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四章 · 2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他是一个帅气而且富有活力的年轻人,波洛想着。毫无疑问,他比乔治·斯塔布斯爵士有魅力得多……

🍄 鲲·弩^小·说w w w…k u n N u…c o m …

但即便如此,又能怎么样呢?这种模式在生活中是永恒的:没有任何魅力的有钱的中年丈夫,没有太多智慧的年轻漂亮的妻子,魅力无穷、容易冲动的青年男子。究竟是什么促使奥利弗夫人在电话中给他下命令让他过来?毫无疑问,奥利弗夫人有着丰富的想象力,但是……

“但是,”赫尔克里·波洛自言自语道,“我毕竟不是个捉奸顾问——也不打算做。”

难道真的会像奥利弗夫人所说的那样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儿?奥利弗夫人属于典型的头脑糊涂的女人,但她又是怎样构思出如此完整又精彩的侦探故事的呢?这是波洛先生无法理解的。然而,尽管奥利弗夫人头脑混乱,但她总是会突然悟出真相这件事还是令他很吃惊。

“时间很有限——有限,”他自言自语道,“难道真的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就像奥利弗夫人所想得那样?我也认为确实如此。但究竟是哪里不对劲儿呢?谁能启发启发我呢?关于这个屋子里所有人的信息,我需要了解得多一些,更多一些。谁能给我提供些信息呢?”

沉思片刻之后,波洛抓过帽子(波洛从来不会不戴帽子在晚上出门),急匆匆地走出房间,冲下楼梯。他远远就听到马斯特顿太太那发号施令般低沉的吠叫声。走近之后,乔治爵士暧昧的声音也渐渐传来。

“你怎么这么迷人,真希望你是我的,莎莉。我明天会过来和你一起把命好好算算。你还有什么要跟我说的,嗯?”

传来一阵轻轻的扭打声,莎莉·莱格气喘吁吁地说:

“乔治,别这样。”

波洛皱了皱眉,从旁边的便门悄悄溜了出去。波洛沿着一条便道按照自己的判断迅速朝着他认为会在前面与房前的车道会合的地方走去。

他的这个决定很成功——略微有些上气不接下气——所以很快就走到了弗里亚特夫人身旁,绅士般地要替她拿修剪花园的工具篮。

“我来吧,夫人?”

“噢,谢谢你,波洛先生,你可真是太好了。但这个并不重。”

“请让我帮你拿回家吧。你住在这附近吗?”

“实际上我住在正门那儿的门房里。乔治爵士非常好心地把它租给了我。”

住在自家正门的门房里……她究竟是什么感受,波洛感到无比好奇。但弗里亚特夫人看起来很沉着,让波洛觉察不到任何线索。他换了个话题说:

“斯塔布斯夫人看起来要比乔治爵士年轻很多,是吧?”

“小他二十三岁。”

“她长相非常迷人。”

弗里亚特夫人平静地说:

“海蒂是个难得的好孩子。”

这并不是波洛期待的答案。弗里亚特太太接着说:

“我对她很了解,你知道,有一段时间她是由我来照顾的。”

“之前我不知道。”

“怎么说呢,那是一段让人伤心的故事。她的家人在西印度群岛有产业,是制糖业。在一次地震中,她家所有的房子都起火烧毁了。她的父母、兄弟、姐妹全都在地震中丧生。海蒂当时正住在巴黎的一所修道院里,就这样突然失去了所有的亲人。遗嘱执行人说海蒂已经好长一段时间不在国内,建议找人陪伴并引导她步入社会。我接受了照顾她的责任。”弗里亚特太太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她接着说:“必要的时候我会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当然了,我也有一些社会关系——事实上,已故的郡长跟我们是非常亲密的朋友。”

“那是自然的,夫人,这些我懂。”

“照顾她很适合我——那时我正经历一段困难时期。我的丈夫在战争爆发前就去世了。大儿子在海军服役,和军舰一起沉入了大海。小儿子从肯尼亚回来后加入了突击队,最后在意大利丢了性命。这就意味着我要交三次遗产税,所以这栋别墅不得不被拍卖出售。我自己当时非常糟糕,所以很高兴有个孩子让我照顾,一起出去跑一跑,这样可以分散一些注意力。我很爱海蒂,说不定不仅是爱,因为我很快发现她,该怎么说呢,她还没有能力自己把自己保护好?你明白我的意思吗,波洛先生,海蒂的智力并没有问题,她只是乡下人所谓的‘天真’罢了。她很容易受别人哄骗,过于温顺,一点儿主见都没有,别人说什么她都听。我自己认为她家里人没有给她留下任何财产倒是一件好事儿,因为她如果继承了家业可能会给她带来更多的麻烦。她对男人特别有吸引力,而且生性多情,非常容易受别人影响——她确实需要有人在她身边照顾她。她父母的财产清算之后发现,种植园已经被严重破坏,资不抵债。我只能说非常感谢乔治∙斯塔布斯爵士爱上了她,并且想要娶她。”

“有可能……是的……这是个办法。”

“乔治爵士,”弗里亚特太太接着说,“尽管是一个白手起家的男人——我们得面对现实——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暴发户,但为人善良,做人体面,而且很有钱。我想他永远都不会要求妻子跟他有精神上的契合,这就更好了。海蒂就是乔治爵士想得到的一切,服装和珠宝只要穿戴在她身上,就是十全十美,她是一个容易感动、简单随性的孩子,和乔治爵士在一起海蒂会很幸福的。坦白地说看到他们两情相悦我真的是很庆幸,我得承认我确实故意引着海蒂去接受乔治爵士。如果最终两个人生活得并不幸福——”她声音似乎有些哽咽,“那都是我的错,是我鼓动她嫁给一个比她大那么多的男人。你看,我说得没错吧,海蒂很容易受别人影响。谁跟她在一起都能够掌控她。”

“在我看来,”波洛赞许地说,“是你为她安排了这么一桩明智的婚姻。我和传统的英国人不一样,没有那么多的浪漫细胞。但我知道要想成就一桩美满的婚姻,需要的不仅仅是浪漫。”

他接着补充说:

“至于这个地方,纳斯庄园,的确非常美。正如俗话所说,这里是世外桃源。”

“当时纳斯庄园被迫出售,”弗里亚特太太声音有些颤抖,“我很高兴乔治爵士能够把它买下来。这栋别墅战时被军方征用,战争过后就可能被他人买去用作宾馆或是学校,房间被重新进行了隔断,破坏了它原有的自然美。我们的邻居——住在胡塘庄园的弗莱彻一家——也是不得不卖掉自己的宅子,现在那儿变成了一个青年旅舍。年轻人应该有个娱乐场所。幸运的是,胡塘庄园属于维多利亚时代晚期建筑,没有太大的建筑价值,所以把它改成旅舍没什么关系。恐怕那些年轻人会在私人宅地上随意穿来穿去,这让乔治爵士非常生气。确实,他们偶尔会砍掉围栏边的珍稀灌木穿过来,这是去河边码头的近道。”

他们边说边走到了前门。那是一间面积不大的白色木屋,只有一层,离车道有一小段距离。屋前的花园用低矮的围栏围着。

弗里亚特太太从波洛手中接过篮子,向他表示感谢。

“我一直都很喜欢这个屋子,”她边说边满怀深情地看着房子,“默德尔是我们的主管园丁,已经在这里工作了三十年,过去就住在这里。跟上面那间比,我更喜欢这一间,尽管乔治爵士把那间房内部进行了现代化装修。这是必须的,因为我们雇了一位年轻人作为主管园丁,他有位年轻的太太——而现在的年轻妇女都要使用电熨斗、现代化炊具、电视等家用电器。必须得跟上时代的发展啊……”她叹了口气,“以前住在这儿的人几乎都离开了,现在看到的都是一张张生面孔。”

“我很替你高兴,夫人,”波洛说,“你至少找到了一个属于自己的避风港。”

“你听过斯宾塞(注:埃德蒙∙斯宾塞(Edmund Spenser, 1552—1599),英国文艺复兴时期的伟大诗人。)的那首诗吗?‘劳累后的睡眠,暴风后的港湾,战乱后的安定,生命后的长眠,这是最大的快乐……’”(注:来自埃德蒙∙斯宾塞的长诗《仙后》第一卷第九章第四十节。《仙后》写的是亚瑟王的丰功伟业,讴歌的是仙后格洛莉亚娜的美德。)

她停顿了一下,又用同样的语气说:“这是一个非常邪恶的世界,波洛先生。世界上有非常邪恶的人。这一点也许你和我一样清楚,这些话我不会说给年轻人听,因为可能会让他们感到气馁,但这就是现实……是的,这是一个邪恶的世界……”

弗里亚特夫人向波洛点了点头,然后转身进了门房。波洛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凝视着那扇紧闭的房门。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