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十五章 · 2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0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3

不知什么时候我注意到斯蒂芬·诺顿似乎有心事。问询后,他一直沉默寡言。葬礼结束后他还是照常出去散步,只是双眼一直盯着地面,前额皱起。他总是习惯用手梳理头发,直到他灰色的短发都像蓬蓬头彼得(注:十九世纪德国童话诗歌《蓬蓬头彼得》中的人物,作者是德国儿童精神病医生海因里希·霍夫曼。)那样立得直直的为止。他这样的造型看起来很滑稽,却是他无意造成的,反映了他内心的纠结。你跟他说话的时候,他的回答总是显得心不在焉。我终于明白,他一定是在为什么事情烦恼。我关心地问他是不是听到了什么不好的消息,他马上给出了否定的答案,于是这个话题就在这里停止了。

但过了没多久,他又找到我,试图用一种笨拙、拐弯抹角的方式询问我对于某件事情的看法。

一如他以往说起严肃的事情时候一样,他有点结结巴巴地给我讲述了一个与道德有关的故事。

“你知道的,黑斯廷斯,事情的对错应该是很容易判断的——可是真正到了要判断对错的时候,似乎就没那么简单了。我是说,人们可能会遇上一些事情——你知道,就是那种你本来不想遇上的事情——意外遇见了,这种事情对于你来说没什么实际的用处,可是或许十分重要。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吧?”

“恐怕没太明白。”我坦白地说。

诺顿又皱了皱眉头。他又用手指捋了捋头发,而他的头发又像以往一样以一种滑稽的方式立起来了。

“这件事很难解释。我是说,假设你碰巧看到一份私人信件——不小心打开的——这封信本来是写给别人的,但你以为是写给你的,所以就开始读,因此你实际上就看到了一些你本不应该看到的东西。这种事可能发生,你知道的。”

“哦,是啊,当然可能发生。”

“唔,我是说,遇上这种事情应该怎么做呢?”

“唔——”我想了想,“我觉得你应该找到当事人,告诉他:‘很抱歉我不小心打开了这封信。’”

诺顿叹了一口气。他说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你看,你可能看到一些令人难堪的事情,黑斯廷斯。”

“你是说你看到了可能让另外那个人难为情的内容?你应该装作什么内容也没看到——或者说你及时地发现了自己的错误。”

“对。”诺顿停顿了一下然后说。我的答案似乎并没有让他满意。

他很不满意地说:“真希望我能知道该怎么办。”

鲲|弩|小|说|ww w |k u n n u | co M|

我说我不知道还有什么别的办法。

诺顿依旧皱着眉头说:“你看,黑斯廷斯,这件事没有你说得那么简单。假设你读到的——呃,对另外一个人非常重要。”

我失去了耐心。“说真的,诺顿,我没弄明白你在说什么。无论怎么说你也不应该读别人的私人信件吧?”

“不,不,当然不能。我不是那个意思。再说我说的也不是什么信件的事。我只是举个例子好让你明白。意外看到、听到或者读到的东西当然要守口如瓶,除非——”

“除非什么?”

诺顿慢慢说:“除非是你应该说出来的事。”

我看着他,突然对这个男人说的事情提起了兴趣。他接着说:“你这样想,假设你从一个……一个钥匙孔里看到什么事情——”

钥匙孔!我想起了波洛!诺顿接着说:“我是说你有充分的理由去看那个钥匙孔——比如钥匙卡住了,你想看看钥匙孔里是不是塞了东西——或者别的什么充分的理由——而且你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会看到那样的东西……”

有那么一会儿,我完全听不懂他在结结巴巴地讲些什么,因为我突然想起一件事请。我记得有一天在一个长满草丛的小山上,诺顿举起望远镜去看一只褐斑啄木鸟。我还记得他当时脸色突变,而且怎么也不让我用望远镜看。当时我立刻断定他看到的事情与我有关——我以为他看到的是阿勒顿和朱迪斯。但是如果他看到的不是呢?如果他看到的是截然不同的东西呢?我认为那是阿勒顿和朱迪斯,是因为我当时满脑子都是他们俩,别的任何事情都想不到。

我突然说:“是你从望远镜里看到的东西吗?”

诺顿显得既惊讶又欣慰。

“你是怎么猜到的,黑斯廷斯?”

“是你、我和伊丽莎白·科尔在小山上那天吧?”

“是,没错。”

“你不想让我看到那个东西?”

“不。不是——呃,我是说那不是我们应该看的。”

“你看到的是什么啊?”

诺顿又皱起眉头来。“好吧。我应该说吗?我是说那毕竟——呃,是偷窥啊。我看到了本来不该看到的东西。我不是主动想看的——当时那边确实有一只褐斑啄木鸟——特别可爱,然后我又看到了别的。”

他停住了。我感到好奇,十分好奇,但我尊重他瞻前顾后的情绪。

我问:“那是——重要的事情吗?”

他慢慢地说:“可能会重要。大概也就是这样了,我也不知道。”

我接着问:“跟富兰克林太太的死有关系吗?”

他惊呆了。“你竟然这么说,真奇怪。”

“那就是没有关系?”

“不……不,没有直接关系。但可能也有关系。”他慢慢地说,“那件事或许可以帮我们解释某些事情。也就是说——哦,去他的吧,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

我进退维谷。我好奇心作祟,但也感到诺顿不愿意说出自己看到了什么。我可以理解。如果换成我的话,感受估计也是一样的。拥有这样一份在外人看来是通过可疑方式获取的信息,实在不是什么让人舒服的事情。

然后我想起一个点子。

“为什么不找波洛问问?”

“波洛?”诺顿看起来有点怀疑。

“对啊,问问他有什么建议。”

“唔,”诺顿慢慢地说,“是个主意。只是,当然,他是个外国人——”他停住了,看上去非常尴尬。

我知道他是什么意思。我太熟悉他那套让人不舒服的“公平竞赛”论了。我怀疑波洛是不是根本就没想过要拿起观鸟镜!如果他想过的话,他一定会那样做的。

“他会为你保密的。”我鼓励他说,“而且如果你不喜欢他的建议,也没必要按他说的做。”

“这倒是。”诺顿说,眉头终于舒展开来,“你知道,黑斯廷斯,我想我应该去找波洛。”

4

我把这件事告诉了波洛。波洛的反应令我吃惊。

“你说什么,黑斯廷斯?”

他当时举着一小块吐司正要吃,听了我的话吐司都掉了。他向前探着脖子。

“告诉我。快点儿告诉我。”

我又重复了一遍刚才说过的那件事。

“他那天从望远镜里看到了什么东西,”波洛若有所思地重复道,“却不肯告诉你。”他伸出手抓住了我的胳膊,“他没跟其他人说过这件事吧?”

“应该没有吧。嗯,我确定他没跟别人说过。”

“你一定要非常小心,黑斯廷斯。他绝对不能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连暗示也不行。那样做会很危险的。”

“危险?”

“非常危险。”

波洛的脸色十分严峻。“跟他约一下,我的朋友,让他今天晚上过来见我。就是平常的串门,你明白的。别让别人怀疑他来是有什么特殊的原因。并且你一定要小心,黑斯廷斯,要非常非常小心。你说当时在场的还有谁?”

“伊丽莎白·科尔。”

“她发现他的举动有什么异常吗?”

我努力地回想。“说不好。她也许发现了什么吧。我要不要问问她——”

“你什么也不要说,黑斯廷斯——绝对不要说半个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