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二十四章 波洛的解说 · 2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0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所以,其实是色厉内荏的。”布尔斯特罗德小姐沉思着说,“我有时候也这样怀疑过。”

“我想,她那时也无法安睡。我觉得她悄悄地来到体育馆是为了检查谢斯塔的衣柜,希望那儿可能有女孩失踪的某些线索。”

“你似乎对所有事情都有自己的解答,波洛先生。”

“那是他的特长。”凯尔西警督略带妒意地说。

鲲*弩*小*说* W ww … ku n Nu … c om

“那么让艾琳·里奇给我的很多教职员工画素描又是为了什么呢?”

“我希望测试珍妮弗这个孩子辨认面孔的能力。我很快明白了,珍妮弗只关注自己的事情,对于这之外的人,最多只会大致瞥上一眼,对他们容貌的一点外部细节有些印象。她没有认出更换了发型的布兰奇小姐的素描,那么,更不可能会认出安·夏普兰了。珍妮弗几乎没有机会在很近的距离看到你的秘书。”

“你认为那个带着网球拍的女人就是安·夏普兰本人?”

“是的,从头到尾就只需要这么一个女人。你应该还记得那天,你按铃叫她,想给茱莉亚带个口信,但是最后,因为没有人来应答蜂鸣器,你不得不叫了一个女孩去找茱莉亚过来。安善于快速伪装,一顶漂亮的假发,重新画过的眉毛,华丽的衣服和帽子。她只需要从打字机前离开大约二十分钟。我从里奇小姐高明的素描里得知了,一个女人仅仅变化简单的外部特征就可以非常轻易地改变自己的容貌。”

“里奇小姐呢——我想知道——”布尔斯特罗德小姐看起来在想着什么。

波洛给了凯尔西警督一个眼色,警督马上说他该走了。

“里奇小姐呢?”布尔斯特罗德小姐又问了一次。

“找她过来。”波洛说,“这是最好的办法了。”

艾琳·里奇出现了。她面色苍白,略有些挑衅的神色。

“你是想知道,”她对布尔斯特罗德小姐说,“我在拉马特干什么?”

“我有一个想法。”布尔斯特罗德小姐说。

“正是如此。”波洛说,“现在的孩子们知道生活中所有的真相——但是他们看到的一切都是纯洁无辜的。”

他随后说,他也得先行告退,然后悄悄离开了。

“事情就是这样,对吗?”布尔斯特罗德小姐说。她的声音轻快,但完全是公事公办的感觉。“珍妮弗只说是胖而已,她并没有意识到,她看到的是一个怀孕中的女人。”

“是的。”艾琳·里奇说,“事情就是这样。我当时就要生孩子了。我不想放弃在这儿的工作。直到秋天之前我都掩饰得很好,但是在那之后,就开始可以看出来了。我拿到了医生的证明,说我不适合继续工作,然后请了病假。我去到国外一个偏远的地方,心想在那儿我不太可能遇到任何认识我的人。等我回到国内的时候,孩子已经生下来了——生下来的时候就死了。这个学期我回来工作,本希望永远不会有人知道……现在你应该明白了,不是吗?为什么我之前说,如果你早些时候提出让我参与学校的管理,我应该会不得不拒绝?只是到了现在,学校陷入了这样的灾难,我想,也许我应该还是可以接受的。”

她停顿一下,用一种讲述既成事实的声音说道:“你是希望我现在就离开呢,还是等到这个学期结束?”

“你会待到这个学期结束,”布尔斯特罗德小姐说,“如果如我所希望的那样,还会有新的学期,你会再回来。”

“再回来?”艾琳·里奇说,“你是说你还要我?”

“我当然还要你。”布尔斯特罗德小姐说,“你并没有杀过任何人,不是吗?——没有为了珠宝发疯,谋划着不惜杀人也要得到它们吧?我来告诉你你干了些什么。你可能是压抑自己的本能太久了。有这么一个男人,你爱上了他,你怀上了一个孩子。我猜,你们是不能结婚的。”

“他从来就没有对婚姻的考虑。”艾琳·里奇说,“我知道这一点,完全不怪他。”

“那么,很好。”布尔斯特罗德小姐说,“你有过一段外遇和一个孩子。你想要留下那个孩子?”

“是的。”艾琳·里奇说,“是的,我想要留下那个孩子。”

“那么就这样吧。”布尔斯特罗德小姐说,“现在我来告诉你一些事情。虽然有这样的外遇事件,我还是相信,你的天职是教学。我认为你的职业对于你的意义,远远超过了作为普通家庭妇女与丈夫和孩子们共同度过一生。”

“是的,”艾琳·里奇说,“我很肯定,我一直都知道这一点,这才是我真正想要做的事情——这才是我人生真正的激情所在。”

“那么就别再犯傻了。”布尔斯特罗德小姐说,“我现在给了你一个非常好的机会,当然,前提是一切都顺利的话。我们将会用两年或者三年时间一起恢复芳草地的声誉。关于如何实现这个目标,你将会提出与我不同的想法,我会听听你的意见,甚至会采纳其中的一部分。你希望芳草地的状况有所不同,我想是这样吧?”

“在某些方面我确实这样希望,是的。”艾琳·里奇说,“我不会假装不是这样。我更希望我们能注重招收那些真正应该在这个学校就读的女孩。”

“哦,”布尔斯特罗德小姐说,“我明白了。你不喜欢这所学校里那些势利的因素,对吗?”

“是的。”艾琳说,“在我看来这会把事情都搞砸了。”

“你没有认识到的是,”布尔斯特罗德小姐说,“为了争取到你想要的那种女孩,就必须有这些势利的因素。这其实是事情非常小的一部分而已,你应该知道。几个外国王室,几个名人之类的,全国上下甚至是其他国家那些头脑简单的家长们都会想要自己的女儿上芳草地,拼了命要把他们的女儿送进芳草地。结果呢?一份长长的等待名单,我可以考察这些女孩,对她们进行面试,由我做出选择!选择权在我们的手上,看到了吗?我可以选择我的学生,我能够非常仔细地挑选,有些是因为品格,有些是因为头脑,有些完全是因为有学术能力。有些女孩被选中是因为我认为她们没有遇到机会,但完全是可造之材。你还年轻,艾琳,你还充满了理想——对你而言,教化,而且是道德的那个层面的教化才是最重要的。你的看法是正确的,真正重要的是那些学生,但是如果你想要成就什么,你要知道,你还必须是一个好的生意人。理想和其他所有东西一样,必须要推销得出去。为了让芳草地能够走下去,我们未来将必须做些相当圆滑的事情。我必须笼络一些人,之前的家长,不管是吓唬还是恳求,都得让她们把女儿送到这儿上学。那么其他人就会跟随而来了。你得让我施展我的手段,然后你才能按你的想法行事。芳草地将会走下去,它将会是一所好学校。”

“它将会是英国最好的学校。”艾琳·里奇充满激情地说。

“很好。”布尔斯特罗德小姐说,“那么艾琳,我要是你,就会去把头发好好剪一剪,做个造型。你似乎弄不好发髻。那么现在,”她变换了语调继续说,“我必须去看看查德威克小姐了。”

她走进房间,来到床边,查德威克小姐躺着一动不动,面色苍白。她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像是生命力也随之枯竭了。一名手拿记事本的警察坐在一旁,约翰逊小姐坐在床的另一边。她看看布尔斯特罗德小姐,轻轻地摇了摇头。

“嗨,查德威克小姐。”布尔斯特罗德小姐说着,握住她那干瘦的手。查德威克小姐的眼睛睁开了。

“我想告诉你,”她说,“埃莉诺——是——是我干的。”

“是的,亲爱的,我知道。”布尔斯特罗德小姐说。

“妒忌。”查德威克小姐说,“我想——”

“我知道。”布尔斯特罗德小姐说。

泪水从查德威克小姐的双颊缓慢地滚下。“真是太可怕了……我本意不是如此——我不知道我怎么会干出这样的事情。”

“别再想它了。”布尔斯特罗德小姐说。

“但是我做不到——你永远不会——我永远不会原谅我自己——”

“听着,亲爱的。”她说,“你救了我的命,你要知道这一点。我的生命,还有那位善良的女人,厄普约翰太太的生命。这能说明一些事情,不是吗?”

“我只希望,”查德威克小姐说,“我可以为了你们两人牺牲掉自己的生命,希望这能弥补一切……”

布尔斯特罗德小姐以极大的怜悯注视着她。查德威克小姐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微笑着,然后头轻轻倒向一边,死了。

“你确实奉献了你的生命,我亲爱的。”布尔斯特罗德小姐低声说,“现在,我希望你已经明白了这一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