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二章 来自疗养院的人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07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所幸火车恰好停在了离车站不远的地方。我们只走了一小段路便来到一个车库,从那里弄到一辆车,半小时后,就行驶在了赶回伦敦的路上。直到此时,波洛才决定满足我的好奇心。

鲲^弩^小^说 🐪 w w w*k u n n u*c o m *

“你没看出来吗?当然我之前也没有。可我现在看出来了。黑斯廷斯,有人想把我支走。”

“什么!”

“是的,并且煞费心机。我险些前往的地点和方法都经过了全面而细致的计算。他们害怕我。”

“谁害怕你?”

“那四个天才犯罪家。一个中国人、一个美国人、一个法国女人,以及最后那一个。祈求上帝保佑我们返回得够及时吧,黑斯廷斯。”

“你认为我们的访客有危险?”

“我很肯定。”

皮尔逊太太在门口迎接我们。匆匆应付掉她再次见到波洛的惊喜后,我们向她询问情况。她的回答让我们都松了口气。没有人来过电话,客人也没有出现任何异状。

好不容易放下心来,我们上楼走进房间。波洛穿过外侧的房间径直走向里屋。然后他叫了我一声,声音听起来莫名焦虑。

“黑斯廷斯,他死了。”

我慌忙跑了过去。那男人还像我们离开前那样躺着,可他已经死了,死了好一段时间了。我冲出去找医生,里奇韦这会儿一定还没回家,于是我马上找到了另外一位,并把他带了过来。

“他已经死透了。可怜的伙计。这是你的流浪汉朋友吗?”

“差不多吧。”波洛给了个模棱两可的回答,“医生,他的死因是什么?”

“很难说。有可能是某种急性病发作。我发现了窒息迹象。这里有煤气管道吗?”

“不,只有电灯,没有别的。”

“而且两扇窗户都开着。他应该死了有两个小时了。你们会通知相关人员的吧?”

医生离开了。波洛打了几个电话。最后,出乎我意料的是,他又联系上了我们的老朋友贾普探长,问他能不能过来一趟。

这些工作刚做完,皮尔逊太太就出现了,双眼还瞪得大大的。

“有个人说他是从汉威尔……从精神病疗养院过来的。你认识他吗?要带他上来吗?”

我们点头同意,很快,一个身穿制服的大块头男人就被带了进来。

“先生们,早上好。”他高兴地说,“我听说二位收留了昨晚从我那儿逃走的一个小可爱。”

“他刚才还在。”波洛平静地说。

“不会又跑了吧?”看守人略显担忧地问。

“他死了。”

男人看起来竟像是松了一口气。

“一般人可能不会这么说,但我敢说,这无论对哪一方来说都是最好的结果。”

“他很……危险吗?”

“你想说他杀人成性?哦,不会。他人畜无害。是个被害妄想症患者,而且非常神经质。中国的一个神秘社团把他关了起来,他们都一样。”

我忍不住浑身一颤。

“他被关了多久?”波洛问。

“已经两年了。”

“我知道了。”波洛平静地说,“难道没有人想过他可能是……正常的吗?”

看守人大笑起来。

“如果他是正常的,那到精神病院来干什么?他们都说自己是正常人,你懂的。”

波洛没再说下去。他把男人领进房间查看尸体,那人几乎马上做出了辨认。

“就是他,错不了。”看守人若无其事地说,“这伙计挺有意思的,不是吗?好了,先生们,鉴于目前的情况,我最好还是马上离开,好去善后。尸体不会在这里放很久的,不会给二位带来更多的麻烦。不过如果相关部门提出传唤,可能你们还得去一趟。就这样了,祝二位早安。”

他粗鲁地鞠了一躬,大大咧咧地走了出去。

几分钟后,贾普来了。苏格兰场的探长还跟以前一样精力十足。

“波洛老爷,小的来了,您有什么吩咐呢?我以为你今天要到珊瑚海岸坐船出国呢。”

“我的好贾普,我想知道,你可曾见过这个人?”

他把贾普带进房间。探长一脸茫然地盯着床上的尸体。

“让我想想……他看起来是有点眼熟……而我对自己的记性很有信心。哦,上帝保佑我的灵魂,这是梅耶林!他是个特工——不是我们这一边的。五年前去了俄罗斯,自那之后音信全无。我一直以为布尔什维克人已经把他干掉了。”

“一切都对上号了。”贾普离开后,波洛对我说,“唯独有一点,他似乎是自然死亡的。”

他看着那具纹丝不动的尸体,不高兴地皱起眉。一阵风带起了窗帘,波洛猛地扬起视线。

“黑斯廷斯,你扶他躺下时把窗子打开了?”

“没有。”我回答,“我记得窗帘是关着的。”

波洛突然抬起头。

“关着的……然而它们现在却是敞开的。这意味着什么?”

“有人从那儿进来过。”我猜测道。

“有可能。”波洛表示同意,但他说这话时有点心不在焉,语气也不太确定。片刻之后,他又说:“那并不是我的猜想,黑斯廷斯。如果只有一扇窗户被打开,我一点都不会觉得奇怪。正因为两扇窗户都打开了,才让我觉得非常好奇。”

他快步走进另一个房间。

“起居室的窗户也开了。我们离开时它也是关着的。啊!”

他弯下腰,仔细查看死者的嘴角,紧接着突然抬起头。

“他曾被堵住口鼻,黑斯廷斯。然后被毒死了。”

“我的老天!”我惊叫一声,“我猜这些痕迹都能在尸检中发现吧。”

“我们不会有任何发现。他的死因是吸入了高浓度的氢氰酸。那东西被凶手直接塞到他鼻子里面了。一切结束后凶手就离开了,走之前还不忘打开所有窗户。氢氰酸具有高挥发性,但它有种非常独特的苦杏仁味。若没有异味引起注意,又没有凶杀的迹象,医生极有可能会将其判断为自然死亡。刚才我们得知这个人是一名特工,黑斯廷斯,并且五年前他进入俄罗斯之后就销声匿迹了。”

“这两年他一直被关在精神病疗养院。”我说,“可是那之前的三年他在哪里呢?”

波洛摇摇头,随后抓住我的手臂。

“钟,黑斯廷斯,快看钟。”

我顺着他的目光看向壁炉架,上面的钟停在了四点整。

“我的朋友,有人对它动过手脚。它本来还能再走三天的,你懂吗,那是八天上一次发条的钟。”

“可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是为了将案发时间伪装成四点吗?”

“不,不,重新整理你的思路,我的朋友。让你的灰色脑细胞运动起来。假设你是梅耶林,你的时间只够留下一条线索。四点钟,黑斯廷斯。四号,毁灭者。啊!我有一个想法!”

他迅速走到另一个房间,拿起电话,要求接通疗养院。

“是精神病疗养院吗?我想确认一下今天是否有人逃出去?你说什么?请你稍等片刻。能重复一遍吗?啊!太棒了。”

他挂掉电话,转身看着我。

“黑斯廷斯,你听到了吗?他们那儿没有任何病人逃走。”

“可是刚才来过的那个人……那个看守人……”我说。

“我很怀疑……非常怀疑。”

“你是说……”

“四号——毁灭者。”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波洛。过了好一会儿,我才总算恢复了说话的能力。

“我们一定能认出他来,无论在什么地方,这点我很肯定。他是个特征十分明显的人。”

“是吗,我的朋友?我并不这么认为。他高大吓人,还有张红脸,长着浓密的胡髭,声音粗哑。但下次他再出现时就不会再有这些特征了,至于其他,他有一双极为普通的眼睛,极为普通的耳朵,以及一整副假牙。要辨明他的身份并不如你想象的那样容易。下次——”

“你认为会有下次?”我插嘴道。

波洛露出极为凝重的表情。

“这是一场生死对决,我的朋友,你我处在同一阵线,对手则是四魔头。他们赢了第一回合。但他们并没有成功把我支走,这就意味着,他们以后将不得不处处提防着赫尔克里·波洛!”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