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一部分 十二月二十二日 · 5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6

在戈斯顿霍尔的二楼,一条长长的走廊,通向一间可以俯瞰门前车道的房间。那个房间里全是富丽堂皇的旧式家具。那儿有厚重的织锦墙纸,有皮革包裹的昂贵扶手椅,有龙纹浮雕的大花瓶,还有青铜雕像……每一样东西都豪华、奢侈、结实。

在全屋最宽大威风的老人椅上,坐着一个干瘪瘦小的老人。他那长长的、像爪子一样的手,放在椅子的扶手上,身边放着一根镶金的手杖。他穿着一件破旧的蓝色晨衣,脚上是一双绒毡拖鞋。他的头发全白了,脸上的皮肤却黄黄的。

你或许会觉得,这是一个不起眼的寒酸家伙。但他那高傲的鹰钩鼻,灵活有神的黑眼睛,可能会让旁观者改变看法。你能看到激情、生气和活力。

老西米恩·李像被什么逗乐了一样,突然咯咯咯地放声大笑。

接着他说:“嗨,把我的口信带给阿尔弗雷德夫人了吗?”

霍伯里就站在他的椅子边,温顺谦恭地答道:“是的,先生。”

“就按照我跟你说的那样,一字不差,是吗?”

“是的,先生,我没犯任何错误。”

“对,你不会出错,也最好不要出错——否则你会后悔的!她是怎么说的,霍伯里?阿尔弗雷德先生又是怎么说的?”

霍伯里平静地,不带感情色彩地复述了事情的经过。老人再次哈哈大笑起来,搓着手。

“太好了……棒极了……他们会一直猜测、疑惑——整整一下午!太好了!我现在要叫他们上来,去让他们上来。”

“是的,先生。”

霍伯里无声无息地穿过房间,走出了门。

“还有,霍伯里——”

老人看了看四周,然后暗暗地骂了一句。

“这家伙走起路来像只猫,你从来不知道他在哪儿。”

他一直一动不动地坐在椅子里,用手抚摸着下巴。直到敲门声响起,阿尔弗雷德和莉迪亚走了进来。

“啊,你们来啦,快来,坐在这儿。莉迪亚,亲爱的,坐在我身边。你的气色真好!”

“我刚才出去了一下,外面很冷,暖和过来后脸颊火辣辣的。”

·鲲·弩·小·说 🦄 w w w_k u n n u_c o m

阿尔弗雷德说:“您怎么样,父亲,下午休息得好吗?”

“棒极了——棒极了,梦见了过去的好日子!那时我还没安定下来,成为社会的中坚阶层。”

他突然咯咯地笑起来。

他的儿媳默默地坐在那儿,出于礼貌脸上挂着微笑。

阿尔弗雷德说:“怎么回事,父亲,还有两位客人要来过圣诞节?”

“啊,这个!是的,首先你们要知道,对于我来说,这将是一个盛大的圣诞节——盛大的圣诞节。让我想想,乔治和玛格达莱尼要来——”

莉迪亚说:“对,他们明天五点二十到。”

老西米恩说:“可怜的蠢蛋,乔治!什么都不行,只会说废话。可他是我的儿子。”

阿尔弗雷德说:“选民们喜欢他。”

西米恩又笑了。

“他们也许认为他诚实——诚实!李家还没出过一个诚实的人呢!”

“别这么说,父亲。”

“你排除在外,我的儿子,除了你以外。”

“戴维呢?”莉迪亚问。

“戴维嘛……过了这么多年,我倒是很好奇他什么样了。年轻时他多愁善感得可笑。我想知道他妻子什么样?不管怎样,他没有娶一个比他小二十岁的女人,像那个傻瓜乔治一样!”

“希尔达的信写得很好,”莉迪亚说,“我刚刚又收到她的一封电报,说他们明天一定到。”

她的公公看了看她,那敏锐的一瞥颇有穿透力。

他笑了。

“什么事情都离不开莉迪亚啊。”他说,“我不得不说,莉迪亚,你是一个很有教养的女人。教养是可以看出来的。我知道得很清楚。不过,遗传真是件有趣的事,这个家里只有你一个人像我——其他都是垃圾。”

他的目光闪动起来。

“现在来猜猜谁会来过圣诞节。我给你们三次机会,赌五英镑你们猜不出来。”

他轮流看着两个人。阿尔弗雷德皱着眉头说:“霍伯里说您在等一位年轻女士。”

“这一定让你们非常困惑——是的,我敢打赌。皮拉尔随时会到,我叫车去接她了。”

阿尔弗雷德严肃地反问:“皮拉尔?”

西米恩说:“皮拉尔·埃斯特拉瓦多斯——詹妮弗的女儿,我的外孙女。我想知道她什么样。”

阿尔弗雷德叫了出来:“老天!父亲,您从没说起过……”

老人正咧着嘴笑。

“是的,我想要保密!我安排查尔顿写信、安排这件事。”

阿尔弗雷德又说了一遍,语气里既有伤心又含着责备的意味。

“您从没对我说起过……”

他的父亲开口了,仍然不怀好意地咧嘴笑着。

“为了勾起你们足够的好奇心!你觉得这个家的新鲜血液会是什么样?我从没见过埃斯特拉瓦多斯,这个女孩长得会像谁呢,母亲还是父亲?”

“您真的认为这样做明智吗,父亲?”阿尔弗雷德又开口了,“综合各方面考虑——”

老人打断了他的话。

“安全,安全。你考虑得太多了,阿尔弗雷德!你总是这样!这并不是我的作风!想做什么就他妈的做什么!这才是我!这个女孩是我的外孙女,家里唯一的第三代。我不在乎她的父亲是谁或他做过什么!她是我的骨肉我的血脉!她要住在这儿,我的家里!”

莉迪亚尖锐地问:“她要住在这里?”

老人飞快地扫了她一眼。“你反对吗?”

她摇摇头,笑着说:“这是您的房子,您想叫什么人住我怎么会反对,我会吗?不,我只是不知道,她——”

“她——你什么意思?”

“她会乐意住这儿吗?”

老西米恩昂起头。

“她身无分文,应该对此感激不尽!”

莉迪亚耸了耸肩。

西米恩转向阿尔弗雷德。

“明白了吗?这将是一个盛大的圣诞节聚会!所有的孩子都在我身边,所有的孩子!这就是我给你的线索,阿尔弗雷德,现在来猜猜另一个客人是谁。”

阿尔弗雷德盯着他。

“我所有的孩子啊!猜猜,儿子!当然是哈里!你弟弟哈里!”

阿尔弗雷德的脸一下子白了,他结结巴巴地说:“哈里……不可能是他……”

“正是哈里!”

“可据我们所知,他已经死了!”

“他没有!”

“您,您想让他回到这儿来,在发生了那一切之后?”

“浪子回头,对不对?没错,肥牛犊!我们一定要宰一头肥牛犊,阿尔弗雷德,我们要隆重地欢迎他回家!”(注:典故出自《圣经·路加福音》,耶稣讲的寓言之一。故事大意为一个父亲把财产平分给两个儿子,小儿子携财离家,挥霍一空,结果饥肠辘辘,恨不得拿猪吃的豆荚来充饥。最后他回到家时已经奄奄一息,对自己的放荡行为懊悔不已,而他的父亲则不计前嫌,仍然热情地迎接了他,还为他宰杀肥牛犊。洁身自好的哥哥对此耿耿于怀,父亲就向他说明了浪子回头的重要性。)

阿尔弗雷德说:“他那样对您,以及我们大家。那么可耻。他……”

“别再细数他犯下的罪过了!会是一个很长的清单。可这是圣诞节,别忘了,是宽恕的时候!我们欢迎浪子回家。”

阿尔弗雷德站起身来,嘟囔着。

“这真令人……震惊。我从没想过哈里还会走进这个门。”

西米恩探身向前。

“你一直不喜欢哈里,对吗?”他柔声问道。

“在他那样对您之后——”

西米恩咯咯地笑了。他说:“啊,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这正是圣诞节的精神,对不对,莉迪亚?”

莉迪亚的脸色也变得惨白,她干巴巴地说:“我看出您今年为圣诞节准备了很多。”

“我希望全家人都在身边,和睦友好。我是个老人。你要出去了吗,亲爱的?”

阿尔弗雷德匆忙走了出去,莉迪亚等了等,没有马上跟过去。

西米恩看着他离开的身影,点了点头。

“这件事让他心烦意乱。他和哈里从小就合不来,哈里以前总嘲笑阿尔弗雷德,管他叫老乌龟。”

莉迪亚张开嘴,想说点什么,但当她看到老人渴望的神情时,又把话吞了回去。她看得出,她的自我克制让他失望了。察觉到这个事实后,她忍不住说:“龟兔赛跑。嗯,最后获胜的是乌龟。”

“不总是这样,”西米恩说,“不总是这样,我亲爱的莉迪亚。”

她仍然微笑着,说:“请原谅,我要去看看阿尔弗雷德,突发事件总会让他不适应。”

西米恩咯咯地笑着。

“是的,阿尔弗雷德不喜欢变化,他一直是个喜欢一成不变的老顽固。”

莉迪亚说:“阿尔弗雷德非常爱您。”

“而你觉得这很奇怪,对吗?”

“有时候,”莉迪亚说,“的确是的。”

西米恩目送着她离开了房间。

他搓着两只手,轻声地咯咯笑着。“有意思,”他说,“目前为止都很有意思!我要好好享受这个圣诞节。”

他努力站起身来,依靠手杖的支撑,拖着脚步穿过房间。

他来到房间角落的一个大保险箱前,转动着密码转盘上的把手。门开了,他颤抖着双手伸进去摸索。

他拿出一个软皮做成的小袋子,打开,倒出一捧没加工过的钻石。

“啊,美丽的东西,啊……还是老样子——还是我的老朋友。那些好时光——美好的日子……我不会让他们把你们切割打磨,我的朋友。你们不该挂在那些女人的脖子上,或戴在她们的手指、耳朵上。你们是我的!我的老朋友!有些事情只有你知我知。他们说我老了,又有病,可我还没完蛋呢!我这个老家伙还能活很久。而且生活中还会有乐子,有的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