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九章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尽管布兰德警督不像霍斯金斯警员那样对外国人怀有根深蒂固的偏见,但他对艾迪安·德索萨产生了一种厌恶感。这个年轻男子圆滑的绅士风度,完美精致的衣着,油光锃亮的头发散发出的浓郁花香,都让警督感到不快。

德索萨非常自信,非常轻松自在,但出于礼貌,他并没有表现出内心的愉悦,而是故作矜持。

“人们必须承认,”他说,“生活充满了惊喜。我是乘度假邮轮来到这儿的,我欣赏这里的美景,原本计划和我多年未见的表妹度过一个愉快的下午——结果呢?我先是被狂欢的人群淹没,一个个椰子在我的头顶上飞来飞去,后来由喜变悲,被牵扯进一起谋杀案中。”

他点燃一根烟,深吸了一口,接着说:

“这起谋杀案和我并没有什么关系。我完全不知道你们为什么要找我问话。”

“你是刚到这儿的一个陌生人,德索萨先生——”

德索萨打断警督的话说:

“难道陌生人就一定有作案嫌疑吗?”

“不,不,不是这样的,先生。你没理解我的意思。我想,你的游艇是停在赫尔茅斯了吧?”

“是的,没错。”

“你今天下午是乘汽艇沿河而上到这儿的是吗?”

“还是那句话,是的。”

“你沿河而上的时候有没有注意到你右侧有一座向河面凸出的小船库?茅草屋顶,下面有一处可以泊船的小码头。”

德索萨转过他英俊黝黑的脸庞,皱眉思索。

“让我想想,我记得有一条小溪和一座灰色的瓦房。”

“还得再往上游走,德索萨先生,坐落在树丛里。”

“噢,是的,我想起来了。那是个风景如画的地方。我不知道那是这个庄园的船库。要知道的话我就会把我的船停在那儿再上岸了。我问路时他们告诉我要从渡口那儿的码头上岸。”

“确实如此。你就是这么做的是吗?”

“是的。”

“你没有在船库或它周围上岸吗?”

德索萨摇了摇头。

“你经过船库的时候有没有看到什么人?”

“看见什么人?没有。我应该看见什么人吗?”

“只是可能而已。德索萨先生,被谋杀的女孩今天下午在船库,她是在那里被杀害的,而且她的死亡时间和你经过的时间相差不久。”

德索萨再次蹙眉思索。

“你认为我可能是这起谋杀案的目击者?”

“虽然谋杀发生在船库里,但你可能看到了那个女孩,她或许从窗户边往外看,或者走到了阳台上。如果你曾看到她的话,就可以帮我们缩小死亡时间的范围。如果你经过的时候她还活着——”

“哦,我明白了。好的,我明白了。但是为什么特意问我呢?有很多船来往于赫尔茅斯。观光船,来来往往个不停,为什么不去问他们?”

“我们会问他们的,”警督说,“不要担心,我们会问的。那么,你的意思是你经过船库时没有看到任何异常吗?”

“什么都没看到。没有迹象表明那里有人。我也没特意去看,而且我经过的时候离船库不是特别近。就像你说的,可能有人从窗户往外看了,但即便如此,我也不一定能看到那个人。”他礼貌地补充道,“非常抱歉没有帮到你。”

“哦,没关系,”布兰德警督友好地说,“我们不能奢求太多。德索萨先生,我们还想向你了解一些其他事情。”

“什么事?”

“你是一个人来这儿的吗?还是和你的朋友一起乘游艇来的?”

“几天前我还和我的朋友在一起,但最近三天是我自己一个人——当然还有船员。”

“德索萨先生,你乘坐的游艇叫什么名字?”

“希望号。”

“我听说,斯塔布斯夫人是你的表妹?”

德索萨耸了耸肩。

“是我的一个远亲,不算很近。你知道,在岛上近亲结婚很普遍。我们彼此都是表兄妹。海蒂是我第二或第三个表妹。在她还很小,十四五岁之后,我就没再见过她了。”

“你今天原本想给她个惊喜是吗?”

“算不上是惊喜,警督。我之前给她写信说过此事。”

“我听说她今天早上收到了一封信,不过得知你回国的消息她非常吃惊。”

“噢,你弄错了,警督。我是……让我想一下……三周前给她写的信,那时我还在法国,是回国之前写的。”

警督一脸愕然。

“你是在法国写信告诉她你即将到访的消息的?”

“是的。在信中我告诉她,我要乘游艇巡游,可能会在这几天抵达托基或赫尔茅斯,确切的到达日期我之后会告诉她。”

警督目不转睛地盯着他。这番话与他之前得知的早餐时收到来信的说法完全相悖。至少有一人已经证明,斯塔布斯夫人读信后显得心烦意乱、惊慌失措。面对警督的凝视,德索萨神色平和,微笑着掸了掸膝盖上的灰尘。

“斯塔布斯夫人给你回第一封信了吗?”警督问。

德索萨犹豫了一会儿,说:

“我记不清了……不,我想她没有回信。不过也没必要回。我在四处航行,没有固定的地址。而且,我觉得我的表妹——海蒂,不太擅长写信。”他补充道,“尽管我听说她已经出落成了一位漂亮的女人,但你懂的,她脑袋不怎么灵光。”

“你到现在为止都还没见到她?”布兰德故意用一种疑问的语气问道。德索萨露齿一笑,表示肯定。

“她好像莫名其妙地失踪了,”他说,“肯定是这场游园会让她觉得很无聊。”

布兰德警督谨慎地斟酌词句之后,说:

“德索萨先生,你的表妹有可能因为某些原因而故意躲着你吗?”

“海蒂想躲着我?真的吗?我不知道为什么。她有什么理由躲我呢?”

“这正是我想知道的,德索萨先生。”

“你是说,海蒂缺席这次游园会是为了躲我?太荒谬了!”

“据你所知,她有没有理由……我是说……害怕见到你?”

“怕——我?”德索萨以一种质疑和高端讥讽的口吻说,“警督,请允许我这么说,你的这个想法太离谱了。”

“你们之间的关系一直很友好吗?”

“就像我和你说的。我和她没什么关系。她十四岁以后,我就没再见过她了。”

“然而你一到英格兰就来找她了?”

“噢,至于这个,那是因为我在你们这儿的一份报纸上看到了一则关于她的新闻。上面提到了她的娘家姓,说她嫁给了这个富有的英国男人,所以我想我得去看看小海蒂现在变成什么样了,她有没有变聪明一点。”他又一次耸了耸肩,说,“这只是表兄妹之间的礼尚往来。加上些许好奇心,除此之外别无其他。”

警督又一次盯着德索萨,心想,他圆滑孤傲的背后隐藏了什么呢?他采取了一种委婉的问话方式,说:

“你能否和我讲一些你表妹的情况呢?比如她的性格?行为?”

德索萨有些惊讶,但表现得很有礼貌。

“这和船库里的女孩谋杀案有什么关系吗?哪件才是你们真正在调查的事呢?

“这两者之间也许会有某种联系。”

德索萨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微微耸肩,说:

“我对我的表妹一直不怎么了解。她生于一个大家庭,并没有引起我的特别关注。但如果非得回答你的问题的话,我会说,她虽然智商不高,但据我所知,并没有杀人倾向。”

“德索萨先生,其实我不是那个意思!”

“不是吗?我表示怀疑。除此之外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问那个问题。不,海蒂不会杀人的,除非她变了个人。”他站了起来,说,“我想你不会再问我别的事了,警督。希望你办案顺利。”

“德索萨先生,我想,你这一两天不会离开赫尔茅斯吧?”

“警督,你说得很客气。这是委婉的命令吗?”

“只是请求,先生。”

“谢谢你。我打算在赫尔茅斯待两天。乔治爵士十分友好地邀请我在他家留宿,但我更喜欢住在‘希望号’上。如果你想进一步了解情况的话,可以去那儿找我。”

他有礼貌地鞠了个躬。

霍斯金斯警员帮他开了门,他走了出去。

“虚伪的家伙。”警督咕哝了一句。

“是啊。”霍斯金斯警员十分赞同。

“如果她有杀人倾向,”警督自言自语道,“她为什么要杀害一个无辜的女孩呢,这并没有任何意义。”

“你永远无法理解一个愚蠢的人。”霍斯金斯说。

“关键是她有多愚蠢?”

霍斯金斯摇摇头,故作聪明地说:

“我觉得她IQ不怎么高。”

警督一脸厌烦地看着他。

“不要像只鹦鹉似的说这些时髦词,我不在意她智商高不高,我关心的是她会不会用绳子勒死一个女孩,也许她觉得这样做很有趣,或不得不这么做。不管怎样,这女人现在到底在哪儿?去看看弗兰克有什么进展。”

霍斯金斯奉命离开了房间,过了一会儿,他和科特雷尔警长一起回到屋里。科特雷尔是个狂妄自大的年轻人,经常惹恼他的上级。相比弗兰克·科特雷尔自以为是的小聪明,警督更喜欢霍斯金斯这种“乡下智慧”。

“报告长官,搜查仍在继续,”科特雷尔说,“我们非常肯定,斯塔布斯夫人没有从大门离开。在那里连售票带收钱的园丁二号发誓说她没有离开。”

“我想除大门之外,这里还有别的出口吧?”

“哦,是的,长官。庄园里有一条通向渡口的小路,但在渡口附近居住的老人——默德尔——非常肯定地说斯塔布斯夫人没有从那儿离开。他估计快一百岁了,但我认为他的话非常可信。他十分清楚地讲述了那个外国绅士乘汽艇到达渡口,向他询问如何去纳斯庄园的情景。默德尔告诉他必须沿那条路上去后才能到达庄园门口,还得买票进入。但老人说那位绅士似乎对游园会一无所知,他说他是庄园主人的亲戚。所以老人带他穿过树林走到了从渡口通往庄园的小路上。默德尔似乎整个下午都在码头附近闲逛,因此他非常确信,如果斯塔布斯夫人从那儿经过的话他一定能看到。另外庄园还有一处大门,从那儿出去越过一片田地可以到达胡塘公园。但由于常有人从那儿擅自闯入庄园,已经被人用铁丝网围上了,所以夫人也不会从那儿离开。这么说来,她一定还在庄园里,你说呢?”

“也许是吧,”警督说,“但她可以从栅栏下溜走,穿过田地离开这里,不是吗?我想乔治爵士仍在抱怨住在旁边旅舍的擅闯者们吧。我认为,如果有人可以像擅闯者那样溜进庄园,那么也可以用同样的方法溜出去。”

“哦,是的,长官,毫无疑问。但我问过她的女仆了。斯塔布斯夫人穿着(科特雷尔看了看手里的纸条)一件粉红色乔其纱材质的绉裙——管它是什么呢,戴了一顶宽大的黑色帽子,脚踩一双四英寸高的法式高跟鞋。如果她想从田地里逃跑的话是不会这么装扮的。”

“她没有换过衣服吗?”

“没有。我和女仆确认过了。她没有带走任何东西——什么也没带。她没有打包行李什么的,甚至连鞋都没换。每双鞋都在,足以证明这一点。”

布兰德警督眉头一皱,想到了一种不太好的可能性。他非常干脆地说:

“让那个女秘书,布鲁斯……不管她叫什么,再过来一下。”

布鲁伊斯小姐走了进来,满脸不快,上气不接下气。

“警督,”她说,“你找我?乔治爵士状态不太好,如果事情不紧急的话我得去——”

“他为什么状态不好?”

“他刚意识到斯塔布斯夫人,呃,是真的失踪了。之前我跟他说斯塔布斯夫人可能只是去树林里或其他地方散步了,但他觉得夫人一定出事了。真是荒谬。”

“这或许并不荒谬,布鲁伊斯小姐。毕竟,今天下午已经发生了一起谋杀案。”

“你肯定不会认为斯塔布斯夫人——但这听起来太荒唐了,斯塔布斯夫人可以照顾自己。”

“她可以吗?”

“她当然可以了!她是成年人,不是吗?”

“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她都需要有人照看。”

“无稽之谈,”布鲁伊斯小姐说,“当她不想做事的时候她可能就会装傻。这骗得了她丈夫,但我敢说,骗不了我。”

“布鲁伊斯小姐,你不太喜欢她,对吗?”布兰德好奇地问。

布鲁伊斯小姐的嘴唇抿成了一条缝。

“我喜不喜欢她并不重要。”她说。

门猛地被推开了,乔治爵士走了进来。

“喂,”他生气地说,“你们得想点儿办法。海蒂在哪儿?你们得把海蒂找到。我不知道这儿他妈的发生了什么事。一些杀人狂魔花了半克朗钱,混入了这场喧闹的游园会中,表面看起来和他人无异,实际上整个下午都在四处走动,策划谋杀。照我说,事情就是这样。”

“乔治爵士,我觉得没必要那么夸张。”

“这对你来说当然没什么了,你只是坐在桌子后面写些东西而已。我想要的是我的妻子。”

“我们正在搜查她的下落,乔治爵士。”

“为什么没人告诉我她失踪了?好像到现在为止她已经失踪两三个小时了。她没去给孩子们的化装舞会当裁判,我就觉得很奇怪,但没人告诉我她失踪了。”

“那时还没人知道。”布兰德警督说。

“好吧,应该有人知道的,有人应该注意到的。”

他转向布鲁伊斯小姐。

“你应该知道的,阿曼达,你一直在关注着周围的动向。”

“我不可能无处不在,”布鲁伊斯小姐说,她的声音突然像要哭出来一样,“需要我关注的事情太多了。如果斯塔布斯夫人想闲逛的话——”

“闲逛?她为什么要闲逛?她没有理由闲逛,除非她想避开那个外国佬。”

布兰德抓住这个机会赶紧发问。

“我有一些事想问你,”他说,“大约三周前,你的妻子是否收到过德索萨先生的来信,信中说他要来这儿?”

乔治爵士看起来很吃惊。

“没有,她当然没收到。”

“你确定吗?”

“是的,非常确定。如果有,海蒂会告诉我的。哎,今天早上收到信的时候,她惶恐不安,快要崩溃了。因为头疼,她几乎整个上午都在躺着。”

“关于她表哥要来拜访的事,她私下和你说什么了吗?她为什么这么害怕见到她的表哥呢?”

乔治爵士表现得局促不安。

“要是我真的知道就好了,”他说,“她只是一直在说,她表哥是个邪恶之徒。”

“邪恶?怎么邪恶?”

“她没有说得很清楚。只是像个孩子一样说他是个邪恶的人、坏人,说她不想让他来这儿,说他做过坏事。”

“做坏事?什么时候?”

“噢,很久以前了。我想这个艾迪安·德索萨是他们家族的害群之马,海蒂小时候零星地听过一些关于他的事,但那时她对那些话理解不透。结果她对他产生了恐惧心理。我觉得她还保留着孩童时代的幼稚。有时我的妻子非常孩子气,她有喜欢和不喜欢的事,但是解释不出其中的原因。”

“乔治爵士,你确定她没有具体说明是什么事吗?”

乔治爵士惴惴不安。

“我不想让你们把她的话……哦……当真。”

“所以她确实说了一些事对吗?”

“是的。我告诉你们,她说的是……而且她说了好几次——‘他常杀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