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十六章 体育馆的谜题 · 2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0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3

亚当一个人在体育馆……他灵巧的手指正在翻检各个衣柜里的物品。虽然找到警察没有发现的东西似乎是不太可能,但是又有谁敢肯定呢?正如凯尔西曾说的,每个部门擅长的技能都有所不同。

这座造价不菲的现代化建筑中到底有什么,让它和突然而又暴力的死亡联系在一起呢?接头地点的说法已经被排除。没人会把会面的地点再次选择在曾经发生过一次谋杀的地方。现在又回到之前的想法,那就是这里有什么东西,某人一直在寻找。不太可能是一盒珠宝,这个想法可以排除。这里也没有什么秘密的地点可以藏东西,比如假抽屉,机关之类的。衣柜里面的东西简单得令人遗憾。女孩们有她们的秘密,但是这些都是属于学校生活的秘密。英雄偶像的照片,几包香烟,偶尔还有一本不适合学生读的简装书。他特别回到谢斯塔的衣柜,范西塔特小姐死的时候正躬身在这个衣柜的前面。范西塔特小姐想在这里找到什么呢?她找到没有?杀死她的人是不是从她手上拿走了东西,刚刚好溜出这里,而没有被查德威克小姐发现呢?

如果是这样,那就没有必要再找下去了。不管这里曾经有过什么,都已经不在了。

外面传来的脚步声把他的思绪拉了回来。当他起身,站在地板的中间点燃一支香烟时,茱莉亚·厄普约翰在门口出现,显得有些犹豫。

“需要帮忙吗,小姐?”亚当问道。

“我想知道,我是不是可以取走我的网球拍。”

“没什么不可以的。”亚当说,“警长让我留在这儿的。”他说了句谎话打圆场,“他有事要回一趟警察局,让我在他离开的这段时间看守一下这里。”

“看看他是不是会回来,是吗?”茱莉亚说。

“警长吗?”

“不。我是说那个杀人犯。他们总是这么干,不是吗?总是会回到犯罪现场。他们不得不回来!像是有一种强迫症。”

“你说得也许是对的。”亚当说,他抬头看了看架子上那一排排的网球拍,“你的在哪儿?”

“字母U的下面。”茱莉亚说,“就在最后面。上面都有我们的名字。”他把网球拍递过来的时候,她指着上面的橡皮膏解释说。

“看起来修理过几次了。”亚当说,“不过本来是一支很不错的球拍。”

“能把珍妮弗·萨特克利夫的也给我吗?”茱莉亚问道。

“新的啊。”亚当赞叹地说,一边把球拍递给她。

“全新的。”茱莉亚说,“她姨妈前几天才让人送过来的。”

“幸运的女孩。”

“她应该有支好球拍。她网球打得非常好,这学期的反手球真是无可挑剔。”她四周望望,“你不觉得他会回来吗?”

亚当愣了一小会儿才明白了她的意思。

“哦,你是说那个杀人犯?不,我不认为真的会有这个可能。有点儿冒险,不是吗?”

“你不认为杀人犯们会感觉他们必须回来一趟?”

·鲲·弩·小·说 🍊 w w w_ku n Nu_c o m

“除非他们掉了什么东西在现场吧。”

“你是说某条线索?我倒是很想找到一条线索。警察找到没有?”

“他们也不会告诉我。”

“对啊,我觉得他们也不会……你对犯罪什么的有兴趣吗?”

她满怀期望地看着他,他回看了她一眼。她完全没有成年女性的样子,至少目前是这样。她应该是和谢斯塔差不多的年纪,但是眼神里除了颇有兴趣的好奇之外,没有其他深意。

“嗯——我觉得——某种程度上——我们都有些兴趣吧。”

茱莉亚深感同意地点着头。

“是啊,我也这么觉得……我可以想到各种各样的破案方式——但是大多数都是胡思乱想。不过呢,相当有趣啊。”

“你不喜欢范西塔特小姐?”

“我从来没有细想过她。她还不错,有点像老布——布尔斯特罗德小姐——但是又不是真的非常像,更像是剧场里的替补演员。我倒不是说她死了是件有趣的事情,我对此还是很难过的。”

她拿着两只球拍走了出去。

亚当继续在体育馆里四处察看。

“这里究竟曾经有过什么东西呢?”他喃喃自语道。

4

“我的天哪,”珍妮弗说着,躲开了茱莉亚的正手抽球,“妈妈来了。”

两个女孩转身看着萨特克利夫夫人激动的身形,在里奇小姐的陪伴下,一边快速接近,一边打着手势。

“又要大闹一场,我猜。”珍妮弗无可奈何地说,“谋杀那事儿。你真是好运气,茱莉亚,妈妈安心地待在开往高加索的大巴上。”

“还有伊莎贝尔姨妈在。”

“姨妈可不会瞎担心。”

“你好啊,妈妈。”萨特克利夫夫人走到面前时,珍妮弗赶紧说。

“赶紧去把你的东西都收拾好,珍妮弗。我来带你回去。”

“回家?”

“是的。”

“但是——你不是说退学吧?不是说再也不来了吧?”

“是的,我就是这个意思。”

“但是你不能这样啊——真的。我的网球进步很快,有很大机会赢下单打比赛,如果和茱莉亚一起,说不定还能赢下双打,虽然我认为可能性没有那么大。”

“你今天就和我回家。”

“为什么啊?”

“不要提问。”

“我想是因为斯普林杰小姐和范西塔特小姐被杀的事情吧,但是并没有人在杀女学生啊。还有三个星期就是运动会了,我想跳远我也能赢,跨栏的机会也很大。”

“别跟我顶嘴,珍妮弗。你今天就跟我回家去。你父亲要求的。”

“但是,妈妈——”

珍妮弗跟在妈妈身旁朝大楼走去,一边还在不停地争辩着。

她忽然挣开母亲,朝网球场跑回来。

“再见了,茱莉亚。妈妈好像是被吓坏了,显然爸爸也是。太恶心了,不是吗?再见了,我会写信给你的。”

“我也会给你写信的,告诉你这里发生的一切。”

“我只希望他们下面不会把查德威克小姐也给杀了。我宁可是布兰奇小姐,你觉得呢?”

“是啊。她是我们当中最无所谓的人了,我觉得。你发现里奇小姐的脸色有多难看没有?”

“她还一句话都没说过。她对妈妈跑来把我带走一定是气坏了。”

“说不定她能拦下你妈妈呢。她是很坚决的人,不是吗?不像其他人那样。”

“她让我想起了某个人。”珍妮弗说。

“我不觉得她像任何人,她看起来总是有些不同。”

“哦,是啊。她是不太一样。我是说外貌上,我说的那个人有点胖。”

“我想象不出里奇小姐是个胖子的样子。”

“珍妮弗……”萨特克利夫夫人叫道。

“父母可真是一点儿耐心都没有。”珍妮弗气鼓鼓地说,“就知道闹啊闹啊闹,从来就不会停。我真的觉得你运气好——”

“我知道,你已经说过了。不过也只是眼下而已。我跟你说吧,我倒是希望我妈妈现在离我近点儿,而不是在什么去安纳托利亚的大巴车上。”

“珍妮弗……”

“来啦……”

茱莉亚慢慢朝体育馆的方向走去。她的步子越来越慢,越来越慢,最后干脆停下了。她站在原地,皱着眉头,沉思着。

午餐铃响起,但是她好像没有听到。她低头看着手上拿着的网球拍,沿着小路又走了一两步,然后转身,坚决地大步朝大楼走去。她从正门走进去——这是被禁止的,但是也得以避开了其他女孩。大厅空荡荡的。她跑上楼梯,回到自己的小房间,匆忙环视四周之后,她抬起自己的床垫,把网球拍平放在下面压住。接着,她很快地抚平头发,端庄地走下楼梯,步向餐厅。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