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十六章 蒙面女人 · 2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06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那为什么?”

“真是奇怪,”波洛想起了什么,低声自语,“米利森特小姐进屋之前,我曾经说到很想干点违法乱纪的事。”

“你会趁他不在家破门而入找信吗?”我吃了一惊。

“嘿,黑斯廷斯,有时候你的脑筋挺灵光的呀。”

“要是他把信随身带走了呢?”

波洛摇摇头。

“不太可能。显然他的房间里有个万无一失的藏信之处。”

“我们什么时候——嗯——行动呢?”

“明天晚上,我们大约十一点钟出发。”

出发时间到了,我早已做好准备,换上了深色衣服,配上深色软帽。波洛温和地对我一笑。“不错,看来你特意换上了合适的衣服。”

他对我说:“走吧,我们乘地铁去温布尔登。”

“什么东西都不带吗?比如破门而入的工具?”

“亲爱的黑斯廷斯,赫尔克里·波洛是不用蛮力的。”

我只好闭嘴,把疑问全闷在心里,等着瞧他要如何行动。

午夜时分,我们进入波那威斯达别墅的小花园,整幢房子静静地沉睡在黑暗中。波洛直接走到房子后面的一扇窗户前,轻轻抬起窗框,让我钻进去。

“你怎么知道这扇窗户能开呢?”我小声问,实在太神奇了。

“因为今天早晨我把窗钩锯开了。”

“什么?”

“轻而易举。我拿着一张假证件和一张贾普警督的官方证件到这儿来,告诉他们我受苏格兰场委托,在拉文顿先生离开期间过来帮他们安装新的防盗措施。管家很热情地欢迎我。好像他们最近发生过两起盗窃未遂案——英雄所见略同,想必拉文顿先生的其他客户也想到了我们这种做法——不过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被偷。我检查了所有窗户,做了点小手脚,告诫仆人二十四小时内不要碰这些窗户,因为这些窗户全通了电。然后,我就很有风度地告辞了。”

“啊呀,波洛,真有你的。”

“我的朋友,略施小计而已。好,我们开始工作吧。仆人们睡在顶层,我们基本上不会惊动他们。”

“我想保险柜一定装在墙上。”

鲲^弩^小^说 🐪 w w w*k u n n u*c o m *

“保险柜?得了吧,不用考虑保险柜。保险柜是每个贼首先要找的东西。拉文顿先生不傻,你会看到,他藏东西的地方比保险柜要保险多了。”

之后,我们开始进行系统的搜寻。几个小时后,我们已经把整幢房子仔细篦了一遍,居然一无所获。波洛开始发脾气。

“嗬,真是活见鬼啦!我赫尔克里·波洛会失手吗?永远不会!我们要冷静冷静,再琢磨琢磨,找找原因。我要——嗯哼——好好用用我的小灰色细胞。”

他皱着眉头凝神沉思了一会儿,眼睛一亮,闪动着绿莹莹的光,那是我十分熟悉的表情。

“我真是笨蛋!去厨房!”

“厨房?”我说,“怎么可能在厨房,那是仆人干活儿的地方呀!”

“正是,一百个人中有九十九个人都会这么想!正因为如此,把东西藏在厨房里是最好不过的上上之选,那里都是些家用物品。走,我们去厨房!”

我跟着他,完全摸不着头脑,看他一会儿把手伸进面包机,一会儿拍拍炖锅,又把头伸进煤气炉。我看够了,不想再看,就溜回书房。我相信只有在这儿,在书房里才会找到藏匿的信件。我再接再厉地又搜寻了一遍,忽然发现时间已到四点十五分,天快亮了,赶忙又回到厨房。

我震惊地发现,波洛正站在煤箱里,身上那套整洁的衣服惨不忍睹。他做个怪样说:“是呀是呀,这么衣冠不整完全违背我优雅的天性。但事已至此,换作你又会如何呢?”。

“拉文顿不可能把信埋在煤底下。”

“看看清楚,你就会发现我检查的不是煤。”

我这才看见煤箱后面的架子上堆着木柴,波洛正飞快地将木柴一根根拿下来。突然,他低声说:“黑斯廷斯,把刀子递给我!”

我把刀子递给他,他好像用刀子在手中的木柴上戳了一下,木柴裂了开来。原来,这根木柴被仔细地锯成两半,中间被掏挖出一个空洞。波洛从空洞中取出一只小小的中国木盒。

“太棒了!”我情不自禁地惊呼起来。

“别激动,黑斯廷斯!小点儿声。走吧,在太阳出来之前我们离开这里。”

他把盒子往兜里一塞,从煤箱里一跃而出,草草整理了一下衣服。我们沿进来的路线离开了这幢房子,快步朝伦敦方向走去。

“真是匪夷所思,谁会想到把东西藏在那里啊!”我仍觉得不可思议,“随时都会有人来用那些木柴的。”

“在七月份这大热天吗,黑斯廷斯?而且它是放在最下面的——藏得好。喂,出租车!现在回家去,好好洗个澡,香香地睡上一觉。”

经过这惊心动魄的一夜,我睡了很久才醒,起床时都快一点了。我溜达到起居室,惊讶地看到波洛已经在那里了。他靠在扶手椅里,旁边放着打开的中国盒子,正心平气和地读着从盒子里取出来的信。

他亲切地对我一笑,拍拍手中的信纸,“那位米利森特小姐说得对,公爵绝不会原谅这些!我还从未见过比这更肉麻的情话呢。”

“是吗,波洛?”我用厌恶的语气说,“我觉得你不应该擅自读人家的信,这是无礼之举。”

波洛冷冷地说:“我读就不是无礼之举。”

“还有,”我说,“我觉得你昨天用贾普的官方证件也不符合游戏规则。”

“我不是在做游戏,而是在办案。”

我耸耸肩,和强词夺理的人是无法争论的。

“有人上楼来了,”波洛说,“是米利森特小姐。”

我们那位金发碧眼的委托人带着焦急的神色走进来,当她看到波洛手中拿着那封信和小盒子时,马上变得容光焕发。

“噢,波洛先生,你真是太棒了!你是怎么做到的?”

“通过旁门左道吧,我的女士,不过拉文顿先生不会计较的。这就是你的信,对吗?”

她迅速看了一遍。

“是的,噢,我该怎么感谢你呢?你真是个奇人。它到底藏在什么地方了?”

波洛告诉了她。

“你太聪明了!”她从桌上拿起那个小盒子,“我将把它作为纪念品。”

“我原本以为,小姐,你会允许我留下它作为纪念品的。”

“我打算送你一个比这更好的纪念品——就在我举行婚礼那天——我不是忘恩负义之人,波洛先生。”

“在我看来,为你服务的愉快胜过支票——所以请你允许我留下这个盒子。”

“噢,得了,波洛先生,我就是想要这盒子,非要不可。”她连笑带嚷地伸出手,可是,波洛的动作比她快,他的手迅速按在盒子上。

“我认为你不能拿走。”他语调一变。

“你这是什么意思?”她的语调也尖利起来。

“不管怎样,请允许我先取出盒子里的其他东西。看见了吧,这个盒子的内部已经改造过了,分为两个部分。上面这层放着那封有伤风化的信,下面这层呢——”

他敏捷地做了个动作,然后摊开手,手掌中躺着四粒闪闪发光的大宝石,还有两粒奶白色的硕大珍珠。

“我认为,这就是那天在邦德大街被抢的宝石,”波洛低声道,“听听贾普怎么说!”

让我大吃一惊的是,贾普从波洛的卧室里走出来。

“我想,你们是老相识了。”波洛温文尔雅地对米利森特小姐说。

“被你抓个正着,也算天意吧!”米利森特小姐的态度现在判若两人,“你这个无所不能的老家伙!”她近乎敬畏地望着波洛。

“好了,格蒂小姐,亲爱的,”贾普说,“把戏该玩儿完了。没想到这么快又见到你。我们已经逮捕了你的同伙,就是到这儿来自称是拉文顿先生的那位。至于真正的拉文顿先生,绰号叫克罗克。我不知道在荷兰用刀子捅死他的人是你们之中的哪位。你们以为他身上带着货,是吧?可他没带。他骗过你们,把宝石藏在了自己家里。你们派过两个家伙去他家找都没找到。之后你们委托这里的波洛先生去找。他的运气惊人得好,居然让他找到了。”

“你真喜欢饶舌,是不是?”假冒米利森特小姐的人说,“现在尘埃落定,放松点,我会乖乖地跟你走的。你得承认我是位善解人意的女士。好啦,再见吧!”

“是她穿错了鞋。”波洛见我还是一副迷惑不解的样子,只好强忍睡意向我解释,“根据我对你们英国人的观察,一位女士,尤其是出身贵族的女士,总是特别留意她的鞋子。她穿衣服可以差不多就行,但穿鞋会很讲究。而这位米利森特女士穿着时髦昂贵的衣服,脚上的鞋却很便宜。咱们两人都不太可能见到真正的米利森特小姐,她很少在伦敦露面。而这个小女人长得与她有点相像,本来光凭外貌还可以乱真。但正如我说,她穿错了鞋,她脚上的鞋首先让我心生疑虑,接着是她讲的故事——还有面纱——是不是有点夸张啊?他们那伙人都知道盒子有夹层,上层放着一封有伤风化的假信,但藏在木柴堆里则是已故拉文顿先生的高招。嗯,黑斯廷斯,提醒你一下,希望你以后不要再像昨天那样伤害我的感情,竟然说那些罪犯不知道我的威名。实际上,连他们自己都干不来的事情还要来找我去干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