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十六章 波洛分析案情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07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所有人都充满敬意地望着波洛,毫无疑问眼前的这个小老头刚刚那一席话给在场的人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治安官干巴巴地笑了几声。

“您真是无所不能。”他嚷嚷着,“波洛先生比警察了解的事情都要多。”

鲲l 弩x 小x 说s = Ww w * k u n n u * co m

面对治安官这样的冷嘲热讽,波洛先生满不在乎地盯着天花板。

“不管您怎么说,这就是我的一点小爱好。”他开口道,“通常我也有足够的时间去做这些事,我可不像您那样公务缠身。”

“呵呵。”治安官自负地摇摇头说,“对我来说——”

他用了一个夸张的手势来代表他的肩膀上所承担的那些烦心事。

波洛突然转向了冯·阿尔丁。

“冯·阿尔丁先生,您也同意这种看法吗?您也确信正是那位罗歇伯爵杀了您的女儿吗?”

“什么?这事儿看起来就是——没错,这事儿一定是他干的。”

他语气中的些许戒备感引起了治安官的注意,治安官好奇地看着这位美国人。冯·阿尔丁似乎察觉到了治安官颇具审讯意味的目光,他努力转换话题,让自己摆脱这种窘境。

“我的女婿知道这件事情了吗?”他询问道,“你们有没有通知他?我知道他此时正在尼斯。”

“是的,先生,我们也告知他了。”治安官犹豫了一会儿,然后非常谨慎地说,“冯·阿尔丁先生,毫无疑问您也应该早已知道,凯特林先生那晚也在蓝色快车上。”

百万富翁点了点头。

“我离开伦敦的时候听说了。”他简洁地承认道。

“他告诉我们说,”治安官继续说道,“他并不知道他的妻子也在这列火车上。”

“我敢说他并不知情。”冯·阿尔丁先生冷冷地说,“如果他在车上遇到了她,那一定会觉得非常难堪。”

另外三个人疑惑地看着他。

“我可以直截了当地告诉你们。”冯·阿尔丁愤愤不平地说,“没人知道我那可怜的女儿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德里克·凯特林不是一个人上的火车,他还携带了一位女伴。”

“什么?”

“米蕾——一位舞蹈演员。”

卡内基先生和警察局局长相互看了一眼,点了点头,好像就先前的谈话达成了某种共识。卡内基先生仰靠在椅子背上,绞着手,看着天花板。

“呵!”他又喃喃道,“一位尤物。”他咳嗽了一声,“关于她的传闻不断。”

“那位女士,”科先生说,“声名狼藉啊。”

“而且,”波洛轻声说,“身价不菲。”

冯·阿尔丁涨红了脸,他起身,“咣”的一拳砸在桌上。

“看到了吧!”他叫骂道,“我的女婿就是个混蛋!”

他一个接一个地瞪着其余的那几个人。

“哦,好吧,我不知道。”他继续说道,“英俊的外貌,热情洋溢又好相处的性格,这样的他一开始都把我给蒙骗过去了。如果他事先不知道此事,在你们通知他这个消息时,他一定表现得非常伤心吧?”

“呃,他看起来惊讶极了,完全不知所措。”

“这该死的小伪君子。”冯·阿尔丁说,“我猜他一定装作很悲痛的样子吧?”

“不,没有。”警察局局长谨慎地说,“不能如此来形容他的反应,您说呢?卡内基先生?”

治安官两手指尖相对,半眯着眼说:

“震惊,慌张,惊恐——这三种情绪都能从他的反应中分辨出来。”他公正地评价道,“但他并没有表现出巨大的悲痛之情。”

赫尔克里·波洛又开口问:

“冯·阿尔丁先生,请允许我冒昧地问一下,凯特林先生在他的妻子去世后能继承多少遗产?”

“数百万吧。”冯·阿尔丁答道。

“美元?”

“英镑。在露丝结婚的时候我就给了她这笔钱,既然她没立遗嘱也没有子女,那么这些钱自然会留给她的丈夫。”

“而她正要准备同此人离婚。”波洛喃喃自语,“啊,是的,恰逢其时。”

治安官目光锐利地看向他。

“您是说——”他开口道。

“我什么都没说。”波洛说,“我只是在陈述事实,仅此而已。”

冯·阿尔丁恍然大悟地盯着他。

这个小老头站起身。

“我想我无法再为您提供更多的信息了,治安官阁下。”他礼貌地说,向卡内基先生鞠了一躬,“此案开审时,如果您能通知我,那我将会感到无比荣幸。”

“毫无疑问我会的。”

冯·阿尔丁也站了起来。

“我也不需要再留在这里了吧?”

“不用了,先生,我们已经收集到了足够多的信息。”

“那么,如果波洛先生不反对的话,我想同他一起离开。”

“万分荣幸。”小老头鞠了一躬,说道。

出了门之后,冯·阿尔丁先递给了波洛一根大雪茄,波洛没有接,而是点燃了自己的一根细长的香烟,于是冯·阿尔丁给自己点燃了雪茄。这位意志坚强的硬汉此刻又恢复了往日的行事作风。两人默默无语地走了一会儿之后,百万富翁开口道:

“波洛先生,我了解到,您已经不再开展侦探业务了是吗?”

“是的,先生,此刻我正在享受生活。”

“但您仍会协助警察处理这桩案件?”

“先生,如果一位医生在路上看到一起事故,伤员正满身鲜血地躺在他的脚边,他会说‘我已经退休了,所以伤员跟我没有关系,我只要继续走我自己的路就好’吗?如果案发时我早已身在尼斯,那么我会拒绝帮警察这个忙。但这个案件明显就是上帝委托给我去破解的。”

“您当时正在现场。”冯·阿尔丁深思着说,“您是否检查了包厢呢?”

波洛点点头。

“毫无疑问,您在现场发现了一些东西,一些对您的破案有帮助的线索吧?”

“也许吧。”波洛说。

“我希望您能明白我想说什么。”冯·阿尔丁说,“对我来说,这起案子的凶手就是罗歇伯爵。但我不傻,在过去的那几个小时里我一直在观察您,我发现,关于此案的凶手,您有着不同的意见?”

波洛耸了耸肩。

“我有可能判断错误。”

“所以这正是我找您谈话的原因。我想提出一个请求:您能为我侦查此案吗?”

“为您个人?”

“我正是此意。”

波洛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开口道:

“您知道您的这个要求意味着什么吗?”

“我知道。”冯·阿尔丁说。

“很好。”波洛说,“我接受您的请求。既然如此,我希望您能对我提出的问题做出坦率的回答。“

“那是当然。”

波洛的态度变了,他的语气也变得非常直率且公事公办。

“是关于离婚的问题。”他说,“是您建议您的女儿提起诉讼的吗?”

“是的。”

“什么时候?”

“大概十天之前。我收到了她的一封抱怨自己丈夫行为不端的信,我找到她,并且非常强硬地告诉她离婚是唯一能解决问题的方法。”

“她是如何抱怨她的丈夫的品行的?”

“他被人看到同米蕾小姐在一起,就是那位我们先前说到的声名狼藉的舞蹈演员。”

“一位舞蹈演员。啊哈!所以凯特林夫人非常反对这件事?她很爱她的丈夫吗?”

“这不好说。”冯·阿尔丁犹豫着说道。

“让她感到羞辱的不是她的情感,而是她的自尊——您是想这样说吗?”

“是的,我想您这样说没错。”

“我猜这桩婚姻从一开始就不是很幸福吧?”

“德里克·凯特林简直坏透了!”冯·阿尔丁说,“他擅长逗所有女人开心。”

“就像您在英国时所说的那样,他全无忠诚可言。是吗?”

冯·阿尔丁点点头。

“好极了!(注:原文为法语。)您建议凯特林夫人离婚,她同意了,于是您开始找律师。那么凯特林先生是什么时候听到这个风声的呢?”

“我亲自找他谈的,并且告诉了他我打算采取的手段。”

“那对此他有什么反应呢?”波洛轻声问道。

回忆起往事,冯·阿尔丁的脸阴沉下来。

“他当时非常放肆无礼。”

“先生,恕我提出这个让人难堪的问题,请问当时他提及罗歇伯爵了吗?”

“没直接提名字。”冯·阿尔丁不情愿地抱怨着,“但他暗示他对此事完全知情。”

“冒昧地问一句,当时凯特林先生的财政状况如何?”

“您怎么知道我会了解他的财政状况呢?”在明显的犹疑之后,冯·阿尔丁问道。

“我觉得您在这点上一定了如指掌。”

“好吧,您说得对。我发现凯特林已经身无分文。”

“但现在,他继承了两百万英镑!生活啊(注:原文为法语。),真是无比奇妙。您说是吗?”

冯·阿尔丁敏锐地盯着他。

“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只是随意感叹一下。”波洛说,“我在思索人生,我在讲述哲学。但回到我们所讨论的问题上吧。很显然,凯特林先生绝不会坐以待毙,他不会什么努力都不做就等着离婚吧?

冯·阿尔丁并没有立刻回答,过了一会儿他说:

“我并不知道他打算做什么。”

“您之后与他有联系吗?”

又是一阵短暂的停顿后,冯·阿尔丁开口道:

“没有。”

波洛停下脚步,摘掉帽子,伸出一只手。

“我必须要同您告别了,先生。对您的事儿,我无能为力。”

“您说什么呢?”冯·阿尔丁生气地说。

“如果您不对我实话实说,那么我什么都查不出来。”

“我不知道您在说什么。”

“您自己心里清楚。冯·阿尔丁先生,您大可放心,我知道对哪些事情应该保持缄默。”

“非常好。那么,”百万富翁说,“我必须承认刚刚我没有说实话。在那次谈话过后,我确实和我的女婿有过联系。”

“是吗?”

“准确来说,我是派我的秘书——奈顿少校去的。我让奈顿告诉他,如果他同意离婚,那么就能拿到十万英镑现金。”

“真是一大笔钱啊。”波洛赞赏道,“那么您女婿的回复是什么呢?”

“他让我见鬼去吧。”百万富翁简洁地答道。

“哈!”波洛说道。

他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情绪,此刻他正在有条不紊地梳理着所有已知的信息。

“凯特林先生告诉警方说他在火车上既没有见到,也没有同他的妻子说过话。先生,您相信他的这种说法吗?”

“我相信。”冯·阿尔丁说,“我敢说他肯定会尽可能地躲着她走。”

“为什么?”

“因为他把那个女人带在了身边。”

“米蕾?”

“是的。”

“您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呢?”

“我派了个人去监视他,这个人告诉我那俩人一起乘火车离开了英国。”

“我明白了。”波洛说道,“就像您之前所说,在那样的情况下,他看起来并不想找凯特林夫人聊一聊他们的事情。”

这个小老头不再开口说话,冯·阿尔丁也没有再打断他的沉思。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