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十四章 · 2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07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3

赫尔克里·波洛刚吃完周日的早餐。他小心翼翼地擦去胡子上残留的巧克力渣,走进了自己的起居室。

桌上整齐地摆放着四个帆布背包,每个上面都贴着购物小票,都是乔治按照指示买来的。波洛从袋子里把他前一天买的背包取了出来,和那几个摆在一起。结果非常耐人寻味。他从希克斯先生那儿买的背包和乔治从多家店里买来的相比没有什么逊色之处,却明显便宜很多。

“真有意思。”赫尔克里·波洛说。

他目不转睛地看着这些背包。

接着他开始仔细检查。里里外外、上上下下地翻找,缝合处、口袋和提手也都摸索了一遍。然后他站起身来,走进浴室,回来时拿着一把锋利的小号鸡眼刀。他把从希克斯先生商店买的包从里向外翻了出来,用小刀划开包的底部,在内衬和底部之间有一块波纹硬衬,看上去还真有点像瓦楞纸。波洛饶有兴趣地看着这个被拆解的背包。

接下来,他又划开了其他几个背包。

最后他坐回原处,审视着这堆刚被他破坏了的东西。

他拿起电话,在短暂的等待后接通了夏普督察。

“听着,我的朋友,”他说。“我只想了解两件事。”

夏普督察那边传来了一阵大笑。

“我了解马的两件事,其中之一相当粗野。(注:出自英国小说家、剧作家内奥米·罗伊德·史密斯的一首诗,载于一九二八年的《周末读本》。)”他说。

“你说什么?”赫尔克里·波洛惊讶地问。

“没什么、没什么,只是我知道的一句诗。你想了解哪两件事?”

“你昨天提到,在近三个月里,有警察到山核桃大街去调查过。能告诉我他们去那儿的日期和具体时间吗?”

“好的。嗯,这个简单,都在档案里。稍等我去查查。”

督察没过多久就回到了电话前。

“第一次是为了调查印度学生散播反动宣传册,十二月十八日下午三点半。”

“这个隔得太久了。”

“关于欧亚混血人蒙塔古·琼斯的调查,他因与剑桥的爱丽斯·库姆被杀案有瓜葛而被通缉,是在二月二十四日下午五点半。关于威廉·罗宾逊,一个西非土著的调查,他被谢菲尔德警方通缉,是在三月六日上午十一点钟。”

“啊!谢谢你。”

“你是不是觉得这里边的哪个案子可能关系到——”

波洛打断了他。“不是的,没有关系。我只是对警察的调查时间感兴趣。”

“你在忙些什么呢,波洛?”

“我在仔细地分析背包,我的朋友。非常有意思。”

说完他轻轻地放下了听筒。

他从皮夹里拿出哈伯德太太前一天给他的那张修正过的清单,上面写着:

帆布背包(伦恩·贝特森的)

电灯泡

手镯(吉纳维芙的)

鲲*弩*小*说* 🐱 … K u n N u … c om

钻石戒指(帕特丽夏的)

粉盒(吉纳维芙的)

晚装鞋(萨莉的)

口红(伊丽莎白·约翰斯顿的)

耳环(瓦莱丽的)

听诊器(伦恩·贝特森的)

浴盐(?)

剪碎的丝巾(瓦莱丽的)

裤子(科林的)

食谱(?)

硼酸(钱德拉·拉尔的)

衣服上的胸针(萨莉的)

洒在伊丽莎白论文上的墨水

(我已经尽力而为了,不一定百分之百准确。L·哈伯德。)

波洛对着这张单子看了许久。

他叹了口气,喃喃自语道:“是的……毫无疑问……必须排除无关紧要的事……”

接着他有了主意,要去找一个能助他一臂之力的人。今天是星期天,大多数学生都会待在家里。

他拨通了山核桃大街二十六号的电话,要与瓦莱丽·霍布豪斯通话。那边传来含糊不清的粗哑声音,说不知道瓦莱丽起没起床,不过答应去看看。

不一会儿,波洛听到了一个低沉沙哑的声音。

“我是瓦莱丽·霍布豪斯。”

“我是赫尔克里·波洛。你还记得我吗?”

“当然,波洛先生。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我有些话要跟你说,不知是否方便?”

“没问题。”

“我这就过去,到山核桃大街,可以吗?”

“好。我等着您。我让杰罗尼莫把您带到我的房间吧,星期天这里没有太多的私人空间。”

“麻烦你了,霍布豪斯小姐。非常感谢。”

杰罗尼莫动作夸张地为波洛打开门,像之前一样神秘兮兮地向前探出身子搭话。

“我悄悄地带您上去找瓦莱丽小姐。别出声,嘘,嘘。”

他把一根手指竖在嘴唇上,领着波洛上楼,来到一个可以俯视山核桃大街的宽敞房间。这是间卧室兼起居室,布置得很有品味,不过分奢华。沙发床上铺着一条略显陈旧但很漂亮的波斯毯,屋里还有一个安妮女王时期的胡桃木衣柜。波洛判断那不可能是山核桃大街二十六号原有的陈设。

瓦莱丽·霍布豪斯站在那儿欢迎他的到来。波洛发现她面带倦容,眼睛周围还有黑眼圈。

“你这里真不错,”波洛边和她打招呼边说,“很别致,很有情调。”

瓦莱丽莞尔一笑。

“我在这里住了有段时间了。”她说,“有两年半,快三年了。我已经基本安顿下来了,还为自己添置了一些东西。”

“你不是学生,对吗小姐?”

“哦不是,我工作了。”

“在一家……化妆品公司,是吗?”

“是的。我是塞布丽娜女神——一家美容院的采购员。实际上我还有一小部分股权。除了美容医疗以外,我们还出售一定量的周边商品,类似附属品的东西。巴黎的小纪念品什么的也在我们的经营范围内。”

“这么说你经常到巴黎和欧洲大陆去?”

“哦是的,大概一个月一次,有时会更频繁。”

“还请你多多包涵,”波洛说,“假如我表现得太好奇了的话——”

“这有什么关系?”她打断了他,“现在这种情况下,必须要容忍别人刨根问底。昨天我回答了夏普督察一连串的问题。波洛先生,相比于矮扶手椅,您好像更喜欢坐在直背椅上。”

“你的洞察力很敏锐,小姐。”波洛小心翼翼、稳稳当当地坐在一把带扶手的高靠背椅上。

瓦莱丽坐在长沙发椅上。她递给波洛一支香烟,自己也拿了一支点着了。波洛集中注意力端详着她。她显现出一丝焦虑,还有几分野性的优雅,在他看来这比单纯的传统意义上的美貌更有吸引力。他心想,这是个聪明且有魅力的年轻女人。他想知道她此时的焦虑是近来的调查引起的,还是她性格中天生的一面。他回忆起赴宴的那个晚上就对她有过相同的猜测。

“夏普督察对你进行了询问?”波洛问道。

“没错,确有此事。”

“那你把所有知道的事都跟他说了?”

“当然。”

“我在想,”波洛说,“是否真是那样的?”

她面带嘲讽地看着他。

“您并没有听到我是如何回答夏普督察的,可能难以下断言吧。”她说。

“啊,没错,这只是我的一个小小的猜测。你知道吧,我有很多……小的想法。它们装在这里。”他轻轻拍了拍脑袋。

显而易见,波洛又像往常一样故意使出了他的江湖骗术。然而瓦莱丽没有笑,她径直看向他,突然问了一句。

“波洛先生,我们能不能直奔主题?”她问道,“我不太清楚您来这儿的目的是什么。”

“当然了,霍布豪斯小姐。”

他从兜里掏出个小袋子。

“或许你可以猜一猜,我来这儿做什么?”

“我的眼睛又不会透视,波洛先生。从纸和包装我看不太出来。”

“这是……”波洛说,“帕特丽夏·莱恩被偷的戒指。”

“那枚订婚戒指?我是说她母亲的订婚戒指?为什么会在您手上?”

“我问她借用一两天。”

瓦莱丽又吃了一惊,眉毛都翘到额头上去了。

“这样啊……”她说。

“我对这枚戒指比较感兴趣,”波洛说,“对它的不翼而飞,对它的失而复得以及其他相关的事都感兴趣。因此我请求莱恩小姐把它借给我,她爽快地答应了。我直接把它拿到一个珠宝商朋友那里去了。”

“是吗?”

“我请他对上面的钻石做个鉴定。如果你还记得的话,有一颗相当大的宝石,旁边镶嵌着一些小宝石。你还记得吧,小姐?”

“我想是吧。我真的记不太清楚了。”

“但你碰过它,不是吗?是在你的汤盆里发现的。”

“就是这么失而复得的!哦对,我想起来了。我差点儿吃下去了。”瓦莱丽短促地笑了一声。

“如我所言,我把戒指拿到我的珠宝商朋友那里,问他是怎么看这颗钻石的。你知道他是怎么回答的吗?”

“我怎么会知道?”

“他回答说这颗宝石不是钻石,只不过是颗锆石。一颗白锆石。”

“哦!”她睁大眼睛看着他,用半信半疑的语气接着说,“您的意思是,帕特丽夏以为那是颗钻石,但只是锆石或者……”

波洛摇了摇头。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据我所知,这是帕特丽夏·莱恩母亲的订婚戒指。帕特丽夏·莱恩小姐是个出身不错的年轻姑娘,那么我认为,她周围的人,当然在最近的征税之前,家境都是非常殷实的。在那个阶层中,小姐,花费重金买一枚订婚戒指,钻石戒指或镶嵌其他珍贵宝石的戒指是很正常的。我很确定莱恩小姐的爸爸一定会送给她妈妈一枚贵重的订婚戒指,只可能是这样。”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