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十二章 · 2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噢!”波洛说道,自己随手拿了一点橘子酱,抹在面包的一角,迟疑地咬了一口。“这么说他有别的‘情况’?我是说韦曼先生。”

“是莱格太太把他介绍给乔治爵士的,”布鲁伊斯小姐说,“她结婚前就认识他。据我所知是在切尔西认识的。要知道,她过去经常画画。”

“她看上去年轻漂亮,有魅力,有智慧。”波洛试探性地说。

“嗯,是的,她十分聪慧。”布鲁伊斯小姐说,“她受过大学教育,我敢说她要是没结婚的话,一定会干出一番事业。”

“她结婚很长时间了吗?”

“我想大约有三年了吧。但我认为他们的婚姻并不美满。”

鲲·弩^小·说 w w w…k u n N u…c O m …

“难道婚姻不和谐吗?”

“她丈夫很古怪,喜怒无常,总爱一个人到处闲逛,我听说他有时候会对她发脾气。”

“哦,这样啊,”波洛说,“吵架,和解,这事儿发生在新婚夫妇身上很常见,要是没有这些,生活可能会变得无聊乏味。”

“自从迈克尔·韦曼来这儿以后,他们俩在一起度过了很长时间。”布鲁伊斯小姐说,“我觉得在她嫁给亚历克·莱格之前,他就爱上了她。我敢说她就是想私底下跟他调情。”

“但是莱格先生对此很不满,是不是?”

“没人知道,他老是含糊其词。但我觉得他近来比往常更加喜怒无常。”

“他有没有可能爱慕斯塔布斯夫人?”

“我敢说斯塔布斯夫人肯定是这么认为的。她觉得自己只要朝任何男人勾勾指头就能让他们爱上她!”

“不管怎样,按照你的推断,如果她跟一个男人跑了的话,那男人应该不是韦曼先生,因为他还在这儿。”

“我敢肯定就是她暗地里勾搭的人,”布鲁伊斯小姐说,“她经常从家里偷偷溜出去,自己跑到树林里。她最后一次出去是在前天晚上,她本来打着哈欠说要上床睡觉,可不到半个小时之后,我就看到她从侧门偷偷地溜了出去,而且头上还裹着围巾。”

波洛若有所思地打量着他面前的这个女人。他想知道布鲁伊斯小姐所说的关于斯塔布斯夫人的这番话是否可靠,或许完全是她单方面的妄想。他确定弗利亚特太太不会同意布鲁伊斯小姐的看法,因为弗利亚特太太比布鲁伊斯小姐更加了解海蒂。如果斯塔布斯夫人跟情人跑了的话,就正中了布鲁伊斯小姐的下怀。她肯定会留下来安慰被遗弃的丈夫,赶快为他安排离婚事宜。但事实上却不是这样,也不可能是这样。如果海蒂·斯塔布斯跟情人跑了的话,她选择的这个时机可有点儿古怪,波洛心想。在波洛看来,他并不相信她会这么做。

布鲁伊斯小姐抽了下鼻子,然后将散落的信件收了起来。

“如果乔治爵士真的想要刊登寻人启事的话,我只好照办了,”她说,“完全没有任何意义,浪费时间。”“啊,早上好,马斯特顿太太。”门打开后,马斯特顿太太威风凛凛地走进来,她补了一句问候。“我听说死因调查询问定在周四,”她声音很大,“早上好,波洛先生。”

布鲁伊斯小姐停顿了片刻,此时她手里正拿着一摞信件。

“有什么我能为你做的,马斯特顿太太?”她问道。

“没有,谢谢你,布鲁伊斯小姐。我想你今天上午一定很忙,但是我想要为你昨天的杰出工作表示感谢。你组织得非常好,工作都很到位。我们对你都很感激。”

“谢谢你,马斯特顿太太。”

“那你就去忙吧,我想坐下来跟波洛先生说几句话。”

“非常荣幸,太太。”波洛说。他起身鞠了一躬。

马斯特顿太太拉出一把椅子坐了下来。布鲁伊斯小姐离开房间,又恢复了她往日精明强干的样子。

“这女人可真了不起,”马斯特顿太太说,“真不知道斯塔布斯一家没她可怎么办。现如今,打理一个家要花不少精力。可怜的海蒂应付不来。这事太离奇了,波洛先生,我来就是想问问你是怎么看的。”

“那你是怎么看的呢,太太?”

“好吧,人人都不想面对这样闹心的事,但是我必须说,附近肯定有个人心理有病,希望不是当地人,可能是从精神病院里出来的——他们总是不等精神病人痊愈就让他们出院。我的意思是,一般人是不会去勒死那个塔克家的姑娘的。我是说没有任何动机,除非凶手是个变态。如果是变态,无论他是谁,我敢说都有可能勒死那个可怜的姑娘,海蒂·斯塔布斯。她不太会动脑筋,可怜的孩子。如果她遇见一个看上去正常的男人,他让她到树林里看什么东西,她可能乖乖地就去了,不会猜疑什么,而且会十分听话。”

“你觉得她的尸体在庄园里吗?”

“是的,波洛先生,我是这样想的。只要他们四处搜寻一下就会找到的。信不信由你,就在方圆六十五英亩的树林里,如果尸体被拖到灌木丛里或者沿着斜坡跌落至树林深处,那可得费一番功夫去寻找,所以他们需要猎犬帮忙。”马斯特顿太太说道,她说话的时候看起来简直就是一只猎犬,“猎犬!我真应该给警察局局长打电话说一下。”

“你很有可能是对的,太太。”波洛说。这显然是别人唯一能对马斯特顿太太说的一句话了。

“那当然了,我说的还能有假,”马斯特顿太太说,“但是我必须说,你知道的,这件事让我感觉非常不安,因为那个作案的人就在附近的什么地方。一会儿我就到村里去召集大家说这个事儿,提醒村里的母亲们要看护好自己的女儿,不要让她们单独出去。波洛先生,凶手就在我们周围,这会弄得人心惶惶。”

“你说得对,太太。不过,一个陌生男子是如何获得许可进入船库的呢?他得有钥匙才能进去啊。”

“噢,这,”马斯特顿太太说,“这很简单,当然是她自己从船库出来的。”

“自己从船库里出来?”

“是的,我想她当时感觉无聊,女孩子都这样。然后出来溜达溜达,四处看看。最有可能的是,她看到了海蒂·斯塔布斯被谋杀的场面,听见打斗之类的声音,然后就想去看个究竟,那个凶手解决掉斯塔布斯夫人之后,自然要去杀她灭口。事后把她拖回船库,丢在那儿然后关上门离开,这对凶手来说简直就是小菜一碟。那是把弹簧锁,一拉就锁上了。”

波洛轻轻地点了一下头。他并不想去跟马斯特顿太太争论,或者指出她完全忽略了一个有趣的事实,即,如果玛琳·塔克是在船库外面被杀的,那么,这个凶手一定十分熟悉寻凶游戏规则,才会将她拖回到游戏规定的地方。他反而客气地说了一句:

“乔治·斯塔布斯爵士坚信他的妻子还活着。”

“是的,他是那么说的,因为这是他期望的结果。他很爱妻子,你知道的。”她又补充了一句让人颇感意外的话,“不管他是什么出身,有什么背景,我还是挺喜欢他的,他在郡上的人缘也很不错。他最大的缺点就是有点势利。不过,摆摆绅士架子没什么害处。”

波洛冷笑道:“太太,如今有钱和出身高贵都同等重要了。”

“亲爱的先生,我十分赞同你的观点。他根本没必要势利——只要花钱把这个地方买下,把该花的钱花到位,大家自然就会登门拜访。其实,他这个人很受大家欢迎,并不是因为他有钱。当然,艾米·弗利亚特跟这件事有关,是她给他提供了大量的帮助,要知道她在社会上有一定的影响力。再说了,早在都铎时代(注:英国历史朝代(1485—1603),由亨利七世开创。都铎王朝统治英格兰王国直到一六○三年伊丽莎白一世去世为止,共经历了六代君主。都铎王朝处于英国从封建主义向资本主义过渡时期,被认为是英国君主专制历史上的黄金时代。),这里就已经有弗利亚特家族了。”

“纳斯庄园一直都是弗利亚特家族的产业。”波洛咕哝道。

“是的。”马斯特顿太太叹气道,“据说战争期间征收高额税,年轻一代惨死在了战场上。遗产税等问题都相继出现。无论谁来这里都无法负担庄园的开销,没办法,只好卖掉。”

“虽然弗利亚特太太失去了房产,但是她依然住在庄园里。”

“是啊,而且还把门房收拾得那么迷人。你进去过吗?”

“没有,在门口就和她道别了。”

“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马斯特顿太太说,“住在自己以前庄园的门房里,看着别人住着自己的别墅。但是平心而论,我认为艾米·弗利亚特并不觉得痛苦。事实上,她掌控着一切。毋庸置疑,是她向海蒂灌输住在这儿的想法,然后让海蒂说服乔治·斯塔布斯搬来这里的。我认为艾米·弗利亚特最不能容忍的事情就是目睹这座庄园变成旅社会所,或者被改建。”她站起身来,“好了,我得走了。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是的。你还要跟警察局局长说说警犬的事儿。”

马斯特顿太太突然开怀大笑,声音如犬吠一般。“我曾经养过猎犬。”她说,“大家都说我自己就有点儿像只猎犬。”

波洛微微一怔,但她很快就察觉到了。

“我敢肯定你也是这么想的,波洛先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