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二十三章 新的推测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07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时钟刚敲过十一点,波洛就出现在了冯·阿尔丁下榻的饭店里,此时只有百万富翁一个人在。

“您还是像往常一样准时,波洛先生。”冯·阿尔丁起身迎接这位侦探。

“我总是很准时。”波洛说,“我的生活一向循规蹈矩。”

他停顿了一会儿,“呃,我可能之前已经跟您说过这些话了。好吧,现在我们言归正传。”

“有关您的那个小想法?”

“对,我的那个小想法。”波洛微笑着说道。

“不过,首先我必须再和那位女仆,艾达·梅森谈谈。她在吗?”

“嗯,她在。”

“太好了。”

冯·阿尔丁好奇地瞅着波洛。他摇铃招来仆人吩咐了一声,过了一会儿女仆就被带进了屋子。

💐 鲲l 弩x 小x 说s = Ww w * k u n n u * co m

波洛以他那习惯性的礼节欢迎了她,这种礼节对于女仆那一阶层的人来说十分受用。

“梅森小姐,早上好。如果冯·阿尔丁先生不介意的话,我想请您先坐下。”

“当然不介意,姑娘你坐吧。”冯·阿尔丁说。

“谢谢,先生。”梅森说完后,不自然地坐在了椅子的一角上,看起来比之前更瘦弱且精神萎靡。

“我只是想向您询问几个问题。”波洛开始说道,“我们必须从头开始捋一遍整个案件。首先我还是要回到火车上那位神秘男子的话题。之前已经将罗歇伯爵指给您看过了,您说那个男子可能就是伯爵,但又并不确定。”

“先生,就像我之前告诉过您的那样,我没看清那个男子的脸,所以没有办法确认。”

波洛微笑着点点头。

“那是当然了,我完全明白。小姐,据您所说,您在凯特林夫人那里已经服务了两个月了。在这段时间里您是否经常看到凯特林先生呢?”

她思考了一下回答道:“只见过他两次,先生。”

“那么只是远距离匆匆看了一眼,还是近距离见过面呢?”

“有一次,凯特林先生到柯曾街来。我当时正在楼上,我透过楼梯扶手看到了在一楼大厅的他。我有点儿好奇,先生,您能明白的,就是想知道——呃——是怎么回事。”她谨慎地咳嗽了一声,止住了话题。

“那么第二次见他呢?”

“是在公园里。我当时正和安妮在一起,安妮是另一个女仆,先生。安妮指了指一位正同外国女士散步的男人,告诉我那就是凯特林先生。”

波洛又点了点头。

“现在请您注意,小姐。您怎么能够断定,在里昂站同夫人谈话的那个人不是凯特林先生呢?”

“凯特林先生?噢,我从来没有这样想过。”

“但您刚才说您不能确定那人是谁。”波洛立刻接上话头。

“呃,我从未想过有这个可能,先生。”

梅森对波洛的这个提议显然感到非常迷茫。

“您当然已经听说,您家的男主人也在同一列火车上。因此,如果他去找自己的夫人聊天,这不是十分自然的事吗?”

“可是,那位先生明显是从外面上的火车。他穿着外套,戴着帽子,这明显就是在大街上的打扮。”

“完全正确,小姐。不过请您再想一下。火车刚到里昂站,下车去散步的旅客很多。您的女主人也正有此打算,因此她披上了那件皮大衣,不是吗?”

“是的,先生。”女仆应和着说道。

“您的男主人也是这样想的。火车里面很热,但外面很冷。凯特林先生穿上了外衣,戴上了帽子,到车厢外沿着列车散步,他抬头看着一个个亮着灯光的窗户,突然看到凯特林夫人。在此之前,他根本不知道他的夫人也乘这趟列车。自然而然地,他就又上了火车,走进了凯特林夫人的包厢。她看到自己的丈夫必然也吃了一惊,因此随手就关上了联通你们两个房间的门,好让他们之间的对话不被外人听去。”

波洛把身子往椅背上一靠,静静地注视着他的这些充满暗示的话语在慢慢地起作用。他太了解梅森这一阶层的人了,她们总是需要多一点的时间去思索一件事情。他必须给她时间,让她能够摆脱脑子里那些先入为主的观念的影响。三分钟之后,她开口道:

“这完全可能,先生。我从前没有这样想过。凯特林先生的个头也很高,也是黑头发,身段很像火车上的那个人。那人身上的外套和帽子让我之前觉得他一定不是车上的乘客,可是,是的,他也完全可能是凯特林先生。我真的没有办法下定论了。”

“非常感谢您,小姐,我不过多地耽误您了。噢,只是还有一个问题。”他从口袋里掏出那个曾给凯瑟琳看过的香烟盒,问梅森:“这个烟盒是夫人的吗?”

“不,这不是夫人的烟盒,但——”

她看起来很惊讶,脑子里很明显地闪过了一个念头。

“嗯?”波洛询问道。

“先生,我想,当然我只是猜测,这个香烟盒似乎是夫人买来送给凯特林先生的那个。”

“哦。”波洛的表情看起来没有任何变化。

“但是,我不能断定夫人最后有没有把它送给凯特林先生。”

“当然了,”波洛说,“那是当然了。好吧,就这些,小姐。祝您有个愉快的下午。”

艾达·梅森随即退出了房间,轻轻带上了房门。

波洛带着一种难以察觉的微笑看着冯·阿尔丁。这位百万富翁看起来惊讶万分。

“您认为,您认为是——德里克干的?”他质疑道,“可是,到目前为止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了另一种可能。难道不是伯爵为了珠宝而铤而走险吗?”

“不。”

“但您明明亲口对我说……”

“我对您说什么了?”

“宝石的事儿啊!您还亲自给我看了那些宝石。”

“没有。”

冯·阿尔丁瞪着波洛。

“您是说您没有给我看过那些宝石?”

“没给您看过。”

“昨天,在网球场上,您给我看过宝石啊!”

“没有。”

“您疯了吗?波洛先生,还是我精神有问题?”

“咱俩都没事儿。”侦探开口答道,“您向我提出问题,我做出相应的回答。您问我昨天是不是给您看过宝石,我回答没有。冯·阿尔丁先生,昨天我给您看的那些东西,是一等一的仿制品,就算是行家也很难将它们同真的珠宝区别开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