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二十八章 波洛如松鼠 · 2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07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我告诉过您我需要时间。”舞蹈演员的声音传了过来,“只要您给我时间,我一定能弄到钱。”

“‘等待’这两个字让人感觉很糟糕。”希腊人耸耸肩。

“只要一点点的时间就够了。”另外一个人辩称,“噢!好吧,如果您坚持!一周,不,十天,我只要求十天。我一定办成您的事,钱也会到手的。”

帕波波鲁斯侧了侧身,谨慎地看了看周围,他发现波洛几乎就在自己身边,带着一脸的无辜坦然地注视着他。

“噢!帕波波鲁斯先生,您瞧瞧(注:原文为法语。),我已经找了您好久啦。您能允许我带着令爱去花园里遛遛弯吗?晚上好,小姐。”他微微向米蕾欠了欠身,“非常抱歉我刚刚没有看见您。”

舞蹈演员草草应付了他的寒暄,很明显她对于私人谈话被打扰这件事很恼火。而波洛也敏锐地意识到了这一点,还没等他继续说什么,帕波波鲁斯已喃喃开口:“好的——但——好吧。”于是波洛便走开了。

波洛拿上了齐娅的大衣,和她一起走进了花园。

“这是个时不时会有人自杀的地方。”齐娅说道。

波洛耸了耸肩。“正如老话常说的那样,凡人都很愚蠢,难道不是吗,小姐?好吃好喝再呼吸点儿新鲜空气,这就已经是最幸福的事情了。可人们总会因为贫穷,或者失恋心痛而弃这些美好于不顾。爱情,总是会招致一些不幸,对吗,小姐?”

齐娅大笑起来。

“您不要嘲笑爱情,”波洛用举起的手指比画着说,“您,这样年轻又漂亮……”

“恐怕事实并非如此。”齐娅说,“波洛先生,您可别忘了,我今年三十三岁了。我对您没有什么好隐瞒的,正像您和爸爸讲的那样,现在离那时您在巴黎帮助爸爸解脱困境已经十七年了。”

“但当我看到您的时候,我一点儿也不觉得已经过去了十七年那么久。”波洛奉承道,“您现在和当时完全一样,只是有一点儿瘦、一点儿苍白,以及更加严肃了。您当年十六岁,刚从中学毕业,既不是一位满身稚气的少女,也还算不上是一位成熟的淑女。齐娅小姐,您当时就很有魅力,很动人,别人毫无疑问也是这样想的。”

“在十六岁的时候,人都有点儿单纯,而且傻乎乎的。”齐娅说。

“有可能。”波洛说道,“是的,极有可能是这样。人处在十六岁这个年纪,都很容易轻信旁人,不是吗?他们对所听到的话大多都深信不疑。”

他装作没有注意到身边的女士从眼角向他快速投来一瞥,继续梦呓般地说道:“这整件事情都很奇妙,不是吗?小姐,您的父亲永远也不会理解这些事情的内涵。”

“他不知道?”

“当他向我询问此事细节时,我回答他说:我把您丢的东西平平安安地给您送回来啦,请不要问得太多。您知道为什么我要对他这样说吗?”

🍔 鲲·弩*小·说 w w w ·k u n n u · c om

“我不知道。”齐娅冷冰冰地回答道。

“那么我来告诉您。因为当时那个苍白的、瘦弱的、满脸严肃的少女击中了我内心中柔软的部分。”

“我真不懂您在说些什么?”齐娅有点懊恼了。

“真的不懂?难道您忘记了安东尼奥·皮勒齐奥?”

他感到齐娅霎时间屏住了呼吸。

“他当时是您父亲的助手,可他并不满足于此。那么一个助手能不能觊觎他老板的女儿呢?如果这个助手既年轻又英俊,并且还能言善辩,那么他的把握是不是更大一点呢?既然这两个年轻人不能总是聚在一起谈情说爱,于是他们有时也聊一些让他们都感兴趣的其他事,比如当时帕波波鲁斯先生正在保管的那些珠宝。正如小姐您刚刚所说,年轻人总是傻乎乎地容易相信别人,于是女孩便很容易就上了那位助手的当,让他看了一眼那些珠宝,并且还告诉了他她的父亲把这些珠宝都放在了哪里。唉!这个可怜的女孩啊!她把自己置于一个多么危险的境地。在珠宝丢失后,她是多么害怕啊,可怜的小家伙。到底是说还是不说呢?然后事情有了转机,出现了一个名叫赫尔克里·波洛的人。就像变魔术一样,那些无价的传家宝又回来了,并且没有因此产生任何不好的传闻。”

齐娅猛地转过身。

“您都知道了?是谁告诉您的?是不是安东尼奥?”

波洛摇摇头。

“谁也没有告诉我,”他心平气和地说道,“都是我自己猜的。我猜得很准吧,小姐?假如一个侦探没有猜谜的本领,那么这个侦探就不会有什么建树。”

齐娅沉默不语地在他的身旁走了一会儿,然后艰涩地开口问道:

“好吧,您打算怎么办,您要告诉我的父亲吗?”

“不,”波洛坚决地答道,“绝对不会。”

齐娅好奇地望着他。

“您想让我为您做什么吗?”

“我希望得到您的帮助,小姐。”

“您怎么知道我会帮您的忙?”

“我不知道您是否会帮忙,但我希望您能帮我这个忙。”

“可是,如果我拒绝呢,您会到我父亲面前揭发我吗?”

“毫无此意!小姐,您不需因此而困扰。我可不是个勒索者。我不会一直在您的耳边念叨您的这个秘密,并且用它来威胁您。”

“但是,如果我拒绝帮您的忙……”齐娅拉长了腔调。

“那么您尽管拒绝好了。让事情就这样吧。”

“可为什么……”她没有继续说下去。

“我来告诉您为什么。小姐,女子都是宽宏大量的。如果有人为她们做了点什么事,她们都会尽量去报答。我曾帮助过您一次,小姐,我不会将您的秘密四处宣扬的。”

又是一阵沉默之后,齐娅说道:“我父亲那天已经给您提示过了。”

“他真是一位好人。”

“我不认为我还能对此作什么补充。”齐娅缓缓说道。

也许波洛感到很失望,但这种情绪一点儿都没有从他的表情中显露出来,他脸上连一块肌肉都没有变化过。

“那么好吧。”他爽快地说道,“我们谈点别的事吧。”

他又继续高谈阔论起来,唠唠叨叨,没完没了。齐娅却相反,她心情很沉闷,只是毫无表情地胡乱答应两句。当他们又走近赌场的时候,她看起来似乎做了什么决定。

“波洛先生。”

“齐娅小姐?”

“我,我想要尽我所能地帮助您。”

“您真是太好了,小姐,非常好。”

又是一阵沉默。波洛并不急于催促她,他耐心地等待着齐娅自己开口说话。

“唉,真是。”齐娅说道,“不管怎样,为什么我就不能告诉您呢?我的父亲行事总是很小心,讲的每句话都很谨慎。但我知道同您交谈根本不需如此。您告诉过我们,您寻找的是杀人凶手而不是珠宝。我相信您。您猜得没错,我们到这儿来确实是为了那些宝石。依计划安排,宝石的交易将在这里进行。现在那些珠宝已经到我父亲手里了。他那天给您的那个提示就是指向与我们做交易的那个神秘客户的。”

“侯爵?”波洛低声问道。

“是的,是侯爵。”

“您见过这位侯爵吗,齐娅小姐?”

“就见过一次,”齐娅说道,“但没看清。”她又补充说,“我是透过钥匙缝看的。”

“用这种方式看,是不大容易看清楚。”波洛理解地说道,“不过您总算是见过他了。如果您再见到他,能认出来吗?”

齐娅摇摇头。

“他戴着面具。”她解释道。

“年轻人还是老头?”

“他有一头白发。可能是假发,也可能不是。虽然那头发看起来并不像假的,但我不相信他很老。他走路的姿态很年轻,声音也是一样。”

“他的声音?”波洛若有所思地问道,“嗯,他的声音!如果再次听到他的声音,您能辨别出来吗,齐娅小姐?”

“我能听得出来。”

“您对他很感兴趣,是吗?因此您才从钥匙孔里偷窥他。”

齐娅点点头。

“是的,我当时很好奇。我听到过好多有关他的事。他可不是一般的小偷,更像是一位从历史书或者浪漫故事里走出来的人物。”

“没错,”波洛思忖着答道,“可以这么说。”

“但是,我要对您讲的还不仅仅是这些,”齐娅说,“还有一件小事,我想也许会对您有用。”

“是什么呢?”波洛鼓励地问道。

“正如我说的,宝石在尼斯这儿已交到了我父亲的手中。交货人的脸我没有见到,但是……”

“什么?”

“有一点我能确定,那是个女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