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四章 · 1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你必须得来看一眼有关这场‘寻凶’游戏的线索和一些东西,波洛先生。”奥利弗夫人气喘吁吁地说。

波洛立马站起身来,跟着他们走了出去。

三人穿过会客厅,走进了一间装修简单的小型商务办公室。

“你左手边是些致命凶器。”沃伯顿上尉用手指着一个打牌用的小桌说,桌上蒙着一块绒布。上面放着一把小手枪,一根血迹斑斑透着邪气的铅管,一个标有‘毒药’的蓝色瓶子,一段晒衣绳和一个皮下注射器。

“那些都是凶器,”奥利弗夫人解释道,“这是嫌疑人名单。”

她给了他一张印制的卡片,波洛感兴趣地看了起来。

嫌疑人

艾斯特尔·格林尼——一位漂亮且神秘的女人,布伦特上校的客人

布伦特上校——一位当地乡绅,他的女儿琼·布伦特嫁给了皮特·盖伊

皮特·盖伊——一位年轻的原子科学家

威林小姐——女管家

奎伊特——男管家

玛雅·斯塔维斯基——一位年轻的女背包客

埃斯特班·洛约拉——一位不速之客

波洛眨了眨眼,不解地把目光投向奥利弗夫人。

鲲 + 弩 + 小 + 說 + k u n n u ~ co m-

“好庞大的演员阵容啊,”他颇有礼貌地说,“不过,请允许我问一句,夫人,参加游戏比赛的人要做什么?”

“请看卡片背面。”沃伯顿上尉说。

波洛将卡片翻了过来。

另一面印着:

姓名和地址:

解决方案:

凶手姓名:

凶器:

动机:

时间和地点:

得出此结论的理由:

“每个进来的人都会拿到这样一张卡片,”沃伯顿上尉快速解释道,“还有一个笔记本和一支铅笔,用于记录线索。总共有六条线索。你顺着一条线索找到下一条,就好像是在玩寻宝游戏,而凶器藏在一些可疑的地方。这是第一条线索,一张快照。每个人都从这条线索开始。”

波洛从沃伯顿上尉手上接过照片,看着照片皱起了眉头。然后他又把照片倒过来看,但依然迷惑不解。沃伯顿上尉笑出了声。

“这张照片很巧妙,很有欺骗性,是不是?”他很得意地说,“一旦你知道了这是什么,就非常简单了。”

可是波洛并不知道是什么,所以感到极大的困惑。

“是个装了栅栏的窗户?”波洛试探地问。

“我得承认,是有点儿像。但不是,是一块网球场的网子。”

“啊哈。”波洛再一次看了看那张照片,“是的,就像你所说的——告诉你是什么了,你一眼就能看出来!”

“这完全取决于你怎么看。”沃伯顿上尉笑道。

“这是个颇为深刻的道理。”

“第二条线索就放在球网正下方的盒子里。里边放的就是这个空毒药瓶——这儿,还有一个没有塞在瓶子上的木塞。”

“你明白了吧,”奥利弗夫人急切地说,“这是个有螺旋盖的瓶子,所以木塞就是线索。”

“我知道,夫人,你一向构思巧妙,但我确实还没有弄明白——”

奥利弗夫人打断了他。

“哦,当然啦,”她说,“这里面是有故事的。就像在杂志上连载的小说——给你个提纲。”接着她把头转向沃伯顿上尉,问:“拿到小册子了吗?”

“印刷商还没印出来。”

“可是他们答应过的!”

“我知道,我知道。每个人都答应得非常好。今晚六点会全部印好。我开车去取。”

“哦,好吧。”

奥利弗夫人深深地叹了口气,转向波洛说:

“看来我得亲口讲给你听了,可是我最不擅长讲故事了。我的意思是说如果让我写,我可以写得很清楚,但如果让我口述,就会让人感觉很混乱。所以我从来不跟任何人讨论我小说的故事情节。我已经学会了不跟别人讲,因为我一讲,他们就会茫然地看着我说:‘……哦……是的,但是……我并没有听懂究竟发生了什么……这肯定不能写出一本小说来。’这话太让人泄气了。他们这么说根本不对,因为我就是这么写的,而且已经写成了!”

奥利弗夫人停下来喘了口气接着说:

“好吧,故事是这样的。有个叫皮特·盖伊的,是个年轻的原子科学家,他娶了琼·布伦特这个女孩,他的第一任妻子死了,而实际上她并没有死,而是以一名特务的身份出现,或许不是特务,我的意思是说她可能真的只是个女背包客——他妻子有了外遇,那个人叫洛约拉,他出现后要么与玛雅见面,要么暗中监视她,这时出现了一封勒索信,这封信很可能是女管家写的,也许是男管家写的,一只左轮手枪突然不见了,这封勒索信不知道是寄给谁的,晚餐的时候那支皮下注射器突然出现,接着又不见了……”

奥利弗夫人完全停了下来,她正确地猜到了波洛的反应。

“我知道,”她表示理解地说,“整个故事听起来乱七八糟,但实际上并不是这样——至少在我脑海中不是——等你看过小册子之后就一清二楚了。”

“而且,不管怎么说,”她最后说,“故事其实并不重要,对吗?我是说,故事对你来说并不重要。你只要颁奖就行了。奖品非常精美。第一名的奖品是一个形状像左轮手枪的银质香烟盒,然后再说几句赞美的话,说破案的人如何如何聪明过人等等。”

波洛自己也认为破案的人一定非常聪明,事实上,他很怀疑究竟会不会有人能破案,整个‘寻凶’的情节和行动对他来说就像是蒙上了一层无法穿透的迷雾。

“对了,”沃伯顿上尉瞥了一眼他的腕表,兴高采烈地说,“我得去印刷商那儿取东西了。”

奥利弗夫人不高兴地说:

“如果他们还没有印好——”

“哦,他们已经印刷好了,我打电话问过了。再见。”

沃伯顿上尉离开了房间。

奥利弗夫人马上紧抓住波洛的手臂,用沙哑的嗓音小声问道:

“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

“你发现什么没有?或是认出什么人没有?”

波洛带着责备的语气说:

“我觉得每个人、每件事都很正常。”

“正常?”

“对呀,也许我用词不够恰当。就像你所说的,斯塔布斯小姐肯定是有点弱智,莱格先生看上去也有些失常。”

“哦,他问题不大,”奥利弗夫人有些不耐烦地说,“他精神失常过。”

波洛没有对这个看似存疑的措辞发问,而是按照字面意思理解的这句话。

“每个人似乎都处于神经紧张、极度兴奋、浑身疲倦,以及焦躁不安的状态,准备这样的大型游乐会都会这样。只要你能指出——”

“嘘!”奥利弗夫人又再次抓住他的手臂,“有人来了。”

波洛感觉这就像一场闹剧,他的火气正在上升。

布鲁伊斯小姐那张面带微笑的脸出现在了门口。

“噢,原来你在这儿,波洛先生。我正到处找你想带你到房间看看。”

她带波洛上到二楼,穿过走廊来到一个通风良好的大房间,房间面对着河流。

“浴室就在对面。乔治爵士说要增加浴室的数量,但那样就会破坏整个房间的格局。希望你在这儿能住得舒适。”

“哦,会的。”波洛满意地扫了一眼书架、台灯以及床边标有“饼干”的盒子,“在这栋别墅里,所有的东西似乎都布置得十全十美。我是该向你,还是向迷人的女主人表达谢意?”

“斯塔布斯夫人的时间都花在迷人上了。”布鲁伊斯小姐酸溜溜地说。

“一位非常能增光添彩的年轻女性。”波洛感慨地说。

“非常赞同。”

“但是在其他方面她并不一定……”说到这儿他突然停住了,“对不起。我说话太鲁莽了,我不该乱加评论。”

布鲁伊斯小姐沉着地看了他一眼,冷冷地说:

“斯塔布斯夫人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除了像你说的,是个非常能增光添彩的年轻女性以外,她还是个很精明的女人。”

还没等波洛挑眉表示惊讶,她就转身离开了房间。原来这就是勤奋能干的布鲁伊斯小姐心里所想的。还是说她的这种表述完全是因为她个人原因。可是,她为什么对他说这番话呢——对一个陌生人?也许正因为他是个陌生人?而且也可能是因为他是个外人。经验告诉赫尔克里·波洛,很多英国人都认为和外人说什么都无所谓!

他茫然地皱了皱眉头,漫不经心地盯着刚才布鲁伊斯小姐出去的那道门。然后他缓步朝窗户走去,站在那里望向窗外。这时,他看到斯塔布斯夫人和弗里亚特太太一起朝着木兰树走了过去,边走还边说着什么。接着弗里亚特夫人点头告别,拿着她修剪花园的工具和手套,顺着车道快速离开了。斯塔布斯夫人盯着她的背影看了一会儿,漫不经心地摘了一朵木兰花,拿在手里闻了闻,然后沿着林中的一条通向河边的小径向前走去。向前走的过程中,她回头看了一次,然后就从视线中消失了。这时迈克尔·韦曼突然从木兰树后边出现,犹豫了片刻之后,追随着那个高瘦的背影也消失在了林子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