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十八章 花园疑案 · 3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06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你肯定吗?”

“那女孩自己也没否认呀。你怎么看?”

“挺有意思。”

“我们还要再找到一件相关证据,证明她是怎么弄到士的宁的。那应该不会太难。”

“但目前尚未找到那类证据,是吗?”

“我还没开始找呢。今天早上才开始讯问。”

“讯问得如何了?”

“延期一周再继续。”

“那位年轻女士卡特里娜呢?”

“她涉嫌犯罪,已经被我拘留了。我可不想出什么纰漏。她在这个国家里可能会有一些不那么安分守己的朋友把她弄走的。”

鲲=弩=小=说

“不会的,”波洛说,“我想她在这里没有朋友。”

“是吗?你为什么这么说,波洛先生?”

“这只是我的一个想法。还有别的进展吗?”

“没有特别值得一提的。巴罗比小姐的股票账户近来起起落落,好像损失不小。这都是些暗箱操作的勾当,我看不出它和案情有什么关系——目前没有。”

“目前没有,也许你说对了。嗯,非常感谢,谢谢你给我打电话。”

“不必客气,我是说话算数的人。我看得出你对这个案子很有兴趣。谁知道呢,在结案前你也许真能助我一臂之力呢。”

“那是我的荣幸。没准儿我真能帮上你的忙,比如说,要是我能抓住那个女孩卡特里娜的一个朋友的话。”

“你刚刚才说她没有朋友,是不是?”警督西姆斯惊异地问。

“我说错了,”赫尔克里·波洛说道,“她有一个朋友。”

没等警督继续追问,波洛就挂了电话。

他神情严峻地走进莱蒙小姐的房间。她正坐在打字机旁打字,看到雇主进来,就把手从键盘上移开,探询地望着他。

“我想让你,”波洛说,“设身处地地推断一下事情发生的经过。”

莱蒙小姐万般无奈,只好把手放到膝上,等波洛发话。她就喜欢打字、付账、将文件归档,还有登记约会。让她设身处地把自己摆放在什么假想的情境当中体验感受,那真是太无聊太没意思了。不过既然雇主吩咐,那作为秘书也只好从命了。

“你是个俄国女孩?”波洛开始道。

“是的。”莱蒙小姐虽然嘴上应答着,但从神态到口音仍是个地道的英国人。

“你在这个国家里形单影只,没有朋友,出于某种原因不想回俄国。你的工作是伺候一位老太太,陪伴她,照顾她。而且你逆来顺受,从不抱怨。”

“是的。”莱蒙小姐毫无异议地顺着说,尽管她怎么也不会对天底下随便哪个老太太逆来顺受。

“老太太对你很满意,决定将她的钱遗赠给你。她是这么对你说的。”波洛停了下来。

莱蒙小姐又说了一个“是的”。

“后来老太太发现了什么事情,可能与钱有关,也可能觉得你对她不够忠诚,或者更严重——药的味道很奇怪,食物吃下去也不舒服。不管她发现了什么,她开始对你起了疑心,并为此给一个很著名的侦探写了封信——好吧,给最著名的侦探写了封信———就是我!我很快就要去拜访她。事情开始变得紧急,正像俗话说的,油要浇到火上了。这时候最重要的是赶快动手。于是,在大侦探到来之前,老夫人死了。钱就到了你手里……现在,请告诉我,这个过程对你来说是不是合情合理,顺理成章?”

“合情合理,”莱蒙小姐说道,“我的意思是,对一个俄国人来说合情合理。我个人是绝不会做人家保姆的。我喜欢职责分明的工作。当然我做梦也想不到要去杀人。”

波洛叹了口气。“我真是想念我的朋友黑斯廷斯啊,他想象力丰富,浪漫多彩,虽然他的推测判断总是不对,但那错误本身就给人莫大的启发。”

莱蒙小姐没应声。她盯着打字机上刚打了一半的那张纸,恨不得立刻就把手放上键盘继续工作。

“那么你认为刚才那种情形的发生很正常。”波洛沉吟道。

“你认为不是吗?”

“我就怕是这样。”波洛叹息道。

电话响了,莱蒙小姐走出房间去接电话,回来报告说:“又是西姆斯。”

波洛急忙跑到电话前,“你好,你好。你说什么?”

西姆斯重复道:“我们在女仆卧室发现了一包士的宁——就藏在床垫下面。警佐刚刚回来通报了这一消息。我认为这样一来基本上就可以结案了。”

“是的,”波洛答道,“我想是可以结案了。”他的语调变了,突然充满了信心。

他挂上电话,在写字台边坐下,心不在焉地整理着桌面,一边喃喃自语着:“有什么东西不对劲呢?我已经察觉到了,不仅是察觉到,一定是我看见了什么。我的灰色小细胞开动起来,好好想想,好好回忆一下。是不是所有的东西都那么合乎逻辑,都那么理所当然?那个女孩,她谈到钱时的激动,德拉方丹夫人,她的丈夫,他提到俄国人——这个笨蛋,他确实是个笨蛋;那个房间;那个花园……啊!是的,就是那个花园。”

他坐直身体,静默了一会儿,眼睛里闪着绿光。接着他跳起来,走进隔壁房间。

“莱蒙小姐,请停下你手头的工作,出去替我做个调查好吗?”

“调查什么,波洛先生?我担心我不是很擅长——”

波洛打断了她,“你说过你对商人了如指掌。”

“我是那么说的。”莱蒙小姐自信满满地说。

“那事情对你来说就很容易了。你去趟查曼草地,找一个鱼贩子。”

“鱼贩子?”莱蒙小姐惊奇地问。

“对,就是卖鲜鱼给玫瑰岸别墅的鱼贩子。你找到他后问他一个问题。”

他递给她一张纸条,莱蒙小姐接过来毫无兴趣地瞟了一眼,然后点点头,合上了打字机的盖子。

“我们一块儿去查曼草地,”波洛说,“你去找鱼贩子,我去警察局。从贝克街去只要半小时。”

到了警局,西姆斯警督惊讶地迎过来,“你来得好快啊,波洛先生。我给你打电话才过去一个小时!”

“我有个请求:请你让我见一见女孩卡特里娜,她全名是什么?”

“卡特里娜·列格。好的,我不反对你去见她。”

这个叫卡特里娜的女孩看上去脸色比上次更加蜡黄,而且怒气冲冲。

波洛温和地对她说:“小姐,我希望你相信我不是你的敌人,我只想让你告诉我事实。”

她挑衅地瞪着他。“我已经告诉了你们事实,并且告诉了所有的人!如果老太太是被毒死的,那也不是我下的毒。整个事情全都不对,你们就是不想让我得到那笔钱。”她语不成调,听起来尖厉刺耳,在波洛看来,就像一只走投无路的可怜小鼠。

“那些药除了你没别人动过吗?”

“我已经说过了,不是吗?就是那天下午在药店配的,我装在包里带了回来——正好要开晚饭了。我打开盒子,倒了杯水,一起递给巴罗比小姐。”

“除了你没有其他人碰过吗?”

“没有!”她像一只走投无路的小鼠那样尖声叫着——真是勇气可嘉。

“巴罗比小姐晚饭只吃了我们听说的汤、鱼排以及馅饼吗?”

“是的。”说这话时,她极其沮丧——黑黑的眼睛里充满了绝望和无助。

波洛拍拍她的肩膀。“鼓起勇气来,小姐。没准儿你会获得自由的,不错,还有那些钱,从此过上悠闲自在的生活。”

她看看他,眼神里全是怀疑。

她走出去的时候,西姆斯对他说:“电话里你说的话我没听明白——你说这女孩有一个朋友。”

“她是有一个朋友,就是我!”赫尔克里·波洛说,没等警督反应过来他就离开了警局。

在绿猫茶屋,莱蒙小姐没有让她的雇主等待过长时间。

她言简意赅地报告了调查结果:

“那个男人的名字叫拉奇,住在海伊街。你说得太对了,确实是十八只。他的话我都记了下来。”她递给他一份记录。

“哼哼。”他满意地低哼着,像猫咪得到了食物一般。

赫尔克里·波洛向玫瑰岸走去。当他到达门前花园时,夕阳正在他的身后徐徐落下,玛丽·德拉方丹走出来迎接他。

“波洛先生?”她的声音听上去很是诧异,“您又回来啦?”

“是的,我又回来了。”他停了停说道,“当我第一次来这儿时,夫人,我就想起了一首童谣。

“玛丽太太,你搞错了吧,

你的花园种的什么呀?

种鸟蛤壳,种银铃铛,

还有那美丽女仆排一行。

“只不过不是鸟蛤壳,是不是,夫人,那是牡蛎壳。”他抬手一指。

他感觉到,她一下子屏住呼吸,呆若木鸡地站在那里,但她的眼神问了一个问题。

他点点头。“不错,我都知道了!女仆是将晚饭准备好才下班的——她会发誓证实这点,卡特里娜也会发誓证明你们吃的晚饭就是这些准备好的食物。只有你和你丈夫知道你买回家十八只牡蛎——打算小小款待一下姑妈。将士的宁混进牡蛎当中是如此容易得手,因为人们吃牡蛎都是囫囵吞下去的。不过还有牡蛎壳需要处理——它们不能放在垃圾桶里,女仆会看见的。因此你就想用它们来围花坛,但数量不够多所以没有围完整,没想到这样反而弄巧成拙,破坏了原来的精致对称,迷人的花园出现了瑕疵。就是那几个牡蛎壳让我觉得不对劲——第一次看到它们时就使我感到很别扭。”

玛丽·德拉方丹说道:“我想你是从信上猜出来的。我知道她在信上写了——但不知道写了多少。”

波洛语焉不详地说道:“至少我明白这是件涉及家庭隐私的事务。如果是卡特里娜的问题,老太太就不会要求保密了。我想,是你或者你的丈夫私自操控巴罗比小姐的股票账户为自己牟利,被她察觉了——”

玛丽·德拉方丹点点头。“我们已经这样干了很多年——这里弄点钱,那里弄点钱。哪里会想到她还那么机敏,竟会察觉出来。后来我得知她在找侦探,还发现她居然把钱都留给了卡特里娜——那个卑劣的小东西!”

“于是就将士的宁栽赃到卡特里娜的头上?要不是我发现了事实真相,你和你丈夫就可以逍遥法外,让一个无辜的女孩替你们承担谋杀之罪。你就没有一点怜悯之心吗,夫人?”

玛丽·德拉方丹耸耸肩——她那勿忘我般的蓝色眼睛紧紧盯着波洛的眼睛。他想起第一天他来的时候她的完美演技和她丈夫的拙劣表演。一个不平凡的女人——却没有人性。

她说:“怜悯?对那个卑劣哄人的小耗子?”她的轻蔑溢于言表。

波洛慢慢说道:“我想,夫人。生活中你只在乎两件东西,一个是你的丈夫。”

他看见她的嘴唇在颤抖。

“而另一个——是你的花园。”

他环视着周围的花坛,好像要用目光为他所做的和将要做的事情向花草说声对不起。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