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七章 克里特岛的公牛 · 4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08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5

“您有勇气吗,小姐?巨大的勇气?您将会非常需要。”

戴安娜尖声喊道:“这么说是真的了。是真的吗?他真的疯了?”

赫尔克里·波洛说道:“我不是精神科医生,我没有资格说:‘这个人疯了。这个人神志正常。’”

她走近他。“钱德勒海军上将认为休疯了。乔治·弗洛比舍认为他疯了。休自己也认为自己疯了……”

波洛望着她问:“那您呢,小姐?”

“我?我说他没有疯!所以我才……”

她停了下来。

“所以您才来找我?”

“是的。我也不可能有什么别的原因来找您,对吧?”

赫尔克里·波洛说道:“这正是我一直在想的事,小姐!”

“我不明白您是什么意思。”

“斯蒂夫·格林汉姆是谁?”

她瞪大了眼睛。

“斯蒂夫·格林汉姆?哦,他……他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她抓住了他的手臂。

“您脑子里在转什么念头啊?您在想什么啊?您光是站在那里,摩挲您的小胡子,在阳光下眨巴眼,可您什么都不告诉我。您叫我担心……担心极了。您为什么要让我担心?”

“也许,”波洛说道,“因为我自己也在担心。”

她那双深灰色的眼睛瞪大了,抬头望着他。她悄声说道:“您在担心什么?”

赫尔克里·波洛叹了口气——深深地叹了口气,说道:“抓一个杀人犯要比制止一起谋杀容易得多。”

她惊叫道:“谋杀?请不要这么说!”

“不管怎样,”赫尔克里·波洛说道,“我这么说了。”

他的语气变了,语速很快,而且近乎下命令。

“小姐,今天晚上您和我必须在赖德庄园过夜。我就指望您去安排好这件事了,您能办到吗?”

“我……嗯……我想可以。可是为什么?”

“因为时间紧迫。您跟我说过您有勇气,现在来证明这一点吧。按我的要求去做,别再问为什么。”

她一声不响地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

过了一两分钟,波洛跟在她身后走进了那幢房子。他听到她在书房里跟那三个男人交谈的声音。他走上宽大的楼梯,楼上没有任何人。

他很容易就找到了休·钱德勒的房间。屋角那儿有个带冷热水龙头的固定式盥洗池,盥洗池上方的一个玻璃架子上摆着各式各样的瓶瓶罐罐。

赫尔克里·波洛迅速而灵巧地翻查起来……

他没花多少时间就做完了要做的事。他又下楼来到大厅,这时戴安娜从书房里走了出来,满脸通红,一脸执拗的表情。

“行了。”她说道。

之后钱德勒海军上将把波洛拉进书房,关上门。他说道:“听我说,波洛先生,我不喜欢这样。”

“您不喜欢什么,钱德勒海军上将?”

“戴安娜刚才说她坚持要和您留在这儿过夜。我并不是不好客——”

“这不是好客不好客的问题。”

“我说了,我不想表现得不好客。可是,坦率地讲,我不喜欢这样,波洛先生。我……我不需要这样。我也不明白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做,这能有什么好处呢?”

“这样说吧,我想做一个试验。”

“什么样的试验?”

“对不起,现在不便奉告……”

“听我说,波洛先生,首先我并没邀请您到我这里来——”

波洛打断了他的话。

“钱德勒海军上将,请相信我,我非常理解并欣赏您的想法,我来这里仅仅是因为一个深陷爱情的姑娘提出的固执要求。您告诉了我一些事,弗洛比舍上校告诉了我一些事,休本人也告诉了我一些事。现在……我要亲自去观察一下。”

“可是您要观察什么呢?我跟您说,这里没有什么可观察的!我每天晚上都把休锁在他自己的房间里,仅此而已。”

“可是……有时候……他告诉我说,第二天早上门并没有锁上?”

“什么?”

“您没发现门锁被打开了吗?”

钱德勒皱起了眉头。

“我一直以为是乔治打开了门锁——您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您把钥匙放在哪儿了?就插在锁孔里吗?”

“不,我把它放在外面的那个柜子上。我,或者乔治,或者韦特斯——那个男仆,早上从那里拿钥匙。我们对韦特斯说这是因为休有梦游症……我敢说他知道得更多一些,不过他是个忠诚的仆人,跟了我不少年了。”

“还有别的钥匙吗?”

“据我所知没有了。”

“可以另配一把啊。”

“可是谁会去——”

“您儿子认为他自己可能在什么地方藏了一把,可他清醒时却不知道在哪儿。”

弗洛比舍上校从房间远处说道:“我不喜欢这样,查尔斯……那个姑娘——”

钱德勒海军上将连忙说道:“我也正是这么想的。那个姑娘绝不能和你一起留在这儿过夜。如果您愿意的话,您就自己来住吧。”

波洛问道:“您为什么不让玛伯里小姐今天晚上也住在这里呢?”

弗洛比舍低沉地说道:“太冒险了。在这种情况下……”

他停了下来。

波洛说道:“休是十分爱她的……”

钱德勒嚷道:“这就是为什么不行!该死的,伙计,有个疯子在,一切都颠三倒四、乱作一团。休自己也明白这一点。戴安娜绝不能到这里来。”

“这一点,”波洛说道,“得由戴安娜自己来决定。”

他走出书房。戴安娜已经坐在外面的汽车里等他了,她喊道:“我们去取一下晚上要用的东西,晚饭前就回来。”

他们俩驾车驶出长长的车道。波洛把刚才跟上将和弗洛比舍的谈话内容告诉了她。她轻蔑地笑道:“他们认为休会伤害我吗?”

作为答复,波洛问她能否在村里的药房停一下,他说他忘了带牙刷。

药房就在村里那条宁静的大街的正中间。戴安娜坐在车里等,她觉得赫尔克里·波洛买把牙刷花的时间可真长……

6

在布置着笨重的伊丽莎白时代橡木家具的宽敞房间里,波洛坐着等。除了等待,没有什么可做的事。该做的安排都做好了。

临近清晨时,事情发生了。

波洛听到外面有脚步声,他拉开门闩,打开了房门。外面的过道里有两个人影——两个中年男人,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老得多。海军上将的脸色严肃而冷峻,弗洛比舍上校的身体不断地抽动颤抖着。

钱德勒简洁地说道:“您跟我们一道来好吗,波洛先生?”

一个人影蜷缩成一团,躺在戴安娜卧室门前。亮光照亮了一头凌乱的浅棕色头发——休·钱德勒躺在那里,还在打呼噜。他穿着睡袍和拖鞋,右手握着一把锋利的、闪亮的尖刀。那把刀并不是通体闪亮,上面有些地方沾着一块块发亮的红斑。

赫尔克里·波洛轻轻惊叫一声。“上帝啊!”

弗洛比舍立刻说道:“她没事儿。他没有碰她。”他又大声叫道,“戴安娜!是我们!让我们进去!”

波洛听见上将在低声嘟囔。

“我的孩子。我可怜的孩子。”

一阵拉开门闩的声音过后,门打开了,戴安娜站在那里,面如死灰。

她结结巴巴地说道:“出了什么事?刚才有人……想要进来……我听见了响声……那人在摸索着门……门把手……乱抓门板……哦!太可怕了……像是一头野兽……”

弗洛比舍紧跟着说道:“幸亏你把门锁上了!”

“波洛先生让我把门锁上的。”

波洛说道:“抬起他来,搬到里面去吧。”

两个中年男人弯腰把那个失去了知觉的年轻人抬了起来。他们走过戴安娜时,她屏住了呼吸,几乎透不过气来。

“休?是休吗?他手上……那是什么?”

休·钱德勒的手上沾满了黏糊糊的、棕红色的东西。

戴安娜喘着气问:“那是血吗?”

波洛向两个男人投去探询的一瞥。上将点了点头,说道:“不是人血,感谢上帝!是一只猫的!我在楼下的大厅里发现了,喉咙被割开了。然后他肯定就到这儿来了……”

“这儿?”戴安娜的声音低沉而惊恐,“来找我吗?”

椅子上的那个男人动了动,嘟囔了几句。其他人望着他,不知所措。休·钱德勒坐了起来,眨着眼睛。

“哈罗,”他声音嘶哑,含糊不清,“出了什么事?为什么我……”

他停了下来,盯着还紧握在手中的那把刀。

他的声音缓慢而又低沉,他问道:“我干了什么?”

他把他们挨个儿看了一遍,最后目光停在缩在墙边的戴安娜身上。他轻声问道:“我袭击了戴安娜?”

他的父亲摇了摇头。休说道:“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我必须知道!”

他们告诉了他——极不情愿、断断续续地告诉了他。他静静地坚持让他们说出全部情况。

窗外,太阳徐徐升起。赫尔克里·波洛拉开一扇窗帘,清晨的阳光照进屋内。

休·钱德勒神情镇定,语气平稳。

他说道:“我明白了。”

接着,他站了起来,微笑着伸了个懒腰,用非常自然的语气说道:“美妙的早晨,不是吗?我想去树林里转转,看能不能打只野兔。”

他走出房间,留下其他人在身后呆呆地望着他。

接着上将要跟出去,弗洛比舍抓住了他的手臂。

“不,查尔斯,别去。对他来说……这是最好的办法了,可怜的小鬼。”

戴安娜扑倒在床上,哭泣起来。

钱德勒海军上将颤巍巍地说道:“你说得对,乔治……你说得对,我明白。这孩子有种……”

弗洛比舍也声音嘶哑地说道:“他是个男子汉……”

沉默了片刻,钱德勒突然问道:“该死的,那个天杀的外国佬到哪儿去了?”

 

发表评论