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三章 康沃尔谜案 · 1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06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彭杰利夫人来访。”房东太太向我们通报后,知趣地退开了。

经常有人上门来找波洛咨询,其中有些人看起来很难相信会与侦探这种职业产生什么交集,与这些人相比,现在进来的这位女人更像是走错了门。她心神不定地站在那里,不知所措地用手摸着自己的羽毛围巾。她真是再普通不过了,身材消瘦,面容憔悴,五十岁上下,穿着滚边衣裙,佩戴金项链,古怪的帽子下面露出灰白头发。如果你住在小镇上,时时刻刻都会在路边碰上这样一位太太。

看见她进退两难的样子,波洛走过去,温和地向她打了个招呼。

“夫人,请坐,请坐。这是我的同事,黑斯廷斯中尉。”

那位女士坐下来,犹疑不决地轻声问:“你就是波洛先生吗,那位大侦探?”

“乐意为您效劳,夫人。”

客人期期艾艾了半天,还是说不出一句整话。她唉声叹气地揉着手指,脸涨得通红。

“我可以为你做点什么吗,夫人?”

“嗯,是的,是那样——你知道——”

🐹 鲲+弩-小+说+ ww w +k u n n u - c o m +

“没关系的,夫人,想让我做什么,请说出来吧。”

在波洛温言细语的鼓励下,彭杰利夫人不那么紧张了。

“事情是这样的,波洛先生,我……嗯……我不想和警察打交道,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不愿意找警察。尽管如此,我身边发生的一些事情很……嗯……很不对劲,我非常烦恼,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是不是应该——”她找不到合适的词,就停了下来。

“我是侦探,我的工作与警察完全不同,对个人隐私是绝对保密的。”

彭杰利夫人立刻抓住这个词,“保密——对,对,我就是想要这样。我不想惹出什么流言蜚语,不想让别人大惊小怪,更不想让报纸拿来大做文章。报纸很可怕,他们唯恐天下不乱,非把人家弄得鸡犬不宁名声扫地才满意。况且,我想说的这件事也是自己猜测,我相信纯粹是出于胡思乱想,但这猜测让我心烦意乱,想不当回事都不行。”她停下来喘了口气,“我总觉得是冤枉了可怜的爱德华,当妻子的怎么能这么胡乱猜疑,那不是很可怕吗?可是现实生活中也确实发生过这种可怕的事情,报纸上登过。”

“对不起,你提到的爱德华是你丈夫吗?”

“是的。”

“你猜疑他?猜疑他什么?”

“唉,我真是难以启齿,波洛先生。我想你也曾经在报纸上看到过这样的故事,当事人都被蒙在鼓里,毫不起疑。”

她到底要说什么呀?我的耐性都快被她的言不及意耗尽了,不过波洛还算是有涵养,没有露出任何不耐烦的样子。

“你只管说出来,不用紧张,夫人,没什么大不了的。想想看,如果我们能证明你的猜测确实是胡思乱想,那你不就如释重负了吗,你该多高兴呀。”

“我明白,不管是不是胡思乱想,搞清楚之后,总比现在这样疑神疑鬼要好。好吧,波洛先生,是这样的,恐怕有人在给我下毒,这感觉真是可怕。”

“你为什么会这样想?”

这下彭杰利夫人抛开了拘谨,打开话匣子,开始滔滔不绝地详述她的各种症状,似乎她正面对自己的家庭医生。

“嗯,吃完饭后觉得腹痛和恶心?”波洛用心听着她倾诉,“你有家庭医生吧?他怎么说?”

“他说是急性胃炎,波洛先生,不过我看他也不是很确定,也有些不安,所以每次都换一种药给我吃,都不起什么作用,还是那么难受。”

“你告诉过他心里的疑惑吗?”

“没有,我说不出口,会传得沸沸扬扬的。也没准真是胃炎呢。可是怪得很,只要爱德华周末出门不在家,我的胃就挺好,没什么不适。连弗里达都觉得很奇怪,她是我丈夫的外甥女,波洛先生。嗯,让我起疑的还有除草剂,花匠说那瓶除草剂买来之后从来没用过,不知为什么就剩下半瓶了。”

她用恳求的眼光望着波洛,似乎要从他脸上看出答案。波洛对她安抚地笑笑,伸手取过纸笔。

“我们做个正式的笔录吧,夫人。你和你丈夫住在哪里?”

“波尔加威瑟,康沃尔郡的一个小镇。”

“你们在那儿住了很久吗?”

“十四年了。”

“家里除了你和你丈夫,还有孩子吗?”

“没有。”

“但有个外甥女,你刚才提起过,是不是?”

“噢,是弗里达·斯坦顿,她是我丈夫唯一的妹妹的孩子。她已经和我们住了八年了,一周前才搬出去。”

“为什么?一周前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我们之间关系不好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不知怎的,弗里达像变了个人,变得很粗鲁,没那么有教养,有时还大发脾气。一周前她就是发了顿脾气后离家出走的,自己在镇上租房子住。她走后我就没见过她。拉德纳先生说,不用管她,她自己会好的。”

“拉德纳先生是谁?”

彭杰利夫人看上去有点不自在,又像刚才那样开始期期艾艾,“噢,他是,嗯, 一个朋友,就是个朋友,很不错的年轻人。”

“他和你外甥女之间有什么吗?”

“没有,绝对没有。”彭杰利夫人斩钉截铁地说。

波洛换了个话题。

“我想,你和你丈夫日子过得很舒服吧?”

“不错,我们相当富足。”

“钱是你的,还是你丈夫的?”

“噢,都是爱德华的,我自己没有钱。”

“你明白,夫人,我们要找出真相,就要弄清事实,不管事实多么令人厌恶,都要正视,因为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找出作案动机。你丈夫不会因为闲得发慌就给你下毒,你知道他有什么理由想除掉你吗?”

“哼,他有理由,就是他手下那个黄头发的荡妇。”彭杰利夫人突然憋不住了,“我丈夫是个牙医,波洛先生,他雇了个漂亮女孩,一头清爽短发,穿件白大褂,帮他预约病人、配制补牙材料什么的,他说这是工作需要。我听到一些流言蜚语,说他们关系暧昧。他当然矢口否认,赌咒发誓说他们之间很清白。”

“那瓶除草剂是谁买的?”

“我丈夫买的,差不多买了一年了。”

“你的外甥女自己有没有钱?”

“一年大约有五十英镑收入吧。如果我离开爱德华,她一定欢天喜地回来替他料理家务。”

“你的意思是你打算离开他?”

“我受够了他的所作所为,不想再忍下去,现在是新时代,女人不再是忍气吞声的丫鬟。”

“你有这种独立精神很让人钦佩,不过我们最好还是现实一点。你今天回波尔加威瑟吗?”

“是的,我出门散散心,乘早上六点的火车出来,乘下午五点的火车回去。”

“那就好,现在我没有什么不得了的事情要处理,正好可以关注你这件小事。我打算明天就去波尔加威瑟。我们可以假称这位黑斯廷斯是你的远房亲戚,就算是你二表妹的儿子吧;至于我,是他的朋友,外国人。你回家之后,不要吃不是你亲手做的,或亲眼看着做的东西。你有比较贴心的女仆吗?”

“有的,杰西是个好女孩,不会有问题。”

“那么明天见,夫人,振作起来。”

波洛鞠了一躬,送这位女士出门。回到桌边时显然还在想着她的话,这并不妨碍他注意到地上有几丝她心神不定时从围巾上揪下来的小羽毛,他小心翼翼地捡起来放进废纸篓。

“黑斯廷斯,你对这个案子有什么想法?”

“我觉得比较棘手。”

“不错,如果她的疑心并非无稽之谈,那就不太好找证据。反过来说,难道凡是丈夫买除草剂就有下毒的嫌疑?如果妻子确实有胃病,或者性情多疑神经质,岂不是无事生非吗?”

“你觉得会是哪种情况?”

“说不好,黑斯廷斯,不过我觉得很有意思,非常有意思。这种疑神疑鬼的事情很常见,所以有可能是女人神经质造成的。但彭杰利夫人给我的印象并不是那种神经兮兮的女人。嗯,如果我猜得不错,我们面临的是一幕错综复杂的人性悲剧。说说你的看法,黑斯廷斯,你认为彭杰利夫人对她丈夫的感情怎样?”

“又爱又怕吧。”我推测。

“通常在这种情况下,无论指控什么人,她都不会指控自己的丈夫。不管怎样,她都不会相信丈夫要谋害自己。”

“不是出现了别的女人吗?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不错,妒忌是因爱生恨的催化剂。不过如果只是怨恨她可以去找警察,用不着来找我。这又不需要保密,嚷嚷出去也没什么,不过就是个丑闻罢了。没有这么简单,让我们动用脑子里的灰色小细胞好好想想。她干吗要来找我?为了神不知鬼不觉地证实自己的疑心正确,或是不正确?嗯,这其中必有蹊跷,还有一些我们尚未知晓的因素。我们这位彭杰利夫人如果是在表演,那简直太神乎其技了。但我想不是,她是真心实意的,我敢打保票她很真诚。这让我很好奇,我要搞清楚是怎么回事。现在,黑斯廷斯,请你查查去波尔加威瑟的火车班次。”

* * *

我们当天下午上了火车,一点五十分从帕丁顿出发,七点刚过就到了波尔加威瑟。一路无事,我好好地睡了一觉,直到火车抵达那个偏僻小站。我们拖着行李入住当地的公爵饭店,简单吃了几口饭,就出发去拜访那个名义上的表亲。

彭杰利家离大路并不太远,我们走过去,看见屋前有个传统的乡村花园,繁花似锦,暗香浮动,在这样充满古典美的环境里,怎么会发生谋财害命的事情呢?波洛按按门铃,又在门上敲了几下,等了一会儿,再次按按门铃。这次很快就有人来开门了,是个衣冠不整的女仆。她眼泪汪汪的,还使劲抽动着鼻子。

“我们来见彭杰利夫人,”波洛说,“可以进去吗?”

女仆瞪大眼睛,直截了当地说:“怎么,你们还不知道吗?她死了。就在刚才,半小时之前吧。”

我们目瞪口呆,半天才说出话来。“怎么死的?”我总算问出一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