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二十一章 搜集线索 · 2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0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2

“里奇又披着头发到处走了。”安·夏普兰边从花丛里直起身边说道,“如果她没办法把头发束好,我想不出她为什么不干脆剪掉呢。她的头型很好,剪掉头发会更好看。”

“你应该告诉她。”亚当说。

·鲲·弩…小·说

“我们还没有那么熟。”安·夏普兰回道,她接着又说,“你觉得这个地方还能维持下去吗?”

“这是个很有疑虑的问题。”亚当说,“而且我算什么人,怎么说得准?”

“我想你能和其他人一样作出判断。”安·夏普兰说,“你知道,有可能,老布——女孩们都这样称呼她——已经达到了她的目的,起码已经把家长们哄得服服帖帖。这个学期开始多久了?还只有一个月?感觉像是过了一年。如果学期马上结束我会非常高兴的。”

“如果学校还继续开,你会回来吗?”

“不了。”安确定地说,“肯定不会了。我已经过够了,这段校园经历足够我在余生回味了。反正我也从来不是能和一群女人打成一片的人。还有,说真的,我不喜欢谋杀。这是那种,在报纸上读起来挺有趣的事情,或者是放在一本好书里,可以看着入睡的东西。但是真实体验的话,就没有那么好了。我想,”安若有所思地接着说道,“等这个学期结束我离开的时候,就和丹尼斯结婚,安顿下来。”

“丹尼斯?”亚当说,“是你跟我提过的那个人,对吗?我记得他的工作性质是要常去缅甸、马来西亚、新加坡和日本这些地方的。这应该不算是安定下来吧,如果你嫁给了他的话。”

安忽然笑了起来。“不,不算,我想这不算。物理、地理意义上不能算是。”

“我觉得你能找到比丹尼斯更好的人。”亚当说。

“你这是在说你吗?”安说。

“当然不是。”亚当说,“你是个有野心的女孩,你不会想要嫁给一个做着卑微工作的园丁。”

“我倒是想过要嫁到刑事侦查科呢。”安说。

“我可不是刑事侦查科的人。”亚当说。

“不,不,当然不是。”安说,“让我们保持隐秘的谈话方式。你不是刑事侦查科的人,谢斯塔没有被绑架,花园里的一切都是那么可爱。总之就是,”她环顾四周,又接着说,“一切如常。”等了一小会儿,她又开口道,“谢斯塔在日内瓦出现,或者是其他的什么说法,我是一点儿也不明白。她怎么到了那儿?是你们所有人都异常疏忽,才让她被带出了这个国家吧。”

“我什么也不能说。”亚当说。

“我觉得你是什么都不知道。”安说。

“我应该承认,”亚当说,“我们必须感谢赫尔克里·波洛先生提出了一个极好的主意。”

“什么?那个把茱莉亚送回学校,还来拜访布尔斯特罗德小姐的滑稽小个子?”

“是的。他称呼自己是——”亚当说,“一个顾问侦探。”

“我觉得他差不多是一个过气人物。”安说。

“我完全不明白他想做些什么。”亚当说,“他甚至去见过我的母亲——或者是他的某个朋友去过。”

“你的母亲?”安说,“为什么?”

“我完全不知道。他似乎对母亲们有种病态的兴趣。他也去看过珍妮弗的母亲。”

“他去见过里奇小姐的母亲吗?还有查德威克小姐的?”

“我听说里奇小姐没有母亲了,”亚当说,“不然,毫无疑问,他会去看看她的。”

“查德威克小姐有个母亲在切尔滕纳姆,她跟我说过。”安说,“但是她大概有八十多岁了,我想。可怜的查德威克小姐,她自己看上去都像是八十了。现在她正走过来要和我们说话。”

亚当抬头看看。“是的。”他说,“过去一个星期她老了很多。”

“因为她是真的爱这所学校。”安说,“这是她的全部生命。她无法接受看着它走下坡路。”

相比学期开始的那天,查德威克小姐确实看上去是老了十岁。她的脚步已经没有了那种轻快的感觉,也不再愉快而忙碌地跑来跑去。她正朝他们走过来,步伐甚至有些拖沓。

“请你到布尔斯特罗德小姐那儿去一趟,”她对亚当说,“她有些关于花园的安排要交代。”

“我得先清理一下。”亚当说。他放下工具,朝花房走过去。

安和查德威克小姐一起朝大楼走过去。

“似乎太安静了,不是吗?”安说,四周看着,“像是一间空荡荡的剧院。”她想了想又接着说,“人们按照很有技巧的安排在售票处稀疏地排列着,让自己看上去像是观众。”

“真是可怕。” 查德威克小姐说,“可怕!想想芳草地走到这样的境地真是太可怕了。我想不明白,晚上睡不着觉。一切都毁了,这么些年的心血,这么多年建立起来这些美好的东西,都毁了。”

“都会再好起来的。”安带着鼓励地说,“人们都很善忘,你知道的。”

“也不会忘记所有的事情。”查德威克小姐阴沉地说。

安没有再答话。在心里,她倒是相当同意查德威克小姐的说法。

3

布兰奇小姐上完法国文学课从教室走出来。

她看了一眼手表。是的,还有足够的时间做她想要做的事情。留在这儿的学生如此之少,这些天来时间总是很充裕。

她走上楼回到自己的房间,然后戴上帽子。她不是那种不戴帽子就出门的人。她在镜子前满意地打量着自己的外表。没有会被注意到的特征!是了,这样也有它的好处!她对自己笑笑。这使她能轻易地使用姐姐的证明文件,甚至连护照的照片都没有被怀疑过。安吉勒去世了,如果浪费这些绝佳的证件不用的话,也太可惜了。安吉勒是真的享受教书。在布兰奇小姐看来,这个工作却有着难以言表的苦闷,但是薪水很不错,远比她自己过去能挣到的多。而且,事情顺利得令人难以置信。未来将会非常不同。哦,是的,非常不一样。单调沉闷的布兰奇小姐就要转型了。她已经在自己的脑海里看到了所有的一切——在维埃拉,她衣着时髦,装束得体。在这个世界,一个人所需要的就只是钱而已。哦,是的,所有事情都会变得称心如意起来,因此跑来这个可恨的英国学校完全是值得的。

她拿起手袋,步出她的房间,沿着走廊走着。她的目光落到了跪在地板上忙着干活的女人身上。新来的杂工,当然了,是个警察。他们真是头脑简单——居然会觉得没人能看出来。

她嘴角带着轻蔑的微笑,走出学校大楼,沿着车道到了前门。公共汽车站几乎就在对面,她站在那儿等着,车应该一会儿就到了。

安静的乡间路上人很少,一辆车停在附近,有人躬身在打开的引擎盖下。一辆自行车靠在篱笆墙上,还有一个男人也在等车。

毫无疑问,这三个人当中会有一个跟着她,做得应该很巧妙,不显眼。她对这一事实相当清楚,并不会让她不安。她倒是欢迎她的“影子”跟去她要去的地方,看到她要做的事情。

公共汽车到了。她上了车。十五分钟之后,她在城里的广场下了车,没有费心回头看有没有人跟上。她穿过马路,走到一家挺大的百货公司陈列着新款睡袍的橱窗前。糟糕的玩意儿,都是乡下人的品位,她想着,撇了撇嘴。不过她还是站定看了一会儿,就像是被吸引住了似的。

之后,她走了进去,随便买了一两件小东西,然后上了二楼,走进了女宾休息室。里面有一张写字台,几把便椅,还有一个电话间。她走进电话间,投进硬币,拨了自己要的号码,等着看是不是那个声音来回话。

她满意地点点头,按下A键,开始说话。

“这里是梅森·布兰奇。你听明白了吗,那个梅森·布兰奇。我必须提醒你一笔欠款的问题,你需要明晚之前付清。明天晚上。按这个数目存入国民信贷银行伦敦莱德伯里街分行,梅森·布兰奇的账户。”

她说出了一个数字。

“如果没有付款的话,那我有必要向有关部门报告我在十二日晚间所看到的事情。我所指的是——请注意了——斯普林杰小姐。你有二十四小时多一点的时间。”

她挂上电话回到了休息室。有个女人刚从外面走进来,可能是商店的顾客,当然也可能不是。如果是后者,现在想要偷听点儿什么已经太晚了。

布兰奇小姐在隔壁的洗手间梳理了一下,然后到商店试了几条裤子,但是都没有买。她又走出商店回到街上,带着微笑。她逛了一间书店,然后赶上一辆公共汽车回到了芳草地。

沿着车道走上去的时候,她还是自顾自微笑着。这一切都被她安排得很好。她要求的那个数目并不是太大——不是那种短时间筹不到的金额。而且,这样的程度也方便日后的安排,因为以后自然还会有更多的要求……

是的,这将会是一个非常不错的、小小的收入来源。她的良心并没有愧意,从任何方面来看,她都不觉得有义务把自己所知道、所看到的报告给警察。那个斯普林杰本就是个可恶的女人,粗鲁、没教养,喜欢到处打探和她毫无关系的事情。嗯,是的,她完全是活该。

布兰奇小姐在游泳池边逗留了一会儿。她看着艾琳·里奇跳水,还有安·夏普兰,爬上去再跳下来——也非常不错。旁边还有女孩们的笑声和叫声。

学校的铃声响起来,布兰奇小姐走向大楼去上她的初级班课程。学生们心不在焉,像是很累,不过布兰奇小姐几乎没注意到。她马上就可以永远脱离教学生涯了。

她回到自己的房间,为参加晚餐整理了一下妆容。她隐隐约约地感觉到——但是并没有真正意识到——房间和平时不同,她的花园外套被扔在墙角的椅子上,并没有和往常一样挂好。

她向前躬身,仔细观察镜子里她的脸,扑上粉,涂点唇膏——

动作太快,她根本没有任何提防。没有一点声音,完全是职业的手法,椅子上的外套像是自己卷了起来掉在地上,布兰奇小姐的身后立即出现了一只拿着沙袋的手。她刚要张开嘴尖叫,沙袋就沉闷地击打在她的后脑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