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十七章 四号赢了一局 · 2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07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那里其实更应该算是他们的总部。如今信号已经发出,他们打算从世界上消失,隐匿在偏远的深山中发号施令。我已经调查过了,那里开凿了很多采石坑和矿坑,而负责挖掘的公司,很明显是意大利的一家小企业,实际上却由亚伯·赖兰掌控。我可以向你发誓,那座山里肯定挖出了一个巨大的空间,神秘而难以靠近。那个组织的领导者可以通过电报对他们的信徒发号施令,而那些信徒数以千计,遍布每一个国家。在道罗迈特斯的那座悬崖之上,将会诞生世界的独裁者。应该说,如果没有了赫尔克里·波洛,他们就会诞生。”

“你真的相信这一切吗,波洛?难道军队和国家机器都是摆设吗?”

“你觉得那些东西在俄罗斯能管什么用呢,黑斯廷斯?这次将是俄罗斯的状况无限放大,再加上另一个威胁,奥利维叶夫人的实验远比她所承认的要成功得多。我相信她在很大程度上完成了原子能的研究,并将其当作完成目标的工具之一。她利用空气中的氮气进行的实验十分惊人,并且她还致力于研究无线能源,让某种能量高度集中到某一点。她到底取得了多大的成功,没有人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她的成就远比人们所知道的要多得多。那个女人是个天才——居里夫人简直难以望其项背。她的天分再加上赖兰那几乎取之不尽的财富,以及李长岩的头脑——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犯罪头脑,来进行指挥和计划。非常好,就像你说的,这可不是文明能够应对的东西。”

他的话让我陷入了沉思。尽管波洛有时会过于夸张,但他并不是个喜欢危言耸听的人。这时我才第一次意识到,我们所面临的将是一场多么孤注一掷的冒险。

哈维很快回到了座位上,我们继续走完了剩下的旅程。

🐕 鲲·弩*小·说·k u n n u · c om

大概中午时分,我们到达了博尔扎诺。在那里,我们又坐上汽车继续前进。小镇中心的广场上有几辆蓝色的大型汽车,我们选了一辆坐进去。尽管白天挺热的,波洛还是用大衣和围巾把自己裹得只露出两只眼睛和耳朵尖。

我不知道他这是小心谨慎还是太害怕自己着凉。车程共几个小时,一路上十分惬意。刚开始的那段,我们穿梭在巨大的峭壁之间,途中还经过一道小瀑布。紧接着我们又进入一片郁郁葱葱的河谷,一直向前延续了好几英里。随后缓缓开上山坡,底部点缀着松树枝叶的光秃秃的石头山峰开始显现出来。周围的一切都富有自然气息,而且无比美妙。最后,在一连串的急转弯尽头,穿过一片松树林之后,我们突然看到一栋巨大的酒店,这才意识到已经到达了目的地。

房间预约好了,在哈维的带领下,我们径直走了进去。房间正对着外面的石头山峰和底下成片的松树林。波洛指了指外面的风景。

“是那里吗?”他压低声音问。

“是的。”哈维回答,“那里有个地方叫费森拉比兹,堆满了形状各异的巨石,当中有一条小路,采石场就在那个地方的右侧。但我们认为,真正的入口有可能在费森拉比兹内部。”

波洛点点头。

“快来,我的朋友,”他对我说,“我们下去,到露台上晒晒太阳。”

“你认为那样做真的明智吗?”我问。

他只是耸了耸肩。

外面的阳光很灿烂——实际上对我来说甚至有些太耀眼了。我们没有喝茶,而是点了两杯加了奶油的咖啡,随后回到楼上,把简单的行囊拆开了。波洛正处于最难以亲近的状况中,深深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他偶尔会摇摇头,轻叹一声。

我在火车上发现了一个很奇怪的人,他在博尔扎诺下了车,被一辆私家车接走了。他个子很矮,之所以会吸引我的注意是因为他也把自己裹得跟波洛一样严实。甚至比他更甚,因为除了大衣和围巾之外,那人还戴了一副巨大的蓝色眼镜,我几乎可以肯定他是四魔头派出来的间谍了。波洛对我的想法似乎不太认同。不过当我把头探出卧室窗户,看到那个人就在酒店附近转悠时,他也不得不承认这其中可能有些异常。

我努力劝阻我的朋友到楼下用晚餐,但他依旧坚持如此。走进餐厅时已经挺晚了,紧接着我们被领到了一个窗边的座位。还没等我们坐稳,旁边就传来一声尖叫和瓷器破碎的声音。一碟青刀豆劈头盖脸地洒在了旁边那桌的先生身上。

餐厅领班马上走了过来,连声道歉。

不一会儿,当那个笨手笨脚的服务员给我们上汤时,波洛对他说话了。

“刚才真是个不幸的意外,但那并不是你的错。”

“先生您看到了?不,那确实不是我的错。那位先生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我还以为他要袭击我呢。因此我没能避免那场灾难。”

我看到波洛的双眼折射出那种我无比熟悉的光芒。服务员离开后,他压低声音对我说:“你瞧,黑斯廷斯,这就是赫尔克里·波洛的影响力。他没有死,还活蹦乱跳的。”

“你觉得——”

我没有时间继续说完,因为我感受到波洛把手按在了我的膝盖上,随后他兴奋地低声说:“你看,黑斯廷斯,你看,他把玩面包的小动作!四号!”

没错,坐在邻桌的那个男人,脸色异常苍白的男人,正拿着一小块面包下意识地在桌子上戳来戳去。

我小心翼翼地观察着他。他的脸刮得很干净,胖乎乎的,有种病态的苍白,眼睛下面挂着两个硕大的眼袋,两条法令纹十分明显。他的年龄可能在三十五到四十五岁之间,看起来跟四号以前扮演过的人物没有一丝相似之处。确实,若不是他那玩面包的小动作——很明显他并没有意识到——我绝不敢肯定自己以前见过坐在那边的那个人。

“他认出你来了。”我低声道,“你不该下楼的。”

“我无与伦比的黑斯廷斯,我伪装了整整三个月的死亡,为的就是这一刻。”

“为了吓唬四号?”

“为了在一个他必须迅速做出反应,否则就不能做出任何反应的情况下吓唬他。而且我们还有一个绝佳的优势——他并不知道我们已经认出他了。他认为自己在新的伪装之下是安全的。我真感激弗洛西·门罗,是她把四号的习惯性小动作告诉了我们。”

“那接下来会怎么样?”我问。

“能怎么样?他认出了自己唯一惧怕的人,发现他奇迹般地从墓穴里钻了出来,就在四魔头的计划实施最为关键的时刻。奥利维叶夫人和亚伯·赖兰今天在这里用了午餐,人们都以为他们去了克缔纳 (注:意大利多洛米蒂群山最著名的雪场之一,一九五六年举办过冬奥会。) 。只有我们知道他们实际上是回到了自己的藏身之处。我们究竟知道多少?这就是四号目前正在思考的问题。他不敢冒任何风险,我无论如何都要被除掉。很好,让他尝试除掉赫尔克里·波洛吧!我会拭目以待。”

波洛话音刚落,邻桌的男人就站起来走了出去。

“他去安排他的小把戏了。”波洛平静地说,“好朋友,不如我们到露台去喝咖啡吧?那边应该更舒适。先等我上楼拿件外套。”

我走到露台上,有点心不在焉。波洛的话并没有让我放下心来。可是,我觉得只要我们时刻保持警惕,就不会发生任何意外。于是我决定彻底警戒起来。

过了足足五分钟,波洛才回来。他又换上了平时对抗严寒的装备,围巾一直裹到耳朵尖儿上。他在我旁边坐下,心满意足地啜着咖啡。

“只有英国会出产糟糕透顶的咖啡。”他评论道,“在大陆这边,他们知道好咖啡对消化功能的重要性。”

他话音刚落,方才邻桌的那个人就突然出现在露台上。他毫不犹豫地走到我们桌边,拉出第三把椅子落了座。

“希望两位不介意我加入。”他用英语说。

“完全不介意,先生。”波洛回答道。

我感到浑身不自在。诚然,我们坐在酒店的露台上,周围都是人,尽管如此,我还是有点不安。我仿佛嗅到了危险的气息。

与此同时,四号却镇定自若地跟我们聊了起来,看起来完全就是个善意的游客。他向我们描述短途驾车出游的旅程,看起来对这一带非常熟悉。

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支烟斗点燃。波洛也拿出自己那盒细细的香烟。他叼上一根,陌生人殷勤地拿着火柴凑了过来。

“我给你点上吧。”

他说着,我突然毫无征兆地眼前一黑。接着我听到玻璃碰撞的声音,紧接着有个气味刺鼻的东西堵住了我的鼻子,堵得严严实实……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