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二章 克拉珀姆厨师失踪案 · 1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06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在我和我的朋友赫尔克里·波洛共处的日子里,每天早晨,我都会为他大声朗读早报《布莱尔日报》的标题,这已经成为习惯。

鲲 # 弩 # 小 # 说 # 🐙 w ww # ku n Nu # co m

《布莱尔日报》是那种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报纸,他们施展十八般武艺,总能找出些耸人听闻的消息。类似抢劫谋杀这种报道是绝不肯默默无闻地躲在后面的版面上的,而是堂而皇之地出现在头版头条,配之以通栏标题,让你无法忽略过去。

我读道:“艾伯斯康丁银行职员失踪,随之失踪的是价值五万英镑的可转让证券。

“丈夫一头扎进煤气烤箱,比烤箱更可怕的是家庭生活。

“妙龄美女打字员失联,艾德娜·菲尔德芳踪何处?

“怎么样,波洛,发生了这么多案子,有没有你感兴趣的?银行职员卷款逃走,丈夫莫名其妙自杀,美女打字员蒸发。你看上哪一起了?”

我的朋友无动于衷,只是轻轻摇摇头。

“我的朋友,哪个我都没兴趣,今天我就想无所事事地待着,别想让我离开我亲爱的椅子,除非是什么特别有意思的事情。再说,我还有一堆重要事情需要处理呢。”

“你有什么重要事情啊,说来听听?”

“嗯,很多啊,比如我衣柜里那套灰色西服,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上面溅了个油点,虽然很小,可让我很闹心。还有我那件冬季外套,早就应该好好清洗了。更重要的是,我该好好修理一下胡髭,刮一刮,抹点润须膏。”

“还不少呢,”我边说边溜达到窗口往外看,“不过你恐怕没法做这些心血来潮的事情了。你听,门铃响了,有客户找你来了。”

“除非事关国家安危,否则我是不会接受委托的。”波洛信誓旦旦地说。

很快,屋里的宁静气氛被一位身材矮胖的红脸夫人打破了。她急急忙忙走上楼来,进屋后还在气喘吁吁。

“你是波洛先生吗?”她问,二话不说就往椅子上一坐。

“是的,夫人,我是赫尔克里·波洛。”

“你完全不是我想象的那样呀!”这位夫人肆无忌惮地打量着波洛,毫不掩饰自己的失望,“报纸上说你怎么怎么能干,是位杰出的大侦探。是你出钱让他们这么说,还是他们在自说自话?”

“夫人!”波洛愤然挺直了身子。

“啊,对不起,不过我想你其实也明白那些报纸是怎么回事。比如一篇文章的标题是《新娘对未婚闺蜜的私语》,如果你看内容,无非是告诉你可以在某化妆品店买个什么破东西用来洗头,除了吹嘘一无是处。我无意冒犯,你不会介意吧?我来找你的目的是想让你寻找我的厨师。”

波洛张口结舌地瞪着她,不知该如何回答,在我的印象中,只有这么一次,他伶牙俐齿能言善辩的能力瞬间失灵。我实在忍俊不禁,只好背转身去。

“都是让政府定期发放的失业救济金闹的,”夫人继续说,“这缺德的救济金让那些仆人想入非非,不安分守己干自己的活儿,老惦记去干个打字员什么的。我认为政府应该停止发放救济金!我倒想知道我的仆人们有什么可抱怨的——他们每周可以有一个下午和晚上出门闲逛,隔周还可以在星期日休息一整天,衣物都是送出去洗,和我们主人吃一样的饭菜,像我们一样,根本不吃人造黄油,只吃最上等的黄油。”

她停下滔滔不绝,喘了口气,波洛立刻抓住这个机会站起来,以他最傲慢的口吻说:“夫人,恐怕你搞错了,家政服务不在我的调查范围之内。我是个私人侦探。”

“我知道你是私人侦探。”我们的客人说,“我不是告诉你了吗?我想让你替我寻找我的厨师。她周三出门之后就一去不复返,连个招呼都不打,也没有留下只言片语。”

“对不起,夫人,这种业务我更不会受理。你请慢走。”

我们的客人气哼哼地说:“这算什么?原来你就是这样的侦探啊,太目中无人了吧?嗯,你只管处理政府军机大事和伯爵夫人的珠宝吗?要知道,对于我这样身份地位的女人来说,凡是涉及仆人,事无巨细都很重要,不亚于任何珠宝。我们不可能全都成为出有车、食有鱼、满身珠光宝气的贵妇人,厨师再好也不过是个厨师,但如果我们失去一位好厨师,所受的损失和难过的心情,和那些丢了珠宝的贵妇人没什么两样。”

有片刻时间,波洛似乎在个人尊严和幽默感之间有点举棋不定,最后,他大笑一声重新落座。

“夫人,你说得对,我错了。你那番话很有道理,富有生活智慧。这种案子对我来说是个新鲜经验,过去我还从未查找过失踪家仆呢。在你到来之前,我的确一心想要天上掉下来个举世瞩目的案件。不过随它去吧,让我们看看你这件事。你说这位宝贝厨师周三离开,一去不复返,那么这就是前天发生的事。”

“不错,那天该她出门闲逛。”

“那她也许是碰上了什么意外,夫人,你没有到医院找过吗?”

“我昨天还在这么想呢,但是今天早晨,她竟然叫人来取她的箱子,连句解释的话都没有!要是我当时在家,决不会把箱子交给来人,我岂能让她就这么一走了之。可惜我当时去肉铺了。”

“你能描述一下她的样子吗?”

“可以,她人到中年,胖乎乎的,黑头发已经开始花白,是个品行端正的体面人。她来我家之前的那份工作干了十年。她的名字叫伊莱扎·邓恩。”

“你有没有,嗯,在周三那天和她发生过什么不愉快?”

“没有任何不愉快的事情,所以她的出走才显得这么奇怪。”

“你家里有几名仆人?”

“两位,还有个客厅女仆,名叫安妮,是位很好的女孩。她有点爱忘事,整天想的都是年轻小伙子,不过如果你监督有方,她还是干得不错的。”

“她和厨师两人的关系好吗?”

“就是一会儿好一会儿吵的那种,基本上算是很好的。”

“女孩对厨师的出走能提供点线索吗?”

“她声称一无所知,不过你也知道仆人们的做派,他们都是狼狈为奸的。”

“是的,是的,我们一定会调查这件事。夫人,请问你家在哪里?”

“在克拉珀姆,艾伯特王子大街八十八号。”

“知道了,夫人,我们就此道别,我今天一定会去你家。”

托德夫人——这是我们新朋友的名字——走了。波洛无可奈何地望着我。

“唉,黑斯廷斯,我们还从未有过这种案子呢。克拉珀姆的厨师不见了,没影了,找不到了!这种鬼事,我们的朋友贾普警督做梦也想不到会成为案子!”

抱怨归抱怨,他还是继续烧热熨斗,用吸墨纸小心翼翼地清洗掉灰西服上的油点,但是他心爱的胡髭只能遗憾地改日再修饰了。之后,我们动身前往克拉珀姆。

艾伯特王子大街上的小房子像是按同一张图纸建造的,窗户上都挂着饰有雅致花边的窗帘,门上装着亮晶晶的铜门环。

我们按了八十八号的门铃,一个衣着整洁的漂亮女仆为我们开了门。托德太太在客厅迎接我们的到来。

“别走,安妮,”她命令道,“这位先生是侦探,他需要向你问话。”

安妮神色变幻不定,又是惊疑,又是兴奋。

“谢谢夫人,”波洛一鞠躬,“我想现在就开始询问你的女仆,如果可以的话,我要单独向她问话。”

我们被带进一间小画室。当托德夫人老大不乐意地勉强离开房间后,波洛开始盘问女仆。

“安妮小姐,你要知道,你即将告诉我们的那些事情很重要,只有你才知道那些有助于调查的情况,如果没有你的帮助,我不知道从何着手。”

女孩听了他的话,不再惊疑不定,马上表现出跃跃欲试的样子。

“你放心吧,先生,”她说,“不管我知道什么,都会一五一十地告诉你。”

“那就好,”波洛露出赞许的笑容,“那么,你先告诉我你是怎么看待这件事的。你聪明过人,我一看就知道,在你看来,伊莱扎的失踪到底是怎么回事?”

赞美的力量是无穷的,在波洛的鼓励下,安妮展开丰富的想象力,进行了如下猜测。

“准是人贩子干的,先生,我从一开始就明白了!厨师老爱警告我要提防人贩子,她对我说,‘无论那家伙多么道貌岸然,你都不要听信那些甜言蜜语’。我敢肯定,现在他们抓住她了!很可能她已经被装上船运到土耳其或其他什么东方国家了。我听说那里的人喜欢胖子。”

波洛仍然一本正经地听她说话,没露出半点笑意,真让我钦佩。

“如果她是被人贩子抓去的——嗯,这个想法有一定道理——但是在那种情况下她怎么派人来取箱子呀?”

“嗯,那我就不知道了,先生。她总还是需要自己的箱子吧,即使被弄到国外去了。”

“是什么人来取的箱子,是个男人吗?”

“是卡特·佩特森,先生。”

“是你把她的东西打包装箱的吗?”

“不是的,先生,箱子早就打包好了,用绳子捆得结结实实的。”

“这样啊!很有意思,这说明她周三出门时就已经决定不再回来。你说是不是?”

“啊,是的,先生,”安妮看上去有些困惑,“我倒没从这方面想过。不过仍然有可能是人贩子干的,对吗,先生?”她心有不甘地补充道。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