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十二章 带诱饵的陷阱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07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一月中旬,一个典型的伦敦冬日,潮湿而肮脏。波洛和我分别坐在紧挨着壁炉的椅子上。我发现我的朋友正露出古怪的微笑看着我,我实在猜不出那个微笑的含义。

“你在想什么呢?”我故作轻松地问。

“我的朋友,我在想,在那个仲夏的日子里,你刚回到英国,还告诉我只打算在这里待一两个月。”

“我说过吗?”我十分尴尬地问,“我都不记得了。”

波洛的微笑更灿烂了。

“你确实说过,我的朋友。不过后来你就改变想法了,是不是?”

“呃……是的,没错。”

“为什么呢?”

“见鬼,波洛,难道你以为我会在你招惹上像四魔头那样的组织时丢下你一个人不管吗?”

波洛轻轻点头。

“正如我所料。你是个忠实的朋友,黑斯廷斯。你留在这里是为了帮助我。而你的妻子,我知道你管她叫小辛德瑞拉,她怎么说?”

“当然,我还没对她说细节,但她理解我。因为她最不希望我扔下自己的兄弟不管。”

“是的,是的,她也是个无比忠实的好朋友。但这可能要花很长时间。”

我十分沮丧地点点头。

“已经六个月了。”我若有所思地说,“可是我们走到了哪里?你知道吗,波洛,我总是忍不住想,我们应该……呃,做点什么。”

“黑斯廷斯,你总是如此充满活力!那你究竟想要我做什么呢?”

这是个棘手的问题,但我并不打算退缩。

“我们应该展开攻势,”我急切地说,“这段时间我们都干了些什么?”

“比你想的要多,我的朋友。毕竟我们已经辨明了二号和三号的身份,也了解了不少四号的手段和思维。”

闻言,我稍微高兴了一些。照波洛的说法,其实情况不算太糟。

“哦!是的,黑斯廷斯,我们已经做了很多事情。确实,我没有能力指控赖兰和奥利维叶夫人,谁会相信我呢?你还记得我曾经一度把赖兰逼上绝路吗?不管怎么说,某些组织已经接受了我的怀疑,而且是最高层的组织。奥尔丁顿勋爵,他在失窃的潜水艇计划中得到了我的帮助,并且对我所掌握的有关四魔头的信息完全认同。在别人可能怀疑的情况下,他选择了相信。赖兰和奥利维叶夫人,以及李长岩等人固然可以逍遥法外,但始终有人监视着他们的所有行动。”

“还有四号呢?”我问。

“正如我刚才所说,我已经开始熟悉并了解他的手段了。你可以笑,黑斯廷斯,但要看穿一个人的个性,知道他在什么情况下会做出什么样的行动,这就是成功的曙光。这是我们之间的一场对决,他在不断地向我暴露自己的心理,而我却一直在试图尽量或彻底隐藏我的心理。他在明处,我在暗处。我告诉你,黑斯廷斯,我的低调会让他们对我越来越恐惧。”

“但他们也没怎么管我们,”我指出,“没有人再企图杀死你,也没有任何人伏击我们。”

“对。”波洛若有所思地说,“老实说,这也让我很是吃惊。尤其是现在有一两个方法明显能够轻易地重创我们,而且他们没有理由想不到。你懂我的意思吗?”

“一台可怕的机器吗?”我孤注一掷地胡乱猜测道。

波洛响亮地咂了一下舌头,看起来极其不耐烦。

“当然不是!我真是佩服你的想象力,你只能想到壁炉里装炸弹那种粗俗的东西。好吧,好吧,我需要走走,尽管天气不太好,我也要出去散散步。抱歉,我的朋友,难道你能同时阅读《阿根廷的未来》、《社会之镜》、《畜牧业》、《深红色的线索》和《落基山脉的运动》这几本书吗?”

我大笑起来,并承认目前只有《深红色的线索》这一本书得到了我的关注。波洛伤心地摇起了头。

“那就把其他书放回书架上吧!我从来、从来都没见过你遵循任何秩序和方法。我的上帝,你觉得书架是用来干什么的?”

我谦虚地表示了歉意。波洛把那些碍眼的书籍全部放回原位后,就把我一个人留在家中安静地享受我的阅读乐趣了。

不过我必须承认,当皮尔逊太太敲响房门时,我已经快要睡着了。

“上校,有您的一封电报。”

我并没有什么兴致地拆开了橙色信封。

然后我仿佛变成了一尊雕像。

是布朗森,我在北美那座牧场的经理发来的电报,上面写着这样的内容:

黑斯廷斯夫人昨天不见了,极有可能是被自称四魔头的黑帮绑架。已通知警方,目前尚无线索。布朗森。

我把皮尔逊太太打发出去,一动不动地坐着,把电报看了一遍又一遍。辛德瑞拉——被绑架了!她在那个臭名昭著的四魔头手上!上帝,我该怎么办?

波洛!我必须找到波洛。他会给我建议。他会把他们将死。再过几分钟他就回来了。我必须耐心等待。可是辛德瑞拉……她在四魔头手上啊!

敲门声又响了起来,皮尔逊太太再次探头进来。

“上校,有您的一份留言,是一个异教徒中国人送来的。他在楼下等着。”

我接过留言。内容简洁明了。

如果你还想见到你妻子,马上去找送留言的人。不准给你那个朋友留下任何信息,否则你的妻子就要遭罪。

纸条上签了一个大大的“4”。

我到底该怎么做?你们站在我的立场上,又会怎么做?

我没有时间思考。我只能看到一个事实——辛德瑞拉落到了恶魔的手掌中。我必须服从……我绝不敢冒险让她伤了一丝一毫。我必须跟着楼下的中国人走。这是个圈套,没错,而且还意味着囚禁或许死亡。但这个圈套里的诱饵却是我的整个世界,因此我不能犹豫。

最让我感到烦恼的是,我无法给波洛留下任何信息。只要能让他知道我的踪迹,一切就好办了!我敢冒这个风险吗?很明显,没有人在监视我,但我还是犹豫了。楼下的中国人极有可能主动上来确保我没有违背任何一条指令。为什么不呢?他的不作为让我更加怀疑了。我见识了四魔头的这么多能耐,认为他们几近超能。说句老实话,连那个邋邋遢遢的小女佣都有可能是他们的人。

不,我不敢冒这个险。但我能做一件事情,那就是把电报留下。届时他就会知道辛德瑞拉失踪了,以及谁是罪魁祸首。

这些想法飞快地闪过我的脑海,与此同时我已经戴上了帽子,走向等在楼下的人,没多花一点时间。

送信人是个高大冷漠的中国人,穿着整齐但略显破旧。他对我欠了欠身,开始说话。他的英语非常好,但语调有点平板。

“你是黑斯廷斯上校?”

“是的。”我说。

“请把纸条给我。”

我已经预料到了这个要求,便一言不发地把纸条递了过去。但事情还没结束。

“你今天收到了一封电报,对吧?刚刚到的?从南美,没错吧?”

我再次意识到了他们的谍报活动有多么出色。或许那仅仅是个精明的猜测,布朗森肯定会给我发电报。他们会等到电报到达,然后趁势出击。

否认显而易见的真相没有任何好处。

“是的,”我说,“我确实收到了一封电报。”

“把他拿来,好吗?现在就把他拿来。” (注:原文就用“him”指代“电报”,可能意在表示中国人说的英语有点蹩脚。)

我咬紧牙关,可是现在的我能做什么呢?我重新回到楼上。与此同时,我也想到是否要对皮尔森太太说一声,至少提一下辛德瑞拉的失踪。她在楼梯转角站着,可是身后不远处就是那个小女佣,于是我犹豫了。如果她真的是内奸——那几个字从我眼前闪过:……她就要遭罪……我一言不发地走进了起居室。

我拿起电报,正要重新走出去,突然有了主意。我是否可以留下一些对敌人来说毫无意义,但波洛却能看出其中重要性的线索呢。我赶紧走向书架,拽出四本书扔在地上。我一点都不担心波洛看不到它们。这些书无疑会马上吸引他的目光,而鉴于刚才他那番小小的演讲,他必定会认为这很异常。紧接着,我又往火里添了一铲煤,并故意漏了四块在壁炉里面。我已经尽我所能了,上帝保佑波洛能正确读取我留下的信息。

然后我再次快步走下楼去。中国人接过电报,读了一遍,然后放到自己的口袋里,点点头示意我跟他走。

他领着我走了一段漫长而令人厌烦的路。上了一辆公共汽车,坐着有轨电车走了很长的一段路。我们的路线一直向东,经过了可疑的街区,我甚至做梦都没想到有这种地方存在。最后我们来到了码头,我知道,而且我意识到自己正被带到中国城的中心区。

我忍不住颤抖起来。而我的向导依旧艰难地向前行进,在糟糕的街道和小径中穿行,直到最后他停在了一座破烂的房子前,在门上敲了四下。

马上另一个中国人来开了门,他站到一边让我们走进去。大门在我背后关闭的声音成了我最后一丝希望的丧钟。我真的落到了敌人的掌中。

我被交到另一个中国人手上。他带着我下了几道摇摇晃晃的楼梯,走进一个装满了酒桶和包袱的地下室,那些东西散发出刺鼻的气味,闻起来像某种东方香辛料。我感觉自己被东方的气氛紧紧包围了,委婉、狡诈、阴险……

我的向导突然滚出去两个酒桶,墙上立刻出现了一个低矮的隧道。他示意我走进去。隧道有点长,而且过于低矮,不足以让我直起身子。不过它渐渐拓宽成一条小径,几分钟后,我们来到了另一间地下室。

带领我的中国人走向前,在其中一面墙上敲了四下。整面墙都开始移动,露出一个狭窄的入口。我走了进去,随后惊讶地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类似《一千零一夜》里的宫殿里。这是一个低矮狭长的洞穴,里面挂满了华美的东方丝绸,照明都充满异国气息,空气中还飘荡着香氛和香料的气味。这里有五六张覆盖着丝绸的贵妃床,地上铺着精美的手工编织的中国地毯。房间最深处有个被门帘遮挡的小密室。门帘后面传来一个声音。

“你把我们尊贵的客人带来了?”

“阁下,他来了。”我的向导回答道。

“让客人进来吧。”那个声音说。

与此同时,门帘被看不见的手拉开了。我的眼前出现了一个摆满了软垫的贵妃床,上面坐着一个高大瘦削的东方人,披着华丽的刺绣长袍。从他指甲的长度来看,明显是个极为尊贵的人。

“请坐,黑斯廷斯上校,”他对我挥了挥手,“你答应了我的请求立刻前来,对此我感到十分高兴。”

“你是谁?”我问,“李长岩?”

“当然不是,我只是老爷忠实的仆从。我负责执行他的命令,仅此而已。正如他在其他国家的仆从一般。例如南美。”

我上前一步。

“她在哪里?你们对她做了什么?”

“她在一个安全的地方,没有人能找到她。当然,她暂时毫发无损。你明白我说的话吗——暂时!”

我盯着眼前的这个微笑的恶魔,感到背后一阵战栗。

“你想要什么?”我大声说,“钱?”

“我亲爱的黑斯廷斯上校,我向你保证,我们对你那点微薄的积蓄毫无兴趣。原谅我的直白,但这真的不是你能说出的最聪明的话。若是换做你的同伴,他一定不会这样说。”

“我猜也是,”我缓慢地说,“你想让我落入你们的圈套。好吧,你们成功了。我自愿来到了这里。要杀要剐随你的便,但要放她走。她什么都不知道,对你们不可能有任何用处。你们利用她来控制我,现在我已经在这里了,事情就算结束了。”

微笑的东方人摸了摸光滑的脸颊,眯缝着眼睛斜睨着我。

“你的结论下得太早了,”他柔声说道,“那并不算……结束了。事实上,你所说的‘控制你’并非我们的目的。我们的真正目的,是通过你控制你的朋友,赫尔克里·波洛先生。”

“那恐怕你们是做不到的。”我短促地笑了一声。

“我的提议是,”那个人继续说了下去,仿佛没听到我刚才的话,“你给赫尔克里·波洛先生写一封信,告诉他赶紧过来,和你一起。”

“我绝不会做那种事的。”我愤怒地说。

“你拒绝的后果可是很严重的。”

“去你的后果。”

“有可能涉及死亡!”

我感到背后窜过一阵冰冷的恐惧,但还是强装出大胆无畏的表情。

“威胁我、压制我都没有用。把你的鬼把戏都留给那些中国懦夫吧。”

“我的威胁绝无虚假,黑斯廷斯上校。我再问你一次,你会写那封信吗?”

“我不会,此外,你绝对不敢杀了我,因为警察很快就会盯上你。”

我的谈话对象迅速地拍了拍手,两名中国随从突然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一左一右地把我牵制住了。他们的主人飞快地说了几句中文,然后那两个人就拖着我走到大房间的一个角落里。其中一个停了下来,我脚下的地板突然毫无征兆地陷了下去。若不是那两个人还拽着我的手臂,我肯定已经掉进了脚下那个幽深的地缝里。下面一片漆黑,我还能听到流水声。

“河。”那个坐在贵妃椅上的人再次开口,“好好想想,黑斯廷斯上校。如果你再次拒绝,就会头也不回地坠入深渊,在深不见底的河中迎接死亡。所以,我再问你最后一次,你会写那封信吗?”

我并不比一般人勇敢多少。我很坦诚地承认我害怕死亡,简直怕得要死。这个中国恶魔是认真的,我很肯定这一点。他真的会面不改色地送我离开这个美好的世界。尽管如此,我还是用难以抑制轻颤的声音回答。

“我最后一次告诉你,不!去你娘的信!”

紧接着,我本能地闭上眼睛,做了个短促的祈祷。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