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十四章 · 2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2

从苹果林出来,波洛沿着主路走了一小段,然后拐向了一条标着“海尔普斯里公墓路”的小路。他很快就找到了标牌上所说的公墓,也就最多十分钟的路程。很明显是近十年建起来的公墓,很可能是为了突显伍德利社区作为居住实体越来越重要的地位而配套建设的。这里的教堂规模不大,是两三个世纪前建起来的,教堂的围栏里已经竖满了墓碑。而公墓建在两地之间,有一条小路将其与教堂连起来。它是,波洛想,一个商业式的现代公墓,合适的悼词雕刻在大理石或者花岗岩的墓碑上;这里有碎石路,还有小片的灌木和鲜花。没有有趣的古老悼词或碑文。没什么适合古文物学家的东西。干净、整洁,还散发着淡淡的哀思。

他停下来,读起一块墓碑上的字,同周围几个墓碑一样,都是近两三年竖起来的。上面的碑文很简单:“纪念雨果·埃德蒙·德雷克,罗伊娜·阿拉贝拉·德雷克深爱的丈夫,逝于一九xx年三月二十日。”

愿他安息

与精力充沛的罗伊娜·德雷克的谈话还记忆犹新,波洛突然觉得,也许安息对逝去的德雷克先生也是一种解脱。

一个雪花石膏的骨灰盒放在那里,上面残留着一些鲜花。一位老园丁,明显是受雇照管这些逝去的市民的墓地的,放下他的锄头和扫帚走过来,愉快地想聊上几句。

“您不是这里人,”他说,“对吗,先生?”

“确实,”波洛说,“我对您,及面前的这位先人来说都是陌生人。”

“啊,对。这些经文是我们从一些论文还是什么地方找来的。那边那个角上的也是。”他接着说,“他是位很好的绅士,曾经是,德雷克先生。他瘸了,您知道。他得了小儿麻痹症,人们这么称呼它,可通常得这个病的并不是婴儿,而是大人。男人女人都会得。我老伴儿,她有一个姨妈,就在西班牙染上这个病了,是的。她是去那儿旅行,是的,在一个什么地方的河里洗了个澡。后来他们说是河水传染,但是我觉得他们也不是很清楚。要我说,我觉得医生们也不知道。现在已经好多了,孩子们会接种疫苗什么的,现在得这病的比以前少多了。是的,他是个很好的绅士,从不抱怨,尽管他很难接受自己成了一个瘸子。他以前是个不错的运动员,他活着的时候,在村子里的板球队击球,打出过很多飞出边界线的六分好球。是的,他是个很好的绅士。”

“他死于意外,是吗?”

“没错。过马路的时候,快到晚上了那会儿,一辆车开过来,两个大胡子都快长到耳朵的小混混坐在里边。他们是那么说的。他们连停都没停,直接开走了。都没下来看一眼。把车扔在了二十公里远的一个停车场。那不是他们的车,是从哪儿的一个停车场偷的。啊,太可怕了,现在总是发生这种事,而警察也不能拿他们怎么样。他的妻子很爱他。这对她打击太大了。她几乎每个星期都来这儿,带着鲜花。是的,他们俩很恩爱。让我说,她在这儿待不了多久啦。”

“真的?但是她在这儿有幢很好的房子。”

“是的,哦,是的。她在村里做了许多事,您知道。所有那些事——妇女协会啊,茶会啊,各种其他的协会。她负责很多事。有人就嫌她管得太多了。发号施令,您知道。发号施令,还什么事儿都掺和,有人这么说。但是牧师很依赖她。她能组织各种活动,女人的活动,旅行啊远足啊,等等。是的,我经常自己这么想,我不愿意跟老伴儿说,女人做的这些事并不会让你更喜欢她。她们永远知道什么最好,总是告诉你你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没自由。现在哪儿都没什么自由。”

“但是您觉得德雷克夫人可能要离开这儿?”

“如果哪天她不是外出旅游,而是去国外某个地方生活了,我一点儿也不会奇怪。他们喜欢在国外待着,经常去度假。”

“您为什么觉得她要离开这儿呢?”

鲲*弩*小*说* 🐱 … K u n N u … c om

老人的脸上突然露出了一个调皮的笑。

“好吧,我觉得,她已经做完了她在这儿能做的一切。用经文来说,她需要去开垦另外一片葡萄园。这里没什么好干的了,她都干完了,甚至比需要的还多。所以我这么想,是的。”

“她需要一片新的土地去劳作?”波洛提示说。

“您说对了。最好是在别的地方住下来,在那儿她就能纠正一堆事儿,能使唤别人了。她想让我们做的事儿我们都做了,她在这儿没什么可干的了。”

“可能吧。”波洛说。

“甚至没有丈夫要照顾了。她照顾了他很多年。那给了她生活目标,您可能会这么说。照顾丈夫,再加上一堆户外活动,她就会一直很忙。她是那种喜欢一直忙个不停的人。她没孩子,这更遗憾啦。所以我觉得,她会到另外某个地方重新开始。”

“您说得还挺有道理。她会去哪儿呢?”

“这个我也说不准。海边的某个地方,或者像他们去的西班牙或者葡萄牙,或者是希腊,我听她说过希腊小岛。巴特勒夫人,她有次旅行的时候去了希腊。海伦号,他们这么叫的。我听起来更像炼狱之苦。”

波洛笑了笑。

“希腊的小岛。”他喃喃说道。然后他问:“您喜欢她吗?”

“德雷克夫人?不能说我真的喜欢她。她是个好女人。对邻居很尽责——但她总是需要职权,以便让她行使职责——让我说,没人真的喜欢一直尽职尽责的人。告诉我怎么修剪玫瑰,可我觉得已经剪得够好了。总让我种一些新流行的蔬菜,但卷心菜对我来说就够好了,我就喜欢吃卷心菜。”

波洛笑了。他说:“我得走了。你能告诉我尼古拉斯·兰瑟姆和德斯蒙德·霍兰德住哪儿吗?”

“过了教堂,左边第三栋房子。他们寄宿在布兰德夫人家,每天都去曼彻斯特技校上学。现在他们应该到家了。”

他颇有兴趣地看了看波洛。

“您就是这么思考的,是吗?已经有了一些想法。”

“不,我还没有任何想法。只是他们当时在场——仅此而已。”

他告辞离开,边走边默默想道:当时在场的人们……我几乎都见过一遍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