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九章 · 1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07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夏普督察一声叹息,向后靠在椅子上,用手帕擦了擦额头。他已经见过了一个义愤填膺、眼泪汪汪的法国女孩;一个目中无人、不愿合作的法国年轻人;一个麻木冷漠、疑神疑鬼的丹麦人;以及一个口若悬河、咄咄逼人的埃及人。他和两个紧张的土耳其年轻学生简单交换了几点看法,这两个学生并没有真正听懂他在说什么。还有个年轻妩媚的伊拉克人也一样。他很肯定,这些人里面没有一个与西莉亚的死有任何关联,或者能在哪方面帮得上忙。他说了几句安慰的话,就把他们一个接一个地打发走了。现在,他准备用同样的方式应对阿基博姆博先生。

这位来自西非的年轻人微笑地看着他,露出洁白的牙齿,眨着一双相当天真烂漫、却显现出悲伤的眼睛。

“我想要帮些忙,真的。请允许我。”他说,“她对我很好,这位西莉亚小姐。她曾给过我一盒爱丁堡棒糖,非常不错的糖果,是我以前没见过的。她被人杀死了,真是令人难过。也许是家族世仇?也可能是她父亲或者叔叔过来杀了她,因为他们听信谗言,误以为她做错了事。”

夏普督察向他保证,他的这些猜测都绝无可能。这个年轻人伤心地摇了摇头。

🍎 鲲l弩x小x说s = w w w * ku n Nu * Co m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他说,“我不明白为什么有人要加害于她。但是请给我她的几缕头发和剪下的指甲。”他继续说道,“我想试试用古老的方法能否查明真相。不太科学,也不够现代,不过在我的家乡,应用非常普遍。”

“嗯,谢谢你,阿基博姆博先生,不过我觉得不需要。我们……呃……我们的工作方式跟那边不一样。”

“是的,先生,我非常理解。不太时髦,不是原子时代的做法。现在的年轻警官不会这么做了,只有从丛林中来的老警察会这么做。我相信新办法都很厉害,一定会取得圆满成功。”阿基博姆博先生礼貌地鞠了一躬,然后自行退出去了。

夏普督察喃喃自语道:“真心希望我们能成功地解决案子,只为了保住声誉。”

他下一个要见的是奈杰尔·查普曼,这个人喜欢把话语权掌握在自己手上。

“这绝对是一起离奇事件,不是吗?”他说,“当心,我的想法是,如果您坚持认为是自杀,那就搞错方向了。我必须要说,想到整个事情的关键之处我感到很庆幸,真的,那就是她往钢笔里灌的是我的绿墨水。正是这一点,凶手不可能预料到。我猜您找我们例行谈话是为了找出可能的犯罪动机?”

“是我在问问题,查普曼先生。”夏普督察冷冷地说。

“哦,当然,当然。”奈杰尔摆了摆手,得意地说,“我正在设法找到解决问题的一点点捷径,仅此而已。但我发现我们像平常一样陷入繁文缛节里了。姓名,奈杰尔。年龄,二十五岁。出生地,我没记错的话,是在长崎(注:长崎:日本的港口城市。),一个似乎再可笑不过的地方。我无法想象那时我父母在那边做什么,我猜是在环球旅行。不过我知道自己并不会因此就成了日本人。我正在伦敦大学攻读青铜器时代和中世纪史的学位。您还有什么其他想问的吗?”

“你的家庭住址在哪里,查普曼先生?”

“没有家庭住址,尊敬的警官。我有父亲,但我们俩争吵不断,因此他的住址已经不再属于我了。到山核桃大街二十六号或库茨银行利德贺街支行随时都可以找到我,就像哪位曾说过的,旅途中认识的人,你绝不希望再见到。”

面对奈杰尔无礼的态度,夏普督察没有做出回应。他以前也见过奈杰尔这样的人,并敏锐地察觉到,奈杰尔的无礼是在掩饰被人询问与谋杀案相关的事宜时自然产生的紧张情绪。

“你对西莉亚·奥斯汀了解多少?”他问道。

“这个问题真的相当难回答。我几乎每天都会和她见面,从这个意义上说,我对她非常了解,而且与她相谈甚欢。但是实际上我根本不了解她。当然,如果你想问我们有什么关系的话,我对她毫无兴趣,我觉得她可能对我也不以为然。”

“她对你不以为然,是有什么特殊的原因吗?”

“哦,她不太喜欢我的幽默感。当然,我不是科林·麦克纳布那种压抑、粗鲁的年轻人。那种粗野真是吸引女人的绝佳技巧。”

“你最后一次见到西莉亚·奥斯汀是什么时候?”

“在昨晚吃饭时。我们都给予了她很大的鼓励,你知道的。科林站起来支支吾吾的,最终还是扭扭捏捏地承认他们订婚了。后来我们调侃了他一番,就是这样了。”

“是在晚餐上还是在公共休息室里?”

“哦,在晚餐上。后来,当我们去公共休息室时,科林出去到别处了。”

“那么,你们其余的人就在公共休息室里喝咖啡喽。”

“如果您管他们端上来的液体叫咖啡的话。是的。”奈杰尔说。

“西莉亚·奥斯汀喝咖啡了吗?”

“哦,我猜喝了。我的意思是,事实上我并没有注意到她有没有喝咖啡,但她一定喝掉了。”

“你有没有亲自把咖啡递给她?”

“这样的含沙射影真是太恐怖了!您这么说的时候还用那种探询的目光打量我,您知道吗,我感觉您很确定是我递给了西莉亚咖啡,并往里面放了士的宁(注:士的宁:一种从植物番木鳖或云南马钱子种子中提出的主要生物碱。属于中枢神经系统兴奋剂,有毒。)或者其他什么东西。我想这是催眠暗示,但实际上,夏普先生,我并没有接近她。而且坦率地讲,我甚至没注意她喝没喝咖啡。不管您是否相信我,我敢向您保证,我自己从没对西莉亚有过任何好感,她和科林·麦克纳布宣布订婚不会唤起我谋杀复仇的念头。”

“我并没有影射此类事情,查普曼先生。”夏普温和地说,“除非我大错特错,否则这里不涉及特殊的爱情。但是,为什么会有人想把西莉亚铲除掉呢?”

“我没有办法轻而易举地猜出原因,督察。这真是太令人迷惑不解了,因为西莉亚确实是个再无辜不过的女孩,如果您明白我的意思。反应迟钝、索然无趣,但她是个十足的好人。而且我可以这么说,她绝对不是那种会给自己招来杀身之祸的女孩。”

“当你发现这个地方有各种各样的东西不翼而飞,而偷东西的竟是西莉亚·奥斯汀时,你感到惊讶吗?”

“老兄,这太令我惊讶了!十分反常,我是这么觉得的。”

“我想……你应该没有提议让她做这些事吧?”

奈杰尔那诧异的表情看起来绝对不是装的。

“我?我建议她这么做?我为什么要这样?”

“嗯,这也确实是我想问的。你不会这么做吗?有些人具有奇特的幽默感。”

“哦,我可能有点愚钝,但我真没看出来发生的这些愚蠢的偷窃事件有什么幽默之处。”

“不是你开玩笑出的主意?”

“我从没觉得这种事有趣。当然,督察,偷那些东西纯粹是心理问题导致的吧?”

“你百分之百认为西莉亚·奥斯汀是个有偷窃癖的人?”

“无疑没有其他解释了吧,督察?”

“也许你对偷窃癖的了解不如我多,查普曼先生。”

“哦,我真是想不出能有什么其他的理由。”

“你不认为有人让奥斯汀小姐这么做是一种手段,可以说是……使麦克纳布先生对她产生兴趣的手段吗?”

奈杰尔眼睛一闪,表达赞赏的同时又有点不怀好意。

“这可真是最有趣的解释,警官。”他说,“跟您说,我觉得这完全有可能,而且老科林肯定会上钩,连鱼线、鱼钩和铅锤一并吞下。”奈杰尔很起劲地品味了一两秒钟,然后难过地摇了摇头。

“但是西莉亚不会玩这种把戏的。”他说,“她对他可是一片痴心。”

“查普曼先生,对于这所宅子里发生的事,你没有自己的想法吗?比如说,往约翰斯顿的论文上泼洒墨水这件事?”

“如果您认为是我干的,夏普督察,那就大错特错了。当然,看起来像是我,因为那绿色的墨水。但如果您问我,我会说那只是有人怨恨我。”

“怨恨?”

“用我的墨水。有人故意用了我的墨水,造成是我干的的假象。这里存在着太多的怨恨,督察。”

督察目光犀利地看着他。

“你说‘太多的怨恨’到底是什么意思?”

但奈杰尔立刻收住了话头,态度变得不置可否。

“真的没什么意思,只是……当许多人住在一起时,他们的度量就会变得相当狭小。”

下一个在夏普督察名单里的是莱纳德·贝特森。尽管伦恩(注:伦恩是莱纳德的昵称。)·贝特森表现出来的方式有所不同,但他甚至比奈杰尔还要悠闲自得。他有点半信半疑,而且言辞粗鲁。

“好吧!”在第一轮问话结束之后他突然大喊道,“是我倒的咖啡,并端给西莉亚的。那又怎样?”

“是你给她的餐后咖啡。你是这个意思吗,贝特森先生?”

“没错。至少是我把咖啡从壶里倒进杯子,然后放在她旁边的。不管您相信与否,我都没有往里面放吗啡。”

“你看见她喝了吗?”

“没有,我并没有真正看到她喝下去。我们都走来走去的,就在那之后,我与人发生了争执。我没注意到她是什么时候喝的。她身边有别人在。”

“了解了。事实上,你是说,有可能是别人往她的咖啡杯里放入了吗啡?”

“您试试往哪个人的杯子里放点东西进去!人人都看得到。”

“没必要这么激动。”夏普说。

伦恩突然爆发起来,咄咄逼人地喊道:“您究竟为什么认为我要给那个孩子下毒?我与她毫无瓜葛。”

“我没说你想给她下毒。”

“她是自己服毒的。她一定是自己喝下去的。没有其他的解释了。”

“可能我们也这样认为,假如没有那张假的自杀留言。”

“那是假的?明明是她自己写的,不是吗?”

“那是她写的一封信的一部分,是那天早晨早些时候写的。”

“哦,也可能她撕了下来,当作自杀留言。”

“得了吧,贝特森先生。如果你想写自杀留言,会直接写一个吧。你不会拿一封给别人写好的信,再小心翼翼地撕下一段特定的话。”

“我可能会那么干。任何有趣的事都有人做。”

“那样的话,剩下的信去哪儿了呢?”

“我怎么知道?!那是您的事,不是我的。”

“我正在做我的事。你正好提醒了我,贝特森先生,老实回答我的问题。”

“哦,您想知道什么?我没杀那个女孩,我也没有杀她的动机。”

“你喜欢她吗?”

伦恩不那么蛮横了,他说:“我非常喜欢她。她是个不错的孩子。有点沉默寡言,不过人挺好。”

“当她承认犯下那些前一段时间让大家惶惶不安的偷窃案件时,你相信了吗?”

“嗯,我当然相信她,因为她是那么说的。但我必须要说,这事看起来有点古怪。”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