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三十二章 凯瑟琳和波洛交换意见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07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小姐,您变了。”波洛突然说,他和凯瑟琳面对面地坐在萨伏依酒店的一张小桌子旁。

“没错,您确实变了。”他接着说。

“您指的是哪方面?”

“小姐,有些细微的差别很难说明。”

“我变老了。”

鲲~弩~小~说~w ww -k u n n u - Co m

“您是变老了。但我的意思不是说,您的脸上浮现了皱纹,眼角出现了鱼尾纹。当我第一次见到您的时候,您像是一位冷静地观察生活的观众,给人一种泰然自若的印象,似乎您正舒坦地坐在观众席上观赏着这部生活戏剧。”

“那么现在呢?”

“现在您不再是旁观者了。也许我这样说有点儿不恰当,但您现在满脸谨慎,如同一位正在经历着艰难战役的斗士一样。”

“我的那位老友有时是有点儿难以相处,”凯瑟琳微笑着说,“但我向您保证我可不想与她进行什么战斗。波洛先生,有空的时候您一定要去村里看一看她。我觉得您一定会喜欢那位老人的勇气与精神的。”

服务员很敏捷地送来一只用平底锅装着的烤鸡,他们的谈话被打断了。当只剩下他们两个人时,波洛说道:“我不是告诉过您,我的朋友黑斯廷斯是如何评价我的吗?他说我是个嘴巴很严的人。嗯,小姐,您让我觉得棋逢对手,同我相比,您更加孤独。”

“胡说。”凯瑟琳轻声说。

“赫尔克里·波洛从不胡说。我说的必然是事实。”

沉默又一次降临在这两个人之间。波洛好奇地打探道:

“自从您回到英国之后,见过我们在里维埃拉的朋友了吗?”

“我见过奈顿少校。”

“噢,噢,真的?”

波洛眼中闪烁的某种光亮,让凯瑟琳不由自主地垂下了眼帘。

“所以那时冯·阿尔丁先生一个人留在了伦敦?”

“是的。”

“我明天或者什么时候一定要去见他。”

“您有什么新情况要告诉他吗?”

“为什么您这样认为?”

“我——只是好奇而已。”

波洛从桌子对面眨巴着眼睛望着她。

“小姐,我能看出来现在您有话要问我。为什么不问呢?难道与‘蓝色特快’这部我们自己的侦探小说有关吗?”

“我的确想要问您几个问题。”

“嗯,很好,是什么呢?(注:原文为法语。)”

凯瑟琳突然抬头,用坚定的目光看着波洛。

“您到巴黎来做什么呢,波洛先生?”

波洛略微一笑。

“我拜会了俄国的公使。”

“噢。”

“看来这条消息并没有传达给您任何有用的信息。但我现在不做嘴严的人了,我将向您摊牌。您是否觉得我还不满足于将德里克·凯特林送进监狱?”

“这是让我一直觉得疑惑的事情。我本以为,在尼斯的时候您已经了结了这个案件。”

“您并没有说尽心中的疑惑,小姐。但我都承认,当初是我和我的调查结果将德里克·凯特林送进了监狱。要不是我,治安官先生可能还在忙于对罗歇伯爵的调查。就是这样(注:原文为法语。),小姐,我并不后悔我所做的事情。对我来说,我只有一个责任,那就是寻找真相,就是这份责任感引领着我来到了凯特林先生面前。但这个案子真的到此为止了吗?警方说没错,可以结案了,但是对于我,赫尔克里·波洛来说,这个结果并不能让我满意。”

他突然转了话题:“告诉我,小姐,您最近有收到蕾诺斯小姐的消息吗?”

“只有一封很短且怒气冲冲的信,我觉得对于我回英国这件事,她感到很恼火。”

波洛点点头。

“在凯特林先生被捕的那天晚上,我同她谈过一次话,那是一次特别有意思的谈话。”

说完之后,波洛又陷入了一阵沉默,凯瑟琳也没有打断他的沉思。“小姐,”他最终开口道,“我可以这样跟您说,我此刻正处于一种很微妙的境地。我认为有一位爱慕着凯特林先生的女士——如果我这样表述有误请纠正我——为了这位女士,我希望我的推测是正确的,而警方是错误的。您知道她是谁吗?”

停顿了一会儿,凯瑟琳说道:“我想我是知道的。”

波洛朝着桌子对面的凯瑟琳探出身。

“我并不满足于此,小姐,不,我一点儿都不满意。所有的证据,所有的主要证据都直接指向了凯特林先生。但是有一个情况却被忽略了。”

“您指的是什么?”

“那就是死者被打变形的脸。我上百次地问过自己:德里克·凯特林是那种人吗?把自己的妻子杀死之后再给她这血腥的一击?这样做究竟要达到什么目的?凯特林先生是会在盛怒下做出这种行为的人吗?小姐,这些问题的答案都无法完全令人满意。我一次又一次地问自己‘为什么’。最终,我找到了能帮我解决这些问题的线索,就是这些。”

他打开自己随身携带的笔记本,用拇指和食指从里面夹出一点儿东西。

“小姐,您还记得吗?我当时在包厢里的枕头旁边拾到了这一缕头发。”

凯瑟琳很有兴趣地探出身去看那一缕头发。

波洛不住地直点头。“您对这些头发说不出所以然,这我看得出。可是,我似乎觉得,您知悉一点内情。”

“我确实有一些想法,”凯瑟琳慢悠悠地说,“一些很古怪的想法。因此我才问您,您在巴黎都做了些什么,波洛先生。”

“当我给你写信的时候——”

“在里兹饭店写的那封?”

波洛的脸上露出狡黠的一笑。

“没错,就像您说的那样,我当时住在里兹饭店。当有百万富翁帮我付账时,我的生活还是很奢侈的。”

“您刚才提到了俄国公使。”凯瑟琳皱起眉头说道,“这与此案又有什么关系呢?我一点儿都不明白。”

“没有什么直接的瓜葛,小姐。我到他那里去了解一些情况。我还同另一个人谈过话,并对他进行了威胁,对,就是我,赫尔克里·波洛,威胁了他。”

“是同警方一起?”

“不是,”波洛毫无表情地说道,“同报界的人士,这是更加致命的武器。”

他看着凯瑟琳,后者微笑地看着他摇摇头。

“您不会想要在此时又变回那个守口如瓶的波洛先生了吧?”

“不,不。我不想将事情都变成很神秘的样子。我会告诉您全部的事情。我怀疑一个人,他积极参与了卖给冯·阿尔丁宝石的全部交易。我给了他钱,然后他将整个故事向我全盘托出。我在他那儿了解到宝石是在哪里交易的,同时我也了解到,在宝石交易的同时,有一个人一直在附近徘徊,他模样年轻、走起路来有点瘸、满头白发。我将此人称作‘侯爵先生’。”

“所以现在您就到伦敦来同冯·阿尔丁谈谈这件事。”

“不只是为了这个目的。我在这里还有其他的事要做。我和两个人谈过话,一位是剧院的经理,一位是有名的医生。从他们那里我都得到了一些资料。同时也希望,您能和我一样,把前前后后的事情理一理,看看是否能从中找出打开这把锁的钥匙。”

“我?”

“是的,您。小姐,我想要告诉您一件事。从一开始我就怀疑,抢劫和杀人是否是一人所为。长久以来,我都不是很确定——”

“那么现在呢?”

“现在我明白了。”

又是一阵沉默。之后凯瑟琳抬起了头,她的双眼闪闪发亮。

“我不像您那样目光敏锐、善于思考,波洛先生。您跟我说的事情里有一半都让我觉得很茫然。我对这个案子的看法,与您相比完全是另一种角度。”

“事情都是这样,”波洛平静地说,“镜子可以映射出现实,但每个人照镜子的角度都不相同。”

“我的想法可能很荒唐……肯定同您的想法不一样,但是……”

“嗯?”

“请告诉我,这个东西对您是否有帮助呢?”

她从手提包里取出一张剪报,递给了他,他看了一遍,抬起头来,点了下头。

“小姐,这就是我刚才同您说的。每个人从不同角度向镜子里看,可是镜子是同一面镜子,它的映象也是同一种映象。”

凯瑟琳站了起来。“我得走了,”她说,“我必须得抓紧时间赶火车。波洛先生——”

“您说,小姐。”

“这件事不能再往下深究了,您明白的,我,我不能再细想这件事了。”

她的语气里满是心碎。

他安慰地轻拍着她的手。

“您要鼓起勇气,小姐,此刻您千万不能放弃,胜利就在眼前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