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二章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为小孩子准备晚会比准备成人的聚会麻烦多了。对成人聚会来说,有好酒好菜——再备上些柠檬汁,就足够了。虽然花的钱多,但是麻烦会少很多。在这一点上,阿里阿德涅·奥利弗和她的朋友朱迪思·巴特勒看法一致。

“那青少年的晚会呢?”朱迪思问。

“我也不太清楚。”奥利弗夫人答道。

“在某种程度上,”朱迪思说,“我觉得青少年的晚会最省事了。我是说,他们把大人都赶出去,然后一切都自己动手。”

“他们自己能弄好?”

“哦,跟我们理解的不一样,”朱迪思说,“他们会忘了买一些东西,要不就是买了一堆谁都不爱吃的东西。他们把我们赶出去了,可到时候又得抱怨说那些东西我们应该提前给他们准备好,放在他们能找到的地方。他们会摔碎许多玻璃杯之类的,还总会有让人讨厌的人不请自来,或者有人带来了讨人嫌的朋友。你懂的。他们还弄了些古怪的药——叫什么来着?——花盆、紫麻还是迷幻药,我一直以为就是指钱呢,可显然不是。”

“那些药值那么多钱吗?”阿里阿德涅·奥利弗问。

·鲲·弩…小·说

“一点儿也不好喝,而且大麻太难闻了。”

“听着就丧气。”奥利弗夫人说。

“不管怎么样,这次晚会肯定会很顺利。相信罗伊娜·德雷克,她非常善于组织晚会。等着瞧吧。”

“我感觉我都不想参加什么晚会。”奥利弗夫人叹了口气。

“你去楼上躺一个来小时吧。到时候你肯定会喜欢的。要是米兰达没发烧就好了——她特别失望不能参加晚会,可怜的孩子。”

晚会七点半开始。阿里阿德涅·奥利弗不得不承认,她的朋友是对的。客人们都准时到场。一切进行得很顺利。晚会设计巧妙,进展顺利,一切井井有条。楼梯上装点着红灯、蓝灯,还有许多黄色的南瓜。到场的男孩儿女孩儿们都拿着装饰过的扫帚准备参加比赛。开场白后,罗伊娜·德雷克开始宣布晚会的程序。“首先进行扫帚比赛,”她说,“评出第一二三名。然后切谷粉糕,在小温室里进行。接着是咬苹果,那边墙上钉着游戏配对的名单,然后就开始跳舞。每次灯灭的时候就交换舞伴。之后每个女孩儿都能去小书房领一面镜子。最后进行晚餐、抓火龙,还有发奖品。”

像所有的晚会一样,刚开始大家都有些扭捏。大家一起评选扫帚,都是一些小巧的扫帚,装饰得也都简陋粗糙。“这样更容易评选,”德雷克夫人在旁边对她的朋友说,“这个比赛很有用,我是说,我们都知道总有一两个孩子在别的比赛中得不了奖,所以就能在这场比赛中偏向他们一点儿。”

“太缺德了,罗伊娜。”

“也不算吧。我只想让比赛更公平一点,奖品能平均分配。关键是谁都想能赢点儿什么。”

“切谷粉糕怎么玩?” 阿里阿德涅·奥利弗问。

“哦,对了,以前我们玩的时候您不在这儿。是这样,拿一个平底酒杯装满面粉,压实,倒在托盘里,然后在上面放一枚六便士的硬币。接着每个人小心地切下一角,不能让硬币掉下来。让硬币掉下来的人就出局了。这是一场淘汰赛。自然,最后剩下的那个人就能赢得这六便士。喂,咱们走吧。”

她们走了出去。一阵阵兴奋的尖叫从藏书室传了出来,咬苹果游戏在那儿进行。从里面出来的选手头发都湿得一绺一绺的,身上也都湿漉漉的。

无论何时,最受女孩儿们欢迎的就是万圣节前夜女巫的来临。今年的女巫是由古德博迪夫人,一个当地的清洁女工扮演的。她不仅有女巫标志性的鹰钩鼻子和非常翘的下巴,而且能熟练地发出低沉邪恶的咕咕声,还能念出那些魔法咒语。

“下一个,过来,比阿特丽斯,是这么读吗?啊,比阿特丽斯。多么有意思的名字。你想知道你未来的丈夫长得什么样子。现在,亲爱的,坐在这儿。对,对,坐在这盏灯下面。坐在这儿,手里拿着这面小镜子,等下灯一灭你就能看到他了。你会看到他在你的上方看着你。现在握紧你的镜子。阿布拉卡达布拉,你将看见谁?将来会娶你的那个人的脸。比阿特丽斯,比阿特丽斯,你会看见,你心中所想的那个男人的脸。”

一束光突然穿过了房间,是从放在一个屏风后面的梯子上照射出来的。它照在房间特定的一个位置,正好反射在比阿特丽斯兴奋地拿着的镜子里。

“哇!”比阿特丽斯喊道,“我看到他了。我看到他啦!我能从镜子里看到他!”

光束消失了,灯光亮起来,一张印着彩色照片的卡片从天花板上飘下来。比阿特丽斯兴奋地手舞足蹈。

“就是他!就是他!我看见他了!”她喊道,“哦,他有漂亮的大胡子。”

她跑向离她最近的奥利弗夫人。

“您看看,看一看。您不觉得他很出色吗?他长得就像埃迪·普利斯维特,那个摇滚歌星。您不觉得吗?”

奥利弗夫人确实觉得他看着像她天天谴责为什么总出现在早报上的人之一。那络腮胡子,她觉得,是事后巧妙地添上去的。

“这些东西都是哪儿来的?”她问。

“哦,罗伊娜让尼克弄的。尼克的朋友德斯蒙德也帮了忙,他在摄影上很有经验。他和他的几个哥们儿化了妆,戴了一堆头发、鬓角、络腮胡什么的。再加上灯光还有其他东西的配合,当然会让女孩儿们欣喜若狂。”

“我忍不住想,”阿里阿德涅·奥利弗说道,“现在的女孩儿真是幼稚。”

“您不觉得一直都是吗?”罗伊娜·德雷克问道。

奥利弗夫人想了想。

“我想您是对的。”她承认。

“下面,”德雷克夫人喊道,“开饭啦。”

晚饭进行得很顺利。各种各样的糖霜蛋糕、小吃、虾、奶酪,还有坚果糖果。这些十多岁的孩子都把自己喂饱了。

“现在,”罗伊娜说,“进行晚会的最后一项,抓火龙。从这儿走过去,穿过备餐间。就是那儿。现在,先发奖品。”

奖品派发下去了,然后就听见一声女鬼似的哀号。孩子们就穿过大厅冲向餐厅。

食物已经被清理干净了。餐桌上铺上了绿色的粗呢桌布,桌面上有一大盘燃烧着的葡萄干。所有人都尖叫着,冲向桌子,抢夺燃烧着的葡萄干,边抢边喊:“哎哟,烫死我啦!太漂亮啦!”火龙摇摇曳曳,一点点熄灭了。灯光亮起来,晚会结束了。

“晚会很成功。”罗伊娜说。

“你的辛苦没有白费。”

“晚会好极了。”朱迪思轻声说,“好极了。”

她悲伤地补充道:“现在,我们得稍微打扫打扫。不能把这一片狼藉给那些可怜的女人留到明天早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