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八章 十五,十六,厨娘们 · 1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07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1

与阿格尼丝·弗莱切的会面是在赫特福德谢尔的一个几乎无人光顾的茶馆里进行的,因为阿格尼丝不愿意在莫利小姐严厉的目光注视下讲这些事情。

会面的前一刻钟,阿格尼丝一直在讲她的妈妈是多么好。还有阿格尼丝的爸爸,一个拥有商铺的小个体户,从来没有和警察打过任何交道,营业时间都准确到按秒计算。阿格尼丝的爸爸妈妈在格洛斯特郡的小达林镇上都是受人敬仰的人。弗莱切一家六个孩子(两个孩子已夭折)从来都没有让父母烦恼过。如果现在阿格尼丝和警察有任何瓜葛,爸爸妈妈会急死的。因为,正如她说的,他们一向都是堂堂正正做人,从来没让警察找过麻烦。

当这些被重复了一遍又一遍,经过各种渲染和强调之后,阿格尼丝才接近了会面的主题。

“我不愿意对莫利小姐说,先生,因为,您知道,她会说我早就应该说出来。但是我和厨娘——我们聊过,都觉得这和我们没什么关系,因为我们都看到报纸上清楚地写着主人用药用错了,于是开枪自杀,手里还握着手枪等等这一切,所以看上去都很清楚,对吧,先生?”

“你什么时候开始觉得不对劲?”波洛希望通过启发性的、但又不太直接的提问,来接近她要说的有用信息。

阿格尼丝马上回答说:

“我看到报纸上说的关于弗兰克·卡特的事儿——就是内维尔小姐的男朋友——他在做园丁的地方对一个男士开枪,看上去好像是他脑子出了问题。因为我知道有些人就是这样,以为自己被迫害,被敌人控制了什么的,反正把他们留在家里特别危险,于是就会被送进疯人院。我想可能弗兰克·卡特就是这样,因为我记得他曾经说过莫利先生不喜欢他,想拆散他和内维尔小姐。但是,她当然不会听从,艾玛和我也觉得不该听,因为您不能否认卡特先生长得很帅,而且是位绅士。但是,当然了,我们都觉得他并没有对莫利先生做过什么。我们只是觉得有点儿不对劲儿,您明白我的意思吗?”

波洛耐心地问:

“有什么不对劲儿?”

“是那天早上,先生,莫利先生开枪自杀的那天早上。我正在想是不是可以下楼把邮件取上来,邮差已经来过了,但是这个艾尔弗雷德还没把信拿上来——他是不会给我们送上来的,除非有莫利先生或者莫利小姐的信,如果只是我和艾玛的,他就会一直等到午饭时才拿上来。

“所以我走到楼梯的平台上,顺着楼梯向下望。莫利小姐不喜欢我们在主人上班的时间到楼下客厅去,不过我看到艾尔弗雷德正领着一个病人去主人那里,我想或许我可以在那里等着,在他回来的路上叫住他。”

阿格尼丝喘着气,又深呼吸了一下,接着说:

“就在这时,我看到了他——就是那个弗兰克·卡特。他正在楼梯的半中腰——我是说我们的楼梯,就是主人诊室上面的那层。他正站在那里往下看,等着什么。我越想越觉得有些不对劲儿。他看上去好像在使劲儿地听什么动静,您明白我的意思吧?”

“当时是几点?”

“肯定差不多快到十二点半了,先生。我正在想:瞧,弗兰克·卡特来了,内维尔小姐一天都不在,他会不会不高兴,我还在犹豫是不是应该跑下去告诉他,因为看起来是那个榆木脑袋阿尔弗莱忘了,不然我想他也不会在这儿等她。然后我正犹豫着呢,卡特先生看上去好像下定了决心似的,很快地从楼梯上悄悄跑下去,穿过楼下过道,进了主人的诊室,然后我心里想,主人肯定会不高兴,接着我想是不是会吵起来,但是这时艾玛叫我,问我在干什么。于是我就上楼了,然后……后来……我听说主人开枪自杀了,然后……当然……这件事太可怕了,我的脑子里一片空白。但是后来,当那个警探走了之后,我对艾玛说,我没讲那天早上卡特先生来楼上找过主人那件事儿,她问他真的来过吗?我就告诉了她,她说或许我应该说出来,但是不管怎样我说我还是再等等,然后她也同意了,因为我们俩都尽量不想给弗兰克先生找麻烦。后来,庭审开始了,原来是主人弄错了一种药,非常害怕,于是就开枪自杀了,非常自然的事儿。然后……当然,也没有必要再说什么。但是前两天我在报纸上读到那则消息……噢!又让我想起来了!然后我对自己说,‘如果他是那种以为大家都在迫害他而到处杀人的疯子,那么,也许他真的开枪打死了主人!’”

她用焦虑和恐惧的眼神满怀希望地望着赫尔克里·波洛。他尽可能地用安慰的语气说:

“你把这件事情告诉我肯定是非常正确的,阿格尼丝。”

“呃,我必须要说,先生,这样我也真的卸下了包袱。您知道,我一直在对自己说也许我应该讲出来。然后,您知道,我又怕万一真和警察打起交道,妈妈会怎么说。她一直都特别强调要我们……”

“是的,是的。”赫尔克里·波洛赶紧说。

他感觉这一个下午已经听到够多关于阿格尼丝妈妈的故事了。

2

波洛来到苏格兰场,说要找贾普。他被领到探长办公室。“我想见见卡特。”赫尔克里·波洛说。

🍔 鲲·弩*小·说 w w w ·k u n n u · c om

贾普迅速瞟了他一眼,问:

“又有何高见啊?”

“你不愿意帮忙?”

贾普耸耸肩,说:

“呃,我可不会反对,那样做没什么好处。谁是内政大臣的宠儿啊?是你。谁能玩弄半个内阁于股掌之间?是你。你可以帮他们遮盖丑闻。”

波洛的脑海里闪过那桩“奥吉思马厩案”。他不无自得地说:

“你必须承认那简直是太巧妙了,对吧?应该说是充满想象力的杰作。”

“也只有你才会想得出这种事儿!有时,波洛,我都觉得你简直是毫无顾忌!”

波洛的脸色一下子变得严肃起来。

“不是这样的。”

“呃,好吧,波洛,我不是这个意思。但是你有时太沉醉于你那些可恶的鬼点子了。你为什么要见卡特?想问他是不是真的杀了莫利?”

让贾普吃惊的是波洛居然很严肃地点了点头。

“是的,我的朋友,正是因为这个。”

“我猜如果真是他干的,他会告诉你,对吧?”贾普边笑边说。

但是赫尔克里·波洛依然很严肃,说:“他有可能会告诉我——是的。”

贾普不解地看着他,说:

“你知道,我认识你很久了——有二十年了吧?差不多吧?但是我还是猜不透你的意图。我知道你为年轻的弗兰克·卡特伤透了脑筋,不管出于什么原因,你不想他有罪——”

赫尔克里·波洛使劲儿地摇头。

“不,不,你错了,是另有原因——”

“我想大概是因为他那个女朋友吧,那个金发小妞。你也是个容易动感情的老家伙——”

波洛一下子生气了。

“不是我感情用事!那是英国人的通病!是英国人为年轻的恋人、垂危的母亲和深爱的孩子唏嘘不已。而我,是理性的。如果弗兰克·卡特是个杀人犯,我绝对不会感情用事,希望成全他与那个善良又平凡的姑娘的姻缘。如果他被吊死,她一两年后就会忘了他,重新开始!”

“那么你为什么不肯相信他有罪?”

“我确实是想相信他有罪。”

“你是说你有线索可以最终证明他是清白的?那么,干吗要保密呢?你对我们要公平啊,波洛。”

“我对你们很公平。很快,要不了多久,我就会给你们一个目击证人的名字和地址,对你们的起诉会很有帮助。她可以做证这个案子就是他干的。”

“那么——噢!你简直把我搞糊涂了。你为什么还这么火急火燎要见他?”

“为了让我自己满意。”赫尔克里·波洛说。他再没有多说什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