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五章 · 2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07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啊!一点也不坏,”科林说。他那富有魅力的嗓音是那么温暖亲切。“你只是一时糊涂,仅此而已。你只是害了一种病,让你不能清晰地看待事物。如果你相信我,西莉亚,我可以使你很快恢复正常。”

“哦,科林……真的吗?”

西莉亚带着明显的爱慕之情看着他。

“我一直担心至极。”他以近乎慈父般的方式拉起她的手。“哦,现在再也没有必要担心了。”他站起身,让西莉亚的手挽着他的手臂,态度坚决地看着哈伯德太太。

“我希望从现在起,”他说,“再也别说报警之类的傻话了。没有任何真正值钱的东西被偷走,而且西莉亚会归还拿走的东西。”

“我没办法归还手镯和粉盒。”西莉亚忐忑不安地说,“我把它们扔进排水沟了。但是我会买新的。”

“还有听诊器呢?”波洛说,“你把它放哪儿了?”

西莉亚涨红了脸。

“我从来没拿过什么听诊器。我要个没用的旧听诊器干什么?”她的脸涨得更红了,“而且,我也没把墨水泼在伊丽莎白的论文上。我从来没做过……像那么恶毒的事。”

“但你剪碎了霍布豪斯小姐的丝巾,小姐。”

西莉亚看上去局促不安。她相当犹豫地说:“那不一样。我的意思是……瓦莱丽并不介意。”

“那帆布背包呢?”

“哦,我没有弄坏那个包,那是有人在发泄怒气。”

波洛拿出从哈伯德太太小本子上抄下来的清单。

“告诉我,”他说,“这次一定要说真话。在已经发生的这些事情里,哪些是你做的,哪些不是?”

西莉亚扫了一遍清单,马上做出了回答。

“背包,还有电灯泡、硼酸和浴盐的事我一无所知。另外,关于戒指只是个误会,我发现它非常值钱后就立刻还回去了。”

“我知道了。”

“因为我真的不是故意不诚实的,我只是……”

“只是什么?”

西莉亚眼中现出了微微的警觉。

“我不知道……我真不知道。我完全混乱了。”

科林强行插话进来。

“如果您不再盘问她,我会非常感激您的。我保证这样的事情不会再发生。从现在开始,我会百分之百对她负责。”

“哦,科林,你对我真好。”

“我想要你告诉我关于你的许多事,西莉亚。比如说你早年的家庭生活,你父母相处得好吗?”

“哦不,有些糟糕……在家里……”

“果真如此。还有——”

哈伯德太太打断了他,她以威严的声音说道:“就到这里吧,你们两个。我非常高兴,西莉亚,你能过来坦白承认。尽管你已经给我们造成了过多的担心和忧虑,你应该为此感到羞愧。但我也要说,我接受不是你故意把墨水洒在伊丽莎白论文上的说法,我相信你不会做那样的事。现在你走吧,你和科林。今晚我已经受够你们俩了。”

门在他们身后刚一关上,哈伯德太太就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鲲^弩^小^说…

“唉,”她说,“这件事您是怎么看的?”

赫尔克里·波洛的眼睛闪烁了一下。他说:“我想……我们促成了一出爱情戏,现代风格的。”

哈伯德太太立刻脱口而出表示不赞成。

“不同的时代,不同的风俗。”波洛喃喃地说,“在我年轻的时候,年轻人借给女孩子通神学的书或是讨论梅特林克的《青鸟》(注:《青鸟》(The Blue Bird)是比利时剧作家莫里斯·梅特林克(Maurice Maeterlinck,1862-1949)笔下的六幕梦幻剧。),统统都是情操和崇高的理想。当今却是与环境不相适应的生活,以及把男女关联在一起的各种情结。”

“真是胡闹。”哈伯德太太说。

波洛表示不同意。

“不,不全是胡闹。基本的原则无懈可击,但是科林那样认真的青年研究者,除了关心情结和受害者不幸福的家庭生活之外,他一概视而不见。”

“西莉亚的父亲在她四岁时去世了。”哈伯德太太说,“她和她和蔼却愚钝的母亲度过了非常愉快的童年。”

“啊,但她足够聪明,以至于没有对年轻的麦克纳布说这些!她只说他想听的。她真是深陷爱河了。”

“您相信那些鬼话吗,波洛先生?”

“我不相信西莉亚有灰姑娘情结或是她偷了东西却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认为她冒着偷无关紧要的小东西的风险,是为了吸引那位认真的科林·麦克纳布的注意力。在这个目标上她已经成功了。如果她保持着可爱、害羞、普通女孩的形象,他可能永远不会关注到她。在我看来,”波洛说,“一个姑娘为了得到她喜欢的人,会尝试孤注一掷。”

“我觉得以她的头脑,不足以想出这样的方法。”哈伯德太太说。

波洛没有回答,他皱着眉头。哈伯德太太继续说:“这么说,整起事件就是个骗局!实在是抱歉,波洛先生,让您的时间花费在这样的小事上了。无论如何,结果好一切都好。”

“不不。”波洛摇了摇头,“我认为还没有结束。我们排除掉了一些显而易见的、相当微不足道的手段。但仍有事情无法解释;而我……我感觉这里的问题有些严重。相当严重。”

“哦,波洛先生,您真的这么认为吗?”

“这只是我的感觉……我想知道,太太,我能和帕特丽夏·莱恩小姐谈谈吗?我想检查一下被偷的戒指。”

“为什么不可以呢,当然可以,波洛先生。我下楼去叫她上来见您,我正想找伦恩·贝特森说点事。”

帕特丽夏·莱恩没过多久就进来了,她的脸上充满疑惑。

“对不起打扰你了,莱恩小姐。”

“哦,没关系。我不太忙。哈伯德太太说您想看看我的戒指。”

她把戒指从手指上摘下来,递给他。

“这确实是一块很大的钻石,但无疑款式过时了。它是我妈妈的订婚戒指。”

波洛检查着这枚戒指,点了点头。

“她还健在吗,你的母亲?”

“不在了。我父母都去世了。”

“真令人难过。”

“是啊。他们人都非常好,我应该和他们更亲近一些的,但不知怎的,我和他们一直没那么亲近。他们去世之后我就后悔莫及了。我妈妈希望女儿苗条漂亮,穿戴讲究,喜欢社交。她知道我读了考古学之后非常失望。”

“你的性情总是这么严肃认真吗?”

“我想是的,确实。我觉得人生苦短,应该实实在在地做些值得做的事情。”

波洛若有所思地看着她。

他推测帕特丽夏·莱恩不过三十出头。除了草草地涂了口红以外,她几乎没有化妆。鼠灰色的头发被她随意地梳在背后,一对特别漂亮的蓝眼睛透过眼镜认真地看着对方。

毫无诱惑力,天哪,波洛带着同情暗自琢磨。看她穿的衣服!他们管这种叫什么来着?像倒着从篱笆里拖出来的一样?真的,这个表述太确切不过了!

波洛对她没什么好感。他还发现听着帕特丽夏用有教养却没有抑扬顿挫的语调说话真是乏味。这个女孩聪明、有修养,他继续暗自琢磨,唉,可年复一年她会变得越来越无趣!等她年老时——他的思维瞬间转移,想到了薇拉·罗萨科娃女伯爵(注:薇拉·罗萨科娃女伯爵,最早出现于阿加莎·克里斯蒂于一九二三年发表的短篇《双重线索》(The Double Clue),收录于短篇集《蒙面女人》(Poirot’s Early Cases)中。之后在《四巨头》(The Big Four)中表明,薇拉女伯爵是波洛唯一倾心的女性。)。异常美丽、光彩照人,即使已经年老色衰!可当今的姑娘们——

可能因为我老了,波洛继续暗自寻思,即使是这个优秀的女孩,也可能是某人眼中名副其实的维纳斯。但他还是怀疑这一点。

帕特丽夏说道:“对于贝丝……约翰斯顿小姐身上发生的事,我真的非常震惊。在我看来是有人故意拿绿墨水那么做的,使之看起来像是奈杰尔所为。但我向您保证,波洛先生,奈杰尔根本不可能做那种事。”

“啊。”波洛更加饶有兴致地看着她。她涨红了脸,非常着急。

“奈杰尔这个人会让你感到难以捉摸。”她认真地说,“您知道吗,他童年时家庭生活很艰难。”

“天哪,又一个!”

“您说什么?”

“没什么。你是在说……”

“奈杰尔。他的处境很艰难。他有挑战各类权威的癖好。他非常聪明。绝对的才华横溢,但我必须承认,他有时的行为举止令人感到非常遗憾。他喜欢嘲笑别人,您知道,他过于蔑视其他人和事,以至于从不解释或保护自己。哪怕这里的每个人都认为他是墨水恶作剧的始作俑者,他也坚决不说一句他没做过这件事。他只会说‘如果他们那么想,就让他们那么想吧’。这种态度真是无比愚蠢啊。”

“这样会被人误解,当然。”

“我觉得这是种孤傲的表现。他常常容易被人误解。”

“你认识他很多年了吗?”

“不,只是大约一年前才认识的。我们是在卢瓦尔河谷城堡(注:卢瓦尔河(Loire River)是法国第一大河,河谷两岸遍布古镇和城堡,组成了卢瓦尔河谷城堡群。)旅游观光时遇见的。那时他染上了流感,继而转成肺炎,是我在护理他。他非常虚弱,完全无法照顾自己。在某种程度上,无论他多么独立,都需要像小孩子一样被照顾。他的确需要有人照料。”

波洛叹了口气。他突然感觉对爱情非常厌倦……先是摇尾乞怜、目光中带着崇拜的西莉亚,然后是帕特丽夏,看起来像是热诚的圣母玛丽亚。爱情是无可厚非的。年轻人邂逅,接着出双入对。但他,波洛,幸运的是那些已成为过去。他站起身来。

“小姐,你可否允许我暂时保管你的戒指?明天我必定还给你。”

“当然可以呀,如果您愿意。”帕特丽夏相当吃惊地说。

“太感谢你了。同时,小姐你请多加小心。”

“小心?小心什么?”

“我也希望我能知道。”赫尔克里·波洛说。

他仍然忧心忡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