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一章 白发男人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07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献给忠犬勋章的两位卓越成员——卡洛和彼得


将近子夜时分,一个人正走过协和广场(注:巴黎最大的广场,位于塞纳河右岸,城西北部。)。尽管身上贵重的皮毛大衣遮住了他消瘦的躯体,但还是不难看出他的虚弱与潦倒。

这是一个长着一副老鼠面孔的小人物。可以说,这样的一个人不可能惹人注目或者在任何领域有所建树。然而,在下这样的结论时,旁观者们可能已经犯了错误。因为尽管他看起来是那么的渺小和微不足道,但他也能发挥重要的作用来改变世界。就算是在由老鼠所统治的王国中,他也是万鼠之王。

此时此刻,有一个重要的任务在等待着他回家完成。但在回家之前,他还要做一件交易,而这件交易与他的任务是毫不相干的。他的脸在月光的照耀下泛着白光,面容也渐渐清晰起来:瘦瘦的鼻子有着少许的弧度。他的父亲是一位老裁缝,一位来自荷兰的犹太人。而他今夜还游荡在国外,要完成一笔他父亲喜爱的交易。

他来到塞纳河畔,穿过桥,走进了巴黎一个声名狼藉的街区。他在一栋没人看守的大楼前停下了脚步,走上了楼梯,来到一间位于四层楼的公寓。没等他伸手敲门,一个女人就把门打开了,这个女人仿佛就是在等待着他的到来。她一言未发,默默帮他脱掉了大衣,带他走进装修得十分俗气的客厅。电灯上笼罩着污秽的粉色的花彩装饰,然而这样的灯光并不能完全遮盖住女人画着粗糙妆容的面庞,而她那显著的带有蒙古人种特点的外貌特征,也在这灯光下一览无遗。奥尔加·德米罗夫娜的职业,和她的国籍一样,如此显而易见。

“都办妥了吗?小宝贝。”

“都办妥了,鲍里斯·伊万诺维奇。”

他点了点头,压低了嗓门:“我相信没人盯我的梢。”

但是他的声音里却流露出了胆怯。他走到窗前,把窗帘轻轻拉开,向窗外仔细观察了一会儿,蓦然回过头来说道:

“有两个人,在街那边的人行道上。这看起来是……”他不再出声,咬着手指甲思索起来,这是他感到恐惧时的一个小习惯。

而那个俄国女人却若无其事地慢慢摇了摇头。

“他们在你来之前就在那里了……”

“时间的先后并不能说明什么。在我看来,他们是在监视这栋楼房。”

“有可能。”她附和着说道。

“如果是这样的话……”

“那又如何呢?就算嗅到了什么,他们想要跟踪的人也不会是你,这里只是他们跟踪的起点。”

一丝刻薄的笑容浮现在这个男人的嘴角。

“你说的对。”男人承认道。

他思虑了一两分钟,然后慢声细语地说道:“这个该死的美国佬真是比谁都会保护自己。”

“确实如此。”

他又走到了窗前。

“真是位麻烦的客户!”他冷笑着嘟囔道,“我估计警察都已经盯上他了。好吧,好吧,祝你们这些恶棍能成功!”

奥尔加·德米罗夫娜摇摇头。

“若是那个美国人真的像人们所说的那样,那么,就算两个恶棍也不是他的对手。”她停顿片刻,“我在想……”

“怎么?”

“没什么。只是今晚有一个人曾两次经过这条街,那是一个白发男人。”

“那又怎样?”

“是这样。当他经过这两个人的时候,好像故意掉下一只手套在地上,其中一个人把手套拾起来又交还给了那个白发男人。好老套的手法。”

“你是说,这个白发男人是这两个家伙的雇主吗?”

“有点儿像。”

+鲲-弩+小-说 ·

俄国人看起来似乎感到了惊恐和焦虑。

“你能确定包裹还安全吗?没有什么人动过?事情越来越难说了……越来越复杂。”

他又开始啃指甲。

“你自己看吧。”

她在火炉旁弯下腰,熟练地把煤块移开。在煤块下方,她从一堆杂乱无章的报纸中取出一个椭圆形包裹,它被满是油污的报纸包得严严实实,她将这个包裹递给了他。

“真聪明!”他说道,赞许地点了点头。

“这幢房子已经被搜查了两次,我的床单都被撕破了。”

“就像我刚刚说的,”他嘟囔着,“事情已经越来越难说了。在价格方面争论不休,真是一个失误。”

他撕去了包裹的外层,里面是一个小的棕色纸包。他打开纸,看了一眼里面的东西,又再次紧紧地包上。就在此时,电铃声突然尖锐地响起来。

“美国人准时到了。”奥尔加看了一下钟,说道。

她走出房间。没过多久她带进来一个陌生人,他高个头、宽肩膀,从外貌上一眼就可以看出是个美国人。他的目光在屋内的两个人身上扫视着。

“您是克雷斯内先生吗?”他客气地问。

“正是。”鲍里斯回答道,“请原谅,接头地点变动了。但最紧要的是能够保密。我——我不能把货带在身上去接头。”

“啊,是这样。”美国人很有礼貌地说道。

“您曾对我说过,这桩交易只能在我们之间进行,是吗?确保绝对的安全,这是此桩买卖的重要条件之一。”

美国人点了一下头。

“在这方面我们已经达成共识。”他冷淡地说,“现在,也许,您应该把货拿出来让我看一下。”

“您的钱拿来了吗?现钞?”

“是的。”对方回答道。

但他并没有想拿出钱的意思。片刻的犹豫之后,克雷斯内把纸包放在了桌子上。

美国人打开纸包,走到灯光下把里面的东西取出来,细心地检查了一会儿,露出了满意的神情。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厚厚的皮制钱包,从里面拿出一沓钱交给了俄国人。俄国人接过钱后,谨慎地数了遍钞票。

“对吗?”

“谢谢,完全对。”

“很好!”美国人说道。他迅速将棕色的纸包胡乱塞进自己的口袋,对奥尔加鞠了一躬。

“再见,小姐。再见,克雷斯内先生。”

然后他便离开了房间,关上了房门。剩下的两个人面面相觑。男人张开干燥的嘴唇嘟囔道:“我在想,他能不能安全地回到他下榻的饭店呢?”

两人不约而同地向窗外望去,正好看到那个美国人走到街上。他向左手边拐弯,随即头也不回地迅速向前走去。门口的那两个身影悄无声息地跟在了他身后。跟踪者和被跟踪者都被笼罩在漆黑的夜幕之中。

奥尔加·德米罗夫娜开口道:“他一定能安全回家。你不用担心他的安危,也不要期待会有任何其他的意外。”

“你为什么认为他一定很安全呢?”克雷斯内好奇地问道。

“如果一个人有那么多钱,那他绝不会是傻瓜。”奥尔加说,“既然说到了钱……”她意味深长地看着克雷斯内。

“嗯?”

“我的那一份呢,鲍里斯·伊万诺维奇?”

他很不情愿地给了她两张钞票。她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表示感谢,把钱塞进袜筒里。

“很好。”她心满意足地说。

他好奇地看着奥尔加。

“您不感到惋惜吗?奥尔加·德米罗夫娜?”

“惋惜?有什么值得惋惜的?”

“你居然放弃了那么值钱的东西。我相信,大多数女人对这种东西爱得发狂。”

她点点头。

“你说的对。很多女人都会为它而疯狂,可是我不会。我现在只想知道一件事……”

“是什么?”克雷斯内好奇地问道。

“这个美国人拿到了这些东西,并且我深信最终他和东西都会安然无恙。可是以后会怎样呢……”

“你在想些什么呢?”

“他肯定会把这东西送给一个女人。”奥尔加沉思着说道,“我在想,如果一个女人得到了它,那她会怎么样呢?”

她开始不耐烦起来,于是又走到窗前。突然她发出一声惊呼,把头转向她的同伴。

“看,我刚刚提到过的那个人,现在正走在路上。”

他们一起从窗户往楼下看去,一个又瘦又高、举止潇洒的男人正悠闲地走过。他头戴一顶圆帽,穿着大衣。在他经过路灯底下时,可以清楚地看到他露在圆帽外边的白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