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二十五章 威胁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07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当德里克·凯特林经过那辆车时,米蕾探出身来。

“德里克,我有事要和你谈谈。”

可是德里克却只是抬了抬帽子以示致意,便径直从米蕾的汽车旁走过,没有停步。

当他回到下榻的酒店时,门房放下手中的木制钢笔,对他说:

“先生,有一位先生等着要见您。”

“是谁?”德里克问道。

“他没有通报姓名,先生。但是他说,有要事同您商谈,所以他可以在这儿等您。”

“他在哪儿?”

“在小客厅,先生。他说在那里谈话可以不受打扰,比大客厅方便些。”

德里克点点头,往小客厅的方向走去。

小客厅里除了一位来访者以外别无他人,此人在德里克走进门的一瞬间就从座位上起身,以外国的优雅礼节向德里克鞠躬表示欢迎。虽然德里克只见过罗歇伯爵一面,但是他立即就认出了眼前这个贵族派头十足的人。他生气地皱起眉头。这个人也太无礼了!

“您是罗歇伯爵,对吗?您恐怕是要白跑一趟了。”

“我不相信。”伯爵微笑着说道,露出一排雪白的牙齿。

🍄 鲲·弩^小·说w w w…k u n N u…c o m …

但是伯爵的这种风度和亲热劲在同性面前却失去了应有的效力。男人们都打心底里受不了他这一套。德里克早就想一脚把他踢出门外。只是考虑到,当前再惹起一场风波于己无益,才克制住了自己。此刻,他又一次感到奇怪,为什么露丝会喜欢上这样一个无赖,不,应该说比无赖还要无赖的人。他满脸厌恶地盯着伯爵那修剪整洁的指甲。

伯爵开口了:“我是来与您谈一笔小小的生意的。我相信,听听我说的话,对您有益。”

德里克听到这里又非常想把他踢出去,但再一次克制住了自己。他听出刚刚那句话里有一丝威胁的意味,但这也仅仅是他自己的理解。他实在是有一百个理由想听听这位伯爵到底想说些什么。

德里克坐下来,手指不耐烦地敲打着桌面。

“请说吧,”他开门见山,“什么事?”

这样直截了当的谈话可不是伯爵的风格。

“先生,首先请您允许我对贵夫人的身亡表示极大的哀悼。”

“您要是再如此无礼,”德里克冷冷地说,“我就把您从窗户扔出去。”

他向伯爵身旁的窗户一仰头,后者不自然地挪了挪身子。

“如果您想以此解决问题的话,那我将叫一些我的朋友过来,先生。”伯爵傲慢地说。

德里克开口大笑。

“您想找我决斗吗?哈哈,我亲爱的伯爵,我并不觉得您值得我这样做。但我真的很乐意在大街上痛揍您一顿。”

伯爵并不急于进行反击,他只是皱了皱眉,嘟囔着说道:

“这些英国佬都是土匪。”

“快说,”德里克说道,“您到底要同我谈什么?”

“我会打开天窗说亮话,”伯爵道,“我马上就谈正题。这样对咱俩来说都好,不是吗?”

他又一次露出了那种自认为很讨人喜欢的笑容。

“继续说。”德里克简短地说。

伯爵抬头望着天花板,双手指尖相对,缓缓地说:

“您一夜之间成了百万富翁,先生。”

“这跟你有什么关系吗?”

伯爵站起身来。

“先生,我的荣誉受到了玷污!我被怀疑、被指控,因为一起邪恶无比的犯罪。”

“罪名可不是我给您加上的!”德里克继续冷冷地回答说,“作为此案的涉事者,我无法就此事发表任何看法。”

“我是无辜的,”伯爵说,“我向苍天起誓,”他向天空举起手,“我是无罪的。”

“据我所知,这个案子是卡内基先生,也就是那位治安官主理的。”德里克礼貌地指出。

伯爵没有理会德里克的话。

“我不光被不公正地冠以罪名,而且我现在手头很拮据。”

他带着暗示意味地轻轻咳了一声。

德里克站起身来。

“我早就等着你这一着了。”他柔声说道,“你这个卑鄙的勒索者,我不会给你一文钱。我妻子已经死了,任何你们之间的传闻都会随之消散。我敢说,她当初一定给你写过不少愚蠢的信。如果此刻我提出要向你买下那些信,我保证你肯定会留那么一两封在手上。罗歇伯爵,我想要告诉您,‘勒索’这个词,不论是在英国还是法国,它都不是什么好词。这就是我对您的回答。再见。”

“请等一下。”伯爵伸出一只手,阻止了想要转身离开房间的德里克。“您误会我了,先生。您完全误解了我的意思。我可是一位绅士啊。”德里克放声大笑。“每位女士写给我的信,我都会好好珍藏起来。”他优雅地扬起了头。“我想与您商量的是另外一件事。我之前告诉您说,我的经济状况不佳,而且我的责任感也有可能把我带到警察局,向警方提供某些情报。”

德里克缓缓地退回了房间。

“您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伯爵意味深长地微笑起来。

“其实完全没有必要让我把事情说得如此详细。”他得意地嘟囔着,“他们不是说要找这起案件的最大受益者吗?正如我一开始说的那样,您现在可是有了一大笔钱啊。”

德里克又笑起来。

“如果这就是您想对我说的一切……”他轻蔑地说。

可是伯爵却摇着头说道:

“不,我亲爱的先生,这并不是全部。如果没有一些可靠的和详细的信息,我是不会轻易来找您的。我想,如果因为谋杀而被捕并受到审判,这对您来说是件不太愉快的事。”

德里克逼近了伯爵。他的脸上充满了愤怒,使对方吓得不由自主地退了一两步。

“你是在威胁我吗?”这个年轻人生气地质问道。

“看来您真的对此案知之甚少啊。”伯爵自信满满。

“我见识过很多无耻的诈骗行为,但像你这样的——”德里克忍住怒气压低嗓门说道。

伯爵举起了一只手。

“您弄错了。这不是诈骗,为了让您相信我,我可以告诉您,我的消息都来源于一位非常可信的女士。她手上有能够坐实您谋杀罪名的铁证。”

“女士?谁?”

“米蕾小姐。”

德里克向后退了一步,仿佛挨了当头一棒。

“米蕾?”他喃喃道。

伯爵迅速掌控住了此刻的有利局面。

“作为小小的代价,十万法郎。”他说,“我的要价很合理。”

“您说什么?”德里克神不守舍地问道。

“我再重复一遍,先生,作为小小的代价,十万法郎,这样可以对得起我的良心。”

德里克看起来已经回魂了,他认真地看着伯爵。

“您现在就想要我的答案?”

“如果您愿意的话,先生。”

“见鬼去吧!知道了吗?这就是我的回答。”

说完之后,德里克转身走出房间,身后的伯爵满脸惊讶,说不出话来。

德里克急步走出宾馆,叫了一辆出租汽车赶往米蕾的宾馆。从门房那里得知,舞蹈演员在几分钟前刚刚回屋,他立即递上了自己的名片。

“把这个给那位女士看,问她是否愿意见我。”

过了一会儿之后,一个仆人出来引德里克上楼。

一走进舞蹈演员的客厅,德里克就嗅到一股刺鼻的香水味。房间里摆满了丁香、兰花和含羞草。米蕾穿着一件缀满蕾丝花边的浴衣站在窗前。

她伸出手向德里克走去。

“你来了,德里克,我就知道,你会来的。”

他挣脱开米蕾的手,凝视着她。

“为什么要让罗歇伯爵去找我?”

她一脸震惊地看着他,看起来这个表情并不是伪装的。

“我?让罗歇伯爵去找你?为什么?”

“当然是为了勒索我!”德里克冷酷地说。

她出神地看了他半天,然后突然放声大笑起来,点了点头。

“当然了,我早该想到这点。这种人是会干出这种事来!不,德里克,我没有让他去,真的没有。”

他死死地盯着米蕾,想要知道她脑子里究竟在谋划着什么。

“我可以告诉你一切。”米蕾说,“虽然我感到羞愧,但我还是会告诉你。我那天是气疯了,你应该能理解我的心情。我非常生气,近乎疯狂。”她做了一个意味深长的手势,“我的脾气完全不受控制,一心只想报复你。我去找了罗歇伯爵,让他去警察局说这样那样的话。但,德里克你别怕,我当时还有点儿理智,只有我一个人掌握着证据。没有我的证词,警察不能动你一根毫毛。那么现在呢,现在?”

她的身子靠近德里克,眼神里充满了热情和殷勤。

他把米蕾粗暴地拉到一边。她站在一旁,胸口起伏着,眼睛眯成了如猫一般的直线。

“你要小心,德里克,要小心!你不是已经回到我身边来了吗?难道不是吗?”

“我永远不会再回到你身边。”德里克坚定地答道。

“啊!”

此刻的米蕾活像一只愤怒的猫,她的眼睛闪着光。

“你现在另有新欢了是吗?就是那天和你一起吃午饭的那个女人!呵!我说的对吗?”

“告诉你也无妨,我打算向那位女士求婚。”

“那个呆板的英国女人!我决不允许你这样做!你永远也别想得逞!”她那美丽而柔软的身子颤抖着。“德里克,请你回想一下咱俩在伦敦的谈话。你当时说,唯一能救你逃脱困境的办法是你老婆的死!你还抱怨说,你老婆的身体非常健康。然后你就想到了要策划一起事故,一起比事故更为严重的杀人事件。”

“我想,”德里克鄙夷地说道,“这就是你向罗歇伯爵报告的内容吧。”

米蕾大笑起来。

“你认为我就这么傻?单凭这一段小故事,警察局是没法采取行动的。听着,德里克,我给你最后一个机会。你必须把那个英国女人忘掉,回到我身边。这样一来,我就再也、再也不会透露——”

“透露什么?”

她温柔一笑。“你以为,那时谁也没有看到你?”

“你什么意思?”

“正如我刚刚所说,你难道真的以为那时没有人看见你吗?但我看见了,德里克,我的宝贝。我看到那晚在火车驶入里昂站时你从你老婆的包厢里走了出来。并且我还知道更多的事情,我知道当你从她的包厢出来之后,她就死了。”

他愣愣地盯着她,然后好似梦游一般,缓缓转身,摇摇晃晃地走出了房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