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二十章 谈话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0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1

“嗯——我不知道该说什么,”萨特克利夫夫人说,“真的,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用一种很确定的厌恶神情看着赫尔克里·波洛。

“当然了,”她说,“亨利不在家。”

这一宣告的含义有些晦涩,但是赫尔克里·波洛认为自己知道她在琢磨些什么。在她看来,亨利是可以应对这类事情的。亨利有很多国际交流的经验,他经常飞赴中东,加纳,南美还有日内瓦还有,虽然不是经常,不过偶尔也会去巴黎。

“整件事情,”萨特克利夫夫人说,“真是太令人痛心了。我真的非常高兴珍妮弗能平安回家和我在一起。不过,我也必须说,”她带着一点点烦躁地补充道,“珍妮弗实在是讨厌。先是为了去芳草地上学大闹一通,非常确定地说她肯定不会喜欢那儿,说什么那是一所势利的学校,不是她想要去的地方。现在呢,又因为我把她接了回来成天生闷气。真是太糟糕了。”

“无可否认,它确实是一所非常好的学校。”赫尔克里·波洛说,“不少人说它是英国最好的学校。”

“曾经是,我敢这么说。”萨特克利夫夫人说。

“将来还会是。”赫尔克里·波洛说,

“你这么认为?”萨特克利夫夫人怀疑地看着他。他富有同情的态度逐渐穿透了她的防御。没有什么比让她放开谈谈与子女相处时候所遇到的困境,以及回绝和沮丧更能缓解一位母亲在生活中承受的负担。忠诚常常意味着沉默的忍耐,但是对着赫尔克里·波洛这样一个外国人,萨特克利夫夫人感到这种忠诚不再适用。这并不像是在和另一个女孩的母亲交谈。

“芳草地,”赫尔克里·波洛说,“只是正在经历一个不幸的阶段。”

鲲~弩~小~说~k u n n u - co m 💨

这是他在眼下想到能说得最好的一句话。他能感觉到这句话并不够分量,萨特克利夫夫人也立即抓住了这一点展开攻势。

“这可不是不幸而已啊!”她说,“两起谋杀!还有一个女孩被绑架。你可不能把自己的女儿送到一所老师总是被人谋杀的学校里去。”

这似乎是一个很有道理的看法。

“如果这些谋杀案,”波洛说,“被证明是一人所为,而且这个人也被抓获,那么事情就不太一样了,不是吗?”

“呃——我想是这样吧,是的。”萨特克利夫夫人有些疑惑地说,“我的意思是——你的意思是——哦,我明白了,你是说,就像是开膛手杰克或者其他的什么人——是谁来着?和德文郡有点关系的?克林姆?尼尔·克林姆(注:指托马斯·尼尔·克林姆医生,苏格兰裔加拿大籍连环杀人犯,在加拿大、美国和英国屡次作案,毒杀自己的病人和多名妓女。),专杀一类不幸女人的。我想这个杀人犯就是专门杀女老师的!如果你能把他安安稳稳抓到牢里,绞死,我希望如此,因为一个人只能犯下一次谋杀罪,不是吗?——就像狗只被允许咬一次人——我这是在说什么呢?哦,对,如果他被抓到,嗯,那么我敢说事情是会不一样的。像这样的人当然不会很多,会有很多吗?”

“我们当然不希望如此。”赫尔克里·波洛说道。

“但是还有一桩绑架。”萨特克利夫夫人指出,“你也不会想把你的女儿送到一所她会被绑架的学校去吧,会吗?”

“当然不会,夫人。我看出你把这整件事情都想得非常清楚了。你说的这一切都非常正确。”

萨特克利夫夫人看起来有那么一点点高兴。有段时间没有人跟她说过这样的话了。亨利基本上只会说些诸如“为什么非要把她送到芳草地上学?”之类的话,珍妮弗则一直摆出闷闷不乐的样子,拒绝和她交谈。

“我是想过这些的,”她说,“想过很多。”

“那么我就不应该让你为绑架的事情忧心了,夫人。私下告诉你,如果你能够保密的话,关于谢斯塔公主的事情——这其实并不真是什么绑架——现在大家怀疑是一段恋情——”

“你是说那个坏女孩只是私奔和某人结婚去了?”

“我不能说太多。”赫尔克里·波洛说,“你能理解的,人们不希望有任何丑闻。这是你我之间私下说说,我想你不会说出去的。”

“当然不会。”萨特克利夫夫人正色道。她低头看着波洛随身带着的警察局局长写的介绍信。“我还是不太明白你是谁,呃——波——洛先生。你是不是就是书里写的那种——私家侦探?”

“我是一个顾问。”波洛自傲地说。

这种哈利街的派头大大激起了萨特克利夫夫人的兴趣。

“那你想要和珍妮弗说些什么?”她问道。

“只是想了解她对一些事情的印象。”波洛说,“她观察入微——不是吗?”

“恐怕我不会这么说,”萨特克利夫夫人说,“我完全不认为她是那种处处留神的孩子。我是说,她一直是那种只看表象的人。”

“这比编造出从未发生过的事情要好多了。”波洛说。

“哦,珍妮弗绝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萨特克利夫夫人很肯定地说。她站起身走向窗户,然后叫道:“珍妮弗。”

“我希望,”她转回身的时候对着波洛说,“希望你能设法让她明白,她的父亲和我只是尽我们全力为了她好。”

珍妮弗带着一张闷闷不乐的脸走进房间,用深深怀疑的目光看着赫尔克里·波洛。

“你好吗?”波洛说,“我是茱莉亚·厄普约翰的老朋友。是她到伦敦找到了我。”

“茱莉亚去过伦敦?”珍妮弗有些意外地说,“为什么?”

“去征求我的意见。”赫尔克里·波洛说。

珍妮弗难以置信地看着他。

“我很有幸告诉了她我的看法。”波洛说,“她现在已经回到芳草地了。”他又说。

“所以说,她的伊莎贝尔姨妈并没有把她带走。”珍妮弗说着,愤恨地盯了她母亲一眼。

波洛看着萨特克利夫夫人,由于某种原因,可能是因为波洛造访的时候她正在清点要送去洗的衣服,也许是某种未及说明的必要事件,她站起身离开了房间。

“这样太难受了。”珍妮弗说,“发生着那么多事情,我却只能置身事外,完全是大惊小怪!我跟妈妈说过,这蠢透了。不管怎么说,并没有学生被杀害啊。”

“你对这两起谋杀有任何自己的看法吗?”波洛问道。

珍妮弗摇摇头。“有人发疯了?”她这么说道,又若有所思地继续,“我想布尔斯特罗德小姐需要招些新的老师了。”

“似乎是很有可能,是的。”波洛说。他继续道,“我对一件事很感兴趣,珍妮弗小姐,曾有个女人到学校,用一支新球拍换走了你的旧球拍。你还记得吗?”

“我想我是记得的。”珍妮弗说,“直到今天我也没有发现到底是谁送过来的。反正不是吉娜姨妈。”

“这个女人长什么样子?”波洛说。

“送网球拍的那个?”珍妮弗半闭眼睛思考着,“嗯,我不知道。她穿着那种挺艳俗的外套,披着小斗篷,我记得。蓝色的,还戴着顶松软的帽子。”

“是吗?”波洛说,“不过我的意思是指她的长相,而不是说她的服饰。”

“化了很重的妆,我想。”珍妮弗不太确定地说,“我是说,对乡下地方来说,太过了一点儿。还有,头发是金色的,我想她应该是个美国人。”

“你以前见过她吗?”波洛问道。

“哦,没有。”珍妮弗说,“我不认为她住在附近,而且她说她是过来参加一个午餐会还是鸡尾酒会什么的。”

波洛若有所思地看着她。他觉得很有趣的一点是,珍妮弗会全盘接受别人告诉她的所有事情。他温和地说:“但是她有没有可能并没有说实话?”

“哦,”珍妮弗说,“对啊,我觉得不是实话。”

“你很肯定你之前没有见过她?比方说,她有没有可能是某个女学生化装假扮的?又或者是某位老师?”

“化装?”珍妮弗看起来有些迷惑。

波洛把艾琳·里奇为他画的布兰奇小姐的素描摆在她面前。

“不会是这个女人吧,是吗?”

珍妮弗怀疑地看着素描。

“有一点点像她——但是我想应该不是她。”

波洛若有所思地点着头。

没有迹象表明珍妮弗认出了这幅素描其实画的是布兰奇小姐。

“你看。”珍妮弗说,“其实我真的没有太仔细地看她。她是个美国人,而且是个陌生人,而且又在跟我说着球拍的事情——”

话说到这儿就很清楚了,除了新球拍,珍妮弗的眼睛里不会再有别的东西了。

“我明白了,”波洛又继续说,“你在芳草地有没有见过任何你在拉马特曾经看到过的人?”

“拉马特?”珍妮弗想着,“哦,没有——至少——我觉得没有。”

波洛立即抓住了她那有一点点犹疑的表情。“但是你并不肯定,珍妮弗小姐?”

“怎么说呢,”珍妮弗挠了挠前额,表情有些担忧的样子,“我是说,你总会看到有些人,长得像是其他人,但你又想不起他们到底像谁。有时候你又会看到你曾经见过的人,但是你也想不起来他们是什么人。他们会对你说:‘难道你不记得我了?’然后就很尴尬,因为你真的不记得了。我的意思是,你好像认出了他们的脸,但就是想不起他们的名字,或者是曾在什么地方见过他们。”

“确实是如此。”波洛说,“是的,确实是如此。经常会有这样的经历。”他停了一下,然后继续说,试图温和地诱导她,“比方说谢斯塔公主吧,你见到的时候可能认出她来了,因为你在拉马特肯定是见过她的。”

“哦,她那个时候在拉马特?”

“非常有可能。”波洛说,“毕竟她是当地王室的亲属。你可能在那里见到过她吧?”

“我不记得我见过。”珍妮弗皱着眉头说,“反正她也不会露着脸到处走动吧,不是吗?我是说,她们总是带着面纱一类的东西。虽然在巴黎和开罗的时候她们都会取下来,我想是这样。当然了,还有在伦敦的时候。”她又补上了一句。

“总之,你没有感觉到你在芳草地看到过曾经见过的人?”

“不,我肯定没有过。当然啊,大多数人看上去都挺像的,而且你可能在任何地方见过他们。但是只有那人长着像是里奇小姐那样奇怪的脸时,你才会注意到。”

“你觉得你以前在某个地方见到过里奇小姐?”

“真的没有过。应该是某个像是她的人,但是比她要胖很多。”

“某个胖很多的人。”波洛若有所思地说。

“你想象不出里奇小姐胖胖的样子。”珍妮弗边说边咯咯地笑,“她瘦得吓人,骨头突出。反正里奇小姐也不可能在拉马特,因为上个学期她生病离开了学校。”

“其他女孩们呢?”波洛说,“你以前见过她们吗?”

“只有我以前就认识的。”珍妮弗说,“我确实认识中间的一两个。你知道的,毕竟我在这间学校只待了三个星期,见过面的人都不到一半,就算明天看到她们,当中的大多数我都不会认出来。”

“你应该多注意一些事情。”波洛严肃地说。

“谁也不能注意到所有的事情吧。”珍妮弗表示不满,她继续说道,“如果芳草地继续办下去,我想回去上学。你能帮忙劝劝妈妈吗?不过说真的,”她说,“我想爸爸才是那块绊脚石。待在乡下真是太糟糕了,我完全没有机会提高我的网球技术。”

“我向你保证我会尽力而为的。”波洛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