开始流行了。还有客厅里那张绿色孔雀石桌,可以用它作为主基调,搭配出一套组合,也许再要一盒填充的蜜蜂标本或是风蜡花做的皇冠。诸如此类的东西——用来作为基调——效果会很突出。”

“我相信你的判断力。”

“你到时候也会去吧,我想?”

“哦,我应该会去——如果没什么别的事,至少也能看看分配是否公平。”

苏珊笑了起来。

“你认为到时候会有一场家庭闹剧?”她问。

“罗莎蒙德一定也想要你看重的绿色孔雀石桌做舞台摆设!”

听了这话,苏珊没笑,反而皱起了眉头。

“你最近见过罗莎蒙德吗?”

“自从上次我们参加完葬礼一起坐三等舱回来,我就再没见过我那位美丽的表妹了。”

“我见过她一两次……她——她似乎有些奇怪……”

“她怎么了?终于尝试着动脑子了?”

“不,她好像——呃——很不安。”

“因为自己继承了一大笔钱?终于可以推出那部吓人的戏剧?终于可以让迈克尔登台出丑?”

“哦,你说的都已经在进行了,而且那部戏听起来的确很吓人——但依旧有可能成功,迈克尔很出色,你知道。他在聚光灯下很有一套——或是其他什么灯。他不像罗莎蒙德,空有一张漂亮脸蛋,演技蹩脚。”

“可怜的罗莎蒙德,漂亮又蹩脚。”

“罗莎蒙德也不像大家想的那么愚蠢。有的时候,她非常精明,能说出一些你压根儿想不到她会注意的事情。这一点——着实令人不安。”

“就像科拉姨妈——”

“没错……”

一时间,气氛变得不安起来——大概是因为提到了科拉·兰斯科内特。

乔治故做轻松地说:

“说到科拉——她那个贴身女仆怎么样了?我倒认为咱们应该想想怎么打发她。”

“打发她?什么意思?”

“哦,认真算起来,这事是我们家的责任。我的意思是,我一直在考虑,科拉是我的姨妈,你的姑姑——我想,这个女人想再找份工作应该很不容易。”

“你也想到了,是吗?”

“是的,人们都很怕死。我并不是说他们真的认为这个叫吉尔克里斯特的女人会用斧头砍他们——但他们潜意识里肯定会觉得她很不吉利。人都很迷信。”

“你竟然考虑得这么周全,乔治,真是奇怪,你是从哪儿知道这些事情的?”

乔治冷冰冰地说:

“你忘了,我是个律师。人们奇怪、不合逻辑的一面我见多了。我的意思是,我认为我们可以帮帮这个女人,给她一点儿津贴之类的,帮她渡过这个难关,或是帮她在办公室里找个活儿,如果她能胜任这类工作的话。我觉得,我们好像应该和她保持联系。”

“不用你操心了,”苏珊语气冷淡,带着些许嘲讽的意味,“我已经安排好了。她已经到蒂莫西和莫德那里去了。”

乔治好奇地看着她。

“你总是很自信,不是吗,苏珊?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而且你从不——从不后悔。”

苏珊轻描淡写地说:

“后悔——纯粹是浪费时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