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八章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她是个刻薄的女人,”霍斯金斯送走塔克太太后说,“唠叨丈夫,虐待父亲。我敢说她曾严厉地训斥过自己的女儿,现在她感到很后悔。女儿对母亲说过的话并不会太在意,只是当作耳旁风,左耳朵进右耳朵出罢了。”

布兰德警督打断了霍斯金斯的话,让他去把奥利弗夫人请过来。

见到奥利弗夫人时警督有些吃惊,他没想到她这么爱长篇大论。她一身紫色装扮,而且情绪不稳定。

“我感觉非常糟糕,”奥利弗夫人说着,像一团紫色牛奶冻一样坐在他对面的椅子上,“很糟糕。”她又强调了一遍。

警督含糊地回应着,奥利弗夫人继续说道:

“毕竟,这是我设计的寻凶游戏,是我干的。”

布兰德警督愣了一会儿,他以为奥利弗夫人在承认自己的罪行。

“我不该把原子科学家的南斯拉夫籍妻子设定为受害者。我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奥利弗夫人说着,用手在她精致的发型上乱抓,看起来有点儿像喝醉了似的,“我真是太蠢了。要是把受害者设为那个表里不一的园丁二号就好了——那样伤害会减少一半。因为,毕竟大多数男人都可以保护自己。即使他们保护不了自己,也应该有这种意识,这样的话我就不用忧心忡忡的了。一个男人被杀大家不会在意——我是说,除了他们的妻子、爱人、孩子,其他人不会在意。”

这时布兰德警督意识到,从奥利弗夫人的身上并不能得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而此刻飘来的一股淡淡的白兰地酒香也证实了这一点。从船库回来后,赫尔克里·波洛一定让他的朋友喝了点酒来压惊。

“我没疯,我也没醉,”奥利弗夫人说,她靠直觉猜到了警督的想法,“那个男人说我爱喝酒,还说别人也这么说,所以你可能也这么想。”

鲲^弩^小^说…

“他是谁?”警督急切地问道,他的焦点从游戏里的园丁二号转移到了这个未被指明的男人身上。

“他满脸雀斑,操一口约克郡方言,”奥利弗夫人说,“但如我所说,我既没醉也没疯。我只是伤心。非常非常伤心。”她重复了一遍,又一次进行了强调。

“确实,太太,肯定很伤心。”警督说。

“糟糕的是,”奥利弗夫人说,“她说她希望游戏里的凶手是一个色情杀人狂,现在我猜她可能是……应该是……我该怎么说呢?”

“这个案子和色情杀人狂无关。”警督说。

“无关吗?”奥利弗夫人说,“好吧,谢天谢地。其实,我也不太清楚。可能她更希望是这种方式。但如果凶手不是色情杀人狂,那还会有谁想杀她呢,警督?”

“我与你谈话就是希望你能帮我。”警督说。

毋庸置疑,他认为奥利弗夫人的问题正中要害。为什么会有人谋杀玛琳呢?

“我帮不了你,”奥利弗夫人说,“我想不出谁会这样做。当然,至少我可以想象,可以想象出任何事!这真是糟透了。我此时此刻就可以想象。我甚至可以让这些想象合情合理,当然这些想象都不是事实。我的意思是,玛琳可能是被一个单纯喜欢杀害女孩的凶手谋杀的,但这太简单了——而且,这个凶手竟然正好在这次的游园会上,实在是有点巧合过头了。他是怎么知道玛琳在船库的呢?另一种情况是,她可能知道了某人的风流韵事,或在晚上看到有人掩埋尸体,或认识某个隐藏自己身份的人,或知道战时某个藏宝地。还有可能是那个乘汽艇的男人把某人扔进了河里,而玛琳正好从船库的窗户边看到了这一幕,又或许她得到了一些需要解码的重要情报,但是还没弄懂是什么意思。”

“等等!”警督举手示意,打断了奥利弗夫人的话。他的脑袋在飞速运转。

奥利弗夫人顺从地停了下来。很显然,她本可以顺着这条脉络继续说下去,尽管在警督看来,她似乎已经设想到了所有可能和不可能的情况。在奥利弗夫人说的这一大段话中,他注意到了一个信息。

“奥利弗夫人,你说的‘乘汽艇的男人’是指谁?是你想象出来的吗?”

“有人告诉我他乘汽艇来了这儿,”奥利弗夫人说,“我忘了是谁说的。我是说早餐时我们谈到的那个人。”她补充道。

“拜托你告诉我。”警督以一种恳求的语气说道。之前他完全不知道侦探小说家是什么样的。他知道奥利弗夫人有四十余部作品,但现在如果说她写了一百四十本小说,他也不会感到惊讶。他的语气突然变得严厉专横起来,问道:“早餐时那个乘汽艇的男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不是在早餐时乘汽艇来的,”奥利弗夫人说,“是坐游艇来的。至少,在我的设计中不是那样。是一封信。”

“好吧,那到底是什么?”布兰德迫切地问,“是游艇还是信?”

“是一封信,”奥利弗夫人说,“写给斯塔布斯夫人的,是她一个表哥在游艇上写给她的,她吓坏了。”她没再说下去。

“吓坏了?为什么?”

“我猜是因为他,”奥利弗夫人说,“大家都看得出来。她非常怕他,不想让他来,我觉得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她现在躲了起来。”

“躲起来?”警督问道。

“是呀,哪儿都找不到她,”奥利弗夫人说,“大家一直在找她。我觉得她是因为怕他,不想见到他,所以躲起来了。”

“这个人是干什么的?”警督问。

“你最好去问波洛先生,”奥利弗夫人说,“因为波洛和他说过话,我没有。他叫埃斯特班——不,不是,这是游戏中的名字。德索萨,这才是他的真名,艾迪安·德索萨。”

但另一个名字引起了警督的注意。

“你刚刚说谁?”他问,“波洛先生?”

“是的。赫尔克里·波洛。发现尸体时他和我在一起。”

“赫尔克里·波洛……我有点纳闷,难道是同一个人?一个比利时人,个子不高,留着长长的八字胡?”

“非常长的八字胡。”奥利弗夫人肯定地说,“是的。你认识他吗?”

“我很多年前见过他。那时我还是一个年轻的警长。”

“你是在调查一起谋杀案时见到他的吗?”

“是的。他现在在这儿做什么?”

“他是来做寻凶游戏的颁奖嘉宾的。”奥利弗夫人说。

回答之前她犹豫了一下,但警督并没有察觉到。

“你发现尸体的时候他和你在一起。”布兰德说,“嗯,我想和他谈谈。”

“我去帮你叫他?”奥利弗夫人迫不及待地提起她的紫色裙子准备离开。

“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夫人?你还能想起其他有用的信息吗?”

“没有了,”奥利弗夫人说,“我什么都不知道。就像我说的,我可以设想一些杀人动机——”

警督打断了她的话。他一点儿也不想再听奥利弗夫人的猜想。那太令人晕头转向了。

“非常感谢你,夫人,”他欣然说,“如果你能让波洛先生来和我谈话,我会非常感激的。”

奥利弗夫人离开了房间。霍斯金斯警员好奇地问:

“长官,波洛先生是谁?”

“或许你可以把他描述成一个极为滑稽的人,”布兰德警督说,“像是舞台上演员模仿的法国人,其实他是比利时人,虽然长相滑稽,但非常聪明。他现在一定上年纪了。”

“那这个德索萨是怎么回事?”霍斯金斯警员问,“长官,你觉得这起案件和他有关系吗?”

布兰德警督没有听到他的问题。他正在琢磨一件事,虽然这件事他已听过数次,但现在才开始引起他的注意。

先是乔治爵士,恼羞成怒,非常警觉:“我妻子好像失踪了。不知道她去了哪里。”然后是目中无人的布鲁伊斯小姐:“斯塔布斯夫人找不到了,她对游园会感到厌烦。”现在是奥利弗夫人猜想斯塔布斯夫人躲了起来。

“嗯?你说什么?”他心不在焉地问。

霍斯金斯警员清了清嗓子,说:

“长官,我是在问你,你觉得这个德索萨——不管他是谁——是否和这起案件有关?”

很显然,霍斯金斯警员很高兴看到有一个特定的外国人,而不是外国人这个群体被牵扯到案件中。但布兰德警督并不这么想。

“我想见斯塔布斯夫人,”他简单地说,“把她给我找来,如果附近找不到,就去别的地方找。”

霍斯金斯看起来有些摸不着头脑,但他还是按照吩咐离开了房间。走到门口,他停下来向后退了几步,给正要进门的赫尔克里·波洛让路。在关上门之前,他回过头,有些好奇地打量着波洛先生。

“我想,”布兰德边起身边伸手说,“您不记得我了吧,波洛先生。”

“我确实——”波洛说,“你是……让我想一下,就一下。你是那个年轻的警长。没错,我十四年前,不,十五年前见过的那个布兰德警长。”

“一点儿没错。您记性真好!”

“哪里哪里。既然你记得我,我怎么能不记得你呢?”

布兰德心想,赫尔克里·波洛很难让人忘记,这并不完全是恭维话。

“所以,波洛先生,您来这儿,”他说,“又是为了帮忙查案吧。”

“没错,”波洛说,“我是受邀来这儿帮忙的。”

“受邀帮忙?”布兰德一脸疑惑地问。

波洛立马解释道:“我的意思是,我是受邀来这儿做寻凶游戏的颁奖嘉宾的。”

“奥利弗夫人告诉我了。”

“她没和你说别的事吗?”波洛问道,刻意表现出毫不在意的样子。他急于知道,奥利弗夫人是否向警督透露了她坚持让他来德文郡的真正原因。

“别的事她没说。她一直在说个不停,设想了女孩遇害的各种可能和不可能的杀人动机。把我弄得晕头转向,哎呀!她的想象力太丰富了!”

“她是靠想象力谋生的,我的朋友。”波洛不动声色,幽默地回应道。

“她提到了一个叫德索萨的人,这是她想象出来的人物吗?”

“不是,是个真实的人物。”

“她还提到了早餐时的一封信、游艇、坐汽艇沿河而上什么的。我不记得完整的表述是什么了。”

波洛又做了进一步的说明。他把早餐时的情景、那封来信和斯塔布斯夫人头痛的事叙述了一遍。

“奥利弗夫人说斯塔布斯夫人吓着了。你也觉得她是在害怕什么吗?”

“她给我的感觉是这样的。”

“害怕她的表哥吗?为什么?”

波洛耸了耸肩。

“我不知道。她只是告诉我她的表哥很坏,不是好人。你知道的,她有点儿头脑简单,智力低下。”

“是的,这似乎是当地一件众所周知的事。她没说为什么害怕德索萨吗?”

“没有。”

“但您觉得她确实很害怕是吗?”

“是的,除非她是一个非常厉害的演员。”波洛淡淡地说。

“我开始有了些头绪。”布兰德说。他站起身来,不安地来回踱步,“我觉得,都怪那个讨厌的女人。”

“你是说奥利弗夫人?”

“是的。她向我灌输了很多耸人听闻的想法。”

“而你觉得那可能是真的?”

“当然不全是,但其中一两条听起来没那么疯狂。这都取决于……”这时霍斯金斯警员开门走了进来。

“长官,好像找不到斯塔布斯夫人。”他说,“这附近都没有她的人影。”

“这我早知道了,”布兰德显得有些急躁,“我告诉过你,去别的地方找找!”

“法雷尔警长和洛里默警员正在进行彻底搜查,长官,”霍斯金斯说,“她也不在屋子里。”他补充道。

“去问一下门卫,斯塔布斯夫人有没有离开这里,是乘车还是步行离开的。”

“是,长官。”

霍斯金斯转身离开了。

“再问一下大家最后一次见到她的时间和地点。”布兰德在霍斯金斯身后喊道。

“所以,这就是你想到的办法?”波洛问。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找到她,”布兰德说,“但我刚刚想到一个事实:一个本该遵守约定的女人却没有遵守约定!我想知道为什么。请您告诉我,关于这个叫德索萨的男人您还知道些什么?”

波洛描述了他和这位年轻男子见面时的情景,那时他正走在从码头通往庄园的路上。

“他可能现在还在游园会上,”他说,“需要我告诉乔治爵士你想见他吗?”

“暂时不需要,”布兰德说,“我想先向您多了解一些情况。你最后一次见斯塔布斯夫人是什么时候?”

波洛开始回忆。他很难记起确切的时间。他依稀记得曾看到斯塔布斯夫人身穿鲜艳套衫的高挑身影,她戴着一顶黑色的帽子,帽檐儿压得低低的,在草坪中来回走动,与人交谈,四处徘徊。偶尔还会听到她诡异的笑声,在混杂的声音中显得与众不同。

“我觉得,”他不确定地说,“是在快四点的时候。”

“那时她在哪里?和谁在一起?”

“她那时在别墅附近,有很多人都在那里。”

“德索萨到的时候她在吗?”

“我不记得了。应该不在,至少我没看到她。乔治爵士告诉德索萨说他妻子就在附近。那时斯塔布斯夫人本应在给儿童化装舞会做裁判的,但她却没在那儿,我记得乔治爵士对此似乎很吃惊。”

“德索萨是什么时候到的?”

“大概四点半左右。我没有看表,所以我也不知道确切的时间。”

“斯塔布斯夫人在他到达之前就已经不见了是吗?”

“好像是这样。”

“也许她跑掉是为了躲他。”警督推测道。

“有可能。”波洛表示赞同。

“这么说,她不可能跑太远,”布兰德说,“我们应该可以很容易地找到她,等我们找到她后……”他没有往下说。

“要是找不到呢?”波洛好奇地问。

“不可能,”警督斩钉截铁地说道,“怎么可能找不到呢?您觉得她会出什么事吗?”

波洛耸了耸肩。

“确实!谁也说不准。我们只知道她……失踪了。”

“见鬼,波洛先生,你的话听起来有不祥之感。”

“可能事实就是如此。”

“我们在调查的是玛琳·塔克的谋杀案。”警督厉声说道。

“没错。但……德索萨为什么会牵扯进来呢?难道是他杀了玛琳·塔克吗?”

布兰德警督没有直接回答。

“都怪那个女人。”

波洛轻轻一笑。

“你是说,奥利弗夫人?”

“是的。波洛先生,你知道,谋杀玛琳·塔克没有任何意义。这完全说不通。一个非常普通,甚至愚笨的女孩被人用绳子勒死了,而且我们找不到任何可能的杀人动机。”

“奥利弗夫人向你提供了一个杀人动机?”

“她至少说了十二种杀人动机!她推测,玛琳·塔克可能知道了某人的风流韵事,或目睹了某人行凶的过程,或得知地下宝藏的秘密,或者她透过船库的窗户看到了德索萨乘船而上时在汽艇上所做的事。”

“哦。那你相信哪种说法呢,朋友?”

“我不知道。但我忍不住去想她说的这些话。听着,波洛先生,您仔细回忆一下。今天早上斯塔布斯夫人和你说她害怕她表哥,你觉得是因为他可能知道一些她隐瞒她丈夫的事情,还是她只是害怕她表哥这个人而已?”

波洛毫不犹豫地做出了回答。

“我认为她只是单纯地害怕她表哥这个人。”

“嗯,”布兰德警督说,“好的。如果他还在这附近的话,我最好和这个年轻人谈一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