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九章 · 2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07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你认为不像她做得出的事?”

“嗯,不像。完全不像。”

此时莱纳德的蛮横态度彻底收敛了,也不再处于防备状态,他的思绪显然被什么问题缠住了。

“她不像是有偷窃癖那种类型的,如果你懂我的意思。”他说,“也不是贼。”

“你也想不出她做那些事有任何别的理由吗?”

“别的理由?能有什么其他理由?”

“呃,也许她想要引起科林·麦克纳布先生的兴趣。”

“这可有点牵强,不是吗?”

“但的确引起了他的兴趣。”

“是啊,当然会的。老科林对每种心理异常都绝对痴迷。”

“好吧,那么,如果西莉亚·奥斯汀了解到……”

伦恩摇着头。

“这您就错了。她可没本事想出那样的主意。我是说那种计划。她没有心理学知识。”

“但是你有,不是吗?”

“您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除了纯粹的善意提示,你也许还给了她一些类似的建议。”

伦恩短促地笑了一声。

🍐 鲲`弩-小`说ww w ,K u n N u ,c o m

“想想我能做那么愚蠢的事吗?您疯了吧。”

警官改变了问话的方向。

“有人往伊丽莎白·约翰斯顿的论文上泼了墨水,你认为是西莉亚·奥斯汀,还是别人干的?”

“别人干的。西莉亚说了她没干,我就相信她。贝丝从没惹怒过西莉亚,不像其他某些人。”

“谁被贝丝惹怒过?因为什么?”

“她斥责过别人,您要知道。”伦恩说到这儿,想了一两秒钟,“有人说话不计后果。她会看着桌子对面,以她那一如既往的方式说:‘恐怕事实并不能证明,据统计已经足以确定……’诸如此类的话。呃,这是在斥责,您要知道,尤其针对说话向来不计后果的人,比如奈杰尔·查普曼。”

“啊,是哦。奈杰尔·查普曼。”

“而且还是绿色墨水。”

“这么说,你认为是奈杰尔干的?”

“呃,至少有可能。他是个有点容易怀恨在心的家伙,您知道,而且我认为他也许有一点种族情绪。大概是我们之间唯一这样的。”

“你还能回想起有谁被约翰斯顿小姐她那喜欢纠正别人的行为惹恼过吗?”

“嗯,科林·麦克纳布时不时地对她不太满意,还有那么一两次,她惹得吉恩·汤姆林森发火了。”

夏普又随便问了几个问题,不过伦恩·贝特森都帮不上什么忙。接下来夏普该见瓦莱丽·霍布豪斯了。

瓦莱丽沉着冷静、举止优雅、略显警觉。她表现的远没有先前问过话的两个男人那么紧张。她说她喜欢西莉亚。西莉亚的头脑不太灵光,而且向科林·麦克纳布表达倾心的方式相当可怜。

“你觉得她是个有偷窃癖的人吗,霍布豪斯小姐?”

“哦,我想是吧。我对这方面真的了解不多。”

“你认为是否有人为她的所作所为出谋划策?”

瓦莱丽耸了耸肩。

“你是说为了吸引那个自命不凡的蠢科林?”

“在这点上你的反应很快,霍布豪斯小姐。没错,我就是这个意思。我猜不是你建议她这么做的吧?”

瓦莱丽看起来被逗乐了。

“哦,尊敬的先生,我可不希望我格外喜欢的一条丝巾被剪成碎条。我没那么大公无私。”

“你觉得其他人有谁会建议她那么做?”

“对此我不敢苟同。就她而言,大概是自然而然想出来的吧。”

“你说的自然怎么讲?”

“哦,起初是萨莉的鞋丢了,惹得大家慌乱起来,当时我就怀疑西莉亚了。西莉亚妒忌萨莉。我说的是萨莉·芬奇。她无疑是这里最具魅力的姑娘,科林把相当多的注意力集中在她身上。而在萨莉要去聚会的当晚,鞋子不翼而飞了,她就不得不穿着旧的黑裙子和黑鞋去参加。当时,西莉亚自鸣得意的样子就像一只小猫偷偷吞下了一块奶油一样。请注意,我并没有怀疑手镯和粉盒那些小偷小摸的事也是她干的。”

“你认为那些是谁干的呢?”

瓦莱丽耸了耸肩膀。

“哦,我不知道。女清洁工之一,我想是。”

“还有割碎的背包呢?”

“有个割碎的背包吗?我都忘了。这个貌似无关紧要。”

“你来这里挺长时间了吧,霍布豪斯小姐?”

“哦,是的,我想我可能是住得最久的住户了。也就是说,我来这儿到现在已经两年半了。”

“这么说,你应该比其他任何人都更了解这家宿舍了?”

“可以说是这样的,没错。”

“关于西莉亚的死,你有什么自己的见解吗?比如对于隐藏在背后的动机?”

瓦莱丽摇了摇头,瞬间变得一脸严肃。

“没有。”她说,“发生这样的事真是太可怕了。我无法想象有人想让西莉亚死掉。她是个讨人喜欢、没有坏心眼的孩子。而且她刚刚订了婚,另外……”

“是啊。另外?”警官鼓励她继续说。

“我想知道这是为什么,”瓦莱丽慢慢地说,“因为她订了婚,因为她就要幸福快乐了,这是不是意味着……怎么说呢,有人……呃……气得发疯?”

她颤抖着说出这句话,夏普督察若有所思地看着她。

“是的。”他说,“我们没办法完全排除发疯的可能性。”他继续说道,“关于对伊丽莎白论文的破坏,你有什么看法吗?”

“没有,那也属于恶意报复的行为。我一点儿也不相信西莉亚会做那种事。”

“可能是谁干的,你有想法吗?”

“嗯……还没有比较合理的想法。”

“那有不合理的吗?”

“督察您不想听些只是基于直觉的意见,对吧?”

“我非常想听听你的直觉。我会洗耳恭听的,而且只是我们两个人私下交谈。”

“哦,我想的可能完全错了。但我有种预感,那是帕特丽夏·莱恩干的。”

“真的?!现在你让我大吃一惊了,霍布豪斯小姐。我怎么也想不到是帕特丽夏·莱恩。她似乎是个十分通情达理、和蔼可亲的年轻小姐啊。”

“我没说一定是她干的。我只是有种预感,可能是她干的。”

“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吗?”

“哦,帕特丽夏不喜欢黑贝丝。黑贝丝总是指责并纠正奈杰尔的不是,而他是帕特丽夏心爱的人,您知道的,他有时会以特有的方式说些愚蠢的话。”

“你觉得帕特丽夏·莱恩比奈杰尔更有嫌疑?”

“哦,是的。我觉得奈杰尔不会恼羞成怒,当然,他也不会用他自己偏爱的墨水。他很有头脑。但是帕特丽夏一想到他珍爱的奈杰尔作为嫌疑人牵涉其中,就容易不假思索地做些蠢事。”

“还有,有没有可能有人想陷害奈杰尔·查普曼,伪造成是他干的样子?”

“没错,也有这种可能。”

“谁讨厌奈杰尔·查普曼?”

“哦,这个……吉恩·汤姆林森算一个。还有,奈杰尔和伦恩·贝特森总吵架。”

“霍布豪斯小姐,西莉亚·奥斯汀是怎样服下吗啡的,你有什么想法吗?”

“我思考再三,觉得放进咖啡里是最明显的方法了。当时我们都在公共休息室里走来走去,西莉亚的咖啡就放在她旁边的小桌上,而她总是等到咖啡晾凉了才喝。我想是某个胆子颇大的人趁没人看见,往她的杯子里扔了个药片或什么。但是这样做要冒相当大的风险。我的意思是,这类做法特别容易被人注意到。”

“吗啡。”夏普督察说,“不是片状的。”

“那是什么样的?粉末?”

“是的。”

瓦莱丽眉头一皱。

“那样的话就更难了,不是吗?”

“除了咖啡,你还能想起什么吗?”

“她有时睡前会喝一杯热牛奶。虽然我认为她那晚没喝。”

“你能准确地向我描述一下当晚在公共休息室里发生的事吗?”

“哦,如我所说,我们都坐着,无所事事,有人把收音机打开了。我记得大多数小伙子都出去了。西莉亚相当早就去睡了,吉恩·汤姆林森也是。萨莉和我在那里坐到很晚。我在写信,而萨莉在记笔记,我清楚地记得我是最后一个去睡觉的。”

“实际上,那晚就和普通的晚上一样吗?”

“完全一样,督察。”

“谢谢你,霍布豪斯小姐。现在能帮我把莱恩小姐叫过来吗?”

帕特丽夏·莱恩神情焦虑,但不太慌乱。一问一答并没有什么新鲜的。夏普问起毁坏伊丽莎白·约翰斯顿论文的事,帕特丽夏说她毫不怀疑那是西莉亚干的。

“但是她否认了,莱恩小姐,她竭力否认了。”

“哦,当然了。”帕特丽夏说,“她会否认。我觉得她对做了这件事感到羞愧。不过这件事与其他全部事情都相符,不是吗?”

“你知道关于这个案子,我有什么发现吗,莱恩小姐?其实并没有什么是环环相扣的。”

“我想,”帕特丽夏脸一红,说,“你认为是奈杰尔毁了贝丝的论文吧?墨水的缘故。这真是荒谬至极啊。我的意思是,奈杰尔即使想做那样的事,也不会用他自己的墨水吧。他可不是那么傻的人。总之,不会是他干的。”

“他一直与约翰斯顿小姐相处得不太融洽,是吗?”

“哦,她有时行为举止有点烦人,但她不是有意的。”帕特丽夏·莱恩身体前倾,认真地说,“我想试着让您明白一两件事,督察,我是说有关奈杰尔·查普曼的。您看,奈杰尔真正的敌人其实是他自己。我先要承认他的举止真是让人很头疼,会使人们对他产生偏见。他粗鲁、爱挖苦和取笑人,从而惹恼了别人,大家都觉得他太坏了。但是其实他和看上去的不一样。实际上,他很害羞、总闷闷不乐、希望被人喜欢。但这类人有种矛盾心理,说的或做的和他们想说的或要做的恰恰相反。”

“啊,”夏普督察说,“他们这样太不幸了。”

“是啊,但他们真的不想让你知道,这种性格源于不幸的童年。奈杰尔的家庭生活很不愉快。他的父亲非常严厉苛刻,从来没理解过他。而且他父亲对他母亲很不好。母亲去世后,父子俩爆发了最激烈的争吵,奈杰尔从家里跑出去了。他父亲说再也不会给他一个子儿,他必须在得不到父亲帮助的情况下生活下去。奈杰尔说他不想得到父亲的任何帮助,即使给,他也不接受。他母亲在遗嘱里给他留了一点钱,然后他再也没有给父亲写过信或者回到他身边。当然,我认为在某种程度上,这是一种遗憾,但毫无疑问,他的父亲很令人讨厌。我不想知道是不是这些使奈杰尔变得尖酸刻薄,难与人相处。自从他母亲去世,就再也没有人关心和照顾他了。虽然他头脑聪明,但身体不太好。性格上的缺憾使他无法表现出自己真正的样子。”

帕特丽夏·莱恩停住不说了。她在认真地说了这么多之后脸红了,呼吸也略有些急促。夏普督察看着她,在想他之前遇到过不少像帕特丽夏·莱恩这样的人。她爱上那个家伙了,他在心里盘算着。但不要奢望他对她表现出一丁点儿关心,他只会享受母亲般的照顾。当然,他父亲听起来是个脾气糟糕的老家伙,但我相信他母亲是个傻女人,对儿子十分宠爱,甚至到了溺爱的程度,使他和父亲之间的隔阂扩大。这类事情我见得太多了。他想知道奈杰尔·查普曼是否被西莉亚·奥斯汀完全吸引住了,看起来不太像,不过也有可能。如果是这样,他想,帕特丽夏·莱恩就有可能因此心生怨恨。恨得足以杀人?不可能。而且无论如何,西莉亚和科林·麦克纳布订婚的消息一定会排除掉这类杀人动机的可能。

他把帕特丽夏·莱恩打发走,然后叫吉恩·汤姆林森过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