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八章 潜入敌营 · 1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07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我们结束了在帕西那座别墅的冒险后便匆匆回到了伦敦。那里有几封信等着波洛。他带着奇怪的微笑看完其中一封,随后递给了我。

“看看这个,我的朋友。”

我首先看了签名——亚伯·赖兰。然后我想起了波洛说过的话——世上最富有的人。赖兰先生言辞粗鲁而尖刻,他对波洛突然拒绝前往南美的理由表示了强烈的不满。

“这非常发人深思,不是吗?”波洛说。

“我觉得他会生气是很正常的。”

“不,不,你没有理解我的意思。回想一下梅耶林,那个前来寻求庇护却惨遭敌人杀害的人说过的话。‘二号极少被提及姓名,他一般使用“S”中间贯穿两道直线的符号,也就是美元符号作为代称。同时还有两道条纹和一颗星,据此可以推测他是个美国人,此符号还代表了财富的力量。’再想想赖兰试图用一大笔钱把我引出英格兰,你有想法了吗,黑斯廷斯?”

“你的意思是,”我盯着他说,“你怀疑这个大富翁亚伯·赖兰就是四魔头的第二号?”

“你聪明的脑子已经得出了正确的结论,黑斯廷斯。是的,那正是我的想法。你提到大富翁这个字眼时的语气很有说服力,但让我来为你阐明一个事实。这个组织是由顶尖人物掌控的,而赖兰先生在商界可是个臭名昭著的人物。他是个天才而邪恶的男人,拥有数不尽的财富,并追求着无穷无尽的权力。”

波洛的话无疑有些道理。我问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确定这个事实的。

“这只是我的猜想,并没有证据可以证实。我无法确定,我的朋友,我愿意付出一切去证实。总之,先让我假设二号确实是亚伯·赖兰,这就让我们更接近目标了。”

“他信上说自己刚到达伦敦,”我弹了弹信纸说,“你是不是该登门拜访,亲自谢罪去?”

“确实应该。”

两天后,波洛带着难以掩饰的兴奋回到我们的住处。他兴冲冲地抓住我的双手。

“我的好朋友,一个了不起的、史无前例的、绝无仅有的机会出现在我们面前了!但其中暗藏着危险,致命的危险,我甚至不该对你提起这件事。”

如果波洛想吓退我,那么他的计划算是泡汤了,我如实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于是他稍微镇静下来,开始描述自己的计划。

原来赖兰正在寻找一名英国秘书,要求有良好的社交礼仪和气度。波洛建议我去应聘。

“如果可能的话,我会自己去,我的朋友。”他带着歉意解释道,“可是你也知道,让我达到那些要求几乎是不可能的。我的英语非常好,除了格外兴奋的时候会有口音,但也没好到能够瞒天过海的程度。并且就算我忍痛牺牲了自己的胡子,人们还是能认出来我就是赫尔克里·波洛。”

我也有同样的顾虑,因此我表示我已做好了准备,愿意打入赖兰的大后方。

“反正他十有八九不会相中我。”我说。

“哦,这你放心,他会的。我会替你准备一封让他看了一定会心动不已的推荐信,由内政大臣亲自执笔。”

这么做似乎有点夸张了,但波洛挥挥手打消了我的疑虑。

“他会写的,我曾为他调查过一件极有可能造成重大丑闻的小事。最后事情解决得低调而谨慎。你可能会这么说,他就像停在我手心里捡面包屑吃的小鸟。”

我们的第一步是找来一位专门从事“化装”事业的艺术家。他是个小个子,奇怪的小脑袋转起来像小鸟一样,跟波洛倒是有几分相似。他一言不发地打量了我一会儿,然后便行动起来。半小时后,我看向镜中的自己,不由得大吃一惊。经过特殊加工的鞋让我站起来时至少高了两英寸,而我身上的大衣又让我显得细长而瘦弱。我的眉毛被精心修剪了一番,使我的面部表情变得与以前截然不同,我脸上贴了衬垫,又回到早已久违的深小麦肤色。我的胡髭不见了,嘴里却多出一颗金牙。

“你的名字,”波洛说,“叫亚瑟·内维尔。上帝保佑你,我的好朋友,因为你的前路可能危机四伏。”

我带着紧张的心情,按照赖兰先生给我的时间准时来到了萨瓦,并请求与那位了不起的人物会面。

等待了一两分钟后,我被领进了他的套房。

赖兰坐在一张桌子边,面前摆着一封展开的信。我用眼角余光看到那正是内政大臣的笔迹。这是我头一次见这位美国大富翁,并不由自主地对他产生了深刻的印象。他身材瘦高,有个向前突出的下巴和微微下勾的鼻子,浓密的眉毛下面是一双冰冷的灰眼睛。他顶着一头同样浓密的灰发,嘴里叼着一支长长的黑雪茄(后来我得知,他从未被人看到过没有叼雪茄的样子),雪茄懒散地吊在嘴角。

“坐下。”他咕哝一声。

我坐了下来,他敲了敲桌上那封信。

“这张纸上说,你是最好的,我不需要再找别人了。说吧,你擅长社交场合吗?”

我做出了我认为他会满意的回答。

“我想说的是,如果我邀请了一帮公爵伯爵子爵之类的人到我那座乡下别墅去,你有本事把他们一一安排到合适的餐桌座位上吗?”

“哦!那很简单。”我微笑着回答。

我们又交换了几句问答,然后我就被聘用了。原来赖兰先生只是想找一个通晓英国社交礼节的秘书,因为他已经有一个美国秘书和一个速记员了。

两天后,我出发前往哈顿蔡斯,那里是罗姆郡公爵的宅邸,被我的雇主签下了六个月的租期。

我的工作并不困难。因为我曾经为英国议会的某位重要成员当过一段时间的私人秘书,因此这些工作对我来说并不陌生。赖兰先生通常会在周末举办大型宴会,但一周的中间时段还是比较清闲的。我很少能见到那位美国秘书阿波比先生,但他看上去是个友好而普通的美国小伙子,工作效率非常高。至于速记员马丁小姐,我倒是经常见到。她是个二十三四岁的漂亮姑娘,有一头红褐色的头发,深褐色的眼睛偶尔会闪过调皮的光芒,但多数时候都娴静地低垂着。我感觉她既不喜欢也不信任自己的雇主,当然,她从来不会不谨慎地将其表现出来,直到她意外地将我纳入可信任之人的范畴。

我理所当然地仔细观察了房子里的所有人。有一两个用人是新来的,其中有一个男仆,还有几个女佣。而男女管家和大厨是公爵原来就已经聘用的,他们都被允许留了下来。我认为那些女佣并不重要。我非常仔细地观察了一个男仆,詹姆斯,最终确定他真的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男仆。而他确实也是男管家雇来的人。我觉得更为可疑的是另一个人,赖兰从纽约带来的贴身男仆。他是英国血统,举止无可挑剔,尽管如此,我还是对他有一丝莫名的怀疑。

我已经在哈顿蔡斯待了三个星期,但这里没有发生任何足以让我肯定我们那个推论的事情。没有一丝一毫四魔头的痕迹。赖兰先生虽然是个性格强硬的人,但我还是渐渐开始怀疑,波洛把赖兰跟那个可怕的组织联系起来是否是个错误。有一天晚上,我甚至听到他不经意间提起了波洛。

“他们都说他是个神奇的小矮子,可我万万没想到他是个半途而废的人。我跟他做了个交易,结果他在最后一刻反悔了。我可不想再听你们吹嘘伟大的赫尔克里·波洛先生了。”

只有在这种时候,我才会觉得脸上的衬垫让我无比疲倦!

然后,马丁小姐给我讲了一个很有意思的故事。那天,赖兰带着阿波比去了伦敦。我和马丁小姐喝完茶后在花园里散步。我很喜欢这个小姑娘,她的性格非常开朗,一点都不矫揉造作。我能看出她在想事情,最后,她终于开口了。

“内维尔少校,您知道吗,”她说,“我真的在考虑辞掉这份工作。”

我略显惊讶地看着她,她匆忙说了下去。

“哦!我知道这其实是一份完美的工作。如果我请辞,一定有很多人认为我是个傻瓜。可是内维尔少校,我实在受不了这种折磨了。被人那样粗暴地辱骂已经超出了我的承受范围。没有哪个绅士会做出那种事来。”

“赖兰先生经常辱骂你吗?”

她点点头。

“当然,他一直是急躁易怒的性格,这点所有人都清楚。但这也是工作的一部分。可他一转眼就会极端愤怒,而且毫无理由。他那副样子就好像真的随时会杀了我!而且我刚才也说了,毫无理由!”

“跟我说说好吗?”我饶有兴致地问。

“您知道,我负责拆开赖兰先生的所有信件。其中一些我会交给阿波比先生,剩下的则自己处理。不过初步整理信件都是我一个人负责的。但有这么一封信,写在蓝色的纸上,角落里有个小小的‘4’……不好意思,你刚才说什么?”

听到她的话时我忍不住惊呼了一声,但马上摇了摇头,请她继续往下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