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三部分 十二月二十四日 · 1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06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1

“你真的希望我待在这儿吗,父亲?”哈里问道,头向后仰着,“我觉得我像捅了个马蜂窝。”

“你这是什么意思?”西米恩严厉地问。

“阿尔弗雷德老哥,”哈里说,“好兄弟阿尔弗雷德!他,讨厌我住在这儿,如果我可以这么说的话。”

“这个该死的,他敢!”西米恩恶狠狠地说,“我才是这个家的主人。”

“没用的,一家之主先生,我想你依赖着阿尔弗雷德。我不想惹——”

“你照我说的做。”他父亲恶狠狠地说道。

哈里打了个哈欠。

“不知道我能不能适应居家生活,对一个曾浪迹天涯的人来说,这种生活令人窒息。”

他父亲说:“你最好结婚、安定下来。”

哈里说:“我去跟谁结婚?真可惜,我不能跟外甥女结婚。小皮拉尔可真是迷死人了。”

“你也注意到了?”

“说到安顿,目前为止,胖乔治看起来干得不错。他老婆之前是做什么的?”

西米恩耸耸肩。

“我怎么会知道?我想,乔治是在一次时装表演上遇见她的。她说她父亲是一名退役的海军军官。”

哈里说:“可能是某条近海汽船上的二副吧。乔治要是不小心点的话,和她在一起会有很多麻烦。”

西米恩·李说:“乔治,就是个笨蛋。”

哈里说:“她嫁给他是为了什么呢——为了钱?”

西米恩又耸耸肩。

哈里说:“好吧,你觉得你可以摆平阿尔弗雷德?”

“我们很快就可以把这件事了结。”西米思冷酷地说。

🦁 鲲 + 弩 + 小 + 說 + w w w ~ k u n n u ~ co m-

他按了一下旁边桌子上的铃。

霍伯里马上就出现了。西米恩说:“叫阿尔弗雷德先生到这儿来。”

霍伯里走了出去,哈里拖着长音说:“这家伙刚才在门外偷听!”

西米恩耸耸肩。

“也许吧。”

阿尔弗雷德急急忙忙地赶来,看见弟弟时脸部抽搐了一下,然后完全不理会哈里,目标明确地说:“您找我,父亲?”

“对,坐下。我正在想我们需要重新安排一下,因为现在家里又多了两个人。”

“两个人?”

“皮拉尔要在这儿定居,这是理所当然的。另外,哈里最好也住在家里。”

阿尔弗雷德反问:“哈里要住在这儿?”

“为什么不呢,哥哥?”哈里说。

阿尔弗雷德骤然转向哈里。

“我以为你自己知道得很清楚!”

“这样啊,那对不起——我不知道。”

“在发生过那样的事情之后?你那些可耻的行径,那些丑事……”

哈里轻描淡写地摆了摆手。

“那些都是过去的事了,老兄。”

“父亲为你做了那么多,你却那么恶劣地对待他。”

“听着,阿尔弗雷德,我突然想到这其实是父亲的事,与你无关。如果他愿意原谅我并且忘记——”

“我愿意。”西米恩说,“要知道,再怎么说哈里都是我的儿子,阿尔弗雷德。”

“是的,可是,我不喜欢这样。我是为了父亲您好。”

西米恩说:“哈里要住在这儿!这是我所希望的。”他把一只手温柔地放在哈里的肩上,“我很喜欢哈里。”

阿尔弗雷德起身离开了房间,脸色惨白。随后哈里也站起来,跟着走了出去,一脸笑意。

西米恩坐在那儿暗自发笑。他突然一惊,环顾四周:“哪个该死的藏在那儿?噢,是你,霍伯里,别总这样偷偷摸摸的。”

“对不起,先生。”

“没关系。听着,我有件事要让你办一下。我希望午饭之后,所有人都到我这儿来——所有人。”

“是,先生。”

“还有,他们上来的时候,你要跟着一起。到走廊中间的时候,你弄出点声音让我能听见。随便什么动静都行,明白吗?”

“是,先生。”

霍伯里来到楼下,对特雷西利安说:“我们即将过一个快乐的圣诞节了。”

特雷西利安一本正经地问:“你这是什么意思?”

“等着瞧吧,特雷西利安。今天是平安夜,多么美妙的圣诞气氛——才怪!”

2

他们走到房间门口,停下脚步。

西米恩正在讲电话,冲他们摆了摆手。

“你们都进来坐下,我马上就打完了。”

然后他对着听筒接着说了下去。

“是查尔顿、霍奇金斯和布鲁斯事务所吗?是你吗,查尔顿?我是西米恩·李。对,对……不,我想让你为我立一份新遗嘱……是的,那份旧遗嘱是我好些年前立的了……情况有变化……哦,不,不着急,我可不想打扰你的圣诞节。圣诞节后的第一个工作日,或者再之后一天,到我这儿来,我会告诉你我想怎样。不,这样就行了,我不会马上就死的。”

他挂上电话,看看家里的八位成员,然后笑着说道:“你们看起来都阴沉沉的,出什么事啦?”

阿尔弗雷德说:“您叫我们来……”

西米恩很快说道:“哦,抱歉,没什么特别的事。你们以为要开家庭会议吗?不,我今天很累了,仅此而已。晚饭过后你们谁都不用上来了,我要上床休息,我要为圣诞节养精蓄锐。”

他朝他们咧嘴笑着。

乔治恳切地说:“当然啦,当然……”

西米恩说:“圣诞节是最古老的习俗,它能促进家庭的凝聚力。你怎么想,玛格达莱尼,亲爱的?”

玛格达莱尼·李跳了起来。她那张有些可笑的小嘴张开又合上了。她说:“噢……噢,是的!”

西米恩说:“依我看,你一直和一个退役的海军军官住在一起——”他顿了一下,“也就是你的父亲。只有两个人,是过不好圣诞节的。圣诞节需要一个大家庭。”

“啊……嗯……对,也许是这样的。”

西米思的目光越过了她。

“这个时候我可真不想说什么扫兴的话,但是乔治,我恐怕要减少一些你的生活费了。日后我这里需要更多的钱来维持开销。”

乔治的脸涨得通红。

“您瞧,父亲,您不能这么做!”

西米恩柔声道:“噢,我不能吗?”

“我的经济负担已经很重了——非常重。如果再减少,我真不知道该怎样才能维持收支平衡。除非严格地减少开支。”

“让你的妻子多想想办法。”西米恩说,“女人都善于处理这种事。她们总能想到男人做梦都想不到的省钱办法。而且一个聪明的女人应该会自己做衣服。我的妻子,我记得她的针线活儿做得很好。她干什么都很在行——一个好女人,就是无聊得要命……”

戴维一下子跳了起来。他父亲说:

“坐下,儿子,你会撞到东西的。”

戴维说:“我母亲——”

西米恩说:“你母亲的脑子小得像虱子,而在我看来,她把这一点遗传给了她的孩子们。”他突然站起身来,两团红晕爬上脸颊,声音变得尖厉而刺耳,“你们都一文不值!每一个!我受够你们了!你们不是男人!你们是懦夫——一群多愁善感的懦夫。皮拉尔一个就能顶你们中的随便两个!我相信这世上的某个地方还有一个我的儿子,比你们任何一个都强。你们只不过是碰巧生对了地方!”

“好了,父亲,可以了。”哈里嚷道。

他已经跳起来站在那儿,平日里笑眯眯的脸上此时眉头紧锁。西米思狠狠地说:“你也一样!你都做过什么好事?从世界各地冲我献媚、要钱!我告诉你们,我看见你们就恶心!全部滚蛋!”

说完他坐下来,靠在椅背上,有些气喘。

家人一个接一个、慢慢地走了出去。乔治满脸通红,愤怒至极;玛格达莱尼看起来被吓坏了;戴维面色惨白,浑身发抖;哈里咆哮着走出了房间;阿尔弗雷德像在做梦一样;莉迪亚跟在他后面,头拾得高高的;只有希尔达在门口停了一下,又转身慢慢地走了回来。

她审视着西米恩。他睁开眼睛时发现她站在那儿,不禁吃了一惊。她站在那儿一动不动,冷静的样子透出一种威胁的意味。

他暴躁地说:“怎么啦?”

希尔达说:“收到你的信之后,我相信了你在里面写的话。你说圣诞节的时候想让家人陪在身边。于是我就说服戴维过来了。”

西米恩说:“嗯,然后呢?”

希尔达慢悠悠地说:“你的确想让家人陪在你身边,但目的并不是你原来说的那样!你想要他们都在这儿,是为了对他们随便发泄,是不是?上帝保佑,你对有趣的理解竟然是这样的!”

西米恩咯咯笑了,说:“我的幽默感一直很特别。我并不指望谁能欣赏这个玩笑,反正我很开心!”

她一言不发。西米恩·李感到一种莫名的恐惧,厉声问道:“你在想什么?”

希尔达·李慢慢地说:“我怕……”

西米恩说:“你怕……怕我?”

希尔达说:“不是怕你,是替你害怕!”

她转身离去,就像一个已经完成宣判的法官。她迈着缓慢而沉重的脚步,径直走出了房间。

西米恩坐在那儿,凝视着房门。

随后他站了起来,向保险箱走去,嘟囔着:“让我来看看我的美人儿们。”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