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八章 十五,十六,厨娘们 · 2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07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3

弗兰克·卡特面色惨白憔悴,但仍勉强露出虚张声势的样子,用毫不掩饰的厌烦神情看着面前的不速之客。

他粗鲁地说:“是你啊,你这该死的小外国佬!你想要干什么?”

“我想见你,跟你谈谈。”

“你只管看好了,但是我不会和你谈什么,除非有律师在。这是我的权利,没错吧?对此你没办法。我有权要求我的律师在场,否则我啥都不会说。”

“你当然有这个权利。如果你愿意,可以要求叫他过来,但是我希望你不要这么做。”

🌵 鲲+弩-小+說+ ww w +k u n n u - c o m +

“你当然会这么说,这样你就可以设下圈套让我承认那足以毁掉我的罪状,嗯?”

“现在这里没有别人,请记住。”

“这可少见啊?让你的警察哥们儿在门外监听,毫无疑问。”

“你错了。这是一个完全私人的会面,只有你和我。”

弗兰克·卡特笑了,笑容里带着狡诈和不快。

他说:“省省吧你!别想拿这些老把戏来骗我。”

“你记得有个叫阿格尼丝·弗莱切的姑娘吗?”

“从来没听说过。”

“我想你会记得她,虽然你可能从来都没有注意过她。她是夏洛特皇后街五十八号的女佣。”

“那又怎么样?”

赫尔克里·波洛一字一顿地说:

“莫利先生被杀的那天上午,这个姑娘偶然从顶楼的楼梯扶手往下看,她看到你在楼梯上,等在那儿,一边还在听着什么。后来她看到你进了莫利先生的房间。时间是十二点零六分或者十二点刚过一会儿。”

弗兰克·卡特明显开始发抖,额头上也渗出了汗珠,神色比平时更加鬼祟,两个眼珠狂乱地咕噜咕噜打转。他怒吼道:

“撒谎!他妈撒谎!是你买通了她!警察买通了她,让她说看见了我。”

“那时候,”赫尔克里·波洛说,“按照你的供词,你已经离开了那所房子,在马利勒波恩路上散步。”

“就是这样啊。那女人在撒谎,她不可能看见我。这是无耻的陷害。如果是真的,她干吗不早说?”

赫尔克里·波洛平静地说:

“她当时确实告诉了她的朋友和同事——那个厨娘。她们感到困惑和害怕,不知该怎么办才好。当自杀的判决出来时,她们又如释重负,想着没有必要再说什么了。”

“我根本就不相信!她们只不过是商量好的。一对卑鄙撒谎的小……”接着他气急败坏地说着脏话。

赫尔克里·波洛等待着。

当卡特最终停下来时,波洛还是像刚才一样冷静慎重地说:

“愤怒和愚蠢的谩骂都帮不了你。这两个姑娘准备把她们看到的都说出来,人们会相信的。因为,你明白,她们讲的是事实。那个姑娘,阿格尼丝·弗莱切确实看到了你。你当时确实在那儿,在楼梯上。你没有离开那所房子,而且你确实进了莫利先生的房间。”他停顿了一下,然后冷静地问,“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事情?”

“撒谎,我告诉你!”

赫尔克里·波洛感到非常疲惫——自己真的老了。他不喜欢弗兰克·卡特,非常不喜欢他。他认为弗兰克·卡特是个恃强凌弱的骗子,一个谎言家,总之是最好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那类年轻人。他,赫尔克里·波洛只要放手不管,让这个年轻人去坚持他的谎言,世界就可以铲除一个令人不愉快的居住者……

赫尔克里·波洛说:“我建议你告诉我真相……”

他很清楚目前的局面。弗兰克·卡特虽然愚蠢,但还是知道坚持他的否认是最好、最安全的做法。一旦承认他在十二点零六分进了那个房间,那么危险就大了。因为从这之后,他说什么都会被认为是在撒谎。

那就让他坚持否认好了。如果这样,赫尔克里·波洛的任务也就完成了。弗兰克·卡特很有可能会因为杀害亨利·莫利被绞死,而且他也算罪有应得。

赫尔克里·波洛只需起身走人就可以。

弗兰克·卡特还在说:“撒谎!”

良久的停顿。赫尔克里·波洛没有起身离开,他真想这么做——非常想,然而,他还是没有走。

他把身子往前倾了倾,声音中充满了他坚强的个性所显示出来的威慑力:

“我没有骗你,希望你相信我。如果你没有杀害莫利,你唯一的出路就是告诉我那天上午事情的真相。”

望着波洛的那张刻薄、奸诈的面孔颤抖了一下,露出了犹豫的神色。弗兰克·卡特紧紧地抿着嘴,两眼左右转动,充满恐惧,就像一只受了惊吓的动物。

现在到了最后的关键时刻……

忽然,弗兰克完全被对方的人格力量所打败,投降了。

他声音沙哑地说:

“那好吧,我这就告诉你。如果你现在是在骗我,上帝会诅咒你的!我确实进了那个房间……我上了楼梯,想等到只有他一个人在房里时再进去。我就等在那儿,在莫利房间的上面。后来有个先生出来了,下了楼——那人很胖。我正要下决心过去,这时另一个先生又从莫利的房间出来,也下了楼。我知道我必须要快点儿,于是下楼没敲门就溜进他的房间。我正准备好好教训他一顿,竟然想让我的女人针对我,坏我的事儿,他这个该死的——”

他突然住口。

“怎么了?”赫尔克里·波洛问,他的声音依然是那么急迫、充满威慑力。卡特的声音变得嘶哑而颤抖。

“他躺在那儿——死了。是真的!我发誓这是真的!就像庭审判决说的那样躺在那儿。我开始无法相信,还弯腰看了看他,但是他真的是死了。他的手像石头般冰冷,我看到他头上有一个子弹打穿的洞,周围有一层血凝成的黑黑的结痂……”

回想到这个情景,他的额头上再次渗出了冷汗。

“这时我明白自己麻烦大了,他们会说是我干的。我什么都没有碰,除了他的手和那个门把手。我用手帕把门把手两面都擦了擦。然后我从房间里出来,尽可能快地悄悄下了楼。客厅里没有人,我就赶紧离开了那里。毫无疑问,我觉得非常吃惊。”

他停顿了一下,惊恐地望着波洛。

“这些都是真的。我发誓是真的……他当时已经死了。你一定得相信我!”

波洛站起身,声音听上去既疲惫又悲伤。他说:“我相信你。”

他向门口走去。弗兰克·卡特大声嚷嚷道:

“他们会绞死我的——如果他们知道我当时在场,他们一定会绞死我的。”

波洛说:“你说出了真相,救了自己。”

“我不明白,他们会说——”

波洛打断他说:

“你刚才说的确证了我之前就知道的情况。以后的事就交给我吧。”

他走了出去。

他一点儿都不感到高兴。

4

六点四十五分,他来到了伊灵巴恩斯先生家。他记得巴恩斯先生曾经说过这是个拜访别人的好时间。

巴恩斯先生正在他的花园里干活儿。他招呼波洛说:

“我们需要雨啊,波洛先生,太需要了。”他仔细地观察着来客。

“您看上去气色不太好啊,波洛先生?”

“有时,”赫尔克里·波洛说,“我必须做一些自己并不喜欢做的事情。”

巴恩斯先生同情地点点头:“我知道。”

赫尔克里·波洛随意地环顾了这个修剪整齐的小花圃,轻声说:

“这个花园规划得很好,一切都恰到好处,虽然小但很精致。”

巴恩斯先生说:“当你只有一个很小的空间时,就必须充分利用它。绝不能在规划上出错。”

赫尔克里·波洛点点头。

巴恩斯继续说:“你们抓到要抓的人了?”

“弗兰克·卡特?”

“是的,我吃了一惊,着实吃了一惊。”

“您没想到这是桩——比如说——因私谋杀?”

“没有,坦率地说我确实没有。一旦牵扯到安伯里奥兹和阿利斯泰尔·布伦特,我就觉得它应该是那种间谍或反间谍的案子。”

“这就是我们第一次见面时您向我阐述的观点。”

“我知道,我那时感觉特别肯定。”

波洛慢慢地说:“但是您错了。”

“是的,别再提它了。问题是,每个人的想法都受他的经历所影响。我长期以来跟这种事儿打交道太多了,所以我就觉得它无处不在。”

波洛说:“您看过魔术师在一副扑克牌里找出某一张牌的游戏吗?叫什么——逼出某张牌?”

“是的,当然。”

“这就是我们这儿发生的情况。每次人们想到莫利被杀的原因时,嘿,马上——一张牌就被逼出来了。安伯里奥兹,阿利斯泰尔·布伦特,政治的动荡,有关国家利益……”他耸了耸肩,“而您呢,巴恩斯先生,您对我的误导比任何人都大。”

“噢,听我说,波洛,我很抱歉。我以为真是那样的。”

“您瞧,您过去的工作会接触到很多内情,所以您的话有分量。”

“不过,我之前说的都是我确实相信的,我只能这么为自己辩解。”

他停了一下,叹了口气。

“那么始终只是纯粹的私人动机吗?”

“没错儿,我花了很长时间才想明白谋杀的原因,尽管我本来有过一次很好的机会。”

“什么意思?”

“一个谈话的片段,一个特别有启发性的片段,只是我当时还没有意识到它的意义。”

巴恩斯先生若有所思,小铲子碰到了鼻子,一粒泥巴粘在了他的鼻子边上。

“您搞得还挺神秘的啊?”他和蔼地说。

赫尔克里·波洛耸了耸肩。他说:“是的,或许吧,因为您对我不够坦诚。”

“我?”

“是的。”

“我亲爱的朋友,我从来都没想到过是卡特。据我所知,他在莫利先生被杀前就离开了那所房子。我想是不是他们现在发现他其实并没离开——虽然他自己说已经走了?”

波洛说:“卡特十二点二十六分时还在那所房子里,他还看到了凶手。”

“那么卡特没有——”

“我告诉你,卡特看到了凶手!”

巴恩斯先生说:“他认出他了吗?”

赫尔克里·波洛慢慢地摇摇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