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十三章 自投罗网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07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人生中极少能遇到与死亡面对面的时刻,但当我在那个伦敦东部的地下室里说出那些话时,十分确定那将是我在世界上留下的最后的话语了。我已经做好了准备,甘愿坠入脚下那条黑暗湍急的河流,并迎接随之而来的令人窒息的恐惧。

但让我惊讶的是,身后竟传来一阵低沉的笑声。我睁开眼睛,贵妃床上的人对我身边的两名看守打了个手势,他们把我带了回去。

“你是个勇敢的人,黑斯廷斯上校。”他说,“我们东方人很欣赏勇敢。老实说,我早就想到你会做出这样的举动,这让我们不得不转入第二幕了。你已经勇敢直面了自己的死亡,那么你能面对他人的死亡吗?”

“你什么意思?”我声音嘶哑,心中油然升起极端的恐惧。

“想必你并没有忘记,我们手上有那位女士——花园里的娇艳玫瑰。”

我哑口无言,只能一脸痛苦地看着他。

“黑斯廷斯上校,我认为你会写那封信。你瞧,我这会儿正要发一封电报呢,电报的内容由你决定。而那个内容,就是你妻子的生死。”

我的额头上出了一层冷汗。可他的折磨依旧没有停下,脸上还带着友善的微笑,冷静而沉着。

“瞧,上校,我把钢笔都准备好了,你只需要写几个字。否则……”

“否则?”我反问道。

“否则,你深爱的那位女士就会死——缓慢地死去。我的主人,李长岩,在闲暇时酷爱发明最新最巧妙的酷刑……”

“上帝!”我大喊一声,“你们这些恶魔!不行……你不会那样做的……”

“需要我向你描述一下他的几样发明吗?”

他无视了我的大声反对,兀自沉着而流畅地继续说了下去,直到我惊恐地大叫,捂住了自己的耳朵。

“看来这样就足够了。现在请你拿起笔来写信吧。”

“你绝对不敢……”

“你的想法实在太愚蠢了,这你自己也很清楚。拿起笔来,写信。”

“如果我写了……”

“你的妻子就会被释放。我会马上派人发电报过去。”

·鲲·弩·小·说 🦄 w w w_k u n n u_c o m

“我怎么知道你会守信用?”

“我以我的祖坟发誓。另外,你自己想想,我为什么要伤害她?只要将她扣押着,我就能达到目的了。”

“那……波洛呢?”

“我们会将他软禁,直到完成计划,然后我们就放他走。”

“这个你也会以你的祖坟发誓吗?”

“我只会对你发一次誓。这就够了。”

我的心猛地一沉。我在背叛自己的朋友——为了什么?我犹豫了片刻,紧接着,那可怕的后果便如同噩梦般浮现在我的眼前。辛德瑞拉,在这些中国恶魔的手上,被缓缓折磨至死……

我痛苦地呻吟了一声,拿起了笔。如果用词巧妙,我或许能传达出警告的意味,这样波洛就能躲过圈套。这是我唯一的希望了。

可是很快,我连这最后的希望都破灭了。那个中国人突然提高了音量,殷勤而有礼。

“请允许我向你口述。”

他顿了顿,翻看了身边的几张笔记,随后口述了信的内容:

亲爱的波洛,我认为自己找到了四号的踪迹。今天下午来了一个中国人,用假消息把我骗到了这里。幸运的是,我及时看穿了他的诡计,并假装上了钩。随后我扭转了局势,反过来跟踪了他一段路——我要自夸地说,非常成功。我拜托一个年轻开朗的小伙子把这封信带给你,给他几个便士做跑腿费,好吗?我答应他只要能平安地把信送到地方就给他的。我正在监视这座房子,不敢离开。我等你到六点,如果你没来,那我就自己想办法进去。这个机会实在太难得了,当然,那个小伙子也可能找不到你。如果他真的找到了,就让他马上带你过来。对了,记得把你那宝贵的小胡子想办法藏起来,免得有人从窗户里张望时认出你来。

草草不宣
A.H.

我每写一个字就陷入更深的绝望中,这封信实在聪明得堪称残忍。我这才意识到我们俩的生活细节已经暴露到了何等地步,这封信看上去就像是我写出来的。信中提到那个中国人下午来把我“骗走了”,我留下的四本书的“暗号”就这样失去了意义。这确实是个圈套,还被我识破了,波洛一定会这么想。连时间都安排得非常巧妙。波洛收到信后要想及时赶到这里,就根本没时间产生足够的怀疑。而且我知道,他一定会来的。我决定独自一人闯入会让他的行动更加迅捷。他总是对我的能力表现出不可思议的怀疑,他会认定我这是飞蛾扑火的行为,并且会立刻赶过来控制局势。

虽然明知这些,我却无能为力。我只能一字一句地照抄下来。我的囚禁者从我手上拿走信纸,读了一遍,随后赞赏地点点头,把信交给了一位沉默的仆从。只见那人消失在了一块丝绸门帘后面。

面对我的人微笑着拿起一张电报纸,写了几个字,随后递给我。

上面写着:马上释放那个白人娘们儿。

我长出了一口气。

“你会马上发出去吗?”我追问道。

他笑了笑,随后摇摇头。

“等赫尔克里·波洛先生落到我的掌心里它才会被发出去。否则就不。”

“可你答应了……”

“如果这个计划失败了,我们就还需要那个白人娘们儿……来说服你继续为我们提供帮助。”

我气得面无血色。

“上帝!如果你——”

他挥了挥修长瘦削的黄色手掌。

“放心,我不认为这个计划会失败。只要赫尔克里·波洛先生一到这里,我就会遵守我的誓言。”

“如果你敢愚弄我……”

“我已经用先祖的名誉发誓了,你无须担心。现在在这里休息一会儿,我的仆人们会在我离开时伺候你的。”

我被留在了这个位于地底的奢华巢穴中。两名中国仆人出现了,其中一个给我带来了水和食物,但我把他们打发走了。我感到恶心,打从心底里感到恶心。

然后,那个主子突然回来了,穿着他的丝绸长袍,显得身材颀长而庄重。他发出指令,我被拽回到了外面的酒窖里,又沿着刚才那条通道回到了进来的那间房子中。他们把我带进一楼的某个房间里。这里的窗户都被遮起来了,只有一扇窗户上有条缝,能看到外面的街道。一个衣衫褴褛的老人正在路的另一头缓缓行走,我看见他冲着窗户打了个手势,马上明白过来他是帮派里负责巡视的人。

“很好。”我的中国朋友说,“赫尔克里·波洛落入了我们的圈套。他正往这边赶来,除了带领他的小伙子,没有任何人陪伴。现在,黑斯廷斯上校,你还有最后一个任务。除非你出现,否则他绝不会进入这栋房子。当他到达对面时,你必须走到外面的台阶上,叫他进来。”

“什么?”我大声抗议。

“你必须配合。记住失败的代价,如果赫尔克里·波洛产生任何怀疑,从而拒绝进入这栋房子,你的妻子就会被慢慢折磨到死!啊!他来了。”

我的心跳得飞快,还感到一阵阵难以忍受的恶心。顺着窗户上的裂缝,我看到街对面有个身影正向这里走来。我一眼就认出那正是我的朋友,虽然他竖起了大衣领子,还用一条厚重的黄色围巾遮住了半张脸。可他的步子,还有那颗鸡蛋头,无论到哪儿我都不可能认错。

那正是对我的话信以为真、不带一丝怀疑便前来协助我的波洛。他旁边还跟着一个典型的伦敦街头少年,衣衫褴褛、蓬头垢面。

波洛停了下来,朝这边看了一眼。与此同时,男孩急匆匆地对他说了几句话,还抬手指了指。现在该我上场了。我走到大厅,高个子中国人打了个手势,其中一个仆人打开了门。

“牢记失败的代价。”我的敌人压低声音对我说。

我走到门口的台阶上,冲波洛招手。他匆忙赶了过来。

“啊哈!看来你一切都好啊,我的朋友。我刚才已经开始感到焦虑了。你进去了吗?莫非里面是空的?”

“是的。”我压低声音,极尽所能表现得自然,“那里面肯定有秘密逃生通道,进来跟我一起找找吧。”

我重新走进门内,波洛想也没多想就要跟着我走进来。

紧接着,一个想法突然进入我的脑中,我实在太清楚自己所扮演的角色了——我就是犹大。

“退后,波洛!”我大喊道,“为了你的性命,快走。这是个圈套,别管我了,马上离开。”

当我嘶吼着警告时,一双手如同铁钳般把我拉住了。其中一个中国仆人从我身边冲出去,想抓住波洛。

我眼看着他往后一跳,举起双臂。我感到周围突然笼罩了一层厚重的烟雾,让我无法呼吸,试图夺去我的生命……

我感到身体在坠落——窒息——这就是死亡……

我缓慢而痛苦地醒来,所有感官都不清楚。第一个出现在我眼前的是波洛的脸。他面对着我坐着,一脸忧虑地看着我。当他发现我回应了他的目光时,高兴地喊了一声。

“啊,你醒了!你恢复意识了。太好了!我的朋友,我可怜的好朋友!”

“这是哪里?”我忍着痛说。

“哪里?当然是我们家啊!”

我看了看自己的周围。果然,一切都如此熟悉。壁炉里还躺着我故意扔进去的四块煤。

波洛顺着我的目光看了过去。

“没错,你的主意确实很机智,包括那些书。下次如果有人对我说‘你那个叫黑斯廷斯的朋友,他脑子可不太聪明吧’,我一定会告诉他们:‘你们错了。’你想到的主意十分绝妙。”

“那你看懂我的意思了?”

“你以为我是蠢货吗?我当然看懂了。它们给了我足够的警示,让我有时间完善自己的计划。四魔头想办法把你给带走了,为什么呢?肯定不是因为你美丽的眼睛,同样不会是因为他们害怕你,想除掉你以绝后患。不,他们的目的很明显。你将会是引诱伟大的赫尔克里·波洛上钩的诱饵,我早已预料到这种情况了,也私下里做了些准备。没过多久,信使果然出现了——还是个看似无辜的街头少年。我没说什么,而是匆匆跟着他走了,非常幸运的是,他们允许你走到门外来,那是我唯一的担忧。我担心自己将不得不把他们一一除掉才能找到你被关押的地方,担心自己事后将不得不四处寻找你的所在,说不定还会是一场徒劳。”

“你刚才说……除掉他们?”我略显无力地说,“单枪匹马?”

“哦,那可不是需要动用许多脑筋的事。只要准备充足,一切就很简单了——这不是童子军的座右铭吗?而且是则很好的座右铭。我,是做好了充足准备的。不久以前,我为一个非常出名的化学家做了点小事,他在战时为毒气研究做了不少贡献,他向我推荐了一种炸弹——简单而轻便。只要把它扔出去,噗,浓烟就冒出来了,紧接着所有人都会失去意识。随后我立刻吹响了哨子。早在那个男孩来送信前,贾普就派了几个聪明的下属来监视这里的情况了,后来又一路跟着我们到了莱姆豪斯 (注:莱姆豪斯(Limehouse)是中国城所在的区域。) 。他们听到我的哨声,马上就跳出来控制了局面。”

“可你是怎么保持清醒的?”

“这又是一个小小的奇迹。我们的朋友,四号——那封用词巧妙的信明显就是他的设计——用我的小胡子开了个玩笑,这就让我能轻易地用一条黄色围巾掩饰自己的防毒面罩了。”

“我想起来了。”我急切地说着,但伴随着“想起来”这个词,所有可怕的记忆也一口气全都涌了出来。辛德瑞拉……

我痛苦地呻吟着倒下了。

我似乎再次昏迷了一小会儿,醒来时发现波洛正往我的嘴里灌白兰地。

“怎么了,我的朋友?你到底怎么了?告诉我。”

我一字一顿地说出了所有事实,无法控制全身的颤抖。波洛惊叫一声。

“我的朋友!我的好朋友!对你来说那该是多么痛苦的折磨啊!而我对此却一无所知!但是你放心!一切都很好!”

“你是说你会找到她?可她在南美啊。等我们赶到那里……她可能早就死了。天知道她会死得多么凄惨。”

“不,不,你没有明白。她很好,很安全。她从来没有落入到四魔头的掌心。”

“可布朗森发给我的电报是怎么回事?”

“不,不,这你就错了。你是接到了一封来自南美、署名布朗森的电报,但那是截然不同的。告诉我,难道你从没想过,像四魔头那样势力范围遍布全世界的组织,若想利用你深爱的女孩辛德瑞拉来威胁我们,是一件易如反掌的事情吗?”

“不,我从来没想过。”我回答。

“但我想到了。我一直没对你说,是不想给你带来毫无必要的压力——但我私底下做了些动作。你妻子写来的信看上去都是从你们的牧场寄出来的,而实际上,这三个月,她一直住在我为她准备的安全住所。”

我盯着他看了许久。

“你确定?”

“啊哈!我就知道。他们用一个谎言折磨了你!”

我转过头。波洛抬起一只手按在我的肩膀上,他声音里带着某种陌生的情绪。

“我知道你不喜欢我拥抱你或表现出同情,我很清楚。因此我会尽量保持英伦的风度。我不会说什么——一句话都不会说。可唯有这个我要告诉你——在这次冒险中,所有荣誉都属于你,而我则是最幸运的人,因为我有你这样一个朋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