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十八章 在费森拉比兹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07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我失去意识的时间肯定没超过一分钟。因为当我清醒过来时,发现自己正被两个男人拖着走。他们一人一边撑着我,还把我的嘴堵上了。周围一片漆黑,但我发现我们并不在户外,而是正穿过酒店。我能听到所有人用各种语言高声喊叫,质问灯怎么突然不亮了。那两个人把我拖下楼梯。我们走过一段地下通道,然后穿过一扇门,又从酒店后面的玻璃门走到了室外。不一会儿,我们头顶上就多出了一片松树的绿荫。

我瞥到另一个身影,正处于跟我一样的困境。同时我意识到波洛也成了这场大胆总攻的牺牲品。

四号凭借纯粹的鲁莽赢得了这一局。我猜他可能使用了某种立即起效的麻醉剂,有可能是氯乙烷——在我们的鼻子下方打破一小瓶药剂。随后,趁着周围陷入黑暗,他的手下——有可能就是坐在旁边的客人——把我们的嘴都堵上,然后把我们从酒店拖走了。

我无法形容接下来的那一个小时。我们以极快的速度穿过树林,全程都在往山上走。最后我们来到一片山腰上的空地,眼前是一片堆积成山的巨石。

这一定就是哈维提到的费森拉比兹。很快,我们便穿梭在了巨石的缝隙间。这里看起来就像鬼神构筑的迷宫一样。

我们突然停了下来,因为一块巨大的石头挡住了去路。其中一个人停下脚步,好像按了什么东西,紧接着,那块巨石竟悄无声息地旋转起来,露出一条隧道般的入口深入山腹。

我们又被急匆匆地推了进去。那条隧道前面很窄,但很快就越来越宽敞,不一会儿,我们就走到一个宽阔的岩石大厅,里面还有电灯照明。随后,四号打了个手势,我们的嘴被松开了。他一脸得意地站在我们面前,看着我们被搜身,口袋里的所有东西都被掏走,包括波洛的那把微型自动手枪。

看着那把手枪被扔到桌上,我感到一阵突如其来的绝望。我们被打败了——不仅一败涂地,还被对方的人数压倒。一切都完了。

“欢迎来到四魔头的总部,赫尔克里·波洛先生。”四号语气嘲讽地说,“再次见到您真是个惊喜。不过您好不容易从坟墓里爬出来,这样真的值得吗?”

波洛没有回答。我不敢看向他。

“到这边来,”四号继续道,“您的到来对我的同伴来说也会是个惊喜。”

他指了指墙上一个狭窄的开口。我们走了进去,发现里面是另一个房间。这个房间最深处有张桌子,周围摆放着四把椅子。主位上的椅子是空的,但上面搭着一件中式斗篷。第二把椅子上坐着嘴叼雪茄的亚伯·赖兰。而靠在第三张椅子上、目光如炬、貌似修女的人正是奥利维叶夫人。四号坐到了第四张椅子上。

我们被带到了四魔头面前。

尽管我们面对的是一张空椅子,但我却从未如此真切地感受到李长岩的存在。就算身在遥远的中国,他依旧牢牢地掌控着这个邪恶组织。

奥利维叶夫人见到我们,忍不住轻呼一声。赖兰更有自控能力,只是把雪茄换了个位置,耸起了花白的眉毛。

“赫尔克里·波洛先生,”赖兰缓缓说道,“这真是个令人愉悦的惊喜。你把我们都骗了。我们还以为你已经死透了呢。不过没关系,游戏正要开始。”

他的声音听起来仿如冰冷的钢铁。奥利维叶夫人没说什么,但她的眼睛一直死死地盯着我们,我并不喜欢她那缓缓勾起的微笑。

“女士们、先生们,晚上好。”波洛安静地说。

某些出乎意料的,某些我并没有准备从他的声音里听到的东西让我不由自主地看向他。我发现,他的姿态有点不一样。

紧接着,从我们背后传来衣服摩擦的声音,维拉·罗萨科娃女伯爵走了进来。

“啊!”四号说,“我们宝贵而值得信赖的上尉先生。你们的老朋友来了,我亲爱的女士。”

女伯爵带着一如往常的热情转过身来。

“我的上帝!”她惊叫道,“是那个小个子!啊!难道他像猫一样有九条命吗!为什么你还要掺和进来?”

“夫人,”波洛欠了欠身,“我,就像伟大的拿破仑一样,是站在大部队这一边的。”

波洛说话时,我看到她眼中闪过猜疑的光芒,与此同时,我发现自己在下意识间已经察觉到了真相。

我身边的这个人,并不是赫尔克里·波洛。

他非常像他,简直一模一样。他跟波洛有着一样的鸡蛋脑袋,一样的高傲姿态,一样的浑圆身材。但他的声音不一样,眼睛也不是绿色的,而更偏深色,还有那抹小胡子——那抹著名的小胡子……

女伯爵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考。她上前一步,声音里充满兴奋。

“你们被骗了。这个人不是赫尔克里·波洛!”

四号发出质疑的声音,但女伯爵还是凑了过去,用力拉扯波洛的小胡子。那抹胡子轻易就被撕了下来,紧接着,真相就显而易见了。因为这个人的上唇有一道小小的伤痕,让他整张脸上的表情看起来都完全不一样了。

“不是赫尔克里·波洛,”四号喃喃道,“那他到底是谁?”

“我知道。”我突然大喊一声,随后愣住了,生怕自己已经毁了一切。

可是,依旧被我们唤作波洛的男人却带着鼓励的神情看向我。

“说出来吧,无所谓了,计划已经成功了。”

“这位是阿喀琉斯·波洛,”我缓缓说道,“赫尔克里·波洛的双胞胎兄弟。”

“不可能!”赖兰尖锐地说着,但他明显已经动摇了。

“赫尔克里的计划已经完美成功了。”阿喀琉斯淡淡地说。

四号猛地冲了过来,声音急切而险恶。

“成功了,是吗?”他恶狠狠地说,“但你有没有发现,再过不久你就要死了?死了!”

“是的,”阿喀琉斯·波洛凝重地说,“我知道。是你没有意识到一个人有可能以牺牲生命来换取成功。在战争中,许多人为自己的国家献出了生命,我也准备为这个世界献出自己的生命。”

我突然想到,尽管我也愿意献出自己的生命,但还是希望有人能事先问问我的意见。随后我又想起波洛一直劝我不要来,心里顿时平静了不少。

“那你打算怎么献出自己的生命来拯救世界呢?”赖兰嘲讽地问。

“看来你并未察觉到赫尔克里这个计划的真正深意。首先,你们的藏身之处早在几个月前就暴露了,现在这里所有的游客、酒店工作人员等人都是警官或特工假扮的。山下已经拉起了一圈警戒线。你们或许有不止一条逃生路径,但还是不可能逃脱。波洛本人就在外面指挥整个行动。今晚,就在我顶替赫尔克里下楼到露台之前,我先往自己的靴子上涂满了洋茴香汁液,一群猎犬会追踪我留下的痕迹,将他们万无一失地领到费森拉比兹那个巨石入口处。来吧,要杀要剐随你的便,恢恢天网已经张开,你们逃不掉的。”

奥利维叶夫人突然大笑起来。

“你错了。我们有一条路可以离开,同时还能像上古的参孙那样毁灭我们的敌人。朋友们,我说得对吗?”

赖兰一直盯着阿喀琉斯·波洛。

“我觉得他在说谎。”他声音嘶哑地说。

另一个人则耸了耸肩。

“还有一个小时天就亮了,届时你们将会见证我说的究竟是不是真的。他们现在已经追踪到了费森拉比兹的入口。”

就在他说话时,远处突然传来一声巨响,紧接着有个人语无伦次地冲了进来。赖兰跳起来走了出去。奥利维叶夫人走到房间另一头,打开一扇我刚开始并没有注意到的门。我瞥了一眼内部,发现那是个装备非常精良的实验室,让我不由得回想起她在巴黎的住所。四号也跳起来走了出去。很快他又拿着波洛的左轮手枪走了回来,将其交给女伯爵。

“他们不太可能逃跑,”他神情阴郁地说,“但你最好还是拿着这个。”

说完,他又走了出去。

女伯爵向我们走来,仔细观察了我的同伴好一会儿。然后,她突然笑了起来。

“您太聪明了,阿喀琉斯·波洛先生。”她讽刺地说。

“夫人,我们来做个交易吧。幸运的是,他们把我们单独留在了这里。您的条件是什么?”

“我不明白。什么条件?”

“夫人,您能帮我们逃离这里。您知道这里的秘密逃生通道。所以我问您,您的条件是什么?”

她又笑了起来。

“远远超出你的能力,小矮子!告诉你,全世界的金钱都没法收买我!”

“夫人,我没在跟您谈钱,我是个有智慧的人。尽管如此,我所说的却是事实——每个人都能被收买!我愿意满足您的任何条件,以此交换我们的性命和自由。”

“难道你是个巫师吗!”

“如果您喜欢,大可以用这个名字来称呼我。”

女伯爵突然放弃了嘲讽的态度。她尖刻而愤怒地说:“愚蠢!满足我的任何条件!你能替我向我的敌人复仇吗?你能把青春和美丽,还有一颗快乐的心还给我吗?你能让死人复活吗?”

阿喀琉斯·波洛非常好奇地看着她。

“您到底想要哪个,夫人?选一样告诉我。”

她讥讽地大笑起来。

“不如你给我一份回魂药吧。好吧,我跟你做个交易。我曾经有过一个孩子,替我找到那个孩子,然后你就能离开。”

“夫人,我同意,这确实是个公平的交易。您的孩子将会回到您身边,以……以赫尔克里·波洛的名誉起誓。”

这个奇怪的女人又笑了起来。这次,她的笑声放肆而悠长。

“我亲爱的波洛先生,很抱歉我给您下了个小圈套。您向我保证帮我找回孩子,这真是太令人感激了,但是您瞧,不巧,我知道您根本不会成功,所以这是个无法实现的交易,难道不是吗?”

“夫人,我当着众天使的面对您发誓,我一定会替您找到那个孩子。”

“我刚才问过您了,波洛先生,您能让死人复活吗?”

“莫非那个孩子已经……”

“死了?是的。”

他上前一步,握住她的手腕。

“夫人,我……我在这里,对您再次发誓,我能让死人复活。”

她目不转睛地凝视着他。

“您不相信我,但我会证明自己的话。请您把他们从我身上搜走的笔记本拿过来好吗?”

她离开房间,拿着笔记本走了回来,自始至终都紧紧握着左轮手枪。我觉得阿喀琉斯·波洛能欺骗她的可能性非常低。维拉·罗萨科娃女伯爵可不是个蠢货。

“打开它,夫人,翻到左侧的书签页。就是那里。拿出那张照片,仔细看看。”

她惊讶地拿出一张小小的快照。只看了一眼,就惊叫一声,身子摇晃,仿佛随时都要晕倒。然后她几乎扑向了我的同伴。

“哪里?哪里?你必须告诉我。在哪里?”

“请记住您提出的交易,夫人。”

“是的,是的,我相信你。快,趁他们还没回来。”

她拽起他的手,安静而迅速地走出房间。我跟在后面,来到外面的房间。她领着我们走进方才穿过的那条隧道,只走了一小段距离就来到一个岔路口,她带我们转向了右边。前面的道路不断分岔,但她带着我们不断前进,没有表现出一丝一毫的犹豫和不确定,并且速度越来越快。

“希望我们能赶上。”她喘着粗气说,“我们必须赶在爆炸之前到外面去。”

我们不断地快步向前走着。我早就知道这条隧道可以穿过整座山,我们最后肯定可以走到另一头去,来到另外一处山谷。汗水不断从我脸上滑落,但我还是没有放慢速度。

然后,我远远地看到了一点光。那个光点离我们越来越近。紧接着我又看到了一丛丛灌木。我们把灌木拨开,钻了出去,终于重见天日,远方的天空已经被染上了一片鱼肚白。

波洛所说的封锁线一点不假。我们刚钻出来,就有三个男人扑了过来,很快又惊讶地把我们放开了。

“快!”我的同伴大声说,“快,我们没有时间了。”

但他的话注定无法说完。我们脚下的地面开始震颤,突然传来一声惊人的巨响,整座山仿佛都崩塌了。我们被狠狠地抛到了空中。

我醒了过来,发现自己身处一个陌生的房间,躺在一张陌生的床上。有人坐在窗边,他转过来,走到我身旁。

是阿喀琉斯·波洛——不,等等,这是……

那熟悉的嘲讽语气驱散了我的所有疑虑。

“是的,我的朋友,没错。我的兄弟阿喀琉斯已经回家去了,回到那片神话的土壤,其实从头到尾都只有我一个人。世界上并不只有四号会演戏。往眼睛里滴一点阿托品,牺牲掉我的小胡子,最后再加上两个月前让我痛不欲生的真实伤疤——我不能顶着蹩脚的伪装出现在四号那如同老鹰般锐利的目光中。另外我需要画龙点睛的一笔,那就是你对阿喀琉斯·波洛这个人的存在的认知!你为我提供的帮助无比珍贵,这场总攻有一半的功劳都在你身上!整个计划的关键就在于让他们深信波洛还在外面统揽全局。除此之外,我所说的洋茴香和警戒线,等等,那些都是真的。”

“那你为什么不找个真正的替身来呢?”

“然后让你在没有我的情况下深入险境?你真是太小瞧我了!再者,我一直都认为可以通过那位女伯爵帮我们找到出路。”

“你到底是怎么说服她的?那个故事可不太有信服力——关于那个死掉的孩子。”

“女伯爵的观察力远比你要敏锐得多,我亲爱的黑斯廷斯。她一开始确实被我的伪装欺骗了,但是很快就看了出来。当她说出那句‘您太聪明了,阿喀琉斯·波洛先生’时,我就知道她猜出了真相。一旦错过那一刻,我手上的王牌就打不出去了。”

“所以你们就说了一通让死人复活的废话?”

“一点没错。不过你瞧,我确实找到了那个孩子。”

“什么?”

“当然啦!你知道我的座右铭——未雨绸缪。在我发现罗萨科娃女伯爵跟四魔头牵扯在一起后,马上就想尽办法查清了她的身世经历。我发现她曾经有过一个孩子,记录上显示被杀死了。与此同时,我还发现整个事件中存在一个矛盾之处,这让我怀疑那个孩子可能还活着。最后,我终于找到了那个男孩,并花了一大笔钱买下了那个孩子。那个可怜的小家伙当时已经快要饿死了。我把他安排到了一个安全的地方,跟友善的人待在一起,然后拍了一张他在新环境里的照片。这样一来,在时机到来时,我就随时能拿出自己的翻转戏码!”

“你真是太棒了,波洛。真是太棒了!”

“而且我也很乐意这样做。因为我一直都对女伯爵倾慕有加。如果她在爆炸中香消玉殒,我一定会伤心欲绝。”

“我一直挺害怕问你这个问题的——四魔头呢?”

“所有人的尸体都找到了。不过四号的几乎难以辨认,因为他的脑袋被炸碎了。我希望——我真希望事实并非如此,因为我想确定……但再也不需要了。你看这个。”

他递给我一张报纸,上面标记了一个自然段。内容是关于李长岩自杀的消息,那个主导了近期这场革命的人最终一败涂地了。

“我最强大的敌手,”波洛沉重地说,“命中注定我们无法见面。当他接到这里的灾难性消息时,选择了最简单的出路。一个伟大的头脑,我的朋友,一个伟大的头脑。但我也很希望能看看四号的那张脸……其实说到底,我还是个浪漫主义者。但他已经死了。是的,我的朋友,我们共同面对,并铲除了四魔头。现在,你该回到你那迷人的妻子身边了,而我……我则要隐退。我生命中最伟大的案子已经结束了。从此以后,所有的案子在我面前都会显得黯淡无光。不,我应该隐退了。或许我能去种种西葫芦!我甚至可以结婚,让自己安顿下来!”

他说完便开怀大笑起来,同时难以遮掩一丝尴尬。我希望……小个子男人总会喜欢高大艳丽的女人……

“结婚,让自己安顿下来。”他又重复了一遍,“谁知道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