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五章 消失的科学家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07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就我个人而言,尽管陪审团认定了罗伯特·格兰特,亦称比格斯并没有犯下谋杀乔纳森·沃利的罪行,我却认为梅多斯探长并没有被完全说服。针对格兰特的指控——有前科、偷盗翡翠的事实、完全吻合的脚印——对他的死脑筋来说简直就是铁证如山,很难让他改变想法。但波洛最终还是想办法找到证据说服了陪审团。有两名目击证人在庭上证实自己在星期一早晨看到一辆屠夫马车停在小屋门口,当地屠夫也出庭声明自己只在星期三和星期五到那里送货。

他们在问询时找到一名女性,她记得自己看到屠夫离开了小屋,却无法描述出有关那个男人的任何有用的特征。他给她留下的唯一印象似乎就只有下巴刮得很干净,中等身材,看起来就像个十足的屠夫。听到这样的描述,波洛泰然自若地耸了耸肩。

“就像我此前跟你说的,黑斯廷斯,”审判结束后,他对我说,“他是一名艺术家。他绝对不会使用假胡须和蓝色眼镜来做蹩脚的伪装。他会改变自己的外貌特征,没错,但那只是最无关紧要的部分。在那个特定的时刻,他就是他所扮演的人。他活在自己的角色中。”

当然,我不得不承认那个从汉威尔来拜访我们的男人确实完全符合我对精神病疗养院看守人的想象。为此,当时的我绝不会怀疑他的真实性。

这一切都让人感到有点沮丧,而我们在达特穆尔的经历似乎也帮不上什么忙。我把自己的这些想法告诉了波洛,但他并不承认我们此行一无所获。

“我们在前进,”他说,“我们在前进。每次与这个人接触,我们就能多了解一点他的思维和手段。至于我们和我们的计划,他却一无所知。”

“问题就在这里,波洛,”我反驳道,“他跟我好像在同一条船上。因为我也不知道你有什么计划,你好像只是在坐等他展开行动。”

波洛微笑起来。

“我的朋友,你真是一点都没变。一直都是那个黑斯廷斯,英勇无畏地向敌人发起攻击。或许……”此时突然传来敲门声,他又补充道,“你的机会来了。不过来者也有可能是我们的朋友。”紧接着,贾普探长和另一个人便走了进来,波洛嘲笑了我的失望。

“晚上好,先生们,”探长说,“请允许我向二位介绍美国特勤处的肯特上校。”

肯特上校是个身材颀长的美国人,长着一张异常冷淡的脸,仿佛是直接用木头雕刻出来的。

-鲲-弩-小-说w ww ^ k u n n u^ c o m. 🍌

“很高兴见到二位。”他低声呢喃了几句寒暄的话,抽筋似的跟我们握了手。

波洛往火炉里多扔了一块木柴,拉来几张舒适的椅子。我则把酒杯、威士忌和苏打水端了出来。上校深吸一口气,随后表现出赞赏之意。

“你们国家依旧存在着待客之仪。”他说。

“该说正事儿了。”贾普说,“这位波洛先生对我提出了一个要求。他对名为四魔头的组织很有兴趣,于是要求我一旦在工作中听到那个名称就马上告诉他。我对此并没有太在意,但也没忘记他的话,当上校对我说起那个颇为有趣的故事时,我立马就说:‘我们得去找波洛先生。’”

波洛看向肯特上校,那个美国人接过了话头。

“波洛先生,您可还记得有这么一篇报道,有好几艘鱼雷艇和驱逐舰突然撞上美国海岸,沉没了。那件事刚好发生在日本地震之后,政府给出的事故原因是海啸。可是在不久前,警方组织了一次针对诈骗和持枪犯罪的集中搜捕,并从他们那里搜出了足以让事实彻底颠覆的资料。那些资料中提及了一个叫‘四魔头’的组织,还不太完整地描述了某种强大的无线电装置——它集中了前所未有的无线电能量,甚至能够向某个特定位置发射一束非常密集的射束。这个发明的成就看上去很可笑,但我还是看在资料本身价值的份上把它交给了总部,结果被我们一位学术渊博的教授注意到了。现在看来,你们英国有一位科学家曾在英国科学协会的成员面前发表过这方面的研究报告。他的同行们似乎没有拿他当一回事,甚至还觉得那项研究过于牵强和天马行空,可是你们的那位科学家依旧坚持己见,并宣称自己很快就要试验成功了。”

“然后呢?”波洛态度专注,催促他说下去。

“上头认为我该过来拜访一下那位先生。他还挺年轻的,名字叫哈利戴。他是整个研究项目的带头人,而我必须让他告诉我那玩意儿的效果是否真的有可能实现。”

“他是怎么说的?”我急切地问。

“我也很想知道。可我还没见到哈利戴先生——并且大概再也见不到了。”

“事实是这样的,”贾普简洁明了地说,“哈利戴失踪了。”

“什么时候?”

“两个月前。”

“有人报告他的失踪吗?”

“当然有。他妻子哭哭啼啼地跑来找我们。我们把能做的都做了,但我知道那肯定没有用。”

“为什么?”

“因为从来都没有好结果,当一个男人那样失踪时。”贾普挤了挤眼睛。

“哪样?”

“巴黎。”

“你说哈利戴是在巴黎失踪的?”

“是的。他到那儿去进行科研工作,至少他是这么说的。当然了,他必须这么说。但你知道一个男人在那种地方消失意味着什么。如果说是绑架,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要么就是主动消失。我告诉你们,这才是两者中最热门的那个。都说‘欢乐巴黎’,你们懂的。厌倦了家庭生活,哈利戴在出发前曾与妻子发生过口角,这就让一切都再明显不过了。”

“是吗……”波洛若有所思地说。

美国人好奇地看着他。

“先生,我想请问您,”他拖长声音说,“这个四魔头到底是什么?”

“四魔头,”波洛说,“是一个以某个中国人为首的跨国组织。人们将那个中国人称为一号。二号是个美国人,三号是个法国女人。四号,叫‘毁灭者’,是个英国人。”

“法国女人,嗯?”美国人吹了声口哨,“而哈利戴在法国消失了。这件事背后可能隐藏着什么。她叫什么名字?”

“我不知道。我对她一无所知。”

“但她肯定是个很难对付的人,是吧?”上校说。

波洛点点头,同时把托盘上的杯子整理成笔直的一条线。他对秩序的钟爱真是一点没变。

“他们为什么要把船弄沉?难道四魔头是德国的走狗吗?”

“四魔头为自己行动,也只为自己行动,上校先生。他们的目的是统治世界。”

美国人大笑起来,但看到波洛严肃的神情后马上就安静了。

“您笑了,先生。”波洛对他摇了摇手指,“您没有思考,没有使用您那小小的灰色脑细胞。这些仅仅是为了实验就毁灭了你们一支海军力量的人到底是谁?没错,先生,那就是他们的目的,用他们手中掌握的一种新磁能做实验。”

“您继续说,先生,”贾普愉快地说,“我听说过很多天才犯罪家,但从来没碰到过。唔,反正您已经听完肯特上校的故事了。我还能为您做些什么呢?”

“是的,我的好朋友。你可以把哈利戴夫人的住址给我,如果不麻烦的话,请你再事先跟她打声招呼。”

于是,我们第二天便出发前往切特温德小屋,位置正好在萨里的乔伯姆村附近。

哈利戴太太很快便出来迎接我们。她是个身材高挑、皮肤白皙的女人,看上去有点紧张而急切。她身边还跟着一个五岁的小孩儿,是个漂亮的小姑娘。

波洛向她解释了我们此行的目的。

“哦!波洛先生,我真是太高兴,太感激了。我当然听说过您。您绝不会像苏格兰场的那些人一样,对我的话充耳不闻,不愿去理解。法国警察也一样,甚至更糟。他们都认定我丈夫是跟别的女人私奔了,可他不是那种人!他平时一心只想着工作。我们有一半的争吵都是因为这个,他关心自己的事业更胜于关心我。”

“英国人,他们都那样。”波洛安抚道,“若不是工作,那就是比赛,体育。他们对那些东西都认真得可怕。好了,夫人,请您尽量详尽而有条理地对我讲述一下您丈夫失踪时的情形。”

“我丈夫星期四去了巴黎,那天是七月二十日。他计划在那里与各种跟工作有关的人会面,其中有一位奥利维叶夫人。”

波洛听到那位著名法国女化学家的名字,会意地点点头,她的辉煌成就甚至能让居里夫人也显得黯然失色。她已经被法国政府授予了荣誉勋章,是当代最为杰出的人物之一。

“他在晚上到达后,立刻前往郎世宁酒店。他预计第二天早晨与布格诺教授见面,并且准时赴约了。他的情绪很正常,也很愉悦。两个人进行了一场十分有意义的交谈,还约好第二天到教授的实验室里参观某项实验。随后,他一个人在皇家咖啡厅吃了午餐,再到林间道散了一会儿步,接下来便前往奥利维叶夫人位于帕西的住处拜访。在那里,他的行为举止依旧十分正常。他大约六点离开的,不知道在哪里吃的晚餐,可能一个人去了什么餐厅。他大约十一点回到酒店,直接回到自己的房间,途中只问了前台有没有寄给他的信件。第二天早晨,他离开酒店,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他是几点离开的?是与布格诺教授约定参观实验的时间吗?”

“不知道。没有人注意到他是何时离开酒店的。但那天早上酒店并没有为他送去早餐,因此可以推断,他离开的时间应该很早。”

“又或者,他头天晚上回到酒店后马上又出去了?”

“我可不这么想。他的床有睡过的痕迹,而且晚班的门童肯定会注意到有人在那么晚的时间走出去。”

“您的推断十分合理,夫人。那么,我们姑且可以认为,他第二天一大早就离开了。这样至少能得出一个结论,他在那个时间不太可能遭遇绑架。现在说说他的行李吧,他把行李都留在酒店里了吗?”

哈利戴夫人看上去不太想回答,但最后还是说:“不……他应该带走了一个小行李箱。”

“唔,”波洛若有所思地说,“他那天晚上到底去了哪里呢?如果能查出这个,我们就能获得很多信息。他跟谁见面了?这是个谜团。夫人,我个人并不打算接受警方的论断,因为他们从来都只会说红颜祸水。但很明显,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使您丈夫改变了原定计划。您刚才说他回到酒店时曾向前台询问是否有自己的信件,那么他是否收到了信件呢?”

“只收到一封,并且肯定是他离开英国那天我写给他的。”

波洛沉思良久,突然轻快地站了起来。

“很好,夫人,这个案子的谜底在巴黎,因此我会马上动身到巴黎去寻找那个答案。”

“可是先生,这件事已经过去很久了。”

“是的,是的,但不管怎么说,我们都必须到那里去寻找真相。”

他转身正欲离开,却又扶着门站住了。

“夫人,请告诉我,您可记得您丈夫是否提到过‘四魔头’这个词?”

“四魔头?”她若有所思地重复了一遍,“不,应该没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