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二十一章 网球场上 · 2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07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德里克猛然一惊。他稍微有点儿结巴地答道:“我,我不知道。我想这不是她的吧。”

“那也许是您的?”

“绝对不会是我的。我的香烟盒怎么可能在我夫人那里呢。”

这时,波洛的表情看起来尤为无辜和天真。

“我想,会不会是您到您夫人的包厢去的时候偶尔遗失在那里的。”波洛诚恳地解释道。

“我没有去过她的包厢。这点我已经向警方解释过数十次了。”

“十分抱歉。”波洛满怀歉意地说道,“但就是这位小姐曾亲眼看见您走进了凯特林夫人的包厢。”

他颇为尴尬地站在那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鲲l 弩x 小x 说s = Ww w * k u n n u * co m

凯瑟琳看向德里克。也许是幻觉,她觉得后者的脸一下变得惨白。他的笑声听起来是那样的不自然。

“您弄错了,格雷小姐。”他轻松地说道,“我事后才从警察那里得知,我的包厢和我夫人的就隔一到两个包厢的距离,但我当时完全没有意识到这点。您当时看到的可能是我正走进自己的包厢。”这时,他看见冯·阿尔丁和奈顿出现在视野里,于是立即站起身来。

“我恐怕要先走一步。”他声明道,“我简直难以忍受我的那位岳父。”

冯·阿尔丁彬彬有礼地向凯瑟琳打了个招呼。但这位百万富翁的心情明显不佳。

“看起来您很喜欢看网球呀,波洛先生?”他愤愤地抱怨道。

“是的,我很喜欢。”波洛平静地回答说。

“您也只能在法国才能如此享受。”冯·阿尔丁说道,“我们美国人都是铁打的,不办好正事绝不会提前享乐。”

波洛并没有立刻反击百万富翁的嘲讽,相反,他满脸微笑地对冯·阿尔丁先生说:

“请您千万别生气。每个人都有他独特的行动准则。我一直认为,劳逸结合才是最有效的工作方式。”

他瞥了一眼凯瑟琳和奈顿,这两人正兴高采烈地交谈着,完全被对方吸引住了。波洛满意地点点头,侧过身子,向百万富翁低语道:

“我的确不只是为了享受才到这里来的。冯·阿尔丁先生,您看到对面那个高个子老头了吗?就是那个面色发黄、留着一把胡须的人?”

“我看到了,他是谁?”

“他就是帕波波鲁斯先生。”波洛答道。

“希腊人?”

“正是如此,这位希腊人是当今世界上有名的古玩商人。他在巴黎有一家小铺子,而且警方已经注意他很久了。”

“为什么?”

“他的另一重身份是欧洲最大的收赃者,尤其喜爱珠宝。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他不认识的二次切割和重新组合的珠宝。在与他进行交易的伙伴中,既有欧洲那些有头有脸的人物,也有黑市中的犯罪分子。”

冯·阿尔丁看着波洛,脸上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

“所以?”他询问道,语气不再像之前那样充斥不满。

“我问自己,”波洛说,“我,赫尔克里·波洛,”他指了指自己的胸膛,“向自己提出一个问题:为什么帕波波鲁斯偏偏在此时此刻到尼斯来?”

冯·阿尔丁动容了。仅仅在几分钟之前,他还认为波洛只不过是个喜爱吹嘘的自大狂。可是顷刻之间,他对这位小老头又恢复了最初见面时的信任。他直直地盯着眼前这位小个子侦探。

“我一定要向您道歉,波洛先生。”

波洛用一个极其夸张的手势将这份道歉挥舞到了一边。

“哈!”他嚷嚷道,“这事儿一点儿也不重要。现在,冯·阿尔丁先生,我有个消息要告诉您。”

百万富翁以紧张而好奇的神态注视着波洛的面孔。

波洛点点头。

“我就说您一定会感兴趣的。正如您所知,自从第一次审讯伯爵之后,我们的人一直在暗中监视他。审讯后的第二天,趁他不在时,我们对他的玛丽娅别墅进行了一次搜查。”

“好吧,”冯·阿尔丁说道,“发现了什么没有?我打赌肯定什么都没发现。”

波洛轻轻地鞠了一躬。

“您的洞察力果然敏锐,冯·阿尔丁先生。我们在那里没有找到任何有价值的证据。当然,这是件很使人懊丧的事。罗歇伯爵,就像传闻中说的那样,是个精于此道的老手,他经验丰富且诡计多端。”

“请您继续说。”冯·阿尔丁低声道。

“当然,罗歇伯爵可能真的没有什么东西需要隐藏。但我们不能放过任何的蛛丝马迹。如果,他真的有要隐藏的东西,那么他会把它放在哪里呢?警察已经仔细搜查过他的住所了,不在他的房子里;他知道自己随时有被逮捕的危险,所以他也绝不会随身携带此物;那么第三种可能,就是在他的车上。就像我之前说的那样,前几日他都处于监控之中。在他去蒙特卡洛的那天,我们的人一直跟着他。他独自一人驱车从蒙特卡洛前往芒通,他所驾驶的那辆小汽车有一部动力很强劲的发动机,跟踪他的人费了很大劲儿才跟住他,不过有几乎一刻钟的时间他完全消失在警方的视野里。”

“那么您认为,在这一刻钟里,他会在马路边上藏了什么东西吗?”百万富翁怀着极大的兴趣追问道。

“在马路边上?不,那不是他的性格。听我说,我后来向卡内基先生提了点儿小建议。他也很乐于去验证我的猜想。结果发现,曾有人目击罗歇伯爵走进了附近的一家邮局。先生您瞧,藏起一件东西最好的方法就是寄走它。”

“所以说?”冯·阿尔丁询问道,他的脸庞闪烁着期待的光芒。

“所以说——就是它!”波洛以极其敏捷的速度从衣袋里掏出一个松散的棕色包裹,包裹外的绳子已经被拆掉了。

“在他消失的那十五分钟的时间里,我们追踪的这位绅士寄走了这个包裹。”

“地址写的是哪里?”冯·阿尔丁马上问道。

波洛点了点头。

“地址可能会告诉我们一些有用的信息,但很可惜并没有。这个包裹是寄往一家巴黎的小报社营业部的,这种地方专门负责保管信件和包裹,有人支付一定的报酬就可以把东西再取出来。”

“那么包裹里装的是什么?”冯·阿尔丁急切地问道。

波洛剥开纸包,准备打开里面那个正方形的硬纸盒,这时他环顾了一下四周。

“此刻正是最合适的时机,”他轻声说道,“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网球场上。先生,您请看!”

他把小盒子的盖子迅速打开,百万富翁惊叫了一声,脸色立即变得刷白。

“上帝啊!”他屏住了呼吸,“那些宝石。”

百万富翁呆呆地坐在那里许久,波洛把盒子又装进了衣袋,脸上现出明朗的笑容。蓦然间,百万富翁从神志恍惚中清醒了过来。他向波洛探出身,紧紧地握住了这位侦探的手,力道之大使波洛疼得几乎叫出声来。

“太棒了。”冯·阿尔丁说道。“太棒了!您是位天才,波洛先生。您是位百里挑一的天才。”

“这没什么,”小老头谦虚地说道,“一点儿逻辑学,再加上一点儿技巧,还有一点儿预见性,除此之外也没什么其他特别的了。”

“我猜现在罗歇伯爵一定被逮捕了吧?”百万富翁好奇地问道。

“没有。”波洛答道。

冯·阿尔丁满脸惊讶。

“为什么?您还在等什么呢?”

“伯爵拥有非常完美的不在场证明。”

“但那完全是胡编乱造。”

“是的,”波洛说,“我也知道那些都是他胡编乱造出来的证据。但不幸的是,我们必须要证明他在说谎。”

“可是在我们寻找这方面证据的时候,他肯定会从我们手里溜走的。”

波洛坚定地摇了摇头。

“不,”他说道,“他不会这样做的。罗歇伯爵最在乎的就是他的社会地位,他一定会千方百计地保住自己的地位,继续像之前那样厚颜无耻地活下去。”

冯·阿尔丁还是有点不相信。

“但我看不出……”

波洛举起了一只手,截断了他的话。“请您再多给我一点儿时间,先生。我有一个小小的想法。很多人都曾嘲笑过赫尔克里·波洛的小想法,但最后事实都证明他们想错了。”

“好吧,”冯·阿尔丁说道,“您说说看,您的那个小想法是什么?”

波洛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回答道:

“明天上午十一点我会到宾馆去拜访您。在此之前,请您不要向任何人透露我的新发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