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十章 荒诞的故事 · 2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0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有,当然有。”

“如果布兰奇小姐被抓到在翻查斯普林杰小姐的衣柜,那么我可以想象斯普林杰小姐会非常生气?”

“她当然会啊!”

“你对斯普林杰小姐的私生活有没有什么了解?”

“我不认为有任何人了解。”安说,“她有私生活吗?我倒是很好奇。”

“没有其他什么事情——比如和体育馆有关的什么事情,需要告诉我们了吗?”

“这个——”安犹豫了。

“说吧,夏普兰小姐,让我们听听看。”

“也不是什么大事,”安慢悠悠地说,“不过这儿的一个园丁——不是布里格斯,是年轻的那个。我有一次看到他从体育馆走出来。他应该没有什么事情需要到那儿去。当然了,可能只是他好奇而已——又或者找个由头偷偷懒——他那个时候应该在钉网球场的铁丝网。我觉得这其实不算什么事儿。”

“虽然是这么说,你还是记得这件事,”凯尔西指出这点,“这是为什么呢?”

“我想——”她皱起了眉,“是了,因为他的态度有些奇怪。还有——他对于那些花在学生们身上的钱完全是嗤之以鼻的样子。”

“这样的态度……我明白了。”

“我觉得这其实也没什么吧。”

“可能是没有——但是我还是要先记下来。”

“我们围着桑树丛转啊转。”安·夏普兰离开的时候邦德这样说道,“同样的事情翻来覆去听她们说!老天保佑,希望可以从工人那儿挖到点儿用的东西。”

但是他们从工人口中也没有得到什么。

“问我什么都没有用啊,年轻人,”厨师吉本斯太太说,“首先吧,我听不到你在说什么,另外呢,我什么也不知道。我昨晚早就睡觉了,我通常都睡得很沉,外头那么吵吵闹闹我都没有听到,也没人叫醒我,告诉我出了什么事情。”她听起来有些不高兴,“直到今天上午我才听说了。”

凯尔西吼叫着提了几个问题,换来些什么内容都没有的答案。

斯普林杰小姐是这个学期新来的,她不像之前教体育的琼斯小姐那样招人喜欢。夏普兰小姐也是新来的,但她是个和气的年轻女士。布兰奇小姐和所有的法国佬一样——觉得其他老师都和她作对,纵容年轻的女孩们在课堂上搞些可怕的把戏。“倒不是那种大哭大闹之类的,”吉本斯太太承认,“我之前待过的一些学校,里面的法国女教师有些时候可是哭闹得很厉害!”

学校大多数工人都是白天来晚上回的日间工,只有一个女佣是在学校过夜的,而且也没问出什么东西来,不过起码她能听清对她提出的问题。她说不出什么,这一点她是肯定的。她什么都不知道。斯普林杰小姐的礼节是有点问题,不过说到体育馆,里面有些什么,这名女佣就完全不知道了,也从来没有在什么地方看到过手枪这类的东西。

这场充满否定信息的询问被布尔斯特罗德小姐打断。“有个女孩希望和你谈谈,凯尔西警督。”她说。

凯尔西马上抬起了头。“是吗?她知道点儿什么?”

“具体是什么我说不好。”布尔斯特罗德小姐说,“不过你最好和她本人谈谈。她是我们的外国学生之一,谢斯塔公主——易卜拉辛亲王的侄女。她觉得自己是个重要的人,不过程度上可能会有所高估,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凯尔西心领神会地点点头。布尔斯特罗德小姐出去后,一个肤色微黑,中等身材的女孩走了进来。

她看着他们,杏仁一样的大眼睛,有些拘谨的样子。

“你们是警察?”

“是的,”凯尔西微笑着说,“我们是警察。请坐下吧,说说你知道的,有关斯普林杰小姐的事情。”

“好的,我来告诉你。”

她坐下,身体前倾,有些戏剧化地压低了嗓门。

“一直有人在监视这个地方。啊,他们不会明显地暴露出来,但是他们确实就在附近。”

🐢 鲲|弩|小|说|ww w |k u n n u | co M|

她一边说一边用力地点着头。

凯尔西警督现在明白布尔斯特罗德小姐刚才的意思了。这个女孩正自导自演一场戏——而且乐在其中。

“那么,他们为什么要监视学校呢?”

“因为我啊!他们想要绑架我。”

不管凯尔西想到过什么可能的回答,反正不是这一个。他的眉毛挑了起来。

“他们为什么要绑架你?”

“为了赎金,这是当然的。这样就能让我的亲属交出很多钱。”

“呃——好吧——可能是这样。”凯尔西半信半疑地说,“但是——呃——就算是这样,这和斯普林杰小姐的死有什么关系?”

“她一定是发现了他们,”谢斯塔说,“可能是告诉他们,她已经发觉有问题,也可能是威胁了他们。他们也许是答应给她一笔钱让她别说出去。她就相信了他们,去体育馆是因为他们说要在那儿把钱给她,然后枪杀了她。”

“但是斯普林杰小姐肯定不会收这种勒索的黑钱吧?”

“你以为在学校做老师——做个体育老师,是很有乐趣的事情?”谢斯塔不屑地说,“你不觉得拿到一大笔钱,到处游玩,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会更好?特别是斯普林杰小姐这样长得不漂亮,男人根本看都不会看的人!难道你不觉得,相比其他人,钱对她会更有吸引力?”

“这个嘛——呃——”凯尔西警督说,“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在这之前还没有人在他面前提到过这个看法。

“这个只是——呃——你个人的想法?”他说,“斯普林杰小姐从来没有对你说过什么?”

“除了‘伸展’,‘弯腰’,还有‘快点’,‘别偷懒’之外,斯普林杰小姐什么都没说过。”谢斯塔有些厌恶地说。

“哦,是这样。怎么说呢,你不觉得绑架什么的完全是出于你的想象?”

谢斯塔马上被激怒了。

“你完全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儿!我的表哥是拉马特的阿里·优素福亲王。他在一场革命中被杀害了,至少是在逃离这场革命的时候被杀害了。我长大之后本应该嫁给他,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所以你应该明白,我是个重要人物。来这儿的也许是那些共产党人,所以这可能不是一次绑架,而是想要刺杀我。”

凯尔西警督越来越感到不可思议。

“这也扯得太远了,不是吗?”

“你以为这种事情不会发生?我告诉你,会的。他们可是非常非常邪恶的,那些共产党人!每个人都知道的。”

看到他还是有所怀疑,她又接着说道:“也许他们是觉得我知道那些珠宝在哪儿!”

“什么珠宝?”

“我的表哥有些珠宝,他的父亲也有。我的家族总是藏着一些珠宝,以防万一,你明白的。”

她听起来煞有介事的样子。

凯尔西紧盯着她。

“但是这一切又和你有什么关系,或者说,和斯普林杰小姐有什么关系?”

“我都告诉过你了啊!他们可能是以为我知道珠宝在哪儿,所以他们打算抓住我,逼我说出来。”

“那么你知道珠宝在哪儿吗?”

“不,我当然不知道。它们在革命中消失无踪了。可能是那些邪恶的共产党人拿走了。当然,也有可能不是这样。”

“这些珠宝属于谁?”

“现在我的表哥死了,它们就属于我了。他们家里已经没有人了。他的姑姑,也就是我的母亲,已经死了。他也会希望那些珠宝归我所有。如果他没有死,我就会嫁给他了。”

“这些都已经约定好了?”

“我必须嫁给他,他是我的表哥啊,你知道的。”

“当你嫁给他的时候,你本应得到这些珠宝?”

“不,我会要些新的珠宝。从巴黎的卡地亚买回来。那些珠宝还是存下来以备不时之需。”

凯尔西警督眨了眨眼,让自己仔细体会一下这种东方式的未雨绸缪。

谢斯塔还在兴高采烈地继续说着。

“我觉得事情就是这样的。有人把珠宝带出了拉马特,可能是个好人,也可能是个坏人。如果是好人,会把珠宝交给我,说:‘这些都是您的。’然后我就会奖赏他。”

她说话时郑重其事地点点头,扮好自己的角色。

倒是个爱演的人,警督暗想。

“但是如果是个坏人,他会把珠宝据为己有,拿去卖掉。或者他也会来找我,然后说:‘如果我把珠宝交给你,你会给我多少作为奖赏?’如果觉得合算,可能就会带来给我——但是如果觉得不合算,就不会交出来了!”

“但是事实是,没有人来跟你说过任何事情?”

“没有。”谢斯塔承认。

凯尔西警督打定了主意。

“你看,我觉得吧,”他和气地说,“你说的这些就是一大堆废话。”

谢斯塔恼怒地瞪了他一眼。

“我告诉你我知道的事情,仅此而已。”她闷闷不乐地说。

“是的——嗯,非常谢谢你,我会记住这一点的。”

他起身拉开门,让她出去了。

“《一千零一夜》的故事就快出现了,”他回到桌前坐下时说,“绑架和价值连城的珠宝!下面还有什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